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石川的博客

标签
情感  |  摄影  |  文化  |  生活  |  诗歌  |  泰山
更多标签>>
  梁石川:中纪委副书记拿宁夏首虎“祭旗”背后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梁石川 |  浏览(3682)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5-12-21 09:06:28 最后更新时间:2015-12-21 09:06:28  
  本作品所属分类:精英言论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王岐山1个月未动,其副手们为何密集出京?让北京日报的“眼线”——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以下简称,眼线)急了眼。这还了得,自己的地盘上发生这样的事,竟然一无所知。据其观察,从112日会见基辛格后,王岐山就没有独自在公开报道中现身。比较以往经验,“大老王”只要隐身,再现身,必有大老虎落马。眼下“大老王”又一个多月未动了,难道他又在“憋大招”?长安街知事为此抓耳挠腮。

不过,该“眼线”也发现,眼目前,关于“大老王”的公开报道虽然不多,但中纪委的工作依旧是紧锣密鼓。据发现,在这一个多月里,中纪委、监察部共有7位部级官员出京前往各地,那么,他们肩负着怎样的重要使命呢?北京日报的“眼线”进行了“跟踪”。

与之前该“眼线”发现,从1212日开始,连续3天的《新疆日报》头版“热闹非凡”,五个副国级领导同时亮相,阵容之大、规格之高、行程之密集,极其罕见一样,这次他们又发现,中纪委的三位副书记张军、吴玉良和刘金国,包括监察部的三位副部长肖培、王令汝、陈雍等人也都轻装出京了,一会河北、一会儿河南,一会儿又或宁夏或西藏或安徽、或山东,或湖北、或湖南,全国诸省份无不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前面该“眼线”提到新疆日报密集报道的五位“副国级官员”,指的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国务委员、公安部长郭声琨,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和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及新疆本土官员,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聚集新疆,目标是新疆的长治久安。据北京日报观察,五位重量级官员密集新疆先是在乌鲁木齐参加反恐工作会,后是受习近平总书记的委托慰问新疆反恐一线干部群众、会见反恐烈士家属、出席反恐表彰暨动员部署会议,再是顶风冒雪深入乌鲁木齐社区和政法单位考察调研。

潜背景则是,近期国际反恐形势紧张众人皆知,从巴黎恐袭到俄罗斯客机坠毁,整个世界都沉浸在不安之中。而央视军事纪实节目最新公开的新疆武警歼灭暴恐团伙画面更是让人感受到反恐斗争中的火药味。对当前形势,孟建柱是这么说的:“国内外反恐怖斗争出现一些新变化新动向,恐怖活动有着深刻国际背景和经济、文化、社会、宗教因素,国际国内反恐战场融为一体,境外指挥、网上勾联、境内行动的趋势愈加明显,反恐怖斗争形势依然严峻。”

居安思危,国际上接连发生的恐怖事件,也引发中国最高层的高度关注,习近平同法国总统奥朗德致慰问电时,异乎寻常地用“最强烈的谴责”这一措辞表达对恐怖分子“野蛮行径”的愤慨,在与俄总统普京会晤时,同样表达了加强反恐合作之意。上个月底,国家反恐怖工作领导小组召开专题会议,公安部长郭声琨在会上说:“要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同志关于反恐怖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深刻汲取巴黎等恐怖袭击事件的教训。”由此可见,巴黎恐袭后,中央主要领导同志对国内的反恐斗争已作出了新的部署,而此次政法系统的几位首长集中亮相迪化府,显然是对中央领导部署的快速响应。

结合国内反恐所做出的努力,及取得的丰富成果,再来看眼下的反腐,形势同样严峻。以十八大为分界线,经过近三年艰辛努力,使中国的反腐虽然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并使中国反腐事业进入新常态,某地官员被抓,老百姓不再像过去一样,惊讶的半夜睡不着觉。而是觉得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何况种什么地,播什么种,这些人本来心里就清楚,监狱可能是他们最好的去处。

按照上述“眼线”观察,像中央政法系统在新疆布局反恐一样,中纪委也在为明年11日正式开始实行的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做着准备。此次中纪委派出的7名大员,正是亲自对两项法规作专题辅导。如哪些是执纪重点,如何掌握执纪尺度,如何真正实现“纪法分开”等,无不关系到这两项法规的落实效果。过去人们常说,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即使出去了,也半道拐弯,要么是喝醉了扔半路了,要么是被天上飞来的“大鸟”给劫持,改变了方向。

