牟树华的博客


评论列表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尽孝道,是中华民族 ...
头像缩略

尽孝道,是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

高振华(2017年11月07日) 评论作品:给父亲洗澡
老人家一路走好!
头像缩略

老人家一路走好!

高振华(2017年11月07日) 评论作品:永远的怀念:爸,一路走好......
牟老师,大孝子,赞 ...
头像缩略

牟老师,大孝子,赞一个!

窦旭民(2017年11月07日) 评论作品:给父亲洗澡
这个办法好,写了给 ...
头像缩略

这个办法好,写了给儿子看,免得他到时候不会意!

萧澍(2017年11月06日) 评论作品:给父亲洗澡
赞大孝子!
头像缩略

      赞大孝子!

周确(2017年11月04日) 评论作品:给父亲洗澡
赏孝子的精彩 ...
头像缩略

      赏孝子的精彩文字——向坚持发新篇的铁杆博友、精英中的精英致敬!
点下址,看周确与刘爱群二博友再访北大荒、重上拖拉机
http://blog.voc.com.cn/blog_showone_type_blog_id_1020211_p_1.html

周确(2017年11月04日) 评论作品:给父亲洗澡
百草
头像缩略

百草

百草(2017年11月03日) 评论作品:窗台上的青花瓷盆儿
老兄就是好幽默。
头像缩略

老兄就是好幽默。

向华(2017年11月03日) 评论作品:窗台上的青花瓷盆儿
您以前的博客怎么看 ...
头像缩略

您以前的博客怎么看不到?

刘素萍(2017年10月15日) 评论作品:处 女 地(小说)六、铜钱肉与陈莹莹
大哥的小说我会认真 ...
头像缩略

大哥的小说我会认真拜读,现在外孙送幼儿园了,我也有自己的时间了,心里痒痒的又想写点散文或小说,无奈,一直写不出来了。以后经常来牟大哥的博客,看看可否还能找回灵感。

刘素萍(2017年10月15日) 评论作品:处 女 地(小说)六、铜钱肉与陈莹莹
谢谢牟大哥提醒我走 ...
头像缩略

谢谢牟大哥提醒我走路要适量。我一般走一个小时左右。

刘素萍(2017年10月15日) 评论作品:精英博客,我们的精神家园
告书记嘛。
头像缩略

告书记嘛。

很简单嘛。(2017年10月12日) 评论作品:处 女 地(小说)六、铜钱肉与陈莹莹
树华君,双节快乐!
头像缩略

树华君,双节快乐!


杲文川(2017年10月07日) 评论作品:精英博客,我们的精神家园
精英博客, ...
头像缩略

   

    精英博客,我们的精神家园

      --回复唐大柏老师给我的留言


    尽管我在上面的副标题中用了“唐大柏老师”这一标准的称呼,但在以往的十一年的交往中,我一直以“大伯”相称。因为相识之初我就推算出大伯年龄是我的长辈,并且到现在,我也没能赶上那时大伯的年龄。

大伯,永远是我最敬重的大伯。

读大伯给我的682字的长篇留言,很感动。觉得有许多话要说,又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作为一个也算老资格的“写手”,自己把自己难住了,此情不多见。

还是用最笨的办法,一条一条列出来。

一,9月4日,我在精英博客帖出了我的新作《纪念开博十一周年》,文中引用一年前,在我《纪念开博十周年》的时候,大伯给我的留言。于是收获了大伯给我的这篇长达682字的份量很重的回复。大伯的许多话,既是对我说得,也是对痴情于精英博客的众博友说得。因此,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大伯的“留言”原文一并发表在这里,与众博友交流。

想必我的博友们,除了在精英博客开了博客,不少人也在其他博客园子开了“二房”“三房”……。但是像精英博客这样溶入了自己的感情世界,这样牵肠挂肚,这样有一个“铁圈子”,仅此一家。精英博客已经成为我们精神生活的一部分,给精英博客写稿、发稿,给精英博客的博友们写回复互相交流情况,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这是我与不少博友的共同感受。

    二,留言中,大伯深情回顾了我们在精博的交往,对我的博文做了评价,除了“都是正能量”之说有些“客气”,其他都是中肯准确的。十一年的交往中,我一直以“大伯”相称。因为相识之初我就推算出大伯年龄是我长辈,按年龄我应该称大伯。更因为,我觉得称“大伯”更能表达我的敬重之情。大伯,永远是我的大伯。

    三,按传统的体制内的说法,大伯属高干、专家。像大伯这样的年龄与身份,与我们这些草根们挤在一块开博客者并不多见。大伯对大家的态度是一视同仁,有求必应,有问必答。尤其是多数博友被“活埋”期间,大伯更是成为“被活埋”博友们活下去的精神支撑。

大伯,难为您了,辛苦您了!

