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瓦尔登湖怎么走?

我的个人信息
博客主人:涂国文
个人简介:
涂国文:国家二级作家,资深教育媒体人,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浙江省散文学会理事、杭州市诗歌创作委员会副主任、杭州市西湖区作家协会副主席、西湖区作协文学评论创委会主任、浙江少年作家导师团导师,著有诗集、随笔集、中篇小说集、文学评论集、长篇小说等多部。现供职于浙江某高校杂志社。
博客等级:32
博客积分:4322
博客访问:3,526,921
文章归档

2018 - 12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18 - 12 «»
全部blog
  腐朽与新生(组诗)
  浏览(154)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综合类别
  发布时间: 2018年12月30日 21:46:50      
腐朽与新生(组诗)文/涂国文 腐朽之歌

我看见天空在腐朽,它横陈的尸体上
趴满了哭丧的黑蘑菇

我看见山峰在腐朽,它蜿蜒的小径
爬伸一道道惨白的草木灰

我看见河流在腐朽,行驶的舟只
沉陷在淤泥中,做着贝壳的梦

我看见火焰在腐朽,在词语内部
散发铁锈的腥膻

我看见花朵在腐朽,她下垂的子宫
再也无力孕育春天

甚至我看见连爱情也在腐朽,无数的人
像居里夫人提炼镭一样,从性中提炼爱

甚至我看见连正义也在腐朽
寒风端着一把把刺刀,驱赶着路上的行人
涅槃之歌

一场大雪,将大地掩埋
雪堆里,探出腊梅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肢

鸟声被锁进黢黑的岩石
翅膀扑击的声音传出,迅即化为冰棱

明月在一泓深潭中禅修
它暂时不打算理会天上与人间的俗事

村庄开始大规模的流亡
宗法制度像一座腐朽的老宅被遗弃在山里

城市的斑马线上,遍布着乡愁狙击手
一不小心,就要被呼啸的故乡点名

一根肋骨被丢弃在山川之间
我认出骨头上有一粒死去的火种

一只银色凤凰在天空中翔舞
四处寻找自焚的柴木……

行走之歌只有行走,脚印才永远不会腐朽
如同一块烧红的铁,天鹅般游入水中

花朵在节气中行走。开花是它的启程
结果是它的驿站

树木在年轮中行走。瞧它走得多急
丢下的脚印,在北风中打着呼哨

石头在地质纪元中行走。它拖着一杆
山脉的旅行箱,行走在千年的沉默里

夜空中的星辰在自己的光芒中行走
它一边行走着,一边打着瞌睡

深海中的珊瑚在行走。它的白脚丫
从破鞋中露出,刺痛了海水和游鱼

我也在行走。我要赶在太阳落山前
抵达远方的海市蜃楼

(2019.1.8)


故乡之歌

所有的故乡都是游子心中的瓦尔登湖
寻找故乡,就是寻找童年时丢失的一方手帕

少年时我们满揣着故乡的山果开始在人间的流浪
果核从腐朽的口袋中滚落,长出人生的四季

当我们在异乡的山巅撒欢时
那是故乡的手掌,化成了托起我们的山脉

当我们困顿于沼泽地时,故乡又似一朵白云
将我们的目光,牵引到蓝天

从春光似锦,走到秋风萧瑟
前方还有一场凛冽的风雪在迎迓着我们

离开故乡的路,是一条铺满鲜花的小路
回归故乡,却要穿越一片浩渺的戈壁

所有的浪迹终将归去。星空下的故乡
永远是安顿游子灵魂的瓦尔登湖

        新生之歌

这一刻所有的地下铁都驰向春天
如一杆圆木钟杵撞响远方的铜钟

一场与雪有关的事故已然结案
沿途的停靠站俨如一串旧岁的黑匣子

隧道被灯光漂白。魔术师抖动白帕
黑兔隐没,白兔跳到舞台中央

诗人继续在颠沛的隐喻里流浪
只有流浪才配得上诗人的名声和命运

两边的岩石中,化石鸟在复活
盾构机消失之日,就是闪电诞生之时

大地的血栓开始溶通,ABCD
几个出口处,升起一张张潮红的脸庞

钢铁的肋骨上开始长出火焰
时间重生,带着一股青草的清新气息

(2019.1.8)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在地铁上
  浏览(103)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综合类别
  发布时间: 2018年12月29日 22:39:31      
在地铁上
文/涂国文

