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坚的博客
赤脚走天下
标签
摄影  |  gdrgrg4egg  |  大概  |  书法  |  诗歌  |  生活  |  文化  |  情感
更多标签>>
  黑腾线孙民语录之六(阿坚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阿坚 |  浏览(183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8-17 08:14:27 最后更新时间:2018-08-17 08:14:27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150

 

在黑腾线上我想起世界顶级的公路自行车赛——环法。他们若来骑黑腾线呢,与我的食宿水平一样,无法淋浴,床褥上有跳蚤(有蚊香而无蚤香)——常让他们睡不好,食品也不是很干净——他们老得拉肚子,那还能坚持骑完全程么?哎呀,我心里怎么这么阴暗呢。

 

151

 

骑到了黑河,见到了江对岸的俄罗斯,长出了一口气,这件无聊的大事终于干完了。理发洗澡,没有晚宴。街上的俄国女郎美得太夸张了吧,烟酒店的女老板就足够我的眼睛使了。她的颈项可真白润,像在四川请我的那个少妇。

 

152

 

几年前骑过黑龙江,乌苏里江边境线,这次的黑腾线算与它接驳上了。在我的骑迹图上,像围棋一样连上了。想起以前为哪家公家拍广告,我还真跟聂卫平摆过棋。

 

153

 

黑腾线是一条东北西南向的直的斜线。我忽想起我要不要再骑一条黑腾线的交叉线——泉州到伊宁。但老阿反对,说:不政治正确吧,等于在中国地图上打了一个叉。

 

154

 

没想着减肥,两个月骑掉了5公斤肉,面相像增了5岁。想起8年前参加后小组的增肥之旅,我三天就长了三公斤,真是增肥容易减肥难,黑风无力百花残。

 

155

 

现在的黑龙江的版图,比1820年(嘉庆二十五年)少了约一半面积。在黑河市,在爱辉镇,我都望过对面的布拉戈维申斯克——过去中国的海兰泡。当年沙俄侵吞了中国那么多土地,爱不爱国对我再说,反正我觉俄人看不起中国人,中国人有钱了也没戏。黑河有售俄的啤酒,便宜也不买,不好。

 

156

 

往回托运车挺麻烦的,车得还人家。不像我骑中朝边境线,是车摊买的一百元的车,骑到丹东后,我把它并不锁,而放在街边——就算送给一个陌生的人——它脏而破,但能骑,肯定有穷人愿意骑。

 

157

 

在黑河即瑷珲,想起那一端的腾冲及瑞丽,我觉两边可结为兄妹市,互通有无,男女互相娶嫁,……嗐,别人才不会像我这么在意黑腾线呢,我敢打赌,在黑河及腾冲,知道黑腾线的人不会超过千分之一。

 

158

 

我还是不够后现代,为什么不能差一二十公里就停止,为什么不玩一个功亏一篑。我认识一登慕士塔格的人就是故意差50米不登了,他说:不登顶,登顶是到头的意思,登顶容易吹牛。“我骑完了黑腾线全程”,这多虚荣呀,再说,一点也不幽默。

 

159

 

北行,腿重复了有上亿次吧,它俩烦么?像心脏动作的外化,心脏不烦。每隔几天我都会重问一遍:这是你希望的么。然后再回答那句重复的话:谁知道呢,可能吧。记得陈教授《何为良好生活》的副标题:行之于途而映于心。这是理想层次上的良好,或是运气好的人。统一之内外,我觉绝大部分人的“途”与“心”都是有差距的,一般都生活在良好与不良好之间。

 

160

 

云南山区的狗几次追我,是寂寞要跟我赛跑还是我的脚臭有肉味呢?行,大哥陪你玩,它俩几乎追上我时,我一个急刹车,把它俩甩到前面七八米——它俩回头看我的眼神很茫然。对不起呵,我不该欺负你的狗腿没刹车。

 

161

 

在小镇上喝完白酒,回旅馆时我都是绕着狗走,屏着满嘴的酒气。我觉狗对人身上的酒气,又恨又爱,爱是那味比肉还香,恨是看不清它到底是啥肉——藏在人嘴里呢。多年前在京我就挨过狗咬,我喝多了那天,狗咬的是我脸,我还激它,有本事再咬,结果它又咬了一下。教训是,挨完一下咬,千万别鼓励它咬第二下。

 

162

 

在那个叉口,两条路都算黑腾线,走上任何一条,就会错过另一条的风光,我也陷入美国诗人佛罗斯特的:路口情结。我不折磨自己,抽根烟,烟雾飘向哪条路就骑哪条。

 