    四,大伯是长期从事党的宣传工作的领导干部,言行是有原则标准的。但是大伯并不排斥我等口无遮拦、惹事生非到老也不成熟的老“愤青”。如这次我在博文中用了“被活埋”的偏激语言,大伯没有否定和回避,还在给我的回帖中多次引用。又让我感受到大伯的善良、同情和宽容。

在此一并感谢精博管方,你们被夹在“体制”与“被活埋”者之间,虽受难初心不改,挽精博浴火重生。

其实我也丝毫不反对和厌恶“体制”大哥,没有规矩,怎成方圆。多数与我一块被“活埋”又被扒出来的博友,抖抖身上的土,继续开博,足见与我同感。

    五,在被“活埋”期间及之前,我有几十篇博文被“自已删除”。可能博友们也发现这样的现象:此地被删,彼地存活。可见园丁们操剪刀的尺度和量度有异。精博是在用“接班人”的标准考量大家的言行,有什么不好呢?

我之被删博文,多因“涉政”或“脏字”。“涉政”被删不足惜。但是民间文坛,出现几句粗话或“脏字”被禁,倒让人惋惜。如我之博文因用了骂人的话“我X”被删,但是不用这个字,本篇博文即不存在了。有博友提示:可以换一个大家能读懂又不脏的字。在此一试:我靠!

    六,我完全理解、赞同大伯对精博近半年整肃期的介绍和解释。加上2007年春天那次“改版”风波,咱们这些打不散的老博友已经经历了两次大的险些“永别”的磨难。“尤其是官博,所以有的博客就永远关门了”--大伯说得这些担心,谁也不敢保证今后不成为事实。好在,我们还有其他的联系渠道。只要彼此牵挂,我们永远在一起。

七,由衷地感谢精英博客官方领导。开这个“经济上要赔钱,政治上担风险”的博客,对你们个人没半点好处,完全可以“一关了之”。同样,我们这些痴情写博客的人,也没得到半毛钱的实惠。如此看来,一丘之貉,彼此彼此。

“我只希望经过这次大考验之后,精博会越办越好!”--这是大伯留言的结束语,也是我们共同的期盼。   

    精英博客,我们的精神家园

      --回复唐大柏老师给我的留言


    尽管我在上面的副标题中用了“唐大柏老师”这一标准的称呼,但在以往的十一年的交往中,我一直以“大伯”相称。因为相识之初我就推算出大伯年龄是我的长辈,并且到现在,我也没能赶上那时大伯的年龄。

大伯,永远是我最敬重的大伯。

读大伯给我的682字的长篇留言,很感动。觉得有许多话要说,又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作为一个也算老资格的“写手”,自己把自己难住了,此情不多见。

还是用最笨的办法,一条一条列出来。

一,9月4日,我在精英博客帖出了我的新作《纪念开博十一周年》,文中引用一年前,在我《纪念开博十周年》的时候,大伯给我的留言。于是收获了大伯给我的这篇长达682字的份量很重的回复。大伯的许多话,既是对我说得,也是对痴情于精英博客的众博友说得。因此,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大伯的“留言”原文一并发表在这里,与众博友交流。

想必我的博友们,除了在精英博客开了博客,不少人也在其他博客园子开了“二房”“三房”……。但是像精英博客这样溶入了自己的感情世界,这样牵肠挂肚,这样有一个“铁圈子”,仅此一家。精英博客已经成为我们精神生活的一部分,给精英博客写稿、发稿,给精英博客的博友们写回复互相交流情况,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这是我与不少博友的共同感受。

