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庭鹤(原名符星伟)的工作室
http://www.vsread.com/space/myspace-48095.html

  不惧白发催人老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符星伟 |  浏览(123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1-09 16:48:13 最后更新时间:2017-01-09 16:48:32  
  本作品所属分类:学术 文章类型:转载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不惧白发催人老

——评女作家罗培的散文《光阴的故事》

 

之前读女作家罗培的文字,以为她生活中除了写作,另外两大爱好就是烟酒,可是读了她的《光阴的故事》之后,完全没有想到,她更加爱读书!这大概和她出身于一个学者之家,是有着很深的渊源的。

《光阴的故事》不仅有她其它作品的那种独到的洒脱,还彰显了她博闻多见的经典阅读功底。全篇除了刻意营造一种独到的意境之外,时不时会极其自然地引经据典,让读者随其感悟“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的深邃。这种娴熟的笔法,极大地增强了文字的文化内涵和学者气势,从而更容易扣动读者灵魂的心弦。

王世贞说:“百年那得更百年,今日还须爱今日。”罗培女士把人们感叹光阴的情怀,完全用自己独到的解读方式,做了精到的诠释。一个人一生时光针对宇宙运转而言,是极其短暂的,只有把自己当下的生活过得尽量精彩,才是真谛。“为自己点上一支香烟,沏上一杯清茶,就着一盏孤灯,翻阅一卷古书,谁说不能独享岁月静好”看看,这种个性独到的生活,充实而不虚华。当今的人们,往往都沉溺于应酬、电游、玩转刺激、捞几个外快的俗世凡尘而不能自拔;谁会想去过那种清茶明灯作伴,经典名卷共吟的有修为的生活方式呢?

陶渊明说得好:“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在当下这个浮华的商业社会,我们往往很难遇到一个有着共同文化嗜好的现实朋友,因为,当下的交往更多的是彼此满足某种需求的会客,或者过不了面子关的无奈迎来送往。真正要从志同道合,创业共进的带有文化色彩的角度上互勉、励志的朋友还真的不多。“不知是谁说的,人在感觉到落寞孤寂的时候,大自然也变得亲近了。”这样的内心独白,把当下那种喧嚣红尘的世界中,知音难求的现实很轻而易举地就表露无遗。可是作者并没有沉迷于对缺少知音的哀吟低唱之中,而是很潇洒地用文字过着自己的快乐。要不然,读者也只能重温晏殊那种“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悲戚境界了。“我只能尽量安排好自己的每一个今天。我知道,光阴在老去的同时也遍布尘埃,风起时,总有一些纤尘会撒落下来,于是我只能去缅怀,去回想。”——从文字中我们足见,作者那种超越现实虚华的高境界,那种务实而又洒脱的异样人生。

王勃在《滕王阁诗》中曾感叹“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人生不仅仅需要一个积极思维来导向,还需要一种超凡的“回观”意识来随时警醒自己。王羲之曾经感叹多少年后,文人墨客会怎样看待自己当世的种种举动,这个精妙的意识表述,在多少年后的今天看来,依然言犹在耳。也正是这种超凡的“回观”意识,成就了他不朽的艺术成就。作为平常人,不追求什么超凡脱俗的大成就,只需像罗培女士那样“安排好自己的每一个今天”,就足够充实当下的生活了。可是当下的人们往往是沉迷于虚拟和现实的纠结中,沉醉于物质欲望的刺激和情感欲望的飘渺中,把“自己的每一个今天”往往弄得乱糟糟的。

白居易曾说:“艳阳时节又蹉跎,迟暮光阴复若何。一岁中分春日少,百年通计老时多。”人们往往不是去珍惜当下如何过得更加充实,而是在岁月流逝之后,更多地去感叹人生易老,更多地去抱怨光阴苦短。或者把更加深重的种种不幸和疼痛,反复在现实的锅底不停翻炒。越是这样,就越是把当下的光阴给浪费了。“你痛心的一瞥,我凄然地离去。”、“ 在这夜里,隐隐地,会嗅到一丝凄惶的味道,有一些负疚的情感,有一些莫名的愁怅,在心里萦绕、翻腾”、“有一些往事无法忘怀,有一些往事,隐藏在魂灵的深处,埋冢于幽暗的角落里,”、“是的,岁月无痕,流年如水,只有在水里淌过的人方知水的深浅。”这一系列的句子可以看出,罗培女士把整个人生的嗟叹思维抒写得很到位。但是作者的超人之处,就是没有被这种种的尘世藩篱给囚禁,而是用独特思维向人们证实着,什么是真洒脱,什么是真人生。正如她所说:“却原来,在没有爱情的日子里,我心虽然有伤,流年却依然无恙”。这就是淡定的真人生!

