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坚的博客
赤脚走天下
标签
摄影  |  gdrgrg4egg  |  大概  |  书法  |  诗歌  |  生活  |  文化  |  情感
更多标签>>
  黑腾线孙民语录之五(阿坚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阿坚 |  浏览(156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8-13 12:58:08 最后更新时间:2018-08-13 12:58:08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121

 

徒步或骑车旅行,严格来说不许搭车,有人追求的就是纯粹。十多年前我环骑塔克拉玛干沙漠时,也想这样,但老阿他们驱车来和田,在路上追上了我,老阿非帮我骑了一二十公里,而让我上了车——他故意要毁我的圆满。后来我明白了,容忍瑕疵才更从容,完美都是相对的。所以这次黑腾线,我就放松多了,没因搭了几次车而自责,就像没因选择一条难骑路段而骄傲一样。

 

122

 

黑腾线算是我的舞台,台下黑压压的,看不见有多少人——比如我有微博,我真感谢我的观众,我不认识你我也很高兴。我自己骑已经够本了,而你们让我赚得了光荣,而光荣愿与你们分享。

 

123

 

说实在的,写比骑难,一天的经历须两三天来写。费我的力,省读者的劲。我知道众口难调,我做的一桌菜,希望有一道你觉还行。每天一个字一个字地,就像公里数往外蹦——写到当时的晚饭时,太次,是素炒饼,不行,放下笔,我出门去吃肉炒饼。

 

124

 

见前面一女的在路边解手,我想是小孩还是大人,煞了一下车,没敢转脸。终回头一看,一个大号彩色化肥袋,被吹在小丛上。虚惊,但真检验了怀乱与否之事。

 

125

 

骑就是写,写就是骑,有时混淆,以为写过了,一查,没写。忽到一地,似来过,电话一问,小华说来过。

 

126

 

听说日本有黑泽明藤野也有直叫黑藤的。汉字这个东西,可以跳跃地看、读。最早我一说黑腾线,一小兄弟说是不是日本人搞的。

 

127

 

老苏活着就好了,必是我的顾问,他去过驼峰线寻遗、金沙江三岩(雄松)送鞋、诺门坎拾铁等,但他不骑车,他说没有车座适合我的臀部。老阿说,给你女朋友改个名,叫,飞鸽(天津产自行车)。

 

128

 

基本不晚上骑,除非算错了路而没到。我是老花眼,又怕蚊虫趋热趋光,都投我的眼眶里了。

 

129

 

每天骑行的八九个小时,是止语状态,脚又受累,如苦行,但这绝不是为修悟。问道时偏逢哑巴,他一通“阿吧吗啦”的,我也回之以“瓜大呵杀把吗啦吧”——说一通无意义的开口音真痛快,我跟那哑巴聊了好几分钟。想起我在天晖导演的《监狱者》,不断说语无伦次的话,没意思,台词尽是闭口音。

 

130

 

“吃肉才屙臭,穷人屎不臭”。可怜的大肠,放屁光响无味。下决心改变一下,吃了一斤猪头肉,翌日晨,提裤而立,踌躇满志,这家卫生间有了使用后的气味——耶!

 

131

 

这家饭馆的老板娘,白润丰满,四十来岁,属“四五白丰”,她劝那几个大货车司机点贵的菜,我见一司机捏了一下她的腰说,好,你看着办。她又转向我,媚媚地说:哥,今肉是早上杀的猪。我大胆看了一下她胸部,只好说:好,肉的,肉炒饼。司机那一捏,我这一看,都是有价的。这是古老的交换呀。没办法,潜规则。

 

132

 

什么样的旅行最有动力?比如逃亡,例子是长征。比如求爱,有人徒步到拉萨去追一姑娘。比如为寻药救子,比如取经。我的黑腾线可没这么大的动力,没人追杀我,也没女的许愿于我。我只有点小动力:躲酒、躲无聊、挣小钱、挣小自信。开始,我都没有决心一定能骑下来。没想到,晃晃悠悠,下来了。

 

133

 

算账。骑了五千多公里,花了五千多块(其中一半是两位朋友的资助),相当于每公里一块钱。想起当年小招盛夏徒步106国道,是一公里众筹一块。省钱才有难度。食宿差不半途而废才有难度。一只蚂蚁爬完一百公里是不是很伟大,它的六只小脚丫不会磨秃了吧。我不如。

 

134

 

地图上,澜沧江、金沙江、岷江、黄河等是条水线,长城是石线,还有不少山脊线,都是弯曲的。有关重要的旅行线更多,如取经线、丝绸之路、蒙古西进线、红军长征线,等等,黑腾线能穿过那么多伟大的线,胡老不管,但我要管。我在每个相交的十字路口,都要记住路标。

 

135

 

蒙黑交界一带,骑上一段碎石渣路,颠得我裆疼,我不怕裆疼,是疼我的车胎别坏了。那个装卸的民工,把手套放在一边,怕把它磨坏了。

 

136

 

那一天的经历很有意思,可写出一看打了折扣;反而另一天骑的很一般,没啥跌荡,可写得挺有味道。语言呀,真是的,该出彩儿时不出,不该出恭时却憋不住了。语言有时不听我的话呀,难道它有自己的脾气、自己的月经?

