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坚的博客
赤脚走天下
标签
摄影  |  gdrgrg4egg  |  大概  |  书法  |  诗歌  |  生活  |  文化  |  情感
更多标签>>
  黑腾线孙民语录之十(阿坚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阿坚 |  浏览(1708)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9-20 16:02:11 最后更新时间:2018-09-20 16:02:11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260

 

邛崃山脉压在黑腾线上,我只是骑在海拔低些的东麓,比如邛崃县、大邑县等。以前喝过临邛酒,没喝出司马相如的感觉,倒是在京吃过几次邛崃腊肉——是张星寄来的——解放前邛崃半条街都是张星姥爷家的。邛崃的古塔很高,名回澜,属镇水性质。大邑安仁镇的刘氏庄园现为抗日纪念馆,属民间最大,我写的抗日《莫玉硕将军传》或可送上一本。

 

261

 

骑在西乌旗草原的时候,很难不想起文革期间这有不少北京等城市的插队知青,最深刻的就是1972年为扑灭一场草原大火,牺牲了69名知青……是实实在在的牺牲,“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么?不,他们如李存葆言“一怕不苦,二怕不死”。黑腾线上,这是一个红得发黑之点。

 

262

 

六十多天的骑行记,已完成五十天,过了科右前旗的阿力得尔了,愈写愈艰难,比骑车费劲多了,我的手头还真不如我的脚头。也许我一开始把调起高了,想着要比上一本游记《治愈旅行》应写得更紧实、富信息而讲究造句。所以写得较劲——不好意思说是认真,以为写着写着就不会较劲了,没想到一路较劲下来,较劲成自然了,没法改了。我是活该,就怕累着读者。

 

263

 

万里的路上,跟我打招呼的狗比人多多了,我一般也回应声“嗨”。猛一想,我与它的这一生只见一面,便有些轻浮的无聊。也见过有的狗,半蹲着后腿,眼神若有所思或很享受的样子——它在拉屎,没闲意理客人,它那么专注,不像人能一边拉一边巴拉手机或跟邻坑的人拉呱(聊天)。

 

264

 

哪位朋友能帮着设计一个骑行黑腾线的“搂够”,显出单车、人、路及最下侧的“黑腾线”三字。我设计过,总不太理想,虽然我练过自行车的一笔画。

 

265

 

在霍林河附近又见到金界壕遗迹——挖土为壕并筑土为墙。记得东蒙的南部不少旗都有断断续续的人工土埂,如太仆寺、克什克腾。记得老阿摆菜时还端上一碟“五花肉”——石质但逼真,他说是在正蓝旗界壕处捡的。

 

266

 

周豫才会骑自行车么?不必马上回答。十多年前狗子就让画家光明化妆成老鲁在阜内八道湾附近骑车……。谁帮我用电脑做一副伟人们骑行在黑腾线上,比如老鲁车后座上还带着一个穿旗袍的妇女,正闯着红灯……

 

267

 

比如说骑虎难下,骑老母猪上去容易,下来正好。写到这程度了,尴尬。人生多如瓜,闲时摔马趴。跌打爬。

 

268

 

在乌兰察布的下面旗,中学放学,只要是女生,多有人骑电动接,男生没这儿。对面卖文具的小贩说:十四五岁的女孩,本地出了几起事儿了,不能再有了。校墙上有《关爱女生,抓住坏蛋》。这样一来,会不会有副作用。——她们也没必要这么紧张吧——紧张影响身心发育。

 

269

 

在东乌旗、西乌及霍林河一带,草原一般差,见新的小区——煤矿的。卧,草原变煤海——露天的。

 

270

 

在科右前的阿力得尔,挨着突泉县——听说陈教授在此插队七八年。见蒙族一中年早餐喝一个小二,又一两瓶啤。不能搭话,否则老蒙请你喝了,一喝就很难走掉了。

 

271

 

骑了五六个省、区,最厚道的是雁北、陇东、陕南(汉中)……最苦瘦的男性:滇、甘、冀……学费孝通,按社会学之分类,容后。

 

272

 