在地铁上
看见很多帅哥
我在心里说:
这是我的过去
又看见不少老人
我对自己说:
这是我的未来
我这么想着时
下意识地
挺了挺腰杆

(2018.12.29.酒归地铁上)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腐朽之歌
  浏览(149)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综合类别
  发布时间: 2018年12月29日 08:23:31      
腐朽之歌
文/涂国文

我看见天空在腐朽,它横陈的尸体上
趴满了哭丧的黑蘑菇

我看见山峰在腐朽,它蜿蜒的小径
爬伸一道道惨白的草木灰

我看见河流在腐朽,行驶的舟只
沉陷在淤泥中,做着贝壳的梦

我看见火焰在腐朽,在词语内部
散发铁锈的腥膻

我看见花朵在腐朽,她下垂的子宫
再也无力孕育春天

甚至我看见连爱情也在腐朽,无数的人
像居里夫人提炼镭一样,从性中提炼爱

甚至我看见连正义也在腐朽
寒风端着一把把刺刀,驱赶着路上的行人

(2018.12.28。夜,于散步途中)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2018年发表作品小结
  浏览(281)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综合类别
  发布时间: 2018年12月28日 00:22:23      
2018年发表作品小结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别义乌
  浏览(166)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综合类别
  发布时间: 2018年12月26日 08:37:32      
别义乌
一一致大学同学周邦良、周茅山
文/涂国文

到了我们这个年龄
一切都是虚幻的。唯有感情是真实的
一个人,拥有很多套房产
并不意味着,他死的时候
能同时睡进很多个骨灰盒
今天邦良带来的两斤鹿茸酒
价格不菲
我原本已立誓戒酒
但同学相见
我只能打破戒律,重新举起杯来
乞丐与皇帝都有同学
刘秀做了皇帝
严子陵晚上和他同寝时
照样将臭脚搁在他的肚皮上
活了大半辈子,我们才发觉
其实很多酒席都是没有必要参与的
很多酒都是没有必要喝的
但有些场合却是例外
譬如老战友相见
譬如老同学相聚……
(2018.12.23.义乌返杭高铁上)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童诗荐读之七】动物[阿根廷]胡安·赫尔曼/著  范晔/译
  浏览(210)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综合类别
  发布时间: 2018年12月21日 22:58:19      
【童诗荐读之七】动物[阿根廷]胡安·赫尔曼/著  范晔/译 我与一只隐秘的动物住在一起。我白天做的事,它晚上吃掉。我晚上做的事,它白天吃掉,只给我留下记忆。连我最微小的错误和恐惧,也吃得津津有味。我不让它睡觉。我是它的隐秘动物。 【赏读】 胡安·赫尔曼是曾获塞万提斯奖的阿根廷当代著名诗人,《动物》是他的名篇之一。结合诗人奇特的身世,对《动物》这首诗可作多种解读,但我却更愿意把它看成是一首儿童诗,而且是一首饶有趣味的儿童诗。诗歌虽只有短短七行,却非常形象生动。这只与“我”住在一起的“隐秘的动物”可真是贪吃啊:“我白天做的事,它晚上吃掉。/我晚上做的事,它白天吃掉。”“连我最微小的错误和恐惧,/也吃得津津有味。”它是不是很像鲁迅《故乡》描写的那匹趁着月色,窜到闰土家的西瓜地里偷吃西瓜的猹啊!为了惩罚它,“我不让它睡觉”。可“它”究竟是一只什么动物呢?诗歌非但没有明确进行回答,最后“我”反倒成了“它的隐秘动物”。这“悬案”要是请哲学家来破译,他们会这样告诉我们:“它”是另一个“我”,“我”与“它”互为“隐秘的动物”。但我们现在读的诗歌,不是哲学,所以我们完全可以不理会什么哲学不哲学的,只要觉得它是一首很有意思的诗歌就够了。难道不是吗?                                                        涂国文                                        (2018.12.21.夜)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史记:布罗茨基列传
  浏览(285)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综合类别
  发布时间: 2018年12月12日 10:35:55      
“诗人永远会归来的。不是他本人归来就是他的作品归来!”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米沃什
  浏览(150)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综合类别
  发布时间: 2018年12月08日 13:06:16      
米沃什停下手中的花木剪,从一片忍冬花中直起腰来
在看不见的远方:蓝色的波罗的海上,飘荡着蝇蚊般的帆影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诗日记二则
  浏览(166)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综合类别
  发布时间: 2018年12月08日 12:58:58      
薄雪
文/涂国文

