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哲木的博客

我的个人信息
博客主人:童华山
个人简介:
独立评论人;撰稿人,关注民生社会动态,文章一直是网络媒体论坛的焦点,上千篇文章被各个主流媒体和网络转载.
博客等级:32
博客积分:4368
博客访问:3,648,974
BLOG分类
文章归档

2018 - 7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8 - 7 «»
全部blog
  鞍山市长五年三换  鞍山办市长培训班?
  浏览(1770)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3月13日 19:24:25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江苏阜宁:建筑工地坠落5人死亡  安全生产成谈
  浏览(2167)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3月11日 11:45:06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平遥:十佳导游评选  上演数学无间道
  浏览(1684)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3月10日 22:43:09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辽宁省兴城市千人骗保500人吃空饷  查而不究为那般?
  浏览(1819)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3月09日 21:46:04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山西洪洞警界现亿元富翁    交警咋这般有钱?
  浏览(3678)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3月08日 11:54:43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湖北竹溪含垢纳污  激起文化界声讨
  浏览(4248)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3月07日 18:36:06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野莽:从竹溪人民医院的医德看医卫系统打假盲点
  浏览(1713)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3月06日 14:15:18      
野莽:从竹溪人民医院的医德看医卫系统打假盲点 清哲木     作家野莽的母亲在湖北竹溪县人民医院由于医生的失责导致丧命,家属对事故的追责已经三个年头,由此引发国内众多知名作家的关注和谴责,网络上上演了一场持续跨年的声讨。近日,野莽在北京再次谈起这件令人伤心欲绝的往事。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 ”,从野莽尚未脱尽乡音的谈吐中不难听出他对故土的深深眷恋,同时也流露出对人生的慨叹和现实的无奈。就两年前发生在家乡医院的母亲冤逝一事,野莽几度沉默,但他最后还是接受了我的专访。 清哲木:野莽老师,您的长篇纪实《妈妈,悔不该把你送进竹溪人民医院》这件被网络传得沸沸扬扬的事有一年多时间了吧?具体经过是怎样的? 野  莽:讲一次我的心里流一次血。具体经过我在长文《妈妈,悔不该把您送进竹溪人民医院》里都写了,简单说是这样的:2010年12月8日,我母亲因阑尾炎在这家医院接受手术治疗,医生在术前没有会诊(按规定是必须的),术后也没有安心电监护仪(按规定也是必须的),当晚零下4度的天气,监控室有20度恒温,可以容纳8张床位的开放式病室当时只有6个病人,他们却把我母亲推进一间没有暖气的房间,母亲进去就说“好冷”,“可别把我扔在这里不管了”,几小时后竟真的引发心梗去世。长文在网上发表以后,医院代言人强辩,说八十岁的老人又有心脏病,死了还想赖谁?而我想不通的就是这个,正因为八十岁的老人又有心脏病,他们才更要按规定会诊,安心电监护仪,放在有恒温的监控室,零下4度的天气他们都知道冷,怎么就想不到一位高龄、有病、术后的老人会因寒冷而诱发心梗呢?连这点常识都不懂怎么还能当医生和护士? 清哲木:如果他们按照规定都这么做了,老母亲终究还是去世您会怎么想? 野 莽:问得好,我要的就是这句话!如果我母亲死在手术台上,死在监控室里,死的时候身上有电子监控仪,而不是死在零下4度的夜晚一间没有暖气也没有任何设施的病房,有一位这家医院之外的医学界权威人士负责地告诉我,你母亲的死与寒冷以及上面所说的一切都没有关系,我会感谢他解开了我心里一个永远的死疙瘩!