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庭鹤(原名符星伟)的工作室
http://www.vsread.com/space/myspace-48095.html

  十九大后中国廉政建设文化建设思考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符星伟 |  浏览(139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11-19 09:21:31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19 09:21:31  
  本作品所属分类:学术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十九大后中国廉政建设文化建设思考
 

——廉政思考 

作者:李庭鹤 

一、反腐败走向篇

 

 1、国家不会因为腐败而灭亡

1)腐败问题从新中国成立以来,就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一个关系着国家生死存亡、人民生活酸甜苦辣的大问题。从中国改革开放开始,反腐败的工作越来越凸显出其必须进行地紧迫性。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反腐败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但是腐败问题始终还没有消灭,甚至大有蔓延发展的态势。站在这个历史的关口,许多人说腐败是可以消灭的;许多人说反腐败是可以长期坚持并被消灭的;“高层腐败消灭工作以来,十三亿中国人齐心协力,腐败是可以消灭的!”这种观念开始在人们心中流传了,这种观念是对的,这个观念很有进一步强化的必要!反腐败工作之所以没有被放弃,是因为这个工作有其必需坚持的理由:全国人民的团体,从政治团体到经济团体有强烈的反腐败坚定立场;全国机构,从行政机构到私营企业机构有强烈的反腐败坚定立场;国外合作伙伴,从政治合作伙伴到经济合作伙伴有强烈的反腐败坚定立场;西方反华阵营,从某些华人反对腐败的人民到政治对立反对腐败的头领有强烈的反腐败坚定立场!总而言之,所有这些原因,在中国的反腐败工作中都起了它们各种程度的作用!每一个有爱国心的人,都应该为这些因由叫好!我们的政府,同其他反腐败团体和全国人民一道,唯一的选择,是努力团结一切力量,战胜万恶的腐败。

2)自从进行反腐败工作以来,一切经验都证明以下两种观点的不对:一种是中国因腐败必亡论,一种是中国反腐败工作打持久战论。前者产生消极灭亡倾向,后者产生纵容无效错失消灭腐败的历史机遇的倾向。他们看问题的方法都是主观的和片面的,一句话,非科学的。

3)反腐败工作大力开展以前,存在着许多亡国论的议论。例如说:中国的腐败普遍化了,消灭腐败是不可能的。”“如果反腐败不见大的成效,必会作前苏联。反腐败工作大力开展以后,公开的亡国论没有了,但暗地是有的,而且很多。例如放弃反腐败的言论时起时伏,主张反腐败无效论的根据就是再反也没有多大的作用。有个网民在博客上说:反腐败只打雷不下雨。上层反腐败叫得响,地方上反腐败不见动静。地方上的基层腐败现象比比皆是,可是没有看到有谁来反,反腐倡廉的各种机构形同虚设。圈子里的几个朋友总说:中国腐败不可救药,必亡。消极透顶。好在他们本身还不腐败,不然完蛋了!这类中国必亡论者,是产生消极灭亡倾向的社会基础。这类人中国各地都有, 因此,反腐败战线中随时可能产生消极灭亡倾向问题,恐怕消灭腐败之后也不会消除的。当许多高层腐败分子纷纷落马的时候,给这种亡国论痛驳一驳,不是无益的。

4)大力开展反腐败工作以来,各种表现打反腐败工作持久战的意见也发生了。例如在反腐败初期,许多人有一种毫无根据的畏难寡断倾向,他们把腐败势力估计过高,甚至以为反腐败根本反不到大的腐败分子。有些人轻视反腐败工作的速战速决的战略重要性,他们对于反腐败广泛发动群众,合理引导开展,及时有效消灭腐败这个提法,表示怀疑。他们不赞反腐败这样科学的战略方针:广泛发动群众是快速消灭腐败的基础,合理引导开展是及时消灭腐败的根本手段!认为这是冒进的观点。高层反腐败工作开展时,有些人说:只有加强教育,建设法治,不断调整任职期限,努力把好任职换代关,腐败现象就会慢慢消灭。把消灭腐败的前途主要地寄托在任职的更新换代上面。高层反腐败工作初见成效之后,有些人主张高层领导反腐工作应是反腐败持久战的开始,说那些“冒进急躁”的反腐败方针应该去除。说什么高层反腐败工作初见成效,就是中国反腐败工作的开端,今后的反腐败之路更长,“正法了几个高层腐败分子,腐败势力的思想就会慢慢发生转变。”查处了几个很有影响力的腐败分子,使更多的人开始松了口气。于是腐败现象是否会在高层继续发生,成为疑问了,许多人以为:“会有所收敛”;许多人以为:“不会再出现了”。 这样的疑问可以牵涉到一切重大的问题。例如说:消灭反腐败的持久战态度是否坚决呢?回答可以是肯定的,因为现在的反腐败形势已经打开,还要那么“冒进”干什么呢?例如说:广泛发动群众迅速消灭腐败的号召是否依然正确呢?回答可以是否定的,因为消灭腐败持久战的良好开端足以能够消灭之,还要“迅速”干什么么呢?例如说:广泛宣传和发动群众是否还要坚持呢?回答可以是否定的。例如改革监管制度,改革用人制度,发展群众监督制,理性廉洁教育,正法腐败势力,创建反腐败机构,净化社会环境,是否应该尽快做好呢?例如说:迅速消灭高层腐败、迅速消灭基层领导群内的腐败、迅速消灭行政部门各个阶层的腐败和发动群众迅速壮大反腐败阵营的策略,是否依然正确呢?回答都可以是否定的。甚至某些人在高层反腐败略见效果的时候,就准备在腐败势力和非腐败力量之间中和一下,把希望寄托在腐败势力的思想自动转变上。这种情况,差不多每一次消灭一个高层腐败分子之后,或者腐败现象没有分明凸显的时候,都要发生。所有上述一切,我们叫它做反腐败斗争工作上的不学无术。这些话,讲起来好像有道理,实际上是毫无根据、似是而非的空谈。扫除这些 空谈,对于开展迅速消灭腐败势力的战斗,应该是有好处的。

5)于是问题是:中国会因为腐败灭亡吗?答复:不会灭亡,最后胜利属于正义的中国人民。中国反腐败是要打持久战吗?答复:不能搞持久战,反腐败是速决战。

二、反腐败措施篇

 

 

6)这些问题的主要论点,还在建国初期我国就一般地指出了。还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即中国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我国高层领导在回答国外记者采访中,就就已经一般地估计了反腐败斗争的形势,并提出了迅速争取胜利的各种方针。为备忘计,不妨抄录几段如下:

问:在什么条件下,中国能够迅速消灭腐败阵营的势力呢?