    二,留言中,大伯深情回顾了我们在精博的交往,对我的博文做了评价,除了“都是正能量”之说有些“客气”,其他都是中肯准确的。十一年的交往中,我一直以“大伯”相称。因为相识之初我就推算出大伯年龄是我长辈,按年龄我应该称大伯。更因为,我觉得称“大伯”更能表达我的敬重之情。大伯,永远是我的大伯。

    三,按传统的体制内的说法,大伯属高干、专家。像大伯这样的年龄与身份,与我们这些草根们挤在一块开博客者并不多见。大伯对大家的态度是一视同仁,有求必应,有问必答。尤其是多数博友被“活埋”期间,大伯更是成为“被活埋”博友们活下去的精神支撑。

大伯,难为您了,辛苦您了!

    四,大伯是长期从事党的宣传工作的领导干部,言行是有原则标准的。但是大伯并不排斥我等口无遮拦、惹事生非到老也不成熟的老“愤青”。如这次我在博文中用了“被活埋”的偏激语言,大伯没有否定和回避,还在给我的回帖中多次引用。又让我感受到大伯的善良、同情和宽容。

在此一并感谢精博管方,你们被夹在“体制”与“被活埋”者之间,虽受难初心不改,挽精博浴火重生。

其实我也丝毫不反对和厌恶“体制”大哥,没有规矩,怎成方圆。多数与我一块被“活埋”又被扒出来的博友,抖抖身上的土,继续开博,足见与我同感。

    五,在被“活埋”期间及之前,我有几十篇博文被“自已删除”。可能博友们也发现这样的现象:此地被删,彼地存活。可见园丁们操剪刀的尺度和量度有异。精博是在用“接班人”的标准考量大家的言行,有什么不好呢?

我之被删博文,多因“涉政”或“脏字”。“涉政”被删不足惜。但是民间文坛,出现几句粗话或“脏字”被禁,倒让人惋惜。如我之博文因用了骂人的话“我X”被删,但是不用这个字,本篇博文即不存在了。有博友提示:可以换一个大家能读懂又不脏的字。在此一试:我靠!

    六,我完全理解、赞同大伯对精博近半年整肃期的介绍和解释。加上2007年春天那次“改版”风波,咱们这些打不散的老博友已经经历了两次大的险些“永别”的磨难。“尤其是官博,所以有的博客就永远关门了”--大伯说得这些担心,谁也不敢保证今后不成为事实。好在,我们还有其他的联系渠道。只要彼此牵挂,我们永远在一起。

七,由衷地感谢精英博客官方领导。开这个“经济上要赔钱,政治上担风险”的博客,对你们个人没半点好处,完全可以“一关了之”。同样,我们这些痴情写博客的人,也没得到半毛钱的实惠。如此看来,一丘之貉,彼此彼此。

“我只希望经过这次大考验之后,精博会越办越好!”--这是大伯留言的结束语,也是我们共同的期盼。

  七条中,条条都与精博有关(2017年10月07日) 评论作品:精英博客,我们的精神家园
精英博客, ...
头像缩略

   

    精英博客,我们的精神家园

      --回复唐大柏老师给我的留言


    尽管我在上面的副标题中用了“唐大柏老师”这一标准的称呼,但在以往的十一年的交往中,我一直以“大伯”相称。因为相识之初我就推算出大伯年龄是我的长辈,并且到现在,我也没能赶上那时大伯的年龄。

大伯,永远是我最敬重的大伯。

读大伯给我的682字的长篇留言,很感动。觉得有许多话要说,又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作为一个也算老资格的“写手”,自己把自己难住了,此情不多见。

还是用最笨的办法,一条一条列出来。

一,9月4日,我在精英博客帖出了我的新作《纪念开博十一周年》,文中引用一年前,在我《纪念开博十周年》的时候,大伯给我的留言。于是收获了大伯给我的这篇长达682字的份量很重的回复。大伯的许多话,既是对我说得,也是对痴情于精英博客的众博友说得。因此,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大伯的“留言”原文一并发表在这里,与众博友交流。