王岐山绝对不能让自己主导的法规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不但要保障中央政令能够走出中南海,而且还要让这些政令在地方开花结果,切实落实到实处。抑或老王非常清楚,如果再象以前一样,连他亲自主导的法规都要拐弯,牵扯到的就不只是一个政党的命运了,它牵扯到的可能是整个国家的命运,与广大民众对这个政党信赖。站在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就不能理解,当有官员问王岐山,是否有可能对主动自首的腐败官员酌情特赦,王岐山表态称“还不到时候”的真实用意了。

现成的例子中,虽然早有古人在《左传·宣公二年》中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毛主席也说过,“一个人一辈子不可能不犯错,但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但关于特赦话题,眼目前,仍是一个敏感话题。再者,各地也不是没有廉政帐户。据资料,该帐户与1993年国务院《关于在对外公务活动中赠送和接受礼品的规定》和1995年经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对党和国家工作人员在国内交往中收受礼品实行登记制度的规定》中均明文规定“应在收受礼品的一个月内如实登记、上缴”一脉相承,单是《刑法》中“自首和主动退赃从宽处理”,也与“存入‘廉政账户’可以从轻、减轻或免予处分”是吻合的。最高法、最高检察关于“收受财物后及时退还或者上交”的司法解释,为“廉政账户”制度的司法化提供了契机。

只是该“契机”,刚走出中南海,就被许多官员活学活用,变成了“议罪银”。据资料,议罪银是清乾隆年间由和珅提议设立的一项以钱顶罪的制度,即根据官员犯罪情节轻重以多少不一的银子来免除一定的刑罚。据称此法出台后,立即受到贪官污吏的欢迎,同时也招致一些直吏的质疑。据说该制度实施后,乾隆爷的钱包随后鼓了,解决了他个人的财政危机。但同时,也加速了那些贪官们敛财的力度和速度,加深了清王朝的腐败速度。

现在我们借机来谈官员的特赦问题,又想到王岐山书记所说的“还不到时候”,最直接的答案可能是,励志让官员“不敢贪、不能贪、不想贪”的习近平“一班人”,不想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贪官污吏们胡来。轻易地想滑溜过去,就滑溜过了。治标还需要治本。如果长安街知事探听来的消息准确无误,中纪委高层大员密集出京是为推动明年11日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可见王岐山之用心良苦。

据上述眼线观察,中纪委大员所到处,无不受到当地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各地党报都以头版甚至头条的位置报道了输导课进程。据称,在专题辅导开课之地,地方“一把手”均亲自主持,党政要员也都悉数参加,学习会还通过电视电话、视频等形式传达到下面的机关、国企、高校。课后,许多单位还会再次组织专门会议再度学习。如贵州报告会以电视电话会议形式开到了各市(州)、贵安新区和县(市、区)、乡镇(街道办事处、社区),多达12000余人聆听,创各地数字之最。这种规模,此前罕见,可见报告内容颇为“解渴”。

根据长期观察中纪委的长安街知事观察,中纪委大员密集出动已不是头一回。如去年4月,中纪委也曾派出7组人马奔赴各地调研,检查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落实情况。按照上述“眼线”理解,一项重大政策的落地,既有一个逐步吃透的过程,也需要中央强有力的督导落实。再者,在他们看来,反腐不是官抓得越大越好,也不是人抓得越多越好,关键要层层设置好纪律关口,防止好干部一步步沦为阶下囚,最终形成不想腐、不敢腐的局面。

据笔者观察,北京日报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在这次对中纪委的“盯梢”中,也看到了中纪委诸位出京大员不忘对当地腐败官员搂草打兔子的一幕。宁夏的白雪山、上的海艾宝俊、东风汽车原总经理朱福寿等人相继落马。值得一提是,中纪委副书记张军拿宁夏首虎白雪山为自己开课“祭旗”一幕。白雪山是宁夏政府副主席、党组成员。“如果不落马,宁夏首虎白雪山也能顺利听完中纪委副书记张军的辅导报告。”长安街知事说。

据报道,116日是张军作辅导报告的前一天,调研了宁夏党风廉政建设工作,并在银川专门召开座谈会,宁夏主要党政领导都参加了会议。临散会时,主持人突然宣布,副省级以上干部留下有重要通知。原来在临近18时曾休会10分钟,期间白雪山被中央纪委带走。四个多小时后,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即发布消息,白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文/梁石川)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很好,欣赏与学习了,问候博主好!

发布者 :张吉泉 (2015-12-23 21:27:24)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