明代的文嘉在《昨日歌》里说:“水去日日流,花落日日少,成事立业在今日,莫徒明朝悔今朝。”我们从罗培女士的文字中不单单要欣赏她的意境,她的洒脱,还一定要学会她那种缜密安排今天的生活方式。

读了罗培女士的文字感慨很多,最后我想改改孟浩然的诗句:不惧白发催人老,悠然青阳逼岁除!

 

   [随笔] 光阴的故事(见执手天涯网)
作者:千年女妖(罗培)

 【编者按】一篇很美的散文随笔,流畅的文笔,复杂的情感,文字很深情,也温馨,亦有浪漫,诉说心中的情愫,抒发对光阴流逝的感悟。文字的基调是孤单和凄凉,文中也有甜蜜爱情的回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留给读者深刻印象和想象的空间。文末那句“冷夜里竟有了阳光的味道”,怀旧中有了一些乐观的情绪,给人一种希望,提升了文章意蕴和内涵。文笔优美流畅,情感真实自然,意蕴深厚给人一种希望。 (编辑 秋觅)

       昨天躺在床上看峻青的《秋色赋》,映入眼底的还是丹枫碧草,绿欢红笑,今天还没起床就感觉到寒风敲窗,一到夜里便开始冷雨绵绵,真有点西风紧,黄叶飘零的景象了。


      一年四季,这又算是到头了,再吟一次欧阳修的“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东风容易别”,不为别的,只为这句子背后回澜拍岸般绵长的悲恸,无尽的感伤在心堤上奔涌,浪子般游兴的背后却是幽隐的伤痛,如此的婉约,如此的缠绵。

       还是欧阳修的,“忧患凋零,老去光阴速可惊。”虽然他是被王安石弹劾,故而落纸成泪,但世事本如此,一如光阴般悲凉与冰冷。没有谁能逆转时光,当我们哀叹光阴的老去,所有的痛感也骤然间被唤醒,生命、年华、荣辱沉浮、情爱悲欢,你辗转难安也好,你无法释怀也罢,光阴的冷箭都会无情地擦过你的耳际,没入身后无垠的过去......

      谁能幸免?外在的躯体,内在的魂灵,都不能!都会被光阴的冷箭一一洞穿,鲜活的年华和刻骨的记忆通通被掠走,只剩下千疮百孔的肉身。推开窗,向暗夜里望去,刺骨的冷风撩动着沉闷了一整天的窗纱,我仿似又听见了前贤的那一声长叹,“老去光阴速可惊”。

      面对光阴的老去,我还做不到振衣而起,我不想给自己的未来添姿抹彩,想多了,很累,也会犯困,我只能尽量安排好自己的每一个今天。我知道,光阴在老去的同时也遍布尘埃,风起时,总有一些纤尘会撒落下来,于是我只能去缅怀,去回想。某年某月的某一天,那就是一张破碎的脸,我能做的是去想象与拼凑曾经的完整与昨日的种种。

      那些过往其实也不是那么不堪,都说昨日黄花,不妨在心底的某个角落筑一个花冢,将那些过往埋葬于此,偶尔,它们会触动我哪根神经,就去祭奠一下吧。不需要焚香祈祷,无须杀鸡宰羊,就这样,默默地,点一支烟,等它静静地燃完,待烟雾散尽,尘埃也落定。清晰的时针依然顽拗地奔走,流年淡去的是我们挽不回的从前。深情如此难了,烟灭了,灰烬犹在。思念如此煎熬,人散了,挂牵犹在。

      当然还记得,那一年夏天的风,总是调皮地舞弄着树梢,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个夜,那么纯净而透明,如同你给予我的爱情!可是,云慢慢在聚拢,仿佛全世界的云都在我们头顶,黑压压的一大片。就在那一晚,世界从此黑暗。

       你痛心的一瞥,我凄然地离去。怎奈,黑暗总是禁不住黎明的挑逗,云层被阳光燃烧了,先是温暖而柔和,渐渐被太阳所吞噬,云沉不住气了,拼命地挣扎,只一瞬间便成了透明,澄澈的天空中开始闪烁着耀眼的光彩。我正欣喜着,蓦然间一回头,你却不见了,只留下了那一滴泪!在天空永恒的蓝与白里,泛着晶莹。

      在这夜里,隐隐地,会嗅到一丝凄惶的味道,有一些负疚的情感,有一些莫名的愁怅,在心里萦绕、翻腾。记忆,真是一个庞大而芜杂的仓库。
     我知道,只要人还有纯真,所有的希望就还在。可是,我还纯真吗?房间里的灯很亮,它似乎也在嘲笑我那些尘灰满面的日子,我的茫然与愧疚被它一览无遗!