 

137

 

我骑黑腾线,老阿幸亏没说陪我骑。十多年前,他陪我骑过一小段海岸线,每天骑的少、喝得多。三十年前肖长春长城行,他也要跟着,长春毅然拒绝:别介,我要占领孤独。

 

138

 

黑腾线一路,也没见哪处种植啤酒花。路过宝鸡一带,我想起四年前与小华、莫姐等,在杨凌一带种了一年啤酒花,但最后用它酿的啤酒没人敢喝,弄得那届啤酒花节,成了“啤酒+花”的节。

 

139

 

古代人怎么这么笨呀,居然没发明自行车。古代骑的是活生生的肉,骑马骑牛很便宜。现在骑马很贵,比打的贵。汽油比草贵,而肉比铁贵,悖论比常理贵,你没我贵——谁都有贵的时候。

 

140

 

骑车翻天山胜利达坂,更冷更苦。所以翻秦岭时,就丁的住——骄气是表面的,叫天天不应后,底气就露出来了。

 

141

 

小雨连绵,似不值得躲。穿着雨披呢。先湿了鞋,又裤腿然后大腿、腰与胸。不是水往低处流么,怎么从低处游到我的上身来了。也许冷雨趋热,我上身的温度高。

 

142

 

骑车解乏的小技巧太多了,不用教,每天骑100K,连续骑10天,自然就知了。比如外八字脚式骑、反握车把、趴把骑,都等于欢乐肌肉群。比如念出是个喜欢的名字,欢喜生劲。比如念出一个讨厌的名字,厌恶生劲。

 

143

 

男人那东西连续骑长途就有些别扭、累赘。老阿给我出流氓主意,说可在坐上画一个阴户。我说,我操,这不更累了!

 

144

 

路遇一爽亮司机,与之聊得好,他嘱我到前面的霍林河一定联他。果然他请我吃饭,又提供不少实用信息,并且他并无求我啥,弄得我特不好意思。一个月后,王爷告我:人家送你一份美好,你若别扭就不美好了,你应甘之若饴。我一想也是,我怎么那么不淡定呀,不能光练在不美好时的淡定能力呀。

 

145

 

在丽江东过金沙江大桥,停一下,不敢久站桥栏向下望。那江面似有吸力,怕桥栏不结实。想起小招跳的那渠水大桥——出事时我与老阿听桥头饭馆老板讲:那孩子在桥上来回溜达了很多趟。现在我略明白,他当时,跳与不跳,烦死了,跳是死,不跳是烦,烦太折磨人,烦到了极限……

 

146

 

写黑腾线时这本书时,我应向陈教授的下笔谨严学习,而不应像陈批阿坚的“不认真”那样。几节写下来,谨严呢看出了较劲、干涩,而偶尔“不认真”的段落倒挺顺溜的。贾神父告我:孙民,你就是你,顺着自己写就行。可我是谁呀,我能背不少我希望说出却被别人说出的话,比如荣格、老朱、王爷、陈教授、老弛、老阿。下笔时,笔头爱是谁就是谁,所以出来的文字有时我也很陌生——Who are you

 

147

 

在陇东南的徽县一小卖部买烟,那老板富态温和、脸色光润,特像一个高僧。我忍不住和他聊天。问,您信佛吗?回:不信。问:你练气功?回:不练。问:您当中医?回:没有。问:您怎么这么有福相。回:爹娘给的。嗐,我一想,人家天生福相,什么也不用练。

 

148

 

路过锡盟还是见到些牧场,那些牛羊给人类提供着奶和肉以及衣鞋——游牧已经比打猎进步了,人们那样,包括采集,也活了几万年。想起赫拉利的话:不要以为农业和科技是理所当然的(《人类简史》)。这个犹太人怎么那么超然呢?但是我们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怎么才能退回去才是具有挑战的问题。想起陈教授一句比较实在的话:我们的所有努力,就是让驶向悬崖的列车慢一点,再慢一点。

 

149

 

后小组玩完了,可惜还没搞过“黑腾之旅”,可以让叫小黑小腾的那两个小妇领着大家玩一趟黑腾线嘛,小主题可设摸黑折腾、骑黑马奔腾等。定下纪律三反:反骚扰、反性亲、反咪吐。并三不带:不带手机、不带手淫、不带手串。这样才干净、无夹持。我提个参考呀。

 

                                                        (待续)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