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坚的博客
赤脚走天下
标签
摄影  |  gdrgrg4egg  |  大概  |  书法  |  诗歌  |  生活  |  文化  |  情感
更多标签>>
  桓仁散笔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阿坚 |  浏览(6192)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8-06-07 14:10:04 最后更新时间:2018-06-07 14:10:04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桓仁散笔

阿坚

1、读成错字易传扬县名

辽宁的桓仁县,不少人给错读成恒仁,或纠正,是齐桓公的桓,春秋五霸呀。被读错了再被纠正让人记住了,也易传扬县名。但民国初年桓仁叫怀仁,而山西雁门关外的怀仁县从辽代就这么叫了一千多年,而辽宁的怀仁县是光绪年间才起的名,民国政府觉得有一个县改名,谁改呢,老字号的当然不易动了,小字辈的就改叫桓仁了。可能也别扭过一段,因为发桓音比发怀音要麻烦,嘴咧得要大而扁。现在来看,改得好。桓的古义是木制华表,高耸,端庄,再结合上仁,就更落落大方、善爱不藏。桓有威仪,仁蕴慈悲,正好,这中庸左右之源绰绰哉。我也去过山西朔州的怀仁,那儿有宋辽大战的金沙滩古战场,有华严寺辽塔等,又是煤炭大县——嗐,哪个县没长项呀,桓仁还有铅矿铅矿还有歌舞团呢。但就县名知识来说,桓仁的大多老人知山西有怀仁而云中镇(怀仁城)的很少知道辽宁桓仁也叫过怀仁不信打赌肯定有怀仁的人把桓仁念成恒仁。

2、阴阳鱼与躺着的“S”

四年前登上桓仁城北的五女山时,当地的诗人忠平为我们指点浑江绕成的阴阳鱼形,又讲首任知县章樾借此江弯将桓仁城址造在了阳极的位置,并建成八卦式城垣。若非提示,我会把那阴阳弯看成躺着的“S”。我不懂八卦,虽然在杨陵啤酒花节期间听过病起先生讲太极八卦,但后来也仅记得它大概是不同的长横短横组合由八面向中心辐辏的图形。我在桓仁八卦城里有意识地这么转悠,迈着八字步,但一会儿就半晕了——欸,太阳怎么跑北边去了。人家章樾是河南的大文化人,河南可是河图洛书周易的故地,随便一老乡都懂些风水,何况章樾还在国子监干过。八卦归八卦,实干归实干,章樾也做了具体的辟岭修路、建立学馆、开市设驿等兴业之举。看来,城址得山水之便、城街取道法之意是不够的,荒地起城,百业欲举,更离不开务实精神。我也去过章樾知桓仁县之前所知的湖北郧县——滨汉水、周多山,估章知县也鉴借了不少治郧县的经验。当然郧县唐前就有城池,虽汉水也有“S”弯,却没什么八卦之说。我还去过中国另一个八卦城——新疆伊犁河流域的特克斯,此城据说是丘处机西会铁木真路过时督导而建。特克斯老城的确是八面向内逐渐紧凑的格局,什么“坎北离南震东兑西”,像堪舆先生手中八卦盘的放大。我是个俗人,在特克斯找旅馆时,不管风水,只爱阳光,专挑有南窗的房间。在桓仁小住时,也是如此,于是八卦老城往往在我的东侧,或歪诌一句:八卦出利东方。

3、桓仁水库大坝,当年日本人建了一半

2017年秋,朋友们登五女山的时候,我和作家张弛在半山腰,打算到坡下的桓龙湖转转,本想走林中的近道,但不少处都有“林下参”警告牌,罚款5000—10000云云。张弛感叹这湖域之大、山林之美,望着西边远远的大坝,可知这水利工程不小。最早是日本人开始修,修到一半(约四十米高)时日本投降了,解放后继续修,赶上“三年自然灾害”又停了,直到1976年才建好发电。大坝长近六百米,高近八十米,有发电、蓄水、防洪排涝综合功能。源于长白山西坡的浑江,流经中游的桓仁的牤牛哨峡谷,被大坝截住。水库的坝址选择很重要,当年日本的水利工程人员也是精心设计、严守质量。我也去过吉林松花江上的丰满水电站,也是当年日本人修的,直到现在也功能良好,据说解放后国务院的李总理也在那儿工作过。那儿与桓仁水库一样,也改成旅游化的名字——松花湖。日本的科学技术、工程质量,连中国人都承认,比如仍在使用的兰州到天水的铁路,是解放后滞留中国的日本人主要设计修建的,他们有职业精神,不会有豆腐渣工程,承认这一点,并不妨碍谴责他们侵略中国的暴行。