答:要有三个条件:第一是全国反腐败统一战线的完成,迅速全面完善反腐败的法律法规;第二是群众反腐败统一的完成,迅速确立广泛发动群众、实行防腐监督事实依据制度的方针;第三腐败势力内部和外围反腐败思想的觉醒,迅速实施机关领域领导选举制度改革、开展领导群自省和群众审核制度。三个条件中,全国反腐败阵营大团结是主要的。

问:你们想,反腐败斗争需要多长时间呢?

答:要看全国反腐败阵营统一战线的实力和正反两边其他许多决定因素而定。即是说,主要地看全国人民本身的反腐败力量之外,腐败势力外围和内部群的及时觉醒也很有关系。如果全国反腐败阵营迅速地统一起来,各个阶层,各个部门十分有效地发动起来,如果认清腐败势力威胁到他们自己长远利益的各个团体和各个单位能够坚决支持迅速消灭腐败,如果腐败势力的内部群体觉醒的快,那么彻底消灭腐败将很快实现,中国将迅速彻底消灭腐败。如果这些条件不能很快实现,反腐败斗争将要持久。但结果还是一样,腐败势力必亡,中国不会因腐败而灭亡。只是斗争的激烈程度会更大,要经过一个由占绝对优势地局面向势均力敌的局面演变的过程,斗争的过程会经过惨烈的一个时期。

问:从斗争的实力和措施上来看,你们以为这个斗争的前途会要如何发展?

答:腐败势力的社会背景已经形成了,那些以为敲敲警钟,在牺牲一点公共利益就能够换取腐败分子的觉醒的人们,他们的想法只是一种幻想。我们确切地知道,被消灭的腐败分子地位多么显赫,也没有唤醒一个腐败分子的自动觉醒。并且腐败现象大有愈演愈烈,逐步图谋夺取胜利果实的态势。在这样的时期,中国无疑地要处于艰难的抉择状态。可是大多数中国人坚信,腐败势力是能够迅速消灭的;只有和腐败势力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人是反腐败持久战论者,因为他们怕损失自己的切身利益。有许多人想,一旦腐败分子控制了高层的权力,中国将陷于他们的掌控之中。这是屁话。为反驳他们,我们不妨举出我国消灭腐败的斗争史。在改革开放前,腐败势力几乎控制国家政权,但是他们的下场还是被迅速消灭之!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就是腐败势力能够控制整个国家的权力机关,我们一样能够迅速消灭;况且目前还没有到达那种程度,我们离和腐败势力势均力敌的距离还远呢。我们仍然有庞大的阵营迅速消灭腐败势力,而腐败势力在整个斗争过程中须得时时提防其内部反腐败力量的觉醒。中国腐败现象的常态化、蔓延化,对于迅速消灭腐败的斗争反为有利。例如高层腐败分子增多,对于反腐败阵营的影响,绝没有普通管理者腐败现象的蔓延那样对反腐败阵营的影响那样严重。腐败分子就是把高层权力部门控制,基层千千万万的权力部门,他们是无法控制的。所以问题的中心点还是中国全体人民团结起来,树立举国一致的迅速彻底消灭腐败的阵线。这是我们早就提出了的。

问:假如消灭腐败的工作全面开展,没有触及产生腐败的根本问题,中国是否能够将消灭腐败作为持久战来打,并和腐败势力共存很久呢?

答:不能。中国的发展和完全独立自主的根本方针,不容许腐败势力的存在延长一分钟!

问:照你们的意见,迅速消灭腐败势力的主要方针是什么?

答:我们的战略方针,应该是广泛发动群众迅速发动彻底消灭腐败势力的人民战争。全国人民要迅速消灭腐败势力,必须发挥全国民的主人翁作用,迅速地发起消灭腐败势力的攻击战和闪电般的瓦解腐败势力内部结构,迅速地消灭不可挽救的腐败分子和迅速地拯救可以拯救的腐败势力。这就是全面的人民战,而不是“杀鸡给猴看”、“敲山震虎”、“治标不治本”的样板战。这并不是说要放弃“杀一儆百”的引导战,对于可以有效遏制区域腐败现象发生的非杀不可者,只要有利于迅速消灭腐败现象,就应该杀一儆百。但是,彻底扭转乾坤的战略方针,必然是全面的人民战。“杀一儆百”的做法虽也必需,但是属于辅助性质的第二种方针。在范围上,消灭腐败的区域涉及全国各个层面,我们发动最为有效的人民战是不可避免的。腐败势力遇到反腐败力量的猛烈活动,必得谨慎。他们代表邪恶势力,不敢肆意非为,扩大腐败势力受到各个方面的局限。如果我们长时间采取“杀一儆百”的做法,不消灭滋生腐败的势力根源,将使腐败势力得以繁衍生息、逐步壮大势力,从而错过迅速消灭腐败现象的天机,犯前苏联的错误。迅速消灭腐败势力前期,我们要迅速摸清腐败势力的基本情况,要知彼知己,制定科学的迅速消灭腐败势力的方针、策略。

除了调动群体人民消灭腐败势力的激情外,还要在领导管理阶层组织消灭腐败工作队。须知领导管理阶层的纪检部门,仅仅是表示了全国领导管理阶层所能动员的反腐败力量的一小部分。中国领导管理阶层有很大的潜伏力,只要组织和运用得当,能使腐败势力一天到晚坐立不安,使之惶惶不可终日。必需记住这场战争是在无比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下开展的,这就是说,腐败势力要完全被敌对的正义中国人民所包围;腐败势力要被迫藏匿于不见天日的阴暗之中,而且要随时提防;他们要凭借龌龊之行构建自己的防护体系,时时谨防被消灭;另外还要有大部分精力管理腐败势力内部的网络。

在消灭腐败势力的过程中,反腐败力量能随时教育转变正在觉醒的腐败分子,争取许多腐败势力内部力量来壮大反腐败的战斗队伍;同时,国外反腐败力量的大力支持,使反腐败队伍遍布世界。因此,中国在消灭腐败势力的后期能够从事“杀一儆百”的样板战,对于腐败势力的核心力量进行毁灭性打击。这样,腐败势力在中国人民的反腐败浪潮袭击下,他的网络体系将迅速瓦解;在无数反腐败力量的强大攻势下,它的嚣张气焰将迅速消弭。反腐败阵营,则消灭腐败的阵线迅速拉长,大批的反腐败民众不断地为迅速消灭腐败势力贡献力量,为阳光的生活而奋斗。所有这些因素和其他的因素合起来,就使我们能够对腐败势力的核心和网络,进行迅速地消灭战,彻底消灭腐败势力在社会主义社会里滋生的根源。