      当我踯躅在无人的小道,只有看见这灯光,我才感知到,这如同你给过我的温暖。可是,我竟把你给丢失了。如果没有你,我的人生必然是残缺的。我像一只脱落了羽毛丑陋的鸟,在灰暗浑沌的天空中挣扎,徒然地向前飞,怎么也飞不远,再也触不到你。

      也许,这一生有人陪伴我,为什么不是你?再没有人能点亮我心里的那一盏灯。那么,就让我陶醉在旷达而幽远的那个夏天里,虽已物是人非,满目疮痍,却依然能感受到你陪伴我的岁月,白露暖空,素月流天。

      天快亮了,晨风吹得窗外的树叶沙沙作响,仿佛是有个人压低了嗓门和我说话,那么委婉,那么动听,似乎在安慰我,又像是对我柔声倾诉,那是你吗?我爱过的你,我最亲爱的你!突然我又感到一丝莫名的喜悦,也嗅到一丝醉人的芳馨,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年的夏天......

      夏天,花开的季节,一边开一边谢。你家里种了很多花,你的窗台上也摆满了各色娇媚的花儿,你的房间里时时会飘着一些落红,轻柔而红艳。每当你入睡时,空气中存留的芳香抚摸着你疲惫的身躯,让你安然地静享梦寐。此刻,我也恨不能化一缕芳菲,飘出窗外,去抚慰你,去还原那一个被我击碎的美梦。

      不知是谁说的,人在感觉到落寞孤寂的时候,大自然也变得亲近了。说的真好,也许只有大自然不会遗弃我吧,她毫无保留地展开她宽阔而神奇的怀抱,只要我扑向她,她就会热情地拥抱我,给我清新的抚慰。请赐我一双翅膀吧,我也可以飞得很远很高!我也想脱离这纷繁杂扰的尘世!

      有一些往事无法忘怀,有一些往事,隐藏在魂灵的深处,埋冢于幽暗的角落里,没有火星来引燃,它们不会轻易地发出光芒。有一些往事,又像一群灰色的蝴蝶,失魂落魄地飘飞在残谢的花瓣间,在这个初秋的雨夜里,如此神伤。

     于是,我只能在梦里去回味,去追忆。梦是现实里无法延展的美好,梦是时空交错里的又一个轮回,梦是一段依稀仿佛却又隽永的记忆,梦是前世今生的那一段幻世离奇的约定,梦是暗夜里那一丝残留的欢颜,梦也当然是我无法言说的哀愁与想念。梦,也是一个令人切齿的恶魔,抓伤了我羽化入天的翼!

      夜,渐渐在隐去,街边的路灯依旧亮着,远处那一排排楼房在路灯的照耀下,或明或暗,这城市也因了灯火添了几抹亮色。那些灯火,不知辉煌了谁的夜空,又抚慰了谁的伤痛?隐隐地听到一阵阵风声,飘窗里蓝色的纱帘被吹起......风,一阵紧似一阵,纱帘飘落在我的脸上,像一方丝织手帕,为我擦拭着在笑容凝结后又快要奔涌的泪花......

      为自己点上一支香烟,沏上一杯清茶,就着一盏孤灯,翻阅一卷古书,谁说不能独享岁月静好。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有人问,“你一个人不孤独吗?你这样快乐吗?”,我只想说,你不是鱼,怎么知道鱼不快乐。你也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快乐。

      一个人的开心与否唯自己明了,人这辈子哪来那么多过不去的伤悲,光阴在老去的同时亦会过滤掉很多的不愉快。光阴像一条无痕底裤,你很确定穿了,但你感觉不到它的痕迹,至于穿在身上是否舒适,只有自己知道,但它的确真实地包裹了你的身体。

      是的,岁月无痕,流年如水,只有在水里淌过的人方知水的深浅。灿然易逝的烟花很美,生死相随的爱恋很美,一切的美都会消失,都会散尽。年轻时,以为爱是全部,感动于那些痴心人的话语“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乃敢与君绝。”

      却原来,在没有爱情的日子里,我心虽然有伤,流年却依然无恙,岁月寂静如初,这世上哪来那么多的痴情绝恋。也许,只是以为心底原本已遗忘的某个故事,蓦然间会闪现出几个片段罢了。发黄的胶片经不住岁月的侵蚀,原本抑扬顿挫、铿锵有力的誓言已无声,原本灿若春红的笑嫣已无颜。

     光阴老了啊,我们也老了,我们的故事自然模糊了,百年之后,茫茫大地不过又添几堆白骨而已,谁还分得清谁是谁的谁。或许,有那么一天,你在江湖,我已入土。是啊,一生痴绝处,陌上花一束。到头来,终不过是,尘归尘,土归土,各有各的去处。

     我早已过了“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的年岁,纵然还没到“尘满面,鬓如霜”的地步,好像已“无处话凄凉”。其实只是一番感慨后的自语,光阴要老去,我也拽不住,任它老去吧,它的老去才会有更多关于光阴的故事。

      人老了,喜欢怀旧了,翻翻从前的相册,每一张不都是一段光阴吗?每一段光阴不都承载着一个故事吗?看着看着不禁又笑了,冷夜里竟有了阳光的味道。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