想必我的博友们,除了在精英博客开了博客,不少人也在其他博客园子开了“二房”“三房”……。但是像精英博客这样溶入了自己的感情世界,这样牵肠挂肚,这样有一个“铁圈子”,仅此一家。精英博客已经成为我们精神生活的一部分,给精英博客写稿、发稿,给精英博客的博友们写回复互相交流情况,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这是我与不少博友的共同感受。

    二,留言中,大伯深情回顾了我们在精博的交往,对我的博文做了评价,除了“都是正能量”之说有些“客气”,其他都是中肯准确的。十一年的交往中,我一直以“大伯”相称。因为相识之初我就推算出大伯年龄是我长辈,按年龄我应该称大伯。更因为,我觉得称“大伯”更能表达我的敬重之情。大伯,永远是我的大伯。

    三,按传统的体制内的说法,大伯属高干、专家。像大伯这样的年龄与身份,与我们这些草根们挤在一块开博客者并不多见。大伯对大家的态度是一视同仁,有求必应,有问必答。尤其是多数博友被“活埋”期间,大伯更是成为“被活埋”博友们活下去的精神支撑。

大伯,难为您了,辛苦您了!

    四,大伯是长期从事党的宣传工作的领导干部,言行是有原则标准的。但是大伯并不排斥我等口无遮拦、惹事生非到老也不成熟的老“愤青”。如这次我在博文中用了“被活埋”的偏激语言,大伯没有否定和回避,还在给我的回帖中多次引用。又让我感受到大伯的善良、同情和宽容。

在此一并感谢精博管方,你们被夹在“体制”与“被活埋”者之间,虽受难初心不改,挽精博浴火重生。

其实我也丝毫不反对和厌恶“体制”大哥,没有规矩,怎成方圆。多数与我一块被“活埋”又被扒出来的博友,抖抖身上的土,继续开博,足见与我同感。

    五,在被“活埋”期间及之前,我有几十篇博文被“自已删除”。可能博友们也发现这样的现象:此地被删,彼地存活。可见园丁们操剪刀的尺度和量度有异。精博是在用“接班人”的标准考量大家的言行,有什么不好呢?

我之被删博文,多因“涉政”或“脏字”。“涉政”被删不足惜。但是民间文坛,出现几句粗话或“脏字”被禁,倒让人惋惜。如我之博文因用了骂人的话“我X”被删,但是不用这个字,本篇博文即不存在了。有博友提示:可以换一个大家能读懂又不脏的字。在此一试:我靠!

    六,我完全理解、赞同大伯对精博近半年整肃期的介绍和解释。加上2007年春天那次“改版”风波,咱们这些打不散的老博友已经经历了两次大的险些“永别”的磨难。“尤其是官博,所以有的博客就永远关门了”--大伯说得这些担心,谁也不敢保证今后不成为事实。好在,我们还有其他的联系渠道。只要彼此牵挂,我们永远在一起。

七,由衷地感谢精英博客官方领导。开这个“经济上要赔钱,政治上担风险”的博客,对你们个人没半点好处,完全可以“一关了之”。同样,我们这些痴情写博客的人,也没得到半毛钱的实惠。如此看来,一丘之貉,彼此彼此。

“我只希望经过这次大考验之后,精博会越办越好!”--这是大伯留言的结束语,也是我们共同的期盼。   

    精英博客,我们的精神家园

      --回复唐大柏老师给我的留言


    尽管我在上面的副标题中用了“唐大柏老师”这一标准的称呼,但在以往的十一年的交往中,我一直以“大伯”相称。因为相识之初我就推算出大伯年龄是我的长辈,并且到现在,我也没能赶上那时大伯的年龄。

大伯,永远是我最敬重的大伯。

读大伯给我的682字的长篇留言,很感动。觉得有许多话要说,又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作为一个也算老资格的“写手”,自己把自己难住了,此情不多见。

还是用最笨的办法,一条一条列出来。

一,9月4日,我在精英博客帖出了我的新作《纪念开博十一周年》,文中引用一年前,在我《纪念开博十周年》的时候,大伯给我的留言。于是收获了大伯给我的这篇长达682字的份量很重的回复。大伯的许多话,既是对我说得,也是对痴情于精英博客的众博友说得。因此,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大伯的“留言”原文一并发表在这里,与众博友交流。