我会感谢这家医院对我母亲尽到了应尽的人道主义责任。真的,我还会向他们道歉,因为误解而伤害了他们。 清哲木:网上说院长带人到京已取得您的谅解,那为什么又有了后来的这场纠纷? 野 莽:他们来了以后通过双方辩论,院长承认了他们的过失,和我共同起草《12·8医案会谈纪要》,双方签字,一式三份。《纪要》中关于对逝者家属的安抚一事,我代表全家提出4条:1,暂时摘下“全国百姓放心示范医院”的牌子,等真正放心了再挂上;2,暂时覆盖要为病人会诊的医师誓言,等真正会诊了再恢复;3,惩罚性拿出315万元救济无钱就医的病人,“315”这个数字代表着全国质量日,是让他们记住这一天;4,家属免予赔偿。最后一条在《纪要》里写得明明白白,家属不要一分钱,后来医院的代言人故意歪曲,说我敲诈他们,想发死人财,他们用这种办法逼我为了声誉放弃追责。     清哲木:这可能是您当时没想到的? 野 莽:因为双方都签了字,当时我相信他们了,临别时我们都流了泪,我答应当他们医院通过整顿有了进步以后,我会以一个当年事故者家属的身份写文章宣传他们。但我没有想到他们会欺骗我,回去以后再也不理我了,只是让人传了个话,说是按我说的把那块牌子摘了。但是我一打听,这事他们对内不说,对外也不说,当地的新闻媒体更不知道。外面人一是不会发现,二是发现后也以为牌子换了地方,或者医院里在搞装修,根本达不到惩戒和警示的作用。如其是这样偷偷摸摸地做,不能让医院职工知道自己的同事犯有过失,在不明真相的前提下对外散布舆论,污辱和攻击冤逝者家属。外界人以事情的处理结果来判断是非,既然医院不受惩罚那就证明他们没错,既然他们没错当然就是家属错了。接着是我清明节回乡祭母,看见他们在《今日竹溪》报上以“溪医”的署名发表通讯报道,仍然称他们是全国百姓放心示范医院。再接着又看见他们在网上贴出年终总结,还说他们这家全国百姓放心示范医院在过去的一年里多么辉煌,在新的一年里还要怎么再创辉煌。这时候我才彻底明白自己受了欺骗,他们摘牌子只是让我一个人知道,满足我提出的三条中的一条,“315”的事根本就不提了。 清哲木:网上说最后你答应降低条件? 野 莽:降低条件的原因太简单了,“315”本身就是一个象征性的数字,315万也是“3·15”,31·5万也是“3·15”,反正是让他们记住全国质量日,打假日。但是,总不能用三块一角五来污辱死于罪医之手的我母亲吧,如果这样,性质只会更加严重!因此在我清明回家的时候,当时的县委办公室主任,现在的常务副县长夏良胜从中调解,让这家医院出二十万,按照我的提议交民政局用于救助贫病就医者,具体使用要让受害者家属知情,防止弄虚作假。一是为了息事,二是我回家乡,我决定让步,心想二十万也是“二次犯”的谐音,罚你二十万就是“罚你二次犯”,怕二次受罚你就从此别再犯了。因此我表示同意,医院也表示同意,民政局长拿着合同稿到我父亲住所来请我过目,我只提出修改一处,把医院“捐赠”的说法改成受害者家属的“转捐”,总之是处罚性的,而不是慈善性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受害人家属有什么资格知情,合同为什么要请我过目,这事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又是一个没想到, 院长坚决要以捐赠的名义,同样是二十万,医院拿得出,也愿意拿,只是“捐赠”和“转捐”一字之差,性质完全不同。他们不考虑受害人家属的心理感受,只想让伤害者保住两点,第一不能让人知道他们错了,第二他们还要买一个慈善的名义。而我们痛失亲人却提出免予赔偿,只要求对他们进行象征性的惩罚,连这个愿望都不能实现怎么可能呢?而且他们还玩儿更卑劣的,在县委的调解下我作出的这个让步,居然被他们说成是“开始想敲诈几百万,接着降到几十万,又接着降到几万,后来一分钱都没让他敲到”。用这样的恶言毒语向我挑战,怎么不激进网友们更大的愤怒,这件事还怎么能够罢休!     清哲木 :医院代言人提出进行医学鉴定,您为什么没有选择走这个程序?     野  莽:这是一个圈套,也是他们多少年来一贯耍的骗人把戏,所谓医学鉴定就是他们在自己医院组织几个人,加上从外面请的人搭成一个班子,在死者的身上找原因,结果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在这家医院死于医疗事故的病人没有一个被鉴定出是他们的医疗事故,从来都是通过家属追责不得已才赔几个钱了事。另外,当我隐约知道母亲死去的真相,那时候我安葬完母亲已经上了返京的火车,难道真要我再回去掘坟开棺取出尸体开膛剖肚让他们鉴定不成?手术前会没会诊怎么能鉴定出来?手术后在不在监控室怎么能鉴定出来?安没安监护仪怎么能鉴定出来?因为寒冷引发心梗和自发性心梗的区别怎么能鉴定出来?对于此案如果真要鉴定,只能鉴定没有会诊的医生,鉴定没有暖气的病房,鉴定没有安放的仪器,鉴定竹溪县气象台2010年12月8日凌晨3时的气温记录,是不是零下4度。这些东西就在他们身边,随时都可以进行鉴定,单方把鉴定结果告诉我不就是了! 清哲木:有人骂您为家乡抹黑,是这样吗? 野  莽:是的,在家乡等了40天毫无结果,因为儿子要去美国我只好回到北京,又等了将近一周才写下这篇长文。