迅速消灭腐败势力的斗争经验,证明上述论点的正确,以后还将继续证明它。

7)还在中国建国初期,中国政府就在各个不同场合,清楚地指出:腐败现象的发生和腐败势力的抬头,不过是腐败力量的初步显现。腐败力量在被彻底消灭的革命胜利年代已经开始了它的复苏计划。他们的“努力工作,工作为人民”的假象,不过是包裹“糖衣炮弹”的外衣。改革开放前彻底消灭腐败势力的战斗,已经成了中国迅速消灭腐败势力战争的经典。中国的反腐败斗争从此开始了一个新的战略时期,这就是消灭腐败势力必需速战速决的时期。消灭腐败的体制建设准备阶段已经过去了。这一阶段的最为中心的任务是:动员一切力量争取反腐败斗争的迅速胜利。争取反腐败斗争的迅速胜利的中心关键,在使已经发动的反腐败斗争发展为全面的全民族的腐败势力消灭战。只有这种全面的全民族的反腐败歼灭战,才能使反腐败斗争得到迅速的和最后的胜利。由于当前的反腐败斗争还存在着严重的弱点,所以在眼下的反腐败过程中,可能发生许多曲折、软弱,内部的分化、被演变,暂时和局部的变质等不利的情况。因此,应该看到这一反腐败战争是艰苦的速战速决歼灭战。但我们相信,已经发动的反腐败斗争,必将因为政府和全国人民的努力,冲破一切障碍物而迅速地前进和发展。反腐败斗争六十多几年的经验,同样证明了上述论点的正确,以后也还将继续证明它。

8)反腐败斗争问题中的“挽救”论和“自省”论的倾向,是一切错误观点的认识论上的根源。他们看问题的方法是臆断的和极端的。或者是毫无根据地纯主观地想象和猜测;或者是只根据问题的假象和皮毛,也同样极为臆断地把它想象和发挥起来,当作本质来看。但是人们的错误观点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本质上的错误,带普遍性,这是仅凭一般解决问题的方法不能解决的;另一类是认识上肤浅的错误,带可逆转性,这是易于拯救的。但既同为错误,就都有必须改正的必要。因此,反对反腐败问题中的“拯救”论和“自省”论的倾向,采用实事求是的观点和分析本质的观点去考察反腐败斗争,才能使反腐败问题得出正确的结论。

9)问题的根据:

反腐败斗争为什么是速战速决的歼灭战?最后胜利为什么是中国人民的呢?根据在什么地方呢?中国当前的反腐败斗争不是任何别的斗争,乃是崭新的社会制度下的崭新的国家性质下的中国人民和一少撮剥削者之间在二十一世纪初期进行的一个力量较量的斗争。全部问题的根据就在这里。分别地说来,斗争的双方有如下互相反对的许多特点。

10)腐败势力方面:第一,它是一股崭新的社会制度下剥削者的死灰复燃和蔓延,它的经济基础、政治力量和社会基础是相对薄弱的,在世界也是被各国正义的人民必须迅速歼灭的对象。这是腐败势力发生发展基本背景,斗争的不可避免和中国的不能持久战,就建立在这个腐败势力发生发展的特定的社会根源上面。然而第二,由于腐败势力的剥削、掠夺性,就产生了腐败势力演化战的迅速性、蔓延性,它的演化手段是高明的和来势是凶猛的。时至二十一世纪初期的腐败势力,由于它的落后本质和反动本性,不但使得它不得不举行空前大规模的演化战,而且使得它临到最后再次被灭亡的前夜。从社会行程说来,腐败势力已经没有它繁衍生息的国家基础,演化战不能达到腐败分子集团头目级所期求的高潮,而将达到它所期求的反面:腐败势力的迅速的灭亡。这就是所谓腐败势力演变活动的退步性和反动性。跟着这个退步性和反动性,加上中国腐败势力又是一个被歼灭的腐败势力的再生的脆弱性的这一特点,就产生了它的斗争的特殊的短期性。这样就要最大地激起它势力内部和外部的力量对立:腐败分子觉醒者和腐败势力的对立、腐败势力和正义的人民群体的对立、腐败势力和先进的社会制度的对立、腐败势力和世界大多数国家正义人民的对立。腐败势力的退步性和反动性是腐败势力必然迅速失败的主要根据。还不止此,第三,腐败势力演化战虽是在西方剥削势力的支持下、在市场经济不法商业活动群体的支持下和政治非法利益牟取者的鼓动下的基础之上进行的,但同时又是在其先天不足发育不良的基础之上进行的。西方剥削势力虽然强大、不法商业活动群体数量虽多、政治非法利益牟取者队伍虽大,但这些力量之量的方面不足。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国际环境、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法制建设、政治民主集中制的不断发展,其国际援助力量、市场经济新生力量、政治队伍再生力量均感缺乏,经不起强大的迅速攻击。腐败势力的阴谋发动者想从斗争中解决这个困难问题,但同样,将达到其所期求的反面,这就是说,它为解决这个困难问题而发动大规模演变战,结果将因演变战的态势扩大而增加困难,演变战争将连它所有的家当也消灭掉。最后,第四,腐败势力虽能得到国际法剥削势力的援助,但同时,却又不能不遇到一个超过其国际援助力量的国际反对力量。这后一种力量将迅速地凝聚,终究不但将把前者的援助力量挤压到不敢妄动的地步,并将施其压力于腐败势力自身。这是失道寡助的规律,是从腐败势力的反动本性产生出来的。总起来说,腐败势力的长处是其演变力量有点强大,而其短处则在其活动本质的反动性、反人民性,在其社会基础、政治力量之不足,在其国际形势之寡助。这些就是腐败势力方面的特点。

