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坚的博客
赤脚走天下
标签
摄影  |  gdrgrg4egg  |  大概  |  书法  |  诗歌  |  生活  |  文化  |  情感
更多标签>>
  我看陈教授《哲学导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阿坚 |  浏览(91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5-21 18:22:20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21 18:22:20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1、缘起。我不怕吃的是龙肉而吸收的是蛇肉的营养


其实是听课及回看自己粗陋的笔记。

小范围课。共十讲,每讲90分钟。有讲稿,基本脱稿,可能习惯“望着我的眼睛”。大致为,从古希腊米力都学派探究世界本源始,经对毕达哥拉斯数源论析正、对巴门尼德存在说的辩说,等,继论希腊奇迹的柏拉图理念和雅典城邦,又梳理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以及泛希腊时四派的依承经纬,终亮明哲学与宗教的分合分、科学终结了哲学——逼得哲学边缘化而不得不在心灵智性方面求生。


我非哲学专业,也许旁观者清。此文想让教授之课在外行人身上反射出一个圆通的影像,所以要化突兀为坡度、化凹陷为流线。哪怕我吃的是龙肉也要吸收出蛇肉的营养。


我常去连高中都没有的乡镇,万一有天真的少年求问比吃饱穿暖娶媳妇等高些问题,我也好答一后能再答三五。估陈教授也知求真求理的人不光在城邦,也会在齐野吧。


有人说我是陈教授的通讯员。我回:不太对吧,教授说的别扭的地方、贵忘的地方,我没准给改传了呢,再说我的记忆又不好。



2、体例之类比,如蹈《哲学科学常识》


十讲之重头,是最后两讲的“哲学与宗教”、“哲学与科学”。它是篇幅的十分之二,份量应为十之八九。前八讲基本是奠基,就像在江底灌筑基坑和水下铸桩,最后两讲才是可交通的桥梁。


这种画大龙点小睛,极似教授自己的《哲学科学常识》的谋篇。前几百页皆讲哲学与科学的门第及相识相合终又相斥相离,仅最后几十页讲常识——现代人该怎么办,不是娜拉出走了怎么办,而是牛逼的科学出走、把傻逼哲学留在破家里怎么办呢。所以,陈教授在书名上郑重列出“哲学”、“科学”,又似漫不经心的实有居心地列出“常识”——与前二者分庭抗礼之野心。


不过,《哲学导论》到最后也没提 “常识”这词,却异曲地说了“旧道理说不通,应该以现在的知识结构来讲理”。



3、章法类比一下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


该书是冯友兰四十年代用英文写给西方人的,陈教授在汉译的荐序里也夸它的“幅度和深度”,是“直到今天仍然是最好的一本中国哲学史”,“为中西思想交流打开了一个大门”。


可比的第一点是反向的,《哲学导论》用汉语讲西哲的源与流。不言自明,冯在西学上与陈在中学上都富有左肩平衡右肩换肩担道的能力。这便引出了可比的第二点,冯用外国话讲中国事,陈用中国话讲西哲事,这讲可不是一般的讲,可见两位的思想翻译之功力及正本疏流之发愿。此略似陈独秀晚年著小学读本。


可比第三点,两著看起来是“简史”、“导论”,传达出的主要是基本事实和思想走向,但在每一节中都闪耀出寡少的肯綮之评。这便是别的教材难企的。爱因斯坦写科普,冯与陈写哲普,但那普里含着不普通呢。


当然,冯专有一章讲西哲进入中国,而陈认为中国无严格意义的哲学——在其导论中零星提到中国时,多半也是陪衬或反例。



4、不多的十堂课,挺符合不完美主义


教授的十讲,肯定有软肋,它们勉强支撑起威武的胸膛。


比如数本源论,“对事物起作用的是数、是数运,所以说数是实在的东西”。这的确是个难点,但讲得不够圆融、干巴巴的。再如讲巴门尼德的“存在”,不停的强调汉语不是希腊语,没有“是”呀“有”呀“在”呀的对应词,讲了半天让我这个外行也似懂非懂,是我笨,我不好意思怨老师,但我忽想庄子会怎样理解并表达巴氏的存在呢。


窃以为,教授一直致力于以汉语表述思想、以理动人服人,但讲到“数”与“存在”时,自己就紧张于听众的理解力,说了几次这个难什么的,没有举重若轻,至少先别吓唬听者。果真讲得有理无趣,缺乏柏拉图既严肃又好玩的语风。