想必我的博友们,除了在精英博客开了博客,不少人也在其他博客园子开了“二房”“三房”……。但是像精英博客这样溶入了自己的感情世界,这样牵肠挂肚,这样有一个“铁圈子”,仅此一家。精英博客已经成为我们精神生活的一部分,给精英博客写稿、发稿,给精英博客的博友们写回复互相交流情况,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这是我与不少博友的共同感受。

    二,留言中,大伯深情回顾了我们在精博的交往,对我的博文做了评价,除了“都是正能量”之说有些“客气”,其他都是中肯准确的。十一年的交往中,我一直以“大伯”相称。因为相识之初我就推算出大伯年龄是我长辈,按年龄我应该称大伯。更因为,我觉得称“大伯”更能表达我的敬重之情。大伯,永远是我的大伯。

    三,按传统的体制内的说法,大伯属高干、专家。像大伯这样的年龄与身份,与我们这些草根们挤在一块开博客者并不多见。大伯对大家的态度是一视同仁,有求必应,有问必答。尤其是多数博友被“活埋”期间,大伯更是成为“被活埋”博友们活下去的精神支撑。

大伯,难为您了,辛苦您了!

    四,大伯是长期从事党的宣传工作的领导干部,言行是有原则标准的。但是大伯并不排斥我等口无遮拦、惹事生非到老也不成熟的老“愤青”。如这次我在博文中用了“被活埋”的偏激语言,大伯没有否定和回避,还在给我的回帖中多次引用。又让我感受到大伯的善良、同情和宽容。

在此一并感谢精博管方,你们被夹在“体制”与“被活埋”者之间,虽受难初心不改,挽精博浴火重生。

其实我也丝毫不反对和厌恶“体制”大哥,没有规矩,怎成方圆。多数与我一块被“活埋”又被扒出来的博友,抖抖身上的土,继续开博,足见与我同感。

    五,在被“活埋”期间及之前,我有几十篇博文被“自已删除”。可能博友们也发现这样的现象:此地被删,彼地存活。可见园丁们操剪刀的尺度和量度有异。精博是在用“接班人”的标准考量大家的言行,有什么不好呢?

我之被删博文,多因“涉政”或“脏字”。“涉政”被删不足惜。但是民间文坛,出现几句粗话或“脏字”被禁,倒让人惋惜。如我之博文因用了骂人的话“我X”被删,但是不用这个字,本篇博文即不存在了。有博友提示:可以换一个大家能读懂又不脏的字。在此一试:我靠!

    六,我完全理解、赞同大伯对精博近半年整肃期的介绍和解释。加上2007年春天那次“改版”风波,咱们这些打不散的老博友已经经历了两次大的险些“永别”的磨难。“尤其是官博,所以有的博客就永远关门了”--大伯说得这些担心,谁也不敢保证今后不成为事实。好在,我们还有其他的联系渠道。只要彼此牵挂,我们永远在一起。

七,由衷地感谢精英博客官方领导。开这个“经济上要赔钱,政治上担风险”的博客,对你们个人没半点好处,完全可以“一关了之”。同样,我们这些痴情写博客的人,也没得到半毛钱的实惠。如此看来,一丘之貉,彼此彼此。

“我只希望经过这次大考验之后,精博会越办越好!”--这是大伯留言的结束语,也是我们共同的期盼。   

    精英博客,我们的精神家园

      --回复唐大柏老师给我的留言


    尽管我在上面的副标题中用了“唐大柏老师”这一标准的称呼,但在以往的十一年的交往中,我一直以“大伯”相称。因为相识之初我就推算出大伯年龄是我的长辈,并且到现在,我也没能赶上那时大伯的年龄。

大伯,永远是我最敬重的大伯。

读大伯给我的682字的长篇留言,很感动。觉得有许多话要说,又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作为一个也算老资格的“写手”,自己把自己难住了,此情不多见。

还是用最笨的办法,一条一条列出来。

一,9月4日,我在精英博客帖出了我的新作《纪念开博十一周年》,文中引用一年前,在我《纪念开博十周年》的时候,大伯给我的留言。于是收获了大伯给我的这篇长达682字的份量很重的回复。大伯的许多话,既是对我说得,也是对痴情于精英博客的众博友说得。因此,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大伯的“留言”原文一并发表在这里,与众博友交流。