11)反腐败阵营方面:第一,我们是一个崭新的社会主义国家。从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直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一切为解除剥削势力的发生、猖獗横行,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因此依然保留着无比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这个无比先进的社会的主体地位。我们依然是一个社会主义大国,我们在社会基础、经济实力和政治组织力量各方面都显得远远胜过敌人。斗争之不可避免和中国之不能与其持久,又在这个方面有其基础。然而第二,中国近百年的解放、建设运动积累到了今日,已经不同于任何历史时期。各种内外反对力量虽给了解放、建设运动很多曲折,同时却锻炼了中国人民。今日中国的军事、经济、政治、文化虽不如西方发达国家之强,但在中国自己比较起来,却有了比任何一个历史时期更为先进的因素。中国政治先进力量及其领导下的人民,就是这种先进因素的代表。中国今天的消灭腐败的斗争,就是在这种先进的基础上得到了消灭腐败歼灭战和最后胜利的可能性。中国是如雄狮初醒的国家,这同剥削势力的没落状态恰是相反的对照。中国的反腐败斗争是进步的,从这种进步性,就产生了中国反腐败斗争的正义性。因为这个斗争是正义的,就能唤起全国的团结,激起腐败势力内部正义人们的同情,争取世界多数反腐败力量的支持。第三,中国又是一个很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地大、物博、人多,能够支持凝聚强大的消灭腐败势力的强大力量,这同腐败势力又是一个相反的对比。最后,第四,由于中国反腐败斗争的进步性、正义性而产生出来的国际广大支持,同腐败势力的失道寡助又恰恰相反。总起来说,中国的短处是制度的欠完善,而其长处则在反腐败斗争本质的进步性和正义性,在其是一个先进的社会主义大国家,在其国际形势之多助。这些都是中国反腐败斗争的特点。

12)这样看来,腐败势力的战斗力、经济力和政治组织力是很有限的,但其斗争是激烈的、残酷的,人力、物力又强大,内外部形势又处于不利。中国反腐败力量,战斗力、经济力和政治组织力是很强大的,然而正处于国内外斗争形势极为复杂的时代,其斗争是激烈的和残酷的,消灭腐败的正义斗争,又有无比优越的社会主义大国这个条件足以速战速决,世界的多数国家的正义力量是会要援助中国的。这些,就是中国消灭腐败的力量和腐败势力斗争互相矛盾着的基本特点。这些特点,规定了和规定着双方一切政治上的政策和斗争方式上的战略战术,规定了和规定着斗争的短暂性和最后胜利属于中国反腐败力量而不属于反动的腐败势力。社会斗争就是这些特点的比赛。这些特点在斗争过程中将各依其本身的发展规律发生变化,一切东西就都从这里发生出来。这些特点是事实上存在的,不是凭空捏造的;是社会斗争的全部基本要素,不是残缺不全的片段;是贯彻于双方一切大小问题和一切斗争阶段之中的,不是可有可无的。观察中国消灭腐败斗争如果忘记了这些特点,那就必然要发生方向性错误;即使某些意见一时有人相信,似乎不错,但斗争的经过必将证明它们是错的。我们现在就根据这些特点来说明我们所要解答的一切问题。

三、驳亡国论

 

13)亡国论者看到敌我强弱对比一个因素,从前就说久腐必亡,现在又说久拖必亡。如果我们仅仅说,敌人虽强,但是反动,中国虽不发达,但是大国,是不足以折服他们的。他们可以搬出德国演变、苏联速灭的历史证据,证明小而强的腐败势力能够灭亡大而欠发达的国家,而且是落后的灭亡进步的。如果我们说,这是国外,不足为据,他们又可以搬出孙中山先生失败的事实,证明小而强的腐败势力能够灭亡大而欠发达的发展中国家。所以还须提出其他的根据,才能把一切亡国论者的口封住,使他们心服,而使一切从事宣传工作的人们得到充足的论据去说服还不明白和还不坚定的人们,巩固其彻底消灭腐败势力的信心。

14)这应该提出的根据是什么呢?就是时代的特点。这个特点的具体反映是腐败势力的退步和寡助,中国反腐败力量的进步和多助。

15)我们的斗争不是任何别的斗争,乃是中国正义的反对腐败的力量和反动的腐败势力在二十一世纪初进行的斗争。在我们的敌人方面,首先,它是已经死亡的剥削势力的再生,它已处于退步的时代,不但和孙中山先生被反动派取而代之时期中国还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落后时代不相同,就是和二十多年前世界两级格局时期的前苏联也不相同。此次斗争发动于世界反动的剥削势力首先是极为落后的黑暗腐败势力彻底被消灭的前夜,敌人也正是为了这一点才自觉发生带有特定时代性的大范围普遍化的带最后挣扎性的冒险演化攻势。所以,斗争的结果,灭亡的不会是中国而是腐败势力的高层集团,这是无可逃避的必然性。再则,当腐败势力发动大规模演变攻势的时候,正是世界各国或者已经遭遇斗争或者快要遭遇斗争的时候,大家都正在或准备着为彻底消灭反动的腐败势力的疯狂演变而战,中国这个国家又是同世界多数国家和多数人民利害相关的,这就是腐败势力已经引起并还要加深地引起世界多数国家和多数人民的反对的根源。

  (16)中国方面呢?它已经不能和别的任何历史时期相比较。快速发展的社会主义大国是它的特点,所以被称为大国。但是在同时,它又处于历史上飞速发展的时代,这就是足以迅速彻底消灭腐败势力的主要根据。所谓彻底消灭腐败势力的斗争是进步的,不是说普通一般的进步,不是说德国社会主义制度出现的那种进步,也不是说前苏联成为超级大国或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那种进步,而是说今天中国的进步。今天中国的进步在什么地方呢?在于它已经不是完全的落后发展中国家,已经有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了快速发展的经济基础和不断进步的政治制度,有了已经觉悟或正在觉悟的广大人民,有了统一方针的政府,有了政治上进步的现代化斗争阵营即受现代进步信息主导的正义的人民自觉斗争阵线,有了数十年斗争的传统经验,特别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多年的经验。这些经验,教育了中国的人民,教育了中国的政府,今天恰好作了团结消灭腐败势力的基础。如果说,在前苏联,没有彻底消灭沙皇腐败势力的经验就不会有一早期快速成为超级大国的胜利;那么,我们也可以说,如果没有改革开放以来的经验,也将不会有彻底消灭腐败势力的胜利。这是国内的条件。

国际的条件,使得中国在彻底消灭腐败势力的斗争中不是孤立的,这一点也是历史上空前的东西。历史上不论中国的消灭腐败斗争也罢,前苏联的消灭腐败的斗争也罢,都是孤立的。惟独今天遇到世界上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的空前广大和空前深刻的人民反腐败信息化运动及其对于中国的援助。前苏联早期的反腐败斗争也遇到世界的援助,前苏联的人民因此胜利了,但那个援助的规模还没有今天广大,性质也没有今天深刻。今天的世界的人民反腐败信息化运动,正在以空前的大规模和空前的深刻性发展着。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存在,更是今天国际政治上十分重要的因素,它必然吸引各国正义的力量以极大的热忱援助中国,这一现象,是三十多年前完全没有的。所有这些,造成了和造成着为中国迅速最后胜利所不可缺的重要的条件。大量的直接的援助,目前已经很多,中国有飞速发展和大国的条件,能够迅速缩短斗争的时间,促进并引领着国际的援助。