可能你们都没有注意到,这篇长文的题目是《妈妈,悔不该把您送进竹溪人民医院》,我写的是“竹溪人民医院”,不是“竹溪县人民医院”,我仍然不忍心写出那个“县”字!“竹溪”只是一个医院的名字,就像北京有天坛医院、地坛医院、积水潭医院,它不能代表县,也不要让人误以为代表县,甚至我还想让人知道它不是竹溪县的!后来长文被转载时有人加了一个“县”字,绝大部分还是原版不动,不信你们马上去看!我说这话不是想讨谁的好,我的确心疼,家乡被他们糟踏成这个样子他们不心疼我心疼,至于他们还要骂我败坏家乡的名声,我也不在乎,恶狗在我们的花园里任意撒尿,我不能因为爱护花草就不打狗,何况打狗的行为本身就是爱护花园,这个道理只要是人都会明白。有人故意要站在狗的立场,说打狗就是打家乡,说家乡和狗二位一体,那只能证明它俩是一体的。 清哲木 :说您是网上打狗队的队长,领着一群人整天在网上贴文章追打他们,这话是他们说的还是网友说的? 野 莽 :我不知道,既然把这事比作打狗,就可能是网友说的而不他们自己说的。这个说法其实把我说高了,我一是不会上网,二个没有时间上网,不会上网也是因为舍不得把时间花在网上。我的电脑最初只用来写作,后来儿子给我建了邮箱,才开始和朋友在网上通信,给杂志社和出版社传送稿子。去年是我最紧张的一年,前年冬天我接受一部传记的写作,与出版社签的合同是在今年传主八十大寿之前出版。刚写到第一章母亲就病了,我们最后一次通话是我打电话问她1933年出生的人什么属相,我想从传主的出生写起。从母亲去世到清明回乡,我的写作中断了四个月,回京后写完那篇长文我就没日没夜地补课,平均每天要看五万多字的资料,写三千多字,工作十六个小时以上。妻子上班,儿子在美国,我和老父两人在家我还要买菜,做饭,洗涮,料理家务。直到年底我才把传记写完,一统计有七十多万字,上下两卷,算是没有违约。这两卷书将在今年10月份出版,后记里我提到了写这部书的困难。    网上贴出的我几篇短文,是我在母亲逝去的周年、周月和一些重要日子作为纪念写了传给朋友的,都署有我的名字,以后可以在报刊上发表,还可以收进集子里,有两篇已经收在我将在6月份出版的随笔集里了。没有署名的不是我的作品,也有我的文章在大量复制中辗转有误,还有的多加了些网友的话。以后再写这类文章我会回到过去的稿纸上,写了在网上贴出影印件,这样便于甄别,也便于负法律上的责任。 清哲木:那篇长文是怎么传出去的?     野  莽:长文写完以后我发给北京的蒋泥,请他贴在他的博客里,目的是让医学界的人士对这事进行客观的评判,也借此检验一下我是否因为私情和外行而有失偏颇,如果得不到网友的支持我会放弃追责,甚至向医院道歉。这样我反而得到解脱,因为母亲是正常死亡,医院没有责任,我们做儿女的也不会悔恨终生。我传给蒋泥的原始邮件题目就是《妈妈,悔不该把您送进竹溪人民医院》,没有那个“县”字的。几天后我听说有网友留言,把家乡十多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扯了进来,我立刻让蒋泥关闭评论。蒋泥说一关他的所有文章都关了,他就会和所有朋友失去联系,于是我让他删去此篇。现在大家可以打开蒋泥的博客,看看这篇文章是不是早在去年五月份就删了?转载者是谁有的我知道,有的我并不知道,其中有的在题目上加了那个“县”字,可能误以为我写掉了,不明白我心里的两难,一方面要为母亲申诉,一方面还要护住家乡这个行政区域。有人以匿名的方式把网上评论发给我看,短的发到我的手机,长的就发到我的邮箱,选的都是支持我的话,骂我的话却不让我知道。我对网友们的留言深表感激,也为之感动,不过有些说法我认为不够准确,比方有人说到我的孝道,有的说到我有多少创作成果,有的说到我怎么组织外地作家来宣传家乡。这都说偏了题,如果我不孝,如果我不写作,如果我不为家乡做事,家乡的医院就可以不为我的母亲会诊,零下4度的夜晚把她扔在一间没有暖气的房子里不管吗?另外,还有一些网友用诗歌,快板,对联,漫画这些文艺形式讽刺和讨伐罪医,我认为这都不如直接说理的好,进行医德教育是一件严肃的事。不过我仍然感谢这些正义的网友,他们让我看到了人类的良知和社会的希望。 清哲木:“3·15”马上就要到了,回到您的原始初衷,您还是希望医疗卫生行业要像其他行业一样提高质量,或者说是打假吗?     野 莽:肯定是的。医疗卫生行业过去也打过假,但只局限在药品、医疗器材、大型仪器和康复设施上的打假,这都是硬件方面,他们忽视了一个更加重要、更加危险、更加可怕的东西,软件方面的,也就是医务工作者的道德、技术、知识、资格等等。道德包括责任感,后三种又与他们的学历和职称有关,因为母亲的意外去世,我留心和一些医学界的人士交朋友,同时自己也在看一些有关书籍,知道临床的医生和护士都要在正规学校经过一定年限的学习和培养,而这家医院有的医护人员却是待业青年花钱上本县办的速成班,结了业又花钱买职,有了职就去上岗,上了岗遇到稍微复杂一点的病人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我母亲去世当晚的那个管床护士名叫吴旭,她连护士应有的告知责任都不覆行,零下4度的天气连制暖空调都不打开,不知道是不懂还是不会。