163

 

说实话,我一点不超脱,每当我见有人在微博上赞励我、调侃我时,我都像抽了一根玉溪那样舒适(日常我只抽六元的,偶尔蹭别人的好烟)。翌日的骑行就不那么寂寞。有人分享我呀。我也知道有人观骑不语,那我也默默地高兴,然后再闹闹地发微。

 

164

 

骑行在语言中——有时仿佛在这种境况。我的两个眼珠像两个车轮在动,算录像,然后让嘴来配音。比如:这些云杉干直枝平,横平竖直,楷书——但我没见过楷树。比如,欸,这辆小车放慢速度,车里的女司机在看我,她还真不难看。车里就她一人,她不会要搭我吧,我该不该拒绝呢。欸,她打右黄灯了是要停车吧——嗐,她要右转弯了。

 

165

 

过了小兴安岭的二站以后,离瑷珲就不远了,过一个铁路口时,正好有火车南行,应是去哈尔滨的客车,我望着车窗内的乘客,向他们招手——明后天我就将坐在那个窗口啦——我看见我坐在那儿了——我心里向他大喊:孙民……

 

166

 

不能太相信地图和百度,道路的更新比它们快,再说路上的大矿车多少,霾尘多少,地图和百度是不显示的。比如正宁往东的艾蒿店至上畛子,百度标有路,实际仅能通摩托车或步行,但我的知识库不足,这条不通车的路是秦直道重要的一段——肖长春走过。我若提前知道,推车走也要走一走的,经验是,要向当地人详细打听。

 

167

 

发明专利申请:长途骑行为换一下大小腿肌肉群,可设计一种随时能调换称倒蹬(仍正行)机关——中轴侧一齿轮。

 

168

 

一路上常能碰见红白喜事,或觉那新娘真好看,或觉那出殡真隆重。若赶上饭点,在小饭馆里还能听到更多的信息,但我只关心一般的,比如彩礼多少呀,比如是否土葬呀,但有的饭馆的老板健谈,爱向外乡人披露。一次那老板说:你知那老头是怎么死的么?我忙摆手说:不知道才好。

 

169

 

我有抑郁症么?还是曾经?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连骑两个月长途,有抑郁症治抑郁,没抑郁症增强免疫力;两个月来,睡觉无梦,一睁眼从无在京的沮丧感,也许六年前我到了边缘,但小招一得了分裂症,我立刻振作了,后小招一走,我佛仿开始告别一种生活似的。生活它总是不让你健康,传染你,腐蚀你,埋汰你,所以我每年总要出去疗养——这次在黑腾线养了两个月,我又可以陪老阿老弛他们折腾半年了——健康就是用来花销的。

 

170

 

其实若不怕麻烦,可以剪辑出一个我单骑黑腾线一万里的录像片。现在是探头时代,城市、路口、食宿店内外都在摄制范围,逃不出网之恢恢。我若是名人,肯定有人就组团分头去调集影像记录了。没准我能成黑腾线的网红呢,但你得先红呀,来不及了。要不我就是个A级逃犯,才有人去查影像。

 

171

 

万里走单骑,带防身武器么?我带了一张嘴:要钱没几百,要命不值钱。再说,劫车也没劫自行车的。腰里揣把刀,心里死沉沉。我轻身上路,有时太无聊了还大喊:坏人——你在哪?忽然树丛响动,吓我一跳,原来是一只兔子,再喊:兔子,走着瞧!

 

172

 

黑腾线是一条内容丰富的旅线,比如也是一条美食线,但我因没品尝而无法记录。穷人只求吃饱,不求吃好。我这一路基本不点炒菜,常吃的是包子、面条、饼。这样的好处是荷尔蒙懒懒洋洋,见到了美妇眼中也是面条的无力之光,于是黑腾线上的靓丽也记录匮乏。分工不同,有专察黑腾线靓丽的。

 

173

 

“想起一生的错误,梅花便落了下来”。这句诗真好,为什么不是“泪花”呢,因为梅花又清冷又高傲。一路上,常常见到似曾相识的人——这不是那谁谁么。我容易想起我对不起这个“那谁”的地方。一反省不要紧,我也做过不少操淡的事呀。那个摆菜摊的大姐特像我年青时的女朋友,我一惭愧,买了二斤西红柿,给了两块,说不用找了,大姐说:是两块一的。哎呀!这让我又加了惭愧。

 

                                          (待续)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