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坚的博客
赤脚走天下
标签
摄影  |  gdrgrg4egg  |  大概  |  书法  |  诗歌  |  生活  |  文化  |  情感
更多标签>>
  爱哲学小蔡与三交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阿坚 |  浏览(1802)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8-02-20 17:34:33 最后更新时间:2018-02-20 17:34:33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爱哲学小蔡与三交

蔡语冰因读书辗转认识了我并常请我喝,喝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可我没有什么硬货再向他亮了,只好把朋友当宝贝介绍小蔡,一是哲学家陈教授,二是小说家狗子,这样我就不欠小蔡什么了。小蔡猛读二位的书,后来告诉说:读小说像散步,读哲学像爬山,我还是喜欢爬山,让腿能吃上劲,让眼睛能看见远。再后来小蔡想报考陈教授的研究生,终为照顾生病的母亲而中断。小蔡跟我玩过不少次三交,也不断读书感悟,比如他说:文化上就有不少三交点,比如音乐、宗教、绘画就有一个三交点,比如小说诗歌哲学也有一个三交点。但我总调侃他,比如说:你与你爱她她不爱的人和你不爱她她爱你的人,为何没有一个交点,这是一个哲学问题。

1、小蔡与我在石门海三交碑处埋宝

我喜欢玩山野玩友情,但身上毛病太多令不少陪我玩的人第一次新鲜第二三次就烦了,而小蔡是耐烦的人,比如他陪我玩完安阳系列古塔后,我问他怎样,他以哲学口吻说:一般都是庙塌没了而塔留下,塔更像是符号,属于上层建筑,这种反差有意思。我要拉小蔡去北京三个远效区县的结合点爬山,说那是荐福山能得福、三交碑能三交好运。他想了两天才答应了,又说:我想了,那样一个好地点,我要埋下一样好东西,多年后带着亲爱的人再挖出来,让它重见光明,我准备了用明代的长城砖雕的砚台或烟灰缸,上面还有孙民的篆字呢。那是十多年前一个三九天,我俩一大早在香山公园车站碰头,经煤厂街、碧云寺,过了碧云寺就是土路了。一直上坡,经巉岩密布的猴崖,共走了约两小时,终于到了望京楼瞭望塔南侧的门沟石景山海淀的三区交界碑。我俩躲开瞭望塔的视野,在林中的一处小崖下,开始用锣丝刀和手挖坑,土硬,手冻,二十多分钟才挖好,把裹着好几层塑料布的明砖砚(记得我也放了一个好玩艺)放入,埋土、夯实、加上伪装。我抽烟,笑说:二十年后无论你儿子抽烟或写大字,你都可以带他来这挖掘宝贝。小蔡说:那块古砖来自赤城、宣化、崇礼三县交界的大尖山顶,原它为防御瓦刺,现它收藏在这荐福山,这是不是有些荒诞。后我俩去瞭望塔买护林人的方便面和啤酒吃,又去荐福山山脊访了系列碉堡,然后径直下南坡,路过几处被掘开的古墓墟址(一说辽金一说明)由报恩寺公交站上了公交车。

2、宣化崇礼赤城三交点有三叉长城

那是20051月,后小组的老周说应该冬练三九,去爬野山。我便推荐了大马群山中的一千九百米的大尖山,并说:那不光是宣化崇礼赤城三县交界点,山顶有东西向的长城与南北向的长城汇点,欲称三叉,不过山顶得零下二十多度。老周能吃狠苦,我与孙民也练过耐冻,但小蔡是南方人,他说我怕寒冷不怕爬山,我尽量跟着你们,我还没尝过零下二十度呢。公交加面的,我们四人到了大尖山东南麓的龙关镇。那里老乡说零下二十度,宿小旅店屋内生着火炉,不断添煤,也才8度。小蔡穿的最厚,包也最重。翌日早,经方家沟村,见了烈士碑和古塔,又往西进沟开始爬,太冷,不使劲爬就更冷,使劲爬就更累,大口呼出的热气白浓如柱。四个小时爬到山顶,长城的三叉处有一坍塌的大型烽台,我们站在三县交结点不再指点山河——手冻的不行。寻背风处吃喝,小蔡竟神奇从背包中取出一个中型暖壶,大家盛赞。小蔡却说:我爬山怕冷不怕负重。我们每人又挑些较好的长城砖(半块)装包背走。这个三交点,西面不远的长城豁口外一百米就是崇礼的马驹沟村,东北可望见赤城的窑湾村。从南坡下到山脚已天黑,搭车到宣化吃喝后,等晚10点归京的火车,小蔡和孙民累得在候车室睡。老周和我在小馆里喝到即将剪票。一个月后,小蔡孙民又陪我去了蒙晋冀三交碑,以及去年小蔡还陪我与孙民访过沪浙苏三交碑——我还问小蔡还喜欢哲学么,小蔡说:套用陈教授的“不是我们把握真理而是真理把握我们”,不是我喜欢哲学而是哲学喜欢我,因为我老觉得有什么东西罩着我。