所以网友就一直在调查她毕业于何校,进院于何年,以何种办法进的这家医院。医务工作者的道德责任感就更重要了,有文凭而无人品,有医龄而无医德,同样不能算是真正的医生和护士,同样是假白衣天使,同样属于“3·15”清查打击的对象。听说这家医院的代言人在网上骂我不爱家乡,她不懂得我这样做恰恰是爱家乡的,家乡是什么?家乡是自己和家乡人民共同生活的那片土地,不是没有人烟的荒山,不是空洞抽象的概念,爱家乡其实就是爱家乡的人民。家乡有三十多万人,有一千多个医务工作者,平均三百多人一个,你让我爱哪一边呢?应该说我两边都爱,好好给人民看病我更爱你们,你们反之我也反之。但是即便我在网上写批评文章也不仅是恨,这是为了让你们吸取教训,提高医德,成为人民感激、尊敬、热爱的真正的白衣天使,不用拿病人的红包,上司为你升职,团队为你加薪,适龄不愁下岗,退休仍有高聘,这样要求难道不是对你们的爱吗? 清哲木:作家批评医院,医院反过来也批评作家,听说这家医院的院长骂作家是混混儿,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野 莽:公正地说这位院长也没有完全骂错,只不过是太笼统了。就像医院里有不合格的假医生、假护士、假科室主任、假院长,受害者不应该骂所有的医务工作者一样。作家队伍里也有假作家,也要打假,现在号称作家的人太多了,有的根本没写过什么,有的简直都不会写,这些人也像不合格的医生护士一样混进作家队伍,降低了人们对作家的信任和尊重。不过,同样也公正地说,这次写文章批评这家医院的作家都是真作家,有正义感而且有成就,写过很多优秀作品,大家不是都会上网吗,上网一查就知道了。比方说聂鑫森、刘益善、谈歌等,他们分别是湖南、湖北、河北省作家协会的副主席,德高望重,聂鑫森和刘益善二位几年前曾被竹溪县委请到家乡采过风,回去后写了好几篇赞美竹溪的文章。不能人家夸奖你就说人家是著名作家,人家批评你就骂人家是混混儿,既然是混混儿你把人家请来干什么?跟混混儿混在一起的人又是什么?骂人时一定要冷静,否则就把自己骂了,是不是? 清哲木:从个人关系上看,这些作家是不是您的朋友?     野  莽:应该说除了一些八零后的青年,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我的朋友,而且是几十年的好朋友,他们写文章不仅是申张正义也是声援朋友,这一点不可否认。但是,如果我的母亲不是冤死,医院没有责任,我真的是医院发言人骂的流氓,想敲诈医院,他们还会声援我,还会和流氓敲诈犯做朋友吗?连这么简单的大是大非都判断不清,他们还配当什么作家?不过他们表示,当医院改正错误之后,如果需要的话,他们还会再来写表扬的文章,让天下人都知道鄂西北大山深处有一家医德和医术双峰崛起的医院!八十三岁的萧老打电话对我说,如果那一天他还在人世,他愿坐着轮椅来向这家医院表达敬意的同时也表达歉意,请原谅他这篇文章的措辞激烈。 清哲木:他们说你出于个人复仇,想把他们医院搞垮,是这样吗? 野  莽:只有境界如此低下的人,才会把我的境界想得如此低下!对此我不作任何辩诬,害怕有人又要骂我伪装高尚。我只讲一件事,去年秋天,湖北医学院一位竹溪籍的大学生给我发来短信,说在网上看到我的那篇长文,此前他父母给他在武汉找了一家三甲医院,竹溪县人民医院也到他们学校招聘,因为入学时立过报效家乡的誓言,他选择了后者,并且已经签订合同,知道我母亲的事后他很犹豫,是回县院还是去省城。我立刻给他回信,我说正因如此你才应该回去,用自己五年所学为家乡的医疗事业做出贡献,做一名真正让家乡百姓放心的好医生。很快他又给我发来第二条短信,感谢我万忙中的回复,他会永远记住自己的立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名医科大学生今年就是这家医院的时习生了,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会关注2012年的秋天一个走进这家医院的年轻人,我为他的选择而感动。 清哲木:您知道这件事发展下去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野  莽:我也不知道。但无论是什么结果我都不会放弃,不然我对不起在天的母亲,对不起一年来支持我的朋友们,也对不起我自己。我宁可放弃写作也不会放弃这件事,虽然写作是我的生命,但是我的生命是我母亲给的,我愿把生命还给她,为此我已做好了各种准备。同时我也相信,结果不会很坏,因为家乡的县委和县政府对我的追责是支持的,摘下这家医院的骗人牌子正是县委书记余春存下令,是这家医院采取假摘的手段欺骗县委,并且有人还在网上对下令摘牌的书记匿名谩骂。罚款二十万交民政局是常务副县长夏良胜的提议,也是这家医院自作聪明地把处罚变成捐赠,拒不承认自己的过错,才使事态恶化到了今天的地步。家乡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本届县委和政府为了彻底解决这家医院的问题,开天辟地第一次公开在网上招聘院长,给予新任者应有的权力和责任,使其带领全院医务人员走出困境,立志雪耻,以合格的医德医术真正取得家乡人民的信任,敲锣打鼓,鸣炮奏乐,把被摘下的“全国百姓放心示范医院”的牌子光明磊落地重新挂上。
