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坚的博客
赤脚走天下
标签
摄影  |  gdrgrg4egg  |  大概  |  书法  |  诗歌  |  生活  |  文化  |  情感
更多标签>>
  黑腾线孙民语录之二(阿坚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阿坚 |  浏览(1697)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8-03 08:00:12 最后更新时间:2018-08-03 08:00:12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30

 

胡焕庸是搞人口地理的,他提出的黑腾线是人口密度的分界线。哪料,今天成了旅行线,可它是一条虚的线呀,马上就要玩实了,过几年,它可能是一条航线呢。

 

31

 

在子午岭秦直道正宁黄陵一带,有上畛子监狱。路过时我后悔没刮刮胡子理理发,我的形象挺可疑的。但没人理我,后发现犯人们都干干净净的。

 

32

 

那天下午,风景和路况都一般,脑子却异常闪光,像写作,一脚一脚蹬像一字一字地写,连造出几个好句子——造句,造句,找到造句的感觉了。老阿说的对,造句岂止是语言,造句是哲学——上帝造人,人就造句。晚上打开本子,妈的,一个句子都想不起来了。傻逼!

 

33

 

若没有黑河腾冲这两个小城,胡老就没法提出黑腾线,他若用别的方式就很麻烦。所以,太巧了,灵感和机会赶在一起了。若有人全程骑过黑腾线,我就没法认真骑了。所以,太巧了,我也赶上了。这没什么道理可讲。

 

34

 

老阿阴险,他说我是替他在骑,他还不如说是替后小组在骑呢。想起狗子的话:哪有什么后小组,就老阿丫一人。我现在明白了:他拿后小组当他的工具、玩具,都是在替他玩……,有的人都玩疯了……。

 

35

 

翻秦岭,雨夹雪,湿冷,心里也阴寒,有苦役的感觉。如读古拉格群岛,如读夹边沟。骄气起来,我就是可怜虫。至于吗?我挺能忍的,似劳改过。

 

36

 

在镇上小饭馆,我要了碗面,边上一桌大吃大喝的人,好奇地问我没完,我烦这种鼻翼流油的人,但也不能不理,所以这碗面条也吃得腻,馋劲一下就没了。

 

37

 

澜沧一带,天天都是好风景,审美疲劳,可我两天没吃肉了。伙食是审美的基础。

 

38

 

实在躲不及,车轱辘碾死了一只虫子,我心里替它疼了一下——它没准也在旅行呢。而昨天,一辆大车紧急刹车在我面前……,一切真是不知道呀,瞎骑吧。……再说。

 

39

 

想起昔日的错误,就忘了骑行之累,比如上次我干嘛动手打人呢,一般都是别人欺负我呀。我越想骑得越不累了。

 

40

 

每天都有不止一人问你是干什么的。若你老实回答,人家的问题就更没完了。在云南我说过黑腾线。那戴眼镜的老乡却说本地有黄藤、白藤,没有黑藤。我觉老乡们不真关心你是干嘛呢,他们日常太无聊了,你是个新鲜。一次我干脆回答:我是找对象。老乡乐了,不再问了。

 

41

 

一路见到一些不公,也有人向我诉冤。可我也是个蚁民呀。我佩服老简,常为民生疾呼——居高声自远。我也佩服王爷,他会对冤者说:要不你活该,要不你跟他玩命杀他们全家。蒙元之气,正。

 

42

 

天天长途骑行,费精力加体力。我小解时发现它小多了。怪不得老阿说:你相当于被迫操两回,太辛苦了。

 

43

 

贾神父给的车“美利达”,盘刹,新胎,无挡泥板儿。五千公里后才补头次胎。速度是影响观察的变数,若一辆破车,老停修,民生细节就更具体。快车快找麻烦,破车就不着急了。骑三个月……难。

 

44

 

偏远小乡村,近亲结婚的不少,只要对你笑的、爱搭话的,都可看出人口密度之男女问题。她他能干农活,无人娶嫁。好像奥匈帝国时期,笨人也能配对,或可免些税。想起约瑟夫、罗伯特。

 

45

 

中午是裤裆最粘之时,别扭。年轻时提裤就走,类似。傍晚弄水瞎洗洗,换条短裤,不脏了。

 

46

 

烦时,我设想谁在骑。狗子:下坡好,有刹车,此是青春可驻。高大师:现在车座位这么高了,停车时脚都够不着地了。神父:还行,小双的车,当然不如我的。陈教授:这种撅着屁股骑、手下是根擀面杖的车,真不习惯,不过能体验亚里士多德说的实践。

 

47

 

人生在于骑中间,不左勿右,但不是偏左即落右。毛姆《刀锋》。

 

48

 