不过,我觉不完美主义才是自然的真实的。讲得有软肋有鸡肋才让人觉得整体是肉排,二肋左右是鲜好的。要不就是教授故意留的缺陷,倒不是怕人嫉妒,而是想让学生自己去翔实去生动化——自己编个故事圆一圆“数”与“存在”。不完美也是一种方式,“老师唱完了1234567,逼得学生唱出了i”。



5、哲学导论几乎比哲学多,陈教授这书想干嘛


国内的包括译的哲学导论、哲学概论几十种之多,加上网上的各种,领“导”的人太多了。就像是风景点的导游多,我是个游客,听谁的呢。陈教授何德何能也要导呢,我知他口碑在外,课风在网,其学术履历冠华根深。除老树开花悦人悦自,教授非不信哲学不能好懂好玩一点吗,便下凡似地要弄一本看似初级的哲学导向的小册子了。估教授自研过哲学授受心理学,要讲得既得出新又不跑旧,用老“腊”肉,做新“中”菜;“想提出一个一个的问题,与我们的思想产生关系,来看它们为何形成了这些;所用都是经过思考和加工的,应该是原创,估计没人这么讲哲学导论”。


几讲后,有人评“像讲故事一样,把哲学的重点串了起来”;“抓住核心问题,一步步推演下来”。我不怕对陈教授从严要求,认为:原创的难度我没有听出来,家长给孩子用一周晚上讲西游记,也得在形式上原创呀,教授给专家都上过课,编本哲学的小儿书没那么难吧。再比如觉“是”与“不是”那小结没讲出彩儿,讲得太单维,比空与色还难理解。当然,激动我心的地方太多了,比如“前科学或曰理性的自然倾向在科学以后仍有重要意义”。这太安抚阿尔法狗战胜柯洁后的众多受伤的心灵了。


我爱预想或打赌,以为课程从艾奥米亚谜开始,而至陈氏汉语哲学结止。其实想说,陈的《哲学导论》,应是他几部著作的一部大序,然后让尝到初吻的人依次去寻求更丰满性感的《哲学科学常识》、《说理》及 《何为良好生活》。它们是陈教授用汉语进军现代哲学、用陈式思维来探究智性的具体努力,也像一个思想夜总会中的三张头牌。



6、第九讲“哲学与宗教”中的缺憾


陈教授勾连了早期基督教与古希腊哲学共认的唯一的“神”,类比了教徒以苦为甘与斯多葛派的坚忍,维系了约翰福音的说理及善与柏拉图的道德理念,等,用时70分钟,据史衍道,纲领清新。最后还强调这讲重点“是内心的信仰、说理性”云云。


我觉缺憾是,没用个八九分钟点评当今的宗教与哲学。现在信佛是时潮(世纪初的三大俗,学古琴,拜喇嘛,坐着火车上拉萨),虽然教授说“释迦牟尼像孔子”。与基督教有关的无论属“三自”或属“家庭”的信者在中国也不下半亿吧,这无法忽视。再比如伊斯兰教,教授讲了七世纪阿拉伯人占耶路撒冷以及三块圣石,等,也仅是述史。


不远千里来听完上师照本宣科讲完昨天,却不怎么照顾当下——您不能棒喝一下么。也许讲今天的哲学与宗教关系,如行泥沼,很麻烦。也许这是一个热点,深思的人尽量低调抑或沉默。


难道要下面的人自己去悟么。想起教授译过的伯纳德.威廉斯总结出的三相信:相信真理,相信诚实,相信个体生活的意义。我作为一个非教徒,特想理解教徒与形而上的关系。



7、第八讲“泛希腊时的四派”,艺术家诗人必修


讲亚历山大东征后的罗马兴起而文化承自希腊,重点是犬儒主义、伊壁鸠鲁.斯多噶和怀疑主义。这讲有故事性,那帮高人好玩。关键是这四派人都有疑似的遗传。


教授区分了早期犬儒主义(反市俗)与后期者(近无赖),说“我觉他们更像行为艺术”。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人,也许物以类聚,但我反感后期犬风的人,后发现不少人反感我——我以为我是前犬风的人呢。

描述的伊伊壁鸠鲁花园,挺迷人的,又好玩又能学到死的教育。教授说“我个人认为,现在是后上帝时代,伊的学说对现代仍有作用”。教授的编外学生贾刚在小凉山雷马屏监狱旧址的楼群中说:这可以办一个陈教授学院,伊壁鸠鲁花园的现代版。我说里面得有一个“常识博物馆”。