下一个骑黑腾线的是谁?我希望是一个女性,她就算一个“黑腾女”,我会把我的实用资料全部提供给她。她最好长的别太难看,最好是离过婚的。如上都是我在路上瞎想的,叫意淫也行——不知太监会不会意淫。

 

273

 

从腾冲开骑的前几天,我和老阿路过绵阳时还去抄了太空诗人小力的盐亭乡下老家,老宅、前小学、废渠、山林以及亲人们等等。关注太空和诗歌的人,是没法在小地方呆,可他母亲操心儿子的婚事呀,所以对老阿殷切期望,并备了一桌好酒菜。我想起当年小招母亲也是如此,甚至穿着睡衣恳请老阿照顾小招。但我觉老阿把跟他的年轻人都当成战士使……

 

274

 

是在德阳贾神父那借的自行车并运至瑞丽,他与我有过长谈,大意是他要写一部共和百年的书,从辛亥到新世纪初,以人物串起历史,以大公之心及顺潮来藏否人物,进而以百年勒出历史规律。其实两三年前他就酝酿了,并多次表达对这著提前的评论。我觉评论它容易,写它难,就似我骑黑腾线容易,写它难。

 

275

 

美景,比如森林之上的雪峰,比如清溪洗衣的美妇,比如峰回路转后宿营小镇……。因我是独自旅行,所以“我看见了美景”与“我们看见了美景”很不一样,这好像是个哲学问题——一“们”就是另回事了。

 

276

 

每天吃饭怎么那么香呀,最便宜的就行。吃饱后,胃特满意,仿佛感激地对我说:娘,你真好。而饭前它喊话:娘,我饿。得让胃吃饱,我是有责任的。可有时它会喊:娘,我要吃肉。哎呀,这孩子真不懂事。

 

277

 

骑过黄帝陵,修得挺巍峨的,没进,以前也去过涿鹿的黄帝陵。倒是想起了在同治年保卫黄陵的董福祥,哥老会出身,擅打仗,反过清,后降于刘松山,帮左宗棠西进收复失地立下大功,后也护驾慈祥西狩并攻打教堂杀洋人,后病死于金积堡(我去过),寿七十。

 

278

 

有人以为我是用毅力或意志骑下这五千公里的。当然不是。总得感觉是,每天都是瞎骑,也不知能不能骑完,若有比它稍大的事我就半途而废了也不觉冤,比如母亲也没来电让我去陪,孩子也没啥事需我,也没哪个美女劝我算了。就一天天耗着骑呗,骑出了惯性,骑出了日常感,瞎骑下来了。

 

279

 

必须要提:腾冲的国殇墓园,埋着几千国军抗日烈士;龙陵抗战纪念馆;龙陵东边的松山战役遗址(日军将修筑堡垒的一千多民工全部杀死。日军的“玉碎战”。双方伤亡比例悬殊惊人)。在那一带旅行,心情别扭,浑身发皱。那一带也有日本人来凭吊。1944年,惨烈。

 

280

 

鹤庆,这也是我和徐霞客的一个交汇点。此有明代的鼓楼和文庙,其游记里提过。两年前我写《明代第一驴友徐霞客》时,就深觉其旅行也是出于无奈、无聊、无心插柳。当然,我不配和人家比,我是小字号的。

 

281

 

眼睛里能装进那么多东西,骑行是每天都在装,仿佛眼睛是无底洞。可我一写就总觉是挂一漏十,就算配上照片也觉是管见。所见难能所传,烂在心里自当营养吧。

 

282

 

大理以前就来过。记得本地出一种白族的甲马——木刻版印出的各种图案纸,含神道、原始崇拜、民俗等内容。烧之有驱灾、祈福、敬仰等不同的作用,有的甲马还装订成册供购买。据说有的甲马传人在使用甲马时是能通神灵验的,这我当然不懂,估荣格能分析这事。

 

283

 

我是一个懒人,即懒得在骑旅中加些实验项目,比如试一周讨饭吃——就直说没钱了也不愿干活求一顿吃的,估计不难,就是费嘴皮子。比如连续访问沿线的十个精神病院或十个乡村养老院。骑行的无聊挺能充填我的无聊的,再加些无聊就该不无聊了。

 

                                        9.12 古城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