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坚的博客
赤脚走天下
标签
摄影  |  gdrgrg4egg  |  大概  |  书法  |  诗歌  |  生活  |  文化  |  情感
更多标签>>
  黑腾线孙民语录之八(阿坚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阿坚 |  浏览(1637)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9-06 11:33:48 最后更新时间:2018-09-08 14:47:28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206

 

在蒙黑交界一带补车胎后,他要的钱比开始说的多,我俩就理论起。他说这胎不好扒,是双层,费劲费时,我说我可以帮您扒,太贵了影响伙食费。“说理主要不是为说服对方,而是为互相理解”——陈教授说的太好了,我服气这种理论。我这事配得上给它当个例子么?

 

207

 

那辆车逆行,差点没撞到我。我下车转身大骂。我想好那司机停车过来打我——操,来呀——我想象我怎么跟他打架——恶谁不会呀,踢丫的裆,拿石头砸扁丫的鼻子……卧操,想想我的恶,都吓我一跳,真有可能吧。

 

208

 

黑腾线就算一道轴线,我的骑线忽上忽下,曲折向前,像心电图么?古词是:尺蠖之屈,以求伸也。现代歌词是:绕来绕去,只为了你。完全骑在黑腾线上,不可能。我用鼠标骑它,也微微起伏。

 

209

 

路过石棉县,我备好了两个口罩。污染没那么严重,也许石棉矿都关停或有防尘措施了。石棉的粉尘是微小的细丝。当年我环塔路过瓦石峡一带的石棉矿,没经验,小旅馆睡了一晚上,第二天身上刺痒极了。

 

210

 

身体佝偻了一天,上床后我常常伸直了胳膊腿睡,趴着,像扁担或蛇。翌日晨,我从疲劳里钻了出来,像蛇蜕皮。想起学巴利文的洪志大姐说起的“蛇经”:这样的比丘,犹如蛇蜕去老皮。

 

211

 

黑腾线算小旅行。我就是孙子般的草民,无缘那种伟大的旅行。人家奥德修斯,从特洛伊城飘游了十七年才回到伊萨卡,一路充满神奇与磨练,而放射出伟大思想。现在早不是古典时代了,带有精神品质的旅行几乎绝迹。其实我早做好了思想准备:我的旅行乃至后小组的旅行,该说是突出一个“后”,特容忍旅行中的猥琐、尴尬、小骚情、小颓废。哪有什么悲剧,偶尔有些小悲惨小悲催吧。

 

212

 

我要求自己每天有一件开心的事,这也太做作了吧。比如昨天吃餐厅的免费泡菜三盘,晚上又多用了一壶开水烫脚,已经算两件了。可今天,没遇美事,并且晚上如厕,连卫生纸都忘带了。

 

213

 

让无聊到极致——据说小诺贝尔奖就关注一些无聊项目。能不能在骑行中撒尿,试试呗:须顺风否则易洗了裤子;须无人否则有惊吓;须运好气朝直腿一侧猛然滋出并噶然而止;主义不要浇到路侧的屎壳郎或臭大姐……

 

214

 

前面一骑电单车的女性,骑得不快,看背影还行。追上去?对,没准小风景能解解闷呢。追平了一看,卧!兔唇。她还冲我笑呢,看来没把我当坏人。我慢了下来想甩开她,她也慢了下来,还问我干嘛。我说:您先走吧,我等等我媳妇。她努努那兔唇,恋恋不舍地骑走了。这事怪我么?我算始乱终弃么?

 

215

 

水上自行车设计创意:行驶原理与自行车类似;但前后轮更宽大,充足气候可载人浮于水面;轮外侧有塑料叶片划水,轮外中心一圈有防滑坎也便于控向;速度肯定高于划艇,且轮胎放完气而体积小便于携带。顺着黑腾线的河流不少,浪费了。

 

216

 

铺一公里的宣纸,我用自行车写一长卷草书——
轮胎内注些墨水并扎几个小针眼便于其慢慢渗出。但谁若说我是公路自行车书法家,我起诉谁诬陷。其实我这一路恨不得写一个长长的“——”,——万里长的——,天下第——,但实际上常常加上了2。擅2呗。2才绕路呢。

 

217

 

每隔一两天就要骑过精神病院,无所谓吧,我不好奇里面的捆绑注射疗法或无抽搐电击疗法。我不会主动走进去,除非是专访——上次是几年前吴组长搞的后小组的“伪怀素之旅”,因怀素呆过的绿天庵就在零陵的精神病院中,我们看了千字文碑,也被漂亮的女病人喊了爸爸。怀素疯么?疯者,才华不俗也。我太俗了,岂配疯哉?