一场宿醉的边缘,飘来一场雪
斜斜的,像倾斜的正义
薄薄的,像凉薄的人间

(2018.12.8)

风雅之事
文/涂国文

这两天更改路线,坐19路公交上班
不必换车,也不必横穿马路
在新乌篷桥站下车
若继续沿保俶路直行,前面就是西湖
当然我不能直行,只能右拐
单位在文二路上
一想到每一天都要与西湖发生一点关联
我就觉得连上班也成了一件风雅之事
(2018.12.6)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童诗荐读]捡来的孩子
  浏览(306) 评论(1) 本作品所属分类 综合类别
  发布时间: 2018年12月03日 16:45:27      
捡来的孩子 [拉托维亚]亚·巴尔特维尔克斯/著  古娜/译 也许,在某个特别的日子,你会遇上这样的事: 也许,那天你正好要去邮局。 也许,为了去邮局你就沿着海边走。 也许,你在海边会找到一个小盒子。 也许,盒子里有只摇尾巴的小怪兽。 也许,盒子里没有小怪兽,却有些别的什么东西。 我就遇到过这样的事,在一个特别的日子。 这事千真万确,那天我正好要去邮局。 为了去邮局我就沿着海边走。 这事千真万确,我在海边会找到一个小盒子。 但是那盒子里并没有摇尾巴的小怪兽。 那里坐着一首诗——就是你正在读的这首。    [赏读] 亚·巴尔特维尔克斯是拉托维亚当代著名诗人,《捡来的孩子》是诗人一首广为传诵的儿童诗。这首诗构思非常巧妙,采用的是类似相声中的“抖包袱”手法。看过诗题“捡来的孩子”后,读者心中一定会产生这样一种强烈的好奇心: 谁家的孩子丢了?孩子是怎么丢的?丢的孩子是谁?诗人是怎么捡到孩子的?待到读者带着这种疑问迫不及待地读完诗歌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诗人“捡来”的“孩子”,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孩子,而是诗人写的这首诗。“包袱”抖出,悬念顿消。出人意料的结尾,使得这首诗歌趣味横生。 这首诗除了在构思上悬念设置得很有趣,在具体的写法上也非常有趣。这种有趣当然不光体现在首段诗歌运用六个排比句,假设了一种充满童话色彩的生活场景,更体现在第二段诗歌与首段诗歌之间形成的一一对应的关系上。首段每一句都假设一种可能会出现的情况,第二段每一句都与首段相同句序的内容相呼应,陈述一种真实发生的情况,并在句式上故意进行重复。这种对应与复沓手法的运用,造成了一种饶舌、俏皮、诙谐、幽默的艺术效果,让人心领神会,忍俊不禁。                                                                                                       涂国文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死亡赋格:冬至怀策兰
  浏览(65)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综合类别
  发布时间: 2018年12月02日 21:03:57      
死亡赋格:冬至怀策兰
文/涂国文

死亡是一次倾倒。如同早晨一只贮满黑牛奶的锡壶
从壶口倒出长夜、孤独和腥膻
如同1970年4月20日
在巴黎塞纳河米拉波桥投河的策兰
从灵魂中倒出肉体
从乌云中倒出瀑布