  (17)加上腐败势力是小股社会力量,社会势力小、经济实力少、与之长远共同为伍的人少、可以和全体人民正义力量抗衡的因素少,中国是大国,地大、物博、人多、正义的力量因素多这一个条件,于是在强弱对比之外,就还有腐败势力反动、退步、寡助和正义力量强大、进步、多助的对比,这就是中国决不会亡的根据。强弱对比虽然规定了腐败势力能够在中国有一定时期和一定程度的横行,中国不可避免地要做一次艰难的抉择,彻底消灭腐败势力的斗争是速战速决战而不是持久战;然而腐败势力反动、退步、寡助和正义力量强大、进步、多助的对比,又规定了腐败势力不能长时间横行到底,必然要遭到迅速彻底的失败,中国决不会亡,必然要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18)前苏联为什么灭亡了呢?第一,它不但是处于世界腐败势力极为强大的被围剿时期的社会主义国家,而且是社会经济力量不强大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经济落后国。第二,它不如中国现在的进步,它是一个古老的沙皇封建制到社会主义制的国家,没有市场经济,没有实行必要的社会主义改革,更没有信息化条件下的政治体制改革,没有中国这样的信息化科学迅速发展的形式,更没有能够迅速彻底消灭几乎控制国家政权的腐败势力的历史经验。第三,它不能等候国际的援助,它的斗争是孤立的。第四,这是主要的,消灭腐败势力的斗争领导方面有错误。前苏联因此灭亡了。然而前苏联还有相当广大的消灭腐败势力的社会力量斗争存在,如能坚持下去,是可以在未来的世界变动中据以恢复其合乎人民要求的国家政权的。

  (19)如果亡国论者搬出中国近代消灭腐败势力的运动的失败史来证明久腐必亡久拖必亡的话,

那我们的答复也是时代不同一句话。中国本身、腐败势力内部、国际环境都和过去不相同。腐败势力没有过去那么强大了,中国的落后被动挨打的国际地位已经永远成为历史,力量已经很强大,这一点是极为有利的情形。腐败势力已经不能控制国内的人民,也不能利用国际间的矛盾作为其演变中国的工具,这些都是事实。然而在长期的斗争过程中,必然要发生决定性的变化。这一点现在还不是事实,但是将来必然要成为事实的。这一点,亡国论者就抛弃不顾了。中国呢?不但现在已有崭新的社会、面貌一新的人民、崭新的发展状态和新的法制状态,和三十余年以前有很大的不同,而且这些都必然会向前发展。虽然历史上的消灭腐败势力的运动屡次遭受挫折,使中国不能屡次彻底消灭腐败势力,这是非常可痛惜的历史的教训,从今以后,再也不要自己摧残任何的正义的力量了。然而就在既存的基础上,加上广大人民的努力,必能迅速地前进,加强消灭腐败的力量。伟大的彻底消灭腐败势力的民族统一战线,就是这种努力的总方向。国际援助一方面,眼前虽然还看不见大量的和直接的,但是国际局面根本已和过去两样,大量和直接的援助正在酝酿中。中国近现代代无数彻底消灭腐败势力的运动的失败都有其客观和主观的原因,都不能比拟今天的情况。在今天,虽然存在着许多困难条件,规定了彻底消灭腐败势力的斗争是艰难的斗争,例如腐败势力之强,我们力量之不统一,腐败势力的困难还刚在开始,我们的进步还很不够,如此等等,然而迅速彻底战胜腐败势力的有利条件是很多的,只须加上主观的努力,就能克服困难而争取迅速胜利。这些有利条件,历史上没有一个时候可和今天比拟,这就是当今的迅速彻底消灭腐败斗争必不会和历史上的消灭腐败势力的运动同归失败的理由。

软弱还是坚决?倒退还是进步?

  (20)亡国论之没有根据,俱如上述。但是另有许多人,并非亡国论者,他们是爱国志士,却对时局怀抱甚深的忧虑。他们的问题有两个:一是惧怕对腐败势力软弱,一是怀疑社会的不能进步。这两个可忧虑的问题在广大的人们中间议论着,找不到解决的基点。我们现在就来研究这两个问题。

  (21)前面说过,软弱的问题是有其社会根源的,这个社会根源存在,软弱问题就不会不发生。但软弱是不会成功的。要证明这一点,仍不外向腐败势力、中国、国际三方面找根据。第一是腐败势力方面。还在反腐败斗争初起时,我们就估计有一种酝酿软弱空气的时机会要到来,那就是在腐败分子占一定的权力领域和拥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之后,可能出以加快投放“糖衣炮弹”手段。后来果然来了这一手;但是危机随即过去,原因之一是敌人采取了普遍的“强拉”政策,实行公开的腐败。中国跨了,任何人都要做被虐待的奴隶。腐败势力的这一“绑架性强拉”的即灭亡中国的政策,分为物质的和精神的两方面,都是普遍地施之于中国人的;不但是对上层成分,而且是对下层民众,当然对后者稍为客气些,但也只有程度之别,并无原则之分。大体上,腐败势力是将高层腐蚀的老办法移植于基层。在物质上,掠夺普通人民的劳动利益,使广大人民羞于贫寒;掠夺生产利润,使中国民族工业归于毁灭和工具化。在精神上,摧残中国人民的强国民族意识。在黑势力恐吓下,每个中国人只能当权力利益争夺的工具,做牛马,不许有一丝一毫的中国正气。腐败势力的这一疯狂政策,还要施之于更深的各个阶层。他的胃口很旺,不愿停止疯狂的腐蚀。改革开放以后的腐蚀暗潮,至今疯狂泛滥,也不会不泛滥,这就激怒了一切阶层的中国人。这是根据腐败势力斗争的退步性疯狂性而来的,在劫难逃,于是形成了绝对的敌对。估计到某种时机,敌之诱骗演化手段又将出现,某些亡国论者又将蠕蠕而动,而且难免勾结某些国际成分(西方内部都有这种人,特别是发达国家的上层分子),狼狈为奸。但是大势所趋,是降不了的,反腐败斗争的坚决性和特殊的疯狂性,规定了这个问题的一方面。

  (22)第二是中国方面。中国坚持迅速彻底消灭腐败势力的因素有三个:其一,崭新时代下的现代公民,这是可以团结人民消灭腐败的可靠力量。又其一,基层的意识形态极为明确国家公职人员,因其是依靠人民的,人民不让它腐败,它也就不会腐败。又其一,中间力量,大多数是反对软弱、拥护迅速彻底消灭腐败的。这三者互相团结,谁要软弱就是站在历史罪人的方面,人人得而诛之。一切不愿当历史罪犯的人,就不能不团结起来坚持斗争到底,软弱就实际上难于成功。

