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纪苏的博客
请用一句话概括您的博客的内容
我的个人信息
博客主人:黄纪苏
个人简介:
博客等级:36
博客积分:5980
博客访问:5,436,475
文章归档

2017 - 11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17 - 11 «»
全部blog
  高高低低话平等
  浏览(5912) 评论(7) 本作品所属分类 综合类别
  发布时间: 2007年08月09日 17:57:26      
今天算是向同学们做思想汇报。平等问题我从84、85年开始关心,到现在已经快二十年了。自己的感想曾零零星星在谈其他事情如写考古文章的时候趁机塞入过一些,这就像服装店兼营汽水冰棍,很不得体。写《切?格瓦拉》当然面对的主要是社会平等问题,但戏剧重在抒情而不是说理,我们只是表了表态,讲出了一些结论判断性的东西,戏剧界都觉得坏了他们的行规。一直想就平等问题正面地好好谈上一谈,谢谢同学们给了我这次机会。我谈的东西比较多,但概括一下也就两个意思:第一,不平等是必然的。第二,平等也是必然的。同学们说,你这不是抽自己嘴巴么,而且左右开弓!我刚才说了,今天是向同学们做“思想汇报”,“思想汇报”同学们不大熟悉,我也只是听说,就是下级跟上级之间关起门来的一种很有趣的交流。同学们知道,关起门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别说自己抽自己嘴巴了。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阶级重组的路线图:大兴移民调查的解读
  浏览(5041) 评论(4) 本作品所属分类 评论
  发布时间: 2007年08月09日 09:37:51      
阶级重组的路线图:大兴移民调查的解读 移民是近几十年中国社会剧巨变的一个重要内容。最引人注目的国内移民包括当年的下海南、民工潮、“北漂”等。国外移民则可以“出国潮”一言蔽之。相比而言,具有同样深刻社会、经济与文化内涵的城市内移民,尚未引起学界以及公众的关注。北京一家报纸针对由北京城区移至大兴(郊)区的居民做了一次小型调查,本文即是由该调查所引出的一段感想。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与友人谈吴思《我的极左经历》
  浏览(5098) 评论(13) 本作品所属分类 未分类
  发布时间: 2007年08月02日 16:41:17      
遵嘱将吴思的《极左经历》拜读了。首先我喜欢吴君脱光了的文风,论点论据每个逻辑环节都明摆在那儿,很为读者着想,也便于交流,和你发来的那些云雾文章真不能同日而语。再者,号称自我解剖的人不少,真拿自己当麻雀的不多,多的是雕像。而吴思的自我解剖很认真,尽管“我”已“昨非”,这种坦诚的态度值得钦佩。就冲这两点,我就不讲客气,提点意见。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台上的“我们”,台下的我们
  浏览(5293) 评论(10) 本作品所属分类 未分类
  发布时间: 2007年08月02日 11:37:06      
《我们走在大路上》2006年秋冬之交在朝阳文化馆TNT剧场演了十五场,演出期间和之后,我参加了四五个关于它的讨论会,经历了不太一样的场面。对于这些年从西方引进的那套规矩,什么keynote发言、十分钟点评、五分钟回应、不许质疑作者人格以及学术能力之类,我老希望有薛蟠焦大站出来矫枉过正。所以,当见到大汉拍桌子指责《大路》睁眼瞎一个,看不见饿死几千万人的历史时,当见到本来挺文静的学者说它弱智,一点不含蓄不艺术时,当见到名山的“散人”骂它纯粹“装B”时,我收获了快感。历来有一种喜欢冲撞社会、同时也喜欢被社会冲撞的文艺。我参与过的几次戏剧活动恰巧都属于这路文艺。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小小告示(那天技术不行贴没了)
  浏览(3731) 评论(14) 本作品所属分类 未分类
  发布时间: 2007年07月26日 22:40:28      
不知哪位热心的朋友帮我建了这个博客,首先向您致谢。去年就听说了我也有个博客——当时还以为国家给每个公民都配备了一个呢。曾来看过两次,只觉田园荒芜,需要自己动手收拾,但苦于不懂网络技术。我平日最不喜欢读产品使用说明书,所以一见“登录”“密码”就知难而退。昨天托朋友联系上这个网站,今天又请教了这里的专家,发现其实没那么复杂。今天先向大家问好,欢迎朋友们有空来这里坐坐。我对个人博客的理解,那就是从前家门口瓜棚豆架下摆几个板凳,让新朋老友东拉西扯,解闷而已。在我或有抗老防痴的功效也说不定。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谈谈《读书》的不好懂--在乌有之乡的发言