野莽:中国当代作家,祖籍湖北竹溪,武汉大学毕业。著有《庸国》、《纸厦》、《寻找汪革命》等长篇小说及各类文集40余部,1000余万字。多部作品被翻译成英、法、日、俄等国文字,在国外出版有《开电梯的女人》等法文版小说3部。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两会问泰州市长 201个公交站台为啥不达标?
  浏览(1446)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3月03日 15:29:37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辽宁省兴城市近500人吃空饷  我有问题问市长
  浏览(2144)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2月29日 21:28:42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十堰市"童工“市长张慧莉  履历再遭网友揭底    !
  浏览(2949)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2月28日 18:22:35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湖北竹溪含垢纳污  激起文化界声讨
  浏览(1447)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2月24日 13:13:02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江苏吴江:天价窝窝头320元堪比金贵
  浏览(1384)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2月18日 20:23:27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网爆:辽宁盘锦市民举标语封路几小时盼领导
  浏览(2421)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2月11日 22:29:22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广东打黑除恶  莫忘给灵魂上汤
  浏览(1566)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2月11日 15:05:06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网爆:辽宁营口老师组织学生卖处
  浏览(4472)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2月09日 09:01:14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新沂:恒盛化工安全事故频发  如何打造百年名企
  浏览(1762)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2月05日 15:26:51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红派壹号”小本  本小利大
  浏览(2329) 评论(1)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1月17日 14:45:09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谁最想干掉王老吉?
  浏览(3933) 评论(2)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1月12日 13:44:53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江苏南通:暴力拆迁民营企业生路在那里?
  浏览(3299)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1月11日 22:15:15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湖北十堰:双凤共舞 童工市长PK业余院长
  浏览(3597) 评论(5) 本作品所属分类 无分类
  发布时间: 2012年01月08日 15:13:59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