23)第三是国际方面。除腐败势力的盟友和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上层腐败分子中的某些成分外,其余都不利于中国软弱而利于中国迅速彻底消灭腐败势力。这一因素影响到中国的希望。今天全国人民有一种希望,认为国际力量必将逐渐增强地援助中国。这种希望不是空的;特别是现代信息化社会的存在,鼓舞了中国的斗争。空前强大的信息化的国际社会,它和中国是历来休戚相关的。信息化国际社会下的进步力量和一切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上层腐败成分之唯利是图者根本相反,它是以援助一切正义力量、弱小民族和黑暗势力下的人民为其职志的。中国斗争之非孤立性,不但一般地建立在整个国际的援助上,而且特殊地建立在国际正义的一切力量的援助上。中国和任何政治先进的国家是相偎相依的,这一点加重了腐败势力的迅速危机,便利了中国的迅速彻底消灭腐败势力。中国市场经济的飞速发展,加重了中国迅速彻底消灭腐败势力的困难。然而中国的经济迅速发展,却是中国迅速消灭腐败势力的有利条件。

  (24)由此可作结论:软弱的危机是存在的,但是能够克服。因为腐败势力的政策即使可作某种程度的改变,但其根本改变是不可能的。中国内部有软弱的社会根源,但是反对软弱的占绝大多数。国际力量也有一部分赞助软弱,但是主要的力量赞助坚决。这三种因素结合起来,就能克服软弱危机,坚持坚决到底。

  (25)现在来答复第二个问题。国内信息化形式的改进,是和消灭腐败势力的坚定不移不能分离的。信息化形式越改进,迅速彻底消灭腐败势力越能坚持速战速决;速战论越坚持,信息化监督就越能改进。但是基本上依赖于坚持反腐败的人民力量。社会上层的各方面的不良现象是严重地存在着,这些不合理因素的历史积累,使得广大爱国志士发生很大的忧虑和烦闷。但是消灭腐败的经验已经证明,三十多年的中国人民的进步抵得上过去多少年的进步,并无使人悲观的根据。历史积累下来的腐败现象,虽然很严重地阻碍着人民彻底迅速消灭腐败势力力量增长的速度,减少了消灭腐败斗争的小的胜利次数,招致了斗争的损失,但是中国和世界的大局,不容许中国人民不进步。由于阻碍进步的因素即腐败现象之存在,这种进步的速度是受到限制的。进步和进步的受限是目前时局的两个特点,后一个特点和斗争的迫切要求很不相称,这就是使得爱国志士们大为发愁的地方。然而我们是在你死我活的激烈斗争当中,坚决的斗争是一种抗毒素,它不但将排除敌对方的毒焰,也将清洗自己的污浊。凡属正义的社会斗争,其力量是很大的,它能改造很多事物,或为改造事物开辟道路。中国和腐败势力的斗争将改造中国和其他国家;只要中国坚决速战和坚持统一战线,就一定能把旧的腐败力量变化为新的社会量,把不发达的中国化为崭新的发达现代化中国,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人和物都将在这次斗争中和斗争后获得改造。我们把斗争和国家建设联系起来看,是正当的。说其他国家也能获得改造,是说其他国家的腐败势力的也必将走到失败,有引起其本国人民奋起之可能。他国人民奋起胜利之日,就是各国被改造之时。这和中国的迅速彻底消灭腐败势力密切地联系着,这一个前途是应该看到的。

亡国论是不对的,持久论也是不对的!

  (26)我们已把强弱、大小、进步退步、多助寡助几个敌我之间矛盾着的基本特点,作了比较研究,批驳了亡国论,答复了为什么不易软弱和为什么社会快速进步的问题。亡国论者看重了普遍化的一个矛盾,把它夸大起来作为全部问题的论据,而忽略了其他的矛盾。他们误解了强弱对比点,是他们的片面性;他们将此片面的东西夸大起来看成全体,又是他们的主观性。所以在全体说来,他们是没有根据的,是错误的。那些并非亡国论者,也不是一贯的悲观主义者,仅为一时候和一局部的普遍化被演化情况或国内腐败现象所迷惑,而一时地发生悲观心理的人们,我们也得向他们指出,他们的观点的来源也是片面性和主观性的倾向。但是他们的改正较容易,只要一提醒就会明白,因为他们是爱国志士,他们的错误是一时的。

  (27)然而持久论者也是不对的。他们或则根本忘记了强弱这个矛盾,而单单记起了其他矛盾;或则对于中国的长处,夸大得离开了真实情况,变成另一种样子;或则拿一时一地的强弱现象代替了全体中的普遍现象,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而自以为是。总之,他们没有勇气承认敌强我弱这件事实。他们常常抹杀这一点,因此抹杀了真理的一方面。他们又没有勇气承认自己长处之强大性多助性,因而抹杀了真理的又一方面。由此犯出或大或小的错误来,这里也是主观性和片面性作怪。这些朋友们的心是好的,他们也是爱国志士。但是先生之志则小矣,先生的看法则不对,照了做去,一定碰壁。因为估计不符合真相,行动就无法达到目的;决绝强行去,亡政亡国,结果和失败主义者没有两样。所以也是要不得的。

  (28)我们是否否认亡国危险呢?不否认的。我们承认在中国面前摆着发达和亡国两个可能的前途,两者在猛烈地斗争中。我们的任务在于实现发达而避免亡国。实现发达的条件,基本的是中国的进步,同时,加上腐败势力的艰难难和世界的援助。我们和亡国论者不同,我们客观地而且全面地承认亡国和发达两个可能同时存在,着重指出发达的可能占优势及达到发达的条件,并为争取这些条件而努力。亡国论者则主观地和片面地只承认亡国一个可能性,否认迅速彻底消灭腐败势力的可能性,更不会指出迅速彻底消灭腐败势力的条件和为争取这些条件而努力。我们对于软弱倾向和腐败现象也是承认的,但是我们还看到其他倾向和其他现象,并指出二者之中后者对于前者将逐步地占优势,二者在猛烈地斗争着;并指出后者实现的条件,为克服软弱倾向和转变腐败现象而努力。因此,我们并不悲观,而悲观的人们则与此相反。

  (29)我们也不是不喜欢持久战,谁也赞成永远预防和消灭腐败现象。但是我们指出,脱离现有的条件,持久战只存在于头脑之中,客观上是不不允许其固执己见的,只是幻想和假道理。因此,我们客观地并全面地估计到一切敌我情况,指出只有战略的速决战才是争取迅速胜利而不给腐败势力苟延残喘和蔓延的机会的唯一途径,而排斥毫无根据的持久论。我们主张为着争取迅速彻底胜利所必要的一切条件而努力,条件多具备一分,早具备一日,胜利的把握就多一分,胜利的时间就早一日。我们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迅速缩短斗争的过程,而排斥贪轻松尚空谈的持久论。

四、为什么是速决战?