死亡也是一次撕裂。如同1942年奥斯维辛的伤寒
撕裂父亲胸膛上的钢板
如同呼啸的子弹,撕裂母亲脖颈上的白天鹅
法西斯暴虐的闪电撕裂了德意志
也将他的诗歌与灵魂
撕裂成纷飞的碎片

“一组赴死的人,被迫唱怀旧的歌。”

现代主义的终结者,美国语言派的宗师
以一种对苦难内心与语言内核的罕见探触
完成了一场对死亡的抵达
现实之上的“第二现实”,群峰之巅的光明顶
在黑暗的中心,将黑暗照亮又被黑暗所淹没
我们看不见他的身影

孤独?如果世界上没有知音,何必怀抱寻找知音的幻求
能从迷雾中看出高峰的人,自己就是一座高峰
每一个词语,都是远古的符号在他黑暗生命之河的自我浮现
每一个词语,都是一个无尽的深渊
自我生成,自我复制

“他,来自于一个死亡的王国。”

死亡也是一场重建。一种从现代主义的废墟上
重构世界文学的浩大工程
作为一种优质砖石
语言是战争唯一难以摧毁的事物
它们散落一地,被他洗去硝烟和血污
重新打磨,重新组织

他的逝去永远是一种来临
一种由此在飞往彼在,最终复归此在的幻想的飞行
这个毕生钟爱里尔克的人,文学的黑暗之父
在纳粹集中营的旧址上,用语言的碎片
砌起一座五光十色的后现代诗歌迷宫

“死亡是来自德国的大师。”

(2018.12.2)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老博尔赫斯的三张照片,或黑色阳光
  浏览(256) 评论(0) 本作品所属分类 综合类别
  发布时间: 2018年12月01日 21:11:29      
老博尔赫斯的三张照片,或黑色阳光
文/涂国文

老博尔赫斯拄着手杖
站在阿根廷国立图书馆大厅中央一块圆形大理石板上
大理石板烙着一轮黑太阳
黑太阳周边,镶着一圈锋利的三角形黑色光芒

老博尔赫斯的太阳是黑色的
眼疾、失明,这顽固的家族遗传病
像锋利的三角形玻璃刺瞎了他的双眸。他收纳了世界所有的黑暗

他用手中那支形影不离的魔杖
将黑暗戳出一个窟窿
让天堂中的阳光,沿着手杖汩汩地流照进来
像一位倔脾气的老矿工,从煤层中不断开掘着光明

他模仿天堂的摸样,用80万册图书
砌起一座山一样巍峨的图书馆:一座知识的殿堂
他将人生的后三十一年岁月和文字安置在馆内
用书页进行切割,定型,打磨,抛光

他的图书馆之梦,源于童年时父亲在塞拉诺大街
2135/47号花园楼房为他特辟的一间图书室
之后不断发育,长成青年时代布宜诺斯艾利斯市的公共图书馆

最终长成老年时的阿根廷国立图书馆
他将梦、幻想、迷宫、虚构、宗教与神祇这些主题
一起码进图书馆陡立的书橱
使阿根廷和他自己,成为世界文学一个很大的发光体

他在黑暗中坐下来,在一把紫色檀木椅上坐下来
那支汲取光明的手杖,忠诚地靠在他身边
像追随他多年的日裔女秘书玛丽亚小姐
与他结为了终身伴侣

他坐在椅子上,抬起头来,仰视天花板
两只空洞的眼球,带起两道白茫茫的光
像抛向庇隆主义的一个白眼
市场家禽检查员的贬损与侮辱,最终由庇隆自己吞食

“一位只写小文章的大作家。”
他的眼睛渐渐失去光明,但他的语言却越来越光辉
在小径分岔的花园里,他将诗歌、散文与短篇小说
冶练成一种三位一体的美学合金钢

“诗人,和盲人一样,能暗中视物。”
他跪在地板上,双手摸索着书橱,如同跪拜太阳
这位“作家们的作家”,人类的“文化英雄”
他“来自旧世界,却有着未来派的眼界。”

(2018.11.30.于千岛湖)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 收入我的网摘
12 篇, 1 « 1 »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