4、五女山

上世纪末我第一次见到五女山时,就觉它像一艘巨舰行驶在山岭之上;天晴云动,安静,和平,大气——我在山下的浑江里仰泳时更有此感。后来五女山成了世界遗产、五A景区,可我三四年前实际上山领略的那天,却赶上了虫灾——满山的柞杨树上肉麻极了,每棵树上都有千百的大肉虫(蛾之幼虫),它们落在山路上令人紧张下脚,所以爬山爬得不是很轻松。当地人说不是每年夏天都有虫灾。闻口音而知,是几位韩国人超过了我们,他们说什么听不懂。在参观山下博物馆时,因疑惑而更注意这五女山高句丽王城与高丽的关系,终明白:高句丽是东北古代三大少数民族之一,高指居高,句为望族之名,丽与骊同,高句丽是唐皇赠名,因其擅战,高句丽离开五女山王城后,又迁王城于安吉,若干代后有一支迁往平壤并渐渐与朝鲜的三韩高丽有所融合,后因朝鲜战乱有一部分朝鲜人迁入中国延边;而今日有人因高句丽与高丽仅一字之差就以为同族实谬也。当然历史的事不归咱管,我只是劝陪我们的当地人赶紧给林业部门打电话管管这虫子。

5、卖风景比卖木头赚钱又环保

因清祖陵在附近而封禁两百年,桓仁的山林被破坏较少,现在那些原始次生林仍不少大片比连。有林有山即风光,搞旅游的本钱;有林有水即鲜气,躲霾的胜地;有林有秋即画卷,天然的艺术馆。桓仁的枫林谷,原来不过是个林场,禁伐以后,歪打正着了,卖风景比当年卖木头合适多了——又是门票又是浏览车票,——总之,会计比过去忙多了。朋友们背着各种相机以及无人机进了深谷时,作家德北、老弛、狗子及我,却坐在谷中小卖部门口喝起来,比起用眼睛用镜头抢夺美景,酒鬼们可是见惯红艳的色鬼,张说枫林虽好又不能停车做爱还是以喝代做吧,德北说枫林虽红不如那卖花的小娘们儿像红烧肉,狗说有点冷,我说望望红叶就等于烤火了。我是贼不走空的人,在河道边捡了块天然砚台的卵石——水把石头打出一个小圆凹可是千年之功呀,就叫它“枫下”吧,回京用它向宁导或高大师换酒。

6、老秃顶子山的抗联营地

老秃顶子因高过一千三百米,山顶秃,顶峰以下却林密草茂。当年这有杨靖宇领导的抗联一军的营地。我们在向导的带领下,冒着小雨,踩着湿滑的小路,爬到了一处营地遗址,见仿搭的地窝棚,我要拉一女作家进去,她犹豫,别人还笑着耸恿说进去才好抗日。杨靖宇是我敬佩的大英雄,除了他的军事能力,我更感动他有殉道的精神。据说他来过桓仁五、六次,因环境恶化才转移到长白山腹地(原蒙江今靖宇县)直至牺牲——当时延安已发出邀他参加中央七大的通知。老秃山下有一座杨靖宇雕像,我认真瞻仰,又一人在山谷里溜达,也在想,有信的人活得就是纯粹,精神的伟力超出我这俗人的想象,我怎么就没运气赶上坚信的机缘。但一条横过公路的小蛇打断了我的思考,它头型有棱,不停吐着信子。后来我知,它剧毒,俗名小豆子。

7、土匪与抗联

1932年日本侵入桓仁后,多有暴行,最大的是西江惨案——以领良民证为诱,一下填江了三四百人,其中大多为无辜百姓。我听当地人讲:被填江的也有山林队的(即土匪);也有极少数的少年被放过——脱下裤子没长毛的;制造西江惨案的日本人叫山木,后来先疯后自杀了。我们在木盂的仙人洞旅游时,也听说:本地土匪是有历史的,杨靖宇来后收编了四股成为抗联;抗联被围剿时,物资奇缺,有时也顾不了那么多,弄吃的太重要了,在老秃顶牺牲的军需部长韩震,是被抢的那家向日本人告的密——但书上不是这么说的。

8、花脖山

一千三百多米的花脖山界于桓仁与宽甸之间,十年前,哲学陈教授、小说家狗子及我,与本地的朋友国栋、程远等,在那儿大喝过两天。酒菜好,更有陈教授的醉论,我问他是做陈德格尔还是做陈特根斯坦,他说,这俩人我认识,都是我的国外表弟,当哥的哪能抢弟弟的饭碗呢。狗子又喝高了,表演他在电影《盒饭》里一边被妇女抚摸一边讲火车进隧洞的剧情。国栋总是那么沉着,透出阅尽江湖的淡然。花脖山林密气鲜,我们沿着小路爬到了一个小水库,教授说就喜欢住在山中水边,读写累了就游泳散步。狗子说,对风景没啥感觉,只喜欢呆在新鲜的小城里。程远低调,说我就喜欢给朋友们安排吃喝,看着你们就高兴。