  (30)现在我们来把速战速决战问题研究一下。为什么是速战速决战这一个问题,只有依据全部敌我对比的基本因素,才能得出正确的回答。例如单说腐败现象已经普遍化,我们是社会主义社会初级阶段的发展中国家,就有陷入亡国论的危险。因为单纯地以悲观敌强大,无论在理论上,在实际上,都不能产生速决的结果。单是广薄或单是进步退步、多助寡助,也是一样。广并薄、小并大的事都是常有的。进步的国家或事物,如果力量不强,常有被大而退步的国家或事物所灭亡。多助寡助是重要因素,但是附随因素,依敌我本身的基本因素如何而定其作用的大小。因此,我们说反腐败争是速决战,是从全部敌我因素的相互关系产生的结论。敌广我聚,我有变亡的危险。但敌尚有其他的根本缺点,我尚有其他根本的优点。敌之优点可因我之努力而使之削弱,其缺点亦可因我之努力而使之扩大。我方反是,我之优点可因我之努力而加强,缺点则因我之努力而克服。所以我能迅速胜利,避免灭亡,敌则将迅速败亡,且不能避免整个腐败阵营的迅速彻底崩溃。

  (31)既然敌之优点只有一个,余皆缺点,我之缺点只有一个,余皆优点,为什么不能得出平衡结果,反而造成了现时敌之广势我之聚势呢?很明显的,不能这样肤浅地看问题。事情是现时敌我广聚的程度悬殊太大,敌之缺点一时还没有也不能发展到足以打败国家之强的因素的程度,我之优点一时也没有且不会薄弱到足以让其弱的因素导致全面失败的程度,所以势均力敌的态势始终没有出现,而出现的是我强敌弱、除之后快。

  (32)敌广我聚,敌是优势而我是劣势,这种情况,虽因我之坚持灭腐和坚持反腐败的统一战线的努力而有所变化,但是还没有产生质量的变化。所以,在斗争的一定阶段上,敌能得到一定程度的苟延残喘,我则将遭到一定程度的悲观。然而敌我都只限于这一定阶段内一定程度上的强或薄,不能超过而至于全胜或全败,这是什么缘故呢?因为一则敌广我聚之原来状况就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二则由于我之坚持灭腐和坚持反腐败的统一战线的努力,更加造成这种相对的形势。拿原来状况来说,敌虽强悍,但敌之强悍已为其他不利的因素所减杀,不过此时还没有减杀到足以破坏敌之根本的必要的程度;我虽聚,但我之聚已为其他有利的因素所补充,不过此时还没有补充到足以改变我之足以彻底迅速消灭之的必要的程度。于是形成敌是相对的广,我是相对的聚;敌是相对的猖獗,我是相对的守势。双方的强弱优劣原来都不是绝对的,加以斗争过程中我之坚持迅速灭腐和坚持反腐败的统一战线的努力,更加变化了敌我原来强弱优劣的形势,因而敌我只限于一定阶段内的一定程度上的胜或败,造成了速决战的准备阶段的局面。

  (33)然而情况是继续变化的。斗争过程中,只要我能运用正确的军事的和政治的策略, 不犯原则的错误,竭尽最善的努力,敌之不利因素和我之有利因素均将随斗争准备之延长而发展,必能迅速改变着敌我广薄的原来程度,继续变化着敌我的优劣形势。到了新的一定阶段时,就将发生强弱程度上和优劣形势上的大变化,而迅速达到敌败我胜的结果。

  (34)目前敌尚能勉强利用其强的因素,我之灭腐尚 未给他以基本的削弱。其人力、物力不足的因素尚不足以阻止其疯狂演进,反之,尚足以维持其演进到一定的程度。其足以加剧本身因素对立和中国人民反腐败的因素,即斗争之退步性和猖狂性一因素,亦尚未造成足以根本妨碍其演进的情况。腐败势力的国际孤立的因素也方在变化发展之中,还没有达到完全彻底的孤立。许多表示助我的国家的社会开明势力和斗争经验丰富的开明力量,尚在不明是非地跟在某些列强的屁股后面跑并供给腐败势力以大量的斗争物资,他们的政府亦尚不愿和中国一道用实际方法制裁腐败分子。这一切,规定了我之抗战不能立即速胜,而只能是等待时机的速决战。中国方面,弱的因素表现在思想意识、经济力量、政治氛围、文化主见各方面的,虽在60年斗争中有了某种程度的进步,但距离足以迅速彻底消灭敌之演进及准备我之迅速反攻的必要的程度,还有那么一点点距离。且在量的方面,又不得不有所减弱。其各种有利因素,虽然都在起积极作用,但达到足以彻底消灭敌之进攻及准备我之迅速反攻的程度则尚有待于立即准备并付出巨大的努力。在国内,克服腐败现象,增加进步速度;在国外,克服助腐败的势力,增加反腐败势力,尚非目前的现实。这一切,又规定了斗争不能立即决胜,而只能是充分准备的速决战。

五、速战速决的三个阶段

  (35)中国反腐败斗争既然是速决战,最后胜利又将是属于中国的,那么,就可以合理地设想,这种速决战,将具体地表现于三个阶段之中。第一个阶段,是敌之战略进攻、我之战略准备的时期。第二个阶段,是敌之战略保守、我之立即着手反攻的时期。第三个阶段,是我之战略反攻、敌之战略逃窜的时期。三个阶段的具体情况还能预断,而且依目前条件来看,斗争趋势中的某些大端是可以指出的。客观现实的行程将是异常丰富和曲折变化的,谁也不能造出一个中国反腐败斗争的流年来;然而给斗争趋势描画一个轮廓,却为战略指导所必需。所以,尽管描画的东西不能尽合将来的事实,而将为事实所校正,但是为着坚定地有目的地进行迅速的速决战的战略指导起见,描画轮廓的事仍然是需要的。