 

218

 

我这两个月很安全,没遇恶人。有朋友还说这是因为全国都在打黑。我不愿把个人小事往国家的大事上靠,几年前没打黑时我也安全骑过几次长途。我是个小人物,也就小社会的小馆小摊小发廊啥的也我打点小交道。

 

219

 

黑腾线有涯而人生无涯。“应尽量做些无聊的事,以遣无涯的人生”。老阿还劝我,旅行时争取做几件无聊的事。可这须才华呀,我难为。去年陪吴组长寻访三县交界碑,老阿撺掇我做了件无聊事——把我从西局书局拍卖会上花二百买的游牧部落锡酒壶,埋在了三交碑附近。可我心疼呀。老阿批评我:你这一心疼,无聊的境界就扫地了。

 

220

 

我也想不带手机旅行,可我俗事多,担心母亲、儿子,担心编辑谈稿,当然更希望有好事传来。现在手机网站太狠了,有点大山里都有信号。一次来电是催还贷款的,大意是我一朋友以我当保证人贷了一直超时不还,但这事我不知道。第二次来电时,我正烦着,就说:贷了也白贷,不贷白不贷,白白!

 

221

 

从佳县至府谷,是沿着黄河两岸骑的,河好路好,但民生还是一般,能见各种扶贫的宣传。想起佳县籍的哥们小啤说:九十年代时,我记事,光我们村盗墓的就不少,穷的啊,我爸、我叔……,随便点玩意儿就能卖几百,我家有一块带圆孔的玉,二百我爸没卖,后我和我弟打赌它砸不烂,一锤下去粉碎……,我和我弟挨了我爸这一通锤。

 

222

 

一路上的小城小县,只要是墙壁白平的厕所,大多都有手写的小广告,枪呀药呀友呀的,和大量媾画——有的线条流畅也不乏才气,它们脏?主要也因在这种脏臭之地吧。估计有的画者是边泄边画,双管齐下,就更似不雅了。

 

223

 

旅记已经整理出了七八万字,一看,总觉与实际接近,又不很到位,而我没有瞎编,追求的就是求是,但你再诚实的写出来也不全然那么回事。实际发生的,是一种存在,我记录的,是一种存在。它们是两种存在。也许,实际发生的存在,文字是无法仿写下来的。我骑黑腾线,已经化了,留下的是另一种存在。

 

224

 

又路过右玉一带,当年我为写走西口文章在此的右玉古城、杀虎口转悠过。走西口,人口迁徙,政府默许,但从后来看,与黑腾线两边的人口变化关系不大。那一带的古城堡很多,再就是左云县有个八台子教堂遗址,钟楼还在,当年义和团在那杀了七个个传教士和几百教民。

 

225

 

黑腾线是小小众玩的旅行线,我自己先玩个够本再说。老阿劝我搞个抖音,要我做个纸壳仿花岗岩的黑腾线碑,各县及编号可自由摘换,然后让小磊开车拉我先去晋蒙交界一带“立碑”,并在碑前搞些吸睛的活动……。我挺烦他这套的,太做作,去年他就拉我、小炜、小热再皖浙苏三交的三洲山顶用纸壳立了一个三角碑。

 

226

 

计划是强者的本事,幻想是弱者的本能。骑行时幻想,特打发公里数。我幻想了和荣格聊天……,他不烦我……,于是五十公里骑出去了。我幻想和我儿子同队参加社区足球赛……,我俩配合不错……,于是三十公里骑出去了。我幻想骑到黑河浴毕吃饱喝足,去会一个女网友,她还那么崇拜我……,于是五公里骑出去了。不行,我得幻想能出公里数的,明与陈教授聊。

 

                               (待续)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