9、五里甸子黑山头

我和张弛、孙民几年前去五里甸子,没想到还有宫克丰这样的乡干部——身材实在就像他实干、目光清澈如同长远,五里甸子早就脱贫了。比如黑山头乡在王秀良村长的带领下,引进美国平隆大榛子嫁接桓仁野榛子,每棵树能结15斤果实。我们在黑山头几千亩的榛园高处,俯望着浑江,感叹沧桑。我也知道,1947年土改时,五里甸子一下枪毙了四个恶霸地主,而1950年的镇反运动,整个桓仁抓了五百多反革命枪毙了三十多(其中有两个会道门头目),不难理解,政权初建时都有些铁腕,桓仁是中国的缩影。午饭时秀良说这浑江再往下二十里就是鸭绿江,江那边就是朝鲜……。张弛夹起一块江鱼,说,真不好意思,下游的人吃不着这条鱼了。

10、“伯乐”

桓仁满族自治县,满族点53%,但在县街上的人群,族别难辨。就我的经验,“颧下纹”、“瞳仁黄”等招并不好使,又不是夏天能看见人家的小脚指。作家狗子两次未随组外出,而是扎在县城里调研满族的特征。这次和上次,都有满族专家解良与我们同行,他是新宾人,当过兵,性恢谐,待人如羊确酒量如虎。他的小说《兴京街》蕴有大量满族的地方风味。他还难得的懂些满文满语,比如有人问他为何管鹰鹞叫伯乐,他说应是满语伯劳的谐音。比如我们见有一队人披麻吹打着送饭,他说是本地殡俗是停灵小庙的三天,每天家属给故人送完饭后才能回家再吃。解良喝高后,醉得很雅很文艺范,能慢悠悠地说快板儿,能一人唱起二人转,也能不出声地讲故事(他并不知有“脸书”这回事吧)。

11、桓仁版画东明作坊

在桓仁不少公共的室内场合,都能见到艳而不俗、朴而不呆的版画,且落款各异,怪不得说桓仁是中国农民版画之乡,看来作者群不小,而最大的版画作坊是东明十五年前开创的。桓仁版画获国际大奖、被国家美术馆收藏,我觉这是次要的,最有意义的是能让一群农民、老百姓自然的自由地呈现艺术状态而协调身心。几年前我就去过东明的版画作坊,惊艳这里是一个精粹的版画博物馆,从满族的大丰收、鲜族的大过年,到魔幻味的青春图、解构式的市井画,让我想起毛主席的一句话,大意是。人民只有人民才能创造历史的动力。我知道东明先生二十年来的不易,“独鹰容易头雁难”呀。版画可繁可简,刀刀有韵,一块椴木,几种钢刀,在艺人手下,看着好像比笔和纸笨拙,出来的效果才让人感悟巧由拙生、笨鸡好吃。我这次亲眼见东明用二十分钟应嘱木刻了“咖啡猫和鱼”,运刀如笔,指若弄琴。我只好意思劳驾几年前在这认识的张丹小妹,让她篆了我的名章,她几分钟工夫,够我盖半辈子。记得上次在鲜族餐厅东明组的局上,张丹和小姜姑娘邻我左右,她俩不停地给我倒酒,我说倒酒比刻木头累,手都倒酸了吧,真让我心疼。

12、曲麻菜沟

曲麻菜能吃。晒干了不知能不能卷着抽。曲麻菜的麻,不知含不含麻碱。其实好多植物都含麻碱,比如啤酒花,它在本草里也被称为蛇麻。桓仁的曲麻菜沟,在伪满时有人偷种过罂粟。据说当时也禁种大烟、限吸大烟(吸者须凭证到指定场所),并设戒烟所。据说某伪职在曲麻菜沟深处种大烟,并派人看守望,值收获时被抗联缴去,那伪职如丧考妣。据说杨靖宇被伪军包围时,一边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一边派人从后面送去大烟土,后才得以突围。我在桓仁也低问过老乡,山里还有罂粟么,老乡不正面回答,只是说山那么大谁知道呢,反正大烟膏能治病,好使……