  (36)第一阶段,现在还未完结。敌之企图是攻占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战略据点三点,并把三点联系起来。敌欲达此目的,至少出其百分之九十九的实力,时间是他们想尽快实现,用费将在其所有家产的数目以上。敌人如此深入,其困难是非常之大的,其后果将不堪设想。至欲完全占领中国最高权力机构,将经历非常危险的暴力式斗争,未必尽能达其企图。但是我们的消灭计划,应把敌人可能占领三点甚至三点以外之某些部分领域并可能互相联系起来作为一种基础,部署速决战,即令敌如此做,我也有应付之方。这一阶段我所采取的斗争形式,主要的是舆论战,而以部分剿灭战和集团剿灭战辅助之。剿灭战虽在此阶段之第一期,由于社会管理者头脑的主观错误把它放在主要地位,但从全阶段看,仍然是辅助的。此阶段中,中国已经结成了广大的统一战线,实现了空前的团结。敌虽已经采用过并且还将采用卑鄙无耻的演降拉拢手段,企图不费大力实现其速决计划,整个地霸占中国,但是过去的已经失败,今后的也难成功。此阶段中,中国虽有颇大的损失,但是同时却有颇大的进步,这种进步就成为第二阶段继续灭腐的主要基础。此阶段中,国际正义力量对于我国已经有了大量的援助。敌人方面,士气已开始表现颓靡,敌人国际外部势力进攻的锐气,此阶段的中期已不如初期,末期将更不如初期。敌之成员和实力已开始表现其竭蹶状态,人民和随从的迅速灭腐情绪已开始发生,斗争指导集团的内部已开始表现其斗争的烦闷,生长着对于斗争前途的悲观。

  (37)第二阶段,可以名之曰战略的相融阶段。第一阶段之末尾,由于敌之实力不足和我之坚强消灭,敌人将不得不决定在一定限度上的战略进攻终点,到达此终点以后,即停止其战略进攻,转入保守占领区域的阶段。此阶段内,敌之企图是保守占领区域,以组织伪政权组织的欺骗办法据之为己有,而从中国人民身上尽量搜括东西,但是在他的面前又遇着顽强的局部剿灭战。局部剿灭战在第一阶段中乘着敌内部空虚将有一个普遍的发展,建立许多根据性领域,基本上威胁到敌人占领区域的保守,因此第二阶段仍将有广大的暴力式斗争。此阶段中我之作战形式主要的是局部剿灭战,而以集团剿灭战辅助之。此时中国尚能保有大量的正义力量,不过一方面因敌在其占领的大区域和大范围中取战略守势,一方面因中国技术条件一时未能准备充分,尚难迅即举行歼灭战。除正面防御力量外,我们将大量地转入敌内部,比较地分散配置,依托一切敌人未演化的区域,配合民众力量,向敌人占领区域作广泛的和猛烈的局部剿灭战,并尽可能地调动敌人于集团剿灭战中消灭之,如同现在大城市剿灭战的榜样。此阶段的斗争是残酷的,基层将遇到严重的破坏。但是局部剿灭战能够胜利,做得好,可能使敌只能保守占领区域三分之一左右的领域,三分之二左右仍然是我们的,这就是敌人的大失败,中国的大胜利。那时,整个敌人占领区域将分为三种地区:第一种是敌人的霸占区域,第二种是局部歼灭战的根据性区域,第三种是双方争夺的集团较量区域。这个阶段的时间的长短,依敌我力量增减变化的程度如何及国际形势变动如何而定,大体上我们要准备付出一定的时间,要熬得过这段艰难的路程。这将是中国很痛苦的时期,经济困难和走狗捣乱将是两个很大的问题。敌人将大肆其破坏中国统一战线的活动,一切敌之占领区域的走狗汉奸组织将合流组成所谓社会民主组织。我们内部,因大区域的丧失和斗争的困难,动摇分子将大倡其妥协论,悲观情绪将严重地增长。此时我们的任务,在于动员全国民众,齐心一致,绝不动摇地坚持斗争,把统一战线扩大和巩固起来,排除一切悲观主义和妥协论,提倡艰苦斗争,实行新的斗争特殊时政策,熬过这一段艰难的路程。此阶段内,必须号召全国坚决地维持一个统一国家权力机关,反对分裂,有计划地增强作战技术,改造知识分子,动员全民,准备歼灭之。此阶段中,国际形势将变到更于腐败势力不利,虽可能有美帝腐败势力一类的迁就所谓既成事实现实主义的调头出现,但主要的国际势力将变到进一步地援助中国。腐败势力威胁有进步思想的资本主义国家人民和威胁公有制国家,将较之过去更加严重,甚至爆发新的国际歼灭战。敌人方面,陷在中国泥潭中的所有腐败力量抽不出去。广大的局部歼灭战和人民消灭腐败运动将疲惫这一大批腐败分子,一方面大量地消耗之,又一方面进一步地增长其思清厌腐直至反腐败的心理,从精神上瓦解这个队伍。腐败势力在中国的掠夺虽然不能说它绝对不能有所成就,但是腐败势力力量缺乏,又困于局部歼灭战,急遽的大量的成就是不可能的。这个第二阶段是整个斗争的过渡阶段,也将是最困难的时期,然而它是转变的枢纽。中国将变为真正意义上的文明国,还是沦为伪公有制国家,决定于第一阶段大区域之是否丧失,还定于第二阶段全民族努力的程度。如能坚持迅速歼灭腐败势力的统一战线和坚持速决战,中国将在此阶段中获得转薄散为强聚的力量。中国迅速彻底消灭腐败势力的三幕戏,这是第二幕。由于全体演员的努力,最精彩的结幕便能很好地演出来。

  (38)第三阶段,是收复失去领域的迅速歼灭腐败势力阶段。收复失去的领域,主要地依靠中国自己在前阶段中准备着的和在本阶段中继续地生长着的力量。然而单只自己的力量还是不够的,还须依靠国际力量和敌国内部变化的援助,否则是不能胜利的,因此加重了中国的国际宣传和外交工作的任务。这个阶段,斗争已不是战略相容,而将变为战略迅速歼灭了,在现象上,并将表现为战略速决;已不是战略内线,而将逐渐地变为战略外线。直至打到腐败势力的外国老巢,才算结束了这个斗争。第三阶段是速决战的最后阶段,所谓坚持战争到底,就是要走完这个阶段的全程。这个阶段我所采取的主要的战争形式仍将是集团歼灭战,但是整体速决战将提到重要地位。如果说,第一阶段的局部整体歼灭,由于当时的条件,不能看作重要的,那末,第三阶段的全面彻底消灭性攻击,由于条件的改变和任务的需要,将变成颇为重要的。此阶段内的局部剿灭战,仍将辅助集团歼灭战和全面歼灭战而起其战略配合的作用,和第二阶段之变为主要形式者不相同。

2012-12-17上午于湖南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