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石川的博客

标签
情感  |  摄影  |  文化  |  生活  |  诗歌  |  泰山
更多标签>>
  梁石川:辽宁建昌硫铁矿火灾内幕因何触目惊心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梁石川 |  浏览(3038)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11-16 09:11:16 最后更新时间:2015-11-16 09:11:16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原创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现已告老还乡的许司令、赵副司令与某政委是谁?他们怎就与对习近平总书记,与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反腐行动赞不绝口,如今仍背井离乡,且身患绝症的71岁的朱秀琴老人,讲述自己因何痛恨谁也代表了的全国人大代表于洪,伙同“他人”耍了10年臭无赖,至今不还她家近300多万欠款中的“他人”扯上关系?在新华社说过,辽宁建昌硫铁矿火灾事故致5人死亡;沈阳晚报说,葫芦岛警方在宏跃大酒店,抓捕94名吸毒和赌博人员查扣赌资226万元之后,即使再有新闻曝出“一日再打两虎,军中强力反腐军改全面提速”,一时间,此些人等还是被神秘面纱笼罩了去。难道这些曾经的葫芦岛军界头面人物,比之前已经被军队纪委打掉的郭伯雄、徐才厚等若干人等还牛,当地人对此议论纷纷。

事情就这么凑巧,比如58日新华网发布消息,“71530分据左右,辽宁省葫芦岛建昌县硫铁矿南山井口井下400米中段发生火灾事故,致5人死亡。建昌宣传部介绍,当时有6人正在井下进行维修作业,截至8日凌晨,1人生还,5人死亡,已全部升井。该矿井属在建矿井。事故发生后,该省有关部门、市县主要领导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组织救援,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就有网络达人透过自媒体向外界透露了死者身份。他们是孔凡余、杨明辉、王宝恩、赵喜长、贾明光。遗憾的是,后来调查结果,却成了断头新闻。

无独有偶,再比如就在矿难之前的227日,葫芦岛晚报也发布消息,“22日正月初四,市公安局接到举报:绥中宏跃大酒店内有吸毒和聚众赌博违法行为。市禁毒支队、特警支队、兴城公安局及当地警方集结多警种大批警力前往现场突击查处。当晚630分,警方分成多个行动小组从宾馆不同入口进入,该赌博场所位于宾馆9层,警方进入后迅速控制整个楼层。在多个房间内查获涉案人员94名,其中吸毒人员18名,查扣赌资226万元,收缴冰毒100克及吸毒工具,管制刀具8把,扣押涉案车辆8台。”

也就是说,消息源虽杂,但往深里挖,你就会发现,其实,不管案中案也好,还是事出巧合也罢,个中无非都牵扯到一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在葫芦岛手眼通天的于洪。

百度百科显示,于洪,男,汉族,中共党员,19582月出生,葫芦岛宏跃集团董事长。其于20033月,当选为辽宁省十届人大代表;20081月当选为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并先后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国家和辽宁省“五一”劳动奖章、“优秀青年企业家”、全国总工会“再就业杰出贡献奖”、辽宁省著名民营企业家等荣誉称号。宏跃集团也于20043月被全国工商联和劳动保障部授予“全国就业和社会保障先进民营企业”称号。

照实说在这里笔者之所以对于洪感兴趣,原因是,上述矿井,包括酒店都隶属大名鼎鼎的宏跃集团。该集团的法人代表正是于洪。知情人透露,上属矿井出事,是因于洪越界偷采笔者前日博文《谁是葫芦岛“葫芦案”的最大推手?》中所提到,被我国司法界泰斗,刑法专家,北京师范大学法学教授,高铭暄、张泗汉、赵秉志、陈泽宪、李希慧认定,被葫芦岛两级法院判犯有非法采矿罪、合同诈骗罪不成立的虹源公司法人张铂长家的矿井。

据目击者提供的图片与视频显示,于洪的矿井发生火灾之后,张铂长家的两个井口同时也浓烟滚滚。而此间,张铂长正在辽宁某监狱服刑。另据张铂长写给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的申诉状称,他是辽宁省葫芦岛市民营企业虹源公司法人代表。他要向该法庭反应映其正在辽宁遭遇一场无视事实、歪曲法律、违反程序的典型冤假错案。