13、桓仁抗日的空白或薄弱时期

日本人觊觎东北已久,进入桓仁掠夺林木、粮食、铅矿石等。最早的有组织抗日是张学良的部下唐聚五在桓仁组织“辽宁抗日民众自卫军”,他破指血书“杀敌讨逆,救国爱民”。他原籍吉林双城的正黄旗,1939年战死在热河与日军的前线。中共是在1930年(一说1935年)在桓仁设的党支部;1934年杨靖宇率抗联一军进入桓仁山区,后南满省委也迁到桓仁。日本人的扫荡、归屯、黑崎游击队(擅山地作战)及长岛工作组(有著名特务川岛),致局面恶化,抗联与南满都退出了桓仁。从1938年到1945年日本投降,桓仁基本是抗日的空白阶段。1941年,有从日本秋田县来的开拓团60户,强征好地,自以为是一等公民。桓仁在1947年解放,共产党才彻底回来。

14、不宜苛责被捕熬刑不过的变节者

1937年日本人为清除中共南满,动用长岛工作组,其中的高级女特务川岛是骨干,她擅化妆、多诡计,常深入乡下,俟抓住目标而就地刑讯以最快速度继续下一目标。读到她使用的酷刑时我也心惊肉跳,那种残忍性、污辱性,令被捕者很难承受。所以我对当时南满党员李向荣、安光勋的招供有同情之感,他们不是没有抗着,而是实在抗不下去了,求死又不行。记得罗素说过类似的话:之所以还有英雄,只不过刑讯还不够科学、不够狠毒。

15、舟行浑江

10月份舟行浑江真是眼福:彩色的山林、静谧的小村。那日我们是在十多公里的回龙湖段。小雨,凉风,仍不减张弛的兴致,他说:我就喜欢开阔,所以没去钻望天洞,怕成为当年知青要找的那只迷途的羔羊,这船真像泰坦尼克,哪个女的能让我扶在船头唱一曲“我心飞翔”……。程远指着岸坡上的几间房子,说我就想在这儿买个院子买条船养老、招待酒友。我说,那在船上喝高了顺水不就飘到鸭绿江去了(实不可能,下游有大坝)。我曾沿鸭绿江旅行过两次,没见江中通航。据说伪满时桓仁有高丽窑,姑娘们不是沿鸭绿江、浑江坐船来的,她们与漂洋去马来山打根的阿崎婆不一样(电影《望乡》内容)。我与孙民都去过浑江口,那一段浑江也是辽吉之界,那个小镇浑江可打听到不少异乡的妇女的凄凉故事。

16、蔡龙麟的冰酒

蔡龙麟冰酒,是世界品牌,几次得过国际大奖。他在桓仁创的三合酒业的产品,是世界冰酒界的黑马。几年前我来桓仁就认识了蔡先生,他原籍巢湖,在几种行业试过身手后,终在桓仁投资几个亿做起冰酒,种了几千亩的薇代尔品种的葡萄园,组了强大的科研队伍。桓仁的纬度、气候、土壤情况极接近冰酒产地的安大略省,并且“三合”之名也体现蔡先生实业的哲学理念,作为要干大事的人,他的座右铭(大意)是,行难行者,忍难忍者——这不是遵义会议前毛泽东的克己理念吗。这次来桓仁,去了三合酒业的葡萄园,也知了:摘下葡萄要晾在原架,等口下八度时才收库;亩产一千多斤,有十亩的葡萄农一年可挣五六万。蔡先生又告诉:杨陵葡萄酒学院的李华院长也加盟了,他提出以后葡萄种植要去架、爬地、机械化。我说我去过杨陵葡萄酒学院的校园,李华可是中国的顶级专家。蔡先生与张弛大喝过几次,酒量有一拼、划拳有一拼,见到了张弛老师放松极了,大将军打仗不耽误喝酒,真像古代的人。

17、桓仁现代史上的几组数字

1936年,日伪制造“安东救国会事件”,将思想犯、国事犯判死刑10人。1937年的西江惨案,刀枪棍棒驱赶,填江中国人三百人以上;在桦尖沟枪杀“通匪13人”。1939年,天花、霍乱、伤寒流行,死亡四万人以上。解放战争,桓仁籍烈士218名。抗美援朝,烈士176名。数字能言,我不废话。

18、李满柱

桓仁在明代就有建州女真李满柱率部进入,上次来恒仁、新宾我听满族专家程奎讲了不少:李原姓古伦,祖父阿哈出为建州卫酋长并嫁女给明成祖,被明廷赐名李诚善,后李满柱受蒙古裹胁进犯明边,在明成化年被明军联合朝鲜军所剿杀,又过一百五十年后才有努尔哈赤在桓仁北的赫图阿拉城建立后金而开创满人的天下(记错了怪我)。程奎太好玩了,杜总太大方了,上次给我们派车的小鹿妹太可爱了,却阴险,非让我爱上辽宁和桓仁不行。想起我一中学同学也叫李满柱,我争取找他,拉他带着我们重新进入桓仁,否则绝不满足。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这些散记,读起来蛮有意思的。

发布者 :张明华 (2018-06-12 11:34:26)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