  浏览(8382) 评论(24) 本作品所属分类 未分类
  发布时间: 2007年07月26日 13:18:12      
来的路上等车,买了份报纸,上面正巧有篇谈最近《读书》风波的文章。作者把《读书》的问题列了几条:第一,不好懂,所以没人爱读;第二,新左派机关报,所以没人爱写;第三,既没人买又没人写于是销量下降,市场规律要求换主编。我就顺着这几条谈谈我对《读书》换人的理解。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两个舞台上的国话
  浏览(3235) 评论(3) 本作品所属分类 未分类
  发布时间: 2007年07月24日 11:24:14      
两个舞台上的国话 ——看《失明的城市》   黄纪苏   一   《失明的城市》讲了一个关于人类社会的寓言:有一天城里人纷纷瞎了,后来全都瞎了;城市一片混乱,乱成了侏罗纪公园;而侏罗纪公园,不正是这个世界的本相么?寓言对于社会,有点像《红楼梦》里瑞大叔对于凤姐,最爱干的就是用极端手段扒下裤子看明真相。当舞台的人世被扒到一丝不挂时,舞台下穿着戴着描着画着的世人估计会有些人跟我一样,觉得赤身裸体虽然爽,但已经有点凉了。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理性在哪儿的自由主义
  浏览(5167) 评论(9) 本作品所属分类 未分类
  发布时间: 2005年06月23日 12:00:00      
所谓理性不过实事求是,对事物存一种客观的态度。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是否符合条件,可以扪心自问——寻常的清夜怕是问不出所以然,不妨在孩子出生或老人过世的当口试一试。我对他们的理性持怀疑态度,这倒不光因为从道理上讲,自由主义和它所厌恶的“穷人主义”一样,都属意识形态,有既定的利益出发点和价值终点,和唯真是问的“科学”可做露水夫妻,却不能白头偕老。还因最近观察了一下他们的实际表现,全然不像有理性的样子。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3+X:国家、西方、市场间的戏剧琐谈
  浏览(6052) 评论(4) 本作品所属分类 未分类
  发布时间: 2004年12月06日 12:00:00      
我要讲的“3”,是国家、西方、市场(注释1)。左右中国现状、影响中国未来的因素有无数,但它们作为三种最基本的力量,构成了中国各类公私生活的三维空间。“X”是变量,我们可以代入任何一个生活领域。就以上海人最关心的股票这个X为例吧,江主席跟布什总统、也就是国家跟西方一握手,中美合资股的市值就会上扬。如果手握得又紧又长,那股指就不是“上扬”而是“飚升”了。对于有关股民来说,自己娶媳妇甚至包二奶的钱就有了。再以餐饮业的X为例,看看国家与市场的关系。去年北京开了家餐馆,服务员一水的日本皇军打扮,帽子后面有屁帘,鼻子下面有人丹胡——要是开张那天请赵薇小姐擎日本军旗在前面走猫步,纠夫太郎们在后面走正步,一定美不胜收。这本来是典型的市场行为,但跟国家意识形态发生矛盾,所以媒体曝光后,工商局勒令店家整改。人家没两天就整改完毕,重新开了业。据记者报道,没进门屋里就传来《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歌曲;进了门,引座沏茶的是阿庆嫂李铁梅,端盘子撤盘子的是八路军新四军。市场与国家达成妥协,皇军改编成抗日的队伍,结果是店老板一度中断的流水又川流不息起来。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文学的现实和可能的批评
  浏览(7193) 评论(17) 本作品所属分类 未分类
  发布时间: 2004年08月16日 12:00:00      
要想研究文学的创作状态,不能不瞧瞧文学家的生活状态。读其文须知其人。“鲁豫有约”之类的文化社会花边新闻透露了一些这方面的消息。不少混出点头脸的作家,原来正在钻研周末派对文学,也就是把各种名贵的尤物--从下下台的官员到变了性的舞蹈家,当然少不了外国友人--弄到客厅里装点他们蒸蒸日上的生活。偶尔遇上这些人,嘴角眉梢全都载满终于当上资产阶级的满足、快要当上资产阶级的兴奋。他们虽然认得几个字,但论心性不比小市民更高,论识见恐怕还要低些,否则何至在已然红灯区一样的当今世界里讨伐什么“宋儒”?这样的人当作家倒未必是件坏事,总比直接倒车票扒厕所、或真地做起上海宝贝略胜一筹。但指望从他们里头走出曹雪芹、托尔斯泰来,哪怕残废到三级,除非地球从此反着转。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250 篇, 13 « 10 11 12 13 »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