地理任老师与三交

任老师(绰号老铁)在铁坨山失踪十周年,借此小文纪念一下。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识老铁,其是著名桥牌教练、地理老师、天文学会会员等与我无关,但他好啤酒、爱野山、擅歌唱与我有缘。他旅行过的三省交界我没在场,但他陪我爬北京的千米以上野山二十座,在此仅说“小三交”——三县交界的山峰。跟老铁爬山之利是其博物学深厚,带着他等于带着地理百科全书,弊是其辨向能力差且心脏不好(兜里必揣硝酸甘油)。他比我大七岁,但爬起野山来,他老说你是我的师傅。

1、北京、保定、张家口的三市交界山金树塔(色树团)

具体来说是北京的门头沟区、张家口的涿鹿县、保定的涞水县。十多年前的冬日,我们从门头沟的齐家庄向南出北京,至涞水县的高铺的岭南台村,30元雇了老乡做向导,约两个小时爬到1650米(GPS显示)的山顶。顶有废颓的石墙(估为明代以前的长城)。老乡说:本地人叫此山为色树团儿或深安梁,小龙门那边的人叫它千树塔;此山脊分出三叉,西北一叉界开门头沟与涿鹿与涞水,向东一叉界开涞水与门头沟。老铁拿着大比例地图比对东面一千五百多米的水峪大尖、东南的百花山、正西的白雪皑皑的小五台。下山时,老铁又给我们指岩而讲什么花冈岩、闪长岩、白云岩等。山沟里还有小金矿(已停),我们也钻了几米豹子洞(据说七十米深)。老铁像每次跟我爬山一样,从不提出休息,总是把嘴张得最大来喘气,喘声如哑雷。一旦我说歇一下,他多半是仰天躺地,我估计他的心脏功能只有正常人的一半,但他的爱山精神是常人的两倍。返到山下小店喝啤的时候,老铁仍兴奋,他说晴天在山顶上读四周的山就像读世界名著。

2、门头沟、房山、涿鹿三交处的白草畔

现在那个三交处已成了白草畔旅游区,坐着浏览车可一直开到近两千米的山顶。我第一次上白草畔是二十多年前与老铁阿萱一起爬的,当时是中秋节前后(因为带着月饼),我们坐长途车从罗家下的,附近有军营和加油站,已近黄昏。听当地人讲盘山土公路上山,二十多公里,也可顺小路。我们不愿等天亮,沿小路或部队修的管道台阶,奋力向上。半小时后先到了几个战士值班的小房。他们告诉:小路总能汇上大路(即迷不了路):山顶有营房;至少得爬两个小时。后来天下小雨,我们又沿大路狂走,四个小时了也没到达山顶(因为没见灯光),已夜12点。累极了,路面又湿。三件雨衣,一件铺地面,让阿萱睡中间,另两件盖在三人身上。我们拥挤而睡,但冻得睡不着。我去摸阿萱的肩时摸到了老铁的手,我俩大笑,都说怕阿萱冻着。天蒙亮,起来走不到半里,没想到就是山顶的营房。当时山上不对游人食宿,但讨口热水没问题。我们爬上像五指山似的崖顶,向东望见了百花山(我去过)。打听知沿山脊有小路可到百花山。于是决定联跨(当时还没穿越这词儿),半途时过一片几个足球场的大草甸,野花无限(多年后此为著名景点、修了木栈道)。约两个多小时到百花山,沿途没遇任何游人。老铁以植物专家讲起名种树和花草,如落叶松、辽东栎等及针阔混……,如菊科、针茅科等及孢子植物……(记错了怪我)。其实当年我们还没有玩三交的概念、只是北京界上不少的高点正好在三县交界点上,也正好被我们爬到了,如我与铁、小康爬过的黄楼院长城一带正好是昌平延庆涿鹿的三交点。多年后我又两三次去百草畔一带,见涿鹿的九龙镇北边塔也开发了旅游,而白草畔南麓的车行线与北麓的步行线更是门票不菲了。就算老铁没失踪,他也不会爬旅游点的山,他爱的是野山,如陪我爬的一千五以上的就有笔架山、黑坨山、卯镇山、凤凰坨等八座以上。可是他十年前的十一,独自去爬铁坨山失踪前迷路时,还在树上留下纸条:爱给路过的一切人。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您好,终于千米山峰实体书出版

发布者 :黑山 (2018-05-10 19:16:19)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