想必我的博友们,除了在精英博客开了博客,不少人也在其他博客园子开了“二房”“三房”……。但是像精英博客这样溶入了自己的感情世界,这样牵肠挂肚,这样有一个“铁圈子”,仅此一家。精英博客已经成为我们精神生活的一部分,给精英博客写稿、发稿,给精英博客的博友们写回复互相交流情况,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这是我与不少博友的共同感受。

    二,留言中,大伯深情回顾了我们在精博的交往,对我的博文做了评价,除了“都是正能量”之说有些“客气”,其他都是中肯准确的。十一年的交往中,我一直以“大伯”相称。因为相识之初我就推算出大伯年龄是我长辈,按年龄我应该称大伯。更因为,我觉得称“大伯”更能表达我的敬重之情。大伯,永远是我的大伯。

    三,按传统的体制内的说法,大伯属高干、专家。像大伯这样的年龄与身份,与我们这些草根们挤在一块开博客者并不多见。大伯对大家的态度是一视同仁,有求必应,有问必答。尤其是多数博友被“活埋”期间,大伯更是成为“被活埋”博友们活下去的精神支撑。

大伯,难为您了,辛苦您了!

    四,大伯是长期从事党的宣传工作的领导干部,言行是有原则标准的。但是大伯并不排斥我等口无遮拦、惹事生非到老也不成熟的老“愤青”。如这次我在博文中用了“被活埋”的偏激语言,大伯没有否定和回避,还在给我的回帖中多次引用。又让我感受到大伯的善良、同情和宽容。

在此一并感谢精博管方,你们被夹在“体制”与“被活埋”者之间,虽受难初心不改,挽精博浴火重生。

其实我也丝毫不反对和厌恶“体制”大哥,没有规矩,怎成方圆。多数与我一块被“活埋”又被扒出来的博友,抖抖身上的土,继续开博,足见与我同感。

    五,在被“活埋”期间及之前,我有几十篇博文被“自已删除”。可能博友们也发现这样的现象:此地被删,彼地存活。可见园丁们操剪刀的尺度和量度有异。精博是在用“接班人”的标准考量大家的言行,有什么不好呢?

我之被删博文,多因“涉政”或“脏字”。“涉政”被删不足惜。但是民间文坛,出现几句粗话或“脏字”被禁,倒让人惋惜。如我之博文因用了骂人的话“我X”被删,但是不用这个字,本篇博文即不存在了。有博友提示:可以换一个大家能读懂又不脏的字。在此一试:我靠!

    六,我完全理解、赞同大伯对精博近半年整肃期的介绍和解释。加上2007年春天那次“改版”风波,咱们这些打不散的老博友已经经历了两次大的险些“永别”的磨难。“尤其是官博,所以有的博客就永远关门了”--大伯说得这些担心,谁也不敢保证今后不成为事实。好在,我们还有其他的联系渠道。只要彼此牵挂,我们永远在一起。

七,由衷地感谢精英博客官方领导。开这个“经济上要赔钱,政治上担风险”的博客,对你们个人没半点好处,完全可以“一关了之”。同样,我们这些痴情写博客的人,也没得到半毛钱的实惠。如此看来,一丘之貉,彼此彼此。

“我只希望经过这次大考验之后,精博会越办越好!”--这是大伯留言的结束语,也是我们共同的期盼。

才高八斗吧(2017年10月07日) 评论作品:精英博客,我们的精神家园
我多想希望你别走, ...
头像缩略

我多想希望你别走,留下来陪伴我ibanzwo——————————————————————————————————————————————————————————————————————————————————————————————————————————————————————————————————————————————————————————————————————————————————————————————————————————————————————————————————————————————————————————————————————————————————————————————————————————————————————————————————————————————————————————————————————————————————————————————————————————————————————————————————————————————————————————————————————————————————————————————————————————————————————————————————————————————————————————————————————————————————————————————————————————————————————————————————————————————————————————————————————————————————————————————————————————————————-