斯多葛派,讲得很“正能量”,与十九大报告的某段有一拼。


最启发人的是讲怀疑主义,如“怀疑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学说,怀疑哲学理论,这与后现代共通,……,怀疑主义者主张不管你是谁,你得到的是形形色色的看法,没有哪种是至极的”。“去除独断论,你就会得到平静”。宗自苏格拉底的怀疑派。有点欺师呵祖。但愿教授也有这样的弟子,先闷骚,几十年后做批陈的黑马。



8、全讲仅零星提及海德格尔,没提维特根斯坦


开课前我写了两千字的预言,即课之内容。其中第9:讲海德格尔的存在哲学和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再究汉语如何通到哲学;第10:汉语的哲学和任何一种语的哲学一样,必须作用语言又通过语言作用,来完成交流、辩论而至真至理的过程。


但全十讲提海德格尔仅三、四处,如第九讲:“海德格尔说客观看世界,主观看待人”。第二讲巴门尼德的存在时,应稍带手地提及对海的影响,但教授也仅是说海认为“关于存在之争是巨人之争,关系到人类的生和死”。海和维在哲学史的链上为重要一环,而多年前陈教授是研译二位的重镇。可导论中无二位理论的来去,从古希腊一下跳到今天的“哲学终结”,这空白太大了。可能不是故意疏忽。就算现代哲学不归古典学,但混血儿的缘脉得理理吧。倒是最后一讲提到“科学对人的破坏性”时,说哲学有了新的任务——重新恢复到形而上学”。


记得十多年前在辽宁花脖山山庄,教授喝高了,一友恭问他:您是做陈德格尔还是做陈特根斯坦呢?教授笑说:你说的这俩人我认识,是我国外表弟,当哥的哪能抢弟弟的饭碗呢。



9、“尼采、弗洛伊德、马克思终结了形而上学”,讲得太生硬


最后一课,主要讲科学对哲学的排挤与剥夺。“20世纪,科学就不理会哲学了,哲学的主要思想在1900年终结于尼采、弗洛伊德、马克思”。“形而上学既使想回到古典哲学,如对道德的信心,但达尔文说道德不存在”。“形而上学的源头,天——神——人,被打碎了”。“比如人性,马克思认为是发展出的,弗洛伊德认为人的意识是加码出的,而尼采认为没有人性一说”。


如上基本是连续的判断句,让听者喘不过气。也许教授以为听课的都不凡呢。所以像我这样的就觉有些粗暴,像是不起诉不辩论直接就宣判并立即执行了。



10、最后一讲,描绘哲学的黯淡,但留了星星之火


哲学被科学挤兑的几乎没了,“所有探究都是科学的探究,哲学被边缘化了”,“大学校长不关心哲学系的教授在干嘛,西方有院校要取消哲学系”。类似这意思,我在十多年前的《2022——未来之旅》先写了哥们儿们死的、疯的、残的,又写到了教授:“……哲学所归到考古所成为一个小组,……只有两处邀请教授去自费讲座,一处是精神病院,一处是退役小姐疗养中心”。


教授也讲到“哲学系最努力工作的是科普人,和坐在屋中想指导世界的空想家”。此点我在课前的预言第27说:哲学得让人喜闻乐见,电视台有哲学频道,如失恋者可选“哲三频”,得癌者可选“哲二频”。


教授在最后十分钟才说,“仍有对哲学的期求,一是人活着就有心灵需求,如信教无缘的人,二是智性需求——即负责纵向的科学不管的横向,如仇恨、抑郁;为何巴勒斯坦恨犹,为何科学能治抑郁症后反而抑郁症更多”。


我觉陈教授对自己从事的“心灵”、“智性”的拓展工作,内心高扬掩于表达低调,或怕招吹牛之嫌,或为警告后学。在课后发言我说:你的结论是悲观的,但你的 《哲学科学常识》、《说理》及《何为良好生活》干得很来劲呀,你这么多读者和粉丝,你又奔走讲学——你刚才吓唬我们吧。哲学系的梅主任评到:陈老师就是想在尼采说上帝死后,自己要创新路子,它既不是上帝观,也不是微观科学观,而是中观——横向的知识。



小跋:科学坚硬明确,灵性柔软神秘


哲学被陈教授导了一下,像我这样非哲科的,觉得不清的问题清了些,眼亮了些又看见新的问题。许是中了陈的计,必须去再读再想再践行。估有哲学学历的读完这哲导,或赶紧改行,或像陈行者一样生命不息,挣扎不已。科学坚硬明确,灵性柔软而神秘,在可道与沉默之间,在感觉和逻辑的边缘,且有应被说出的莫名。


2018.4.12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