东蒙高原的云,真好,一朵一个样,一朵一个思想,我在思想之下,我在云下——这不是潜夜洛阳那个旅行小组的名字吗。想起朋友,舒服,友情能笼罩着人,我在云下。

 

49

 

骑行时爱瞎想,比如手臂僵硬,为何不可设计一种连手摇带脚蹬的自行车。甚至左右压臀,车座下有一曲杆连到传动装置——哎呀,若是姑娘这么骑车就太可观了。

 

50

 

翻秦岭时老有雨,路边的檐下抽根烟——忽想起已经半百的人了,还瞎折腾,傻逼似的,自己还挺感动,眼前都模糊了,那是雨水。我好像不会哭,心里有块海绵。

 

51

 

一个人的骑行,有时就是精神病和医生的斗争,自相矛盾它至少不孤独呀。我唱:“一天到晚游泳的鱼呀……”。想起老阿说我是张雨生的大陆弟子,这不是方我呢,张可是车祸呀。车祸的瞬间是啥感觉呢?不许想!荣格到最后快崩溃了,不许想!正好路过垃圾场,何勇啊,不许想!卧操,怎么又路过精神病院,不许!

 

52

 

骑过晋西北的煤尘霾区,大车又快又响,我像在固体里骑行,大车常不让我,用高倍笛声打我——我操你X,你们丫有本事撞死我。气得我吐了口痰,娘的,我忘了我还戴着口罩呢。

 

53

 

有时憋着我的两条大腿,跌荡苦力——它俩就算是我的奴隶,给他俩起个名字,一个叫老阿,一个叫老周,正好这俩身体都跟牲口似的——你俩好好干,别烦我!

 

54

 

在好多村镇的门楣上,常能见到“高星”,还真不烦,高大师待我最宽厚,请我最多。我不像老阿吃人家喝人家,还想占人家属的便宜。偶尔的对联中也邂逅“张弛”,快走,别停!

 

55

 

骑过好几个长途主题,这次是黑腾线,未骑完时我就在想以后的主题,比如:骑一个大大的圆(尽量接近圆);五角星型;草书的风。

 

56

 

一路上经常看见很苦的人,装卸工、拾荒者、瘦怪的老光棍、哈腰插秧还背着婴儿的妇女,我没资格同情他们,我也是个苦力,人不平等是自然的,我也一点不仇富,社会发展需要富人。人在最底层,要不就玩命干,求改变,要不就耗着、苦死、穷死,活该。可我,又不想玩命,又不想耗着,这就麻烦了,麻烦出思想。

 

57

 

当年守卫腾冲的一日本兵,把自己倒扣在凿出枪眼的大钟里顽强射击,坚持很久,炮弹子弹也打不烂那大钟。后来发现他在钟里七窍流血,他是被无数的钟声震死的。我不要听这个痛苦的故事,我的耳朵受不了。

 

58

 

丽江城,小资国,我绕过去,泸沽湖,女儿国,绕过去。绕开旅游高密度,绕开商业高密度,黑腾线让我给骑得绕来绕去。

 

59

 

若按着1820年的中国地图,黑腾线还可往东北方向延伸,直到黑龙江入海口附近,那样的话我还要多骑全程的六分之一左右了。争取以后我把这段补上——不知骑在昔日自国今日他国的大地上是啥感觉。我用备一套清朝的服装么?

 

60

 

黑腾线穿起了不少起义路线,仅说明清较大者:从关元到大同一路都有李自成、剑门到阳平关、宝鸡到庆阳都有张献忠;锡盟的噶尔丹进军线;广元、汉中的嘉庆年间若干农民起义;以及略阳、宁强的白莲教起义;宝鸡、庆阳的同治年回民起义,等。时代久远,很多老人都不清楚了。我以前去过隆德的万人坑。

 

61

 

无聊产生哲学,单调的骑行,我也学着问,人为什么活着。我上有老下有小,这回答没劲。我想干点事业,这回答太虚。我想名利双收,这回答太猛。其实我也说不清,为点这,为点那,为了先活着,再说。

 

62

 

我没有虚荣到非要骑下全程一步车也不搭。事实上我搭过几次的几十公里,略有不好意思。老阿倒说他可以一步不骑,而写出“单骑一万华里黑腾线”,我相信会写得不错,跟真的似的,一气流畅。而我据真而写,反而疙疙瘩瘩。不平等呀,但哪种对读者更有意义,还真不好说。

 

63

 

路过庙时,想起几次说要出家的小疼,我倒觉得:小疼是写家,若写好一个出家修悟的长篇就等于出家了。而王爷,这个读懂尚易之人,在红尘中翻滚,已经算得道后的信步了,而已发落为尼的凡诗人,从那座大寺里逃出了还说是好不容易。

 

                                                   (待续)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