看是个鸳鸯蝴蝶(2017年10月07日) 评论作品:煮面条(佤邦行之五)
县城v—————— ...
头像缩略

县城v——————————————————————————————————————————————————————————————————————————————————————————————————————————————————————————————————————————————————————————————————————————————————————————————————————————————————————————————————————————————————————————————————————————————————————————————————————————————————————————————————————————————————————————————————————————————————————————————

——————————————————(2017年10月07日) 评论作品:唱大海
文革”中,国歌没了 ...
头像缩略

文革”中,国歌没了词,比较正规的会议开始时改唱“东方红”。散会的时候也唱歌,唱“大海航行靠舵手”。于是,只要主持者一宣布:全体起立,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我们便格外兴奋:终于可以散会吃饭了。会场外面的人一听到会场内唱“大海”,也知道会议就要结束了。于是,“唱大海”成了“快结束”的代名词。

几位知己弟兄凑一块喝酒,喝到将要结束的时候,酒局的组织者或是被请的“主客”,起立举杯:来,没有不散的宴席,让我们举杯,共同“唱大海”——于是大家共同举杯,一饮而尽。


有一工友,平日说话善调侃。工友很有孝心,父亲病重住院,工友每天三顿从厂子食堂打饭送往医院,供父亲和陪床的亲友食用。


某日午休后,我去上班,走到厂子门前的时候,正好遇到从医院返回的工友。工友提着送饭用的食具,一脸凝重。出于同情,也出于礼节,我问:大爷的病,好些了吧?工友的脸更阴沉了:“唉——”工友长唉了一口气说:“唱大海”了。


“唱……”我浑沌了半天,才联想到此时的“唱大海”是“快要死了”的意思。


我没敢接茬,因为此时此情的“唱大海”,很容易被理解为“反动言论”。


cvcxfgdxg555(2017年10月07日) 评论作品:唱大海
_________________ ...
头像缩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215SDaD(2017年10月07日) 评论作品:唱大海
七条中,条条都 ...
头像缩略

  七条中,条条都与精博有关,言语中虽有委屈和惋惜,但更多的是理解、赞扬和支持,这说明你是忠于精博,真正喜爱精博的博主。由于种种原回,精博的确办得很辛苦,它是官网中的博客,是有人管着的,它又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中的一个部门,必须严格遵守办报原则办网,这和民间网站是大有不同的。当然它还是全国首创的实名制博客,博主都是通过合法手续进来的,它要保证每个博主不受伤害,责任之重大可想而知。在办博过程中,虽经过很多曲折乃至风浪,但依然屹立,博博队伍也撤不散,赶不走,甚至跑了又回来,这就是精博的优势、可信性和向心力,可以预测:精博将会越办越好!愿同你携手前进!  七条中,条条都与精博有关,言语中虽有委屈和惋惜,但更多的是理解、赞扬和支持,这说明你是忠于精博,真正喜爱精博的博主。由于种种原回,精博的确办得很辛苦,它是官网中的博客,是有人管着的,它又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中的一个部门,必须严格遵守办报原则办网,这和民间网站是大有不同的。当然它还是全国首创的实名制博客,博主都是通过合法手续进来的,它要保证每个博主不受伤害,责任之重大可想而知。在办博过程中,虽经过很多曲折乃至风浪,但依然屹立,博博队伍也撤不散,赶不走,甚至跑了又回来,这就是精博的优势、可信性和向心力,可以预测:精博将会越办越好!愿同你携手前进!  七条中,条条都与精博有关,言语中虽有委屈和惋惜,但更多的是理解、赞扬和支持,这说明你是忠于精博,真正喜爱精博的博主。由于种种原回,精博的确办得很辛苦,它是官网中的博客,是有人管着的,它又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中的一个部门,必须严格遵守办报原则办网,这和民间网站是大有不同的。当然它还是全国首创的实名制博客,博主都是通过合法手续进来的,它要保证每个博主不受伤害,责任之重大可想而知。在办博过程中,虽经过很多曲折乃至风浪,但依然屹立,博博队伍也撤不散,赶不走,甚至跑了又回来,这就是精博的优势、可信性和向心力,可以预测:精博将会越办越好!愿同你携手前进!

  七条中,条条都与精博有关(2017年10月02日) 评论作品:精英博客,我们的精神家园
8769 篇, 439 « 1 2 3 4 5 »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