张铂长在申诉状中称,其所拥有的虹源公司于1997年与国有企业签订合同,支付1000万元依法有偿取得吴家屯井田36年采矿经营权。之后8年,虹源公司投资1.6亿元建成矿山企业。这段时期,政府职能部门批准投资建设,与信用社之间的借款合同正常履行,没有任何主管机关提出合同有什么问题、采矿有什么不当。中间,倒是于洪个人恶意提出民事诉讼,妄图取得井田。经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6月终审裁定及200811月再审裁定,确认“吴家屯井田合同合法有效”,驳回于洪起诉。但是两年后的2010年,却发生了逆转。其本人不但遭到葫芦岛市公安局的抓捕,还惨遭刑讯逼供。

之后,兴城市法院一审、葫芦岛市中级法院二审分别于20114月、20122月作出枉法判决,将“合同诈骗”、“非法采矿”罪名强加在他身上不说,还对虹源公司判处罚金500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1800万元;至此,他被判刑17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违法所得”1688万元。

只不过,张铂长坚信自己是清白的。据笔者观察,不但张铂长自己认为是清白的,我国司法界泰斗——刑法学专家,北京师范大学的多名教授,高铭暄、张泗汉、赵秉志、陈泽宪、李希慧等人也认为张铂长是清白的。不仅此,他们还为张铂长案出具了《辩护意见书》和《法律意见书》,并一致认为“张铂长及其虹源公司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但是令人费解的是,201539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维持原判,驳回(张铂长的)申诉”。据此,包括上述多位教授在内,多位刑事律师都认为“这完全突破了司法公正的底线。”

回归被葫芦岛市查封的宏跃大酒店,就更热闹了。许多葫芦岛当地网友认为,这件事同样与于洪有关。原因很简单,葫芦岛公安局查封的宏跃大酒店,本来就是黄、赌、毒聚集的藏污纳垢之地。该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潘某全力查封宏跃大酒店,是“大义灭亲”。谁都知道于洪就是葫芦岛当地的“刘汉”。

说到“刘汉案”,环球时报就发表社评称,“刘汉案再证‘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社评认为,打黑必须打它的保护伞,这或许是打黑的真正要义。中国奉行社会主义制度,黑帮理应在我们的国家无立锥之地,但它们却不时在某个地区冒出来。刘汉案的被诉者中已有至少3名政法系统人员,希望这有助于对其保护伞的彻底依法清查,并使此案对各种违法犯罪的保护势力起到强大震慑作用。其二是,环球时报借机告诫在中国混的“黑帮”,刘汉的能量有多大你懂的。该报希望在这个国家所有非法谋财谋权、作恶一方的人都看清楚了,他们有谁比刘汉更有本事,能“赢得更久”。即使他们能够风光一时,总有一天也是要还的。原因是,眼下最终栽进法网的人在不断扩充名单,随着法治建设持续推进,作恶者“出事”的概率必将越来越高,他们当中已没人敢说自己肯定不是下一个。

至于笔者行文中被提到朱秀琴老人称,他家被于洪伙同“他人”拖欠近300万工程款10年不还一事,笔者想,如果朱秀琴老人所言属实,于洪形如“刘汉”是真,其伙同的那些人,不管当年当地军分区的许司令、还有赵副司令,及某政委,都应该问题一下,当年你们家小楼到底是不是人家朱秀琴老人家的“富元公司”给你们设计并装修的,而朱家为部队设计并装修的,至今未付一分工程款的所谓“综合服务楼”,,又是怎么与于洪扯上关系的。

还有就是赵副司令,是否给朱家送来60万预付款项后,又要走了20万“回扣”,固然许司令、赵副司令,包括某政委都已告老还乡,但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郭伯雄、徐才厚等高级军官尚且如此,遑论许司令、赵副司令,与某政委了。(文/梁石川)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