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庭鹤(原名符星伟)的工作室
http://www.vsread.com/space/myspace-48095.html

  刻骨铭心爱相随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符星伟 |  浏览(122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1-10 10:08:56 最后更新时间:2017-01-10 10:08:56  
  本作品所属分类:学术 文章类型:转载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刻骨铭心爱相随

——评女作家罗培的散文《你说,死生不复相见!

 

读了女作家罗培的好几篇作品,总以为在她的世界里,除了爱好和潇洒,不会有太多缠绵悱恻的东西,可是不曾想她的一篇散文你说,死生不复相见!》,简直写尽了人间彻骨的爱情生活。她那独到的女性独白视角,把一个深入骨髓的爱情天使的形象,深深烙在我们的记忆里,再也抠不掉了。写人叙事的散文写好不容易,写得连读者都难以释怀更加不容易。尤其要以第一人称的视角来写,搞不好就会写成装嗲作秀的弄情轶事。要营造一种感动自己,又震撼读者的高层次艺术氛围,除了有切身的体会之外,还需要超越平常的叙事方式。这方面的技法孰好孰坏,还是留给那些专门研究艺术的大家来点评吧。在此,就罗培女士选定的爱情主题,我们不妨来探究一二。

爱情是什么呢?爱情的缘由又是什么呢?关于爱情是什么,千古文人万千种诠释已经够丰富多彩了。那么爱情的缘由到底是什么呢?也许一次偶遇秋波相送就会爱,也许长相厮守心心相印就会爱,也许青梅竹马相知相许就会爱,也许才情仰慕追寻梦想就会爱,也许志同道合为了信仰就会爱,也许心相怜惜彼此依存就会爱,也许丰衣足食乐不思蜀就会爱,也许容光焕发扬尽招摇就会爱,也许某种需求名噪一时就会爱,也许利益所趋鞍马之石就会爱,也许繁衍生息为了传种就会爱,也许先有亲情此后相知才会爱……总之纷繁复杂的爱的缘由,一时之间说不清也道不明。

读了罗培女士的《你说,死生不复相见!》,与其说是情到深处的散文,还不如说是一篇刻骨之爱的纪实小说。表面上处处为了表露“不复相见”的绝决,情感深处却时时在写今世难忘后世不弃的彻心之爱。她用小说中才有的各种手法,把一个不离不弃的被爱的男士形象,炯然屹立在读者面前,那种缠绵胶着的油盐之爱,那种堪比大海的包容之爱,跃入读者眼帘,深深触动读者灵魂。看似随意,却又时间漫长的十七年之爱,要说再见谈何容易?就是普通的糟糠之爱,在一起呆上长长的十七年,就算没了爱情,肯定会有亲情。何况那种曾经炽烈如流火,灵动如闪电的刻骨爱情那么让人难忘呢?可见罗培女士用“不复相见”之绝决,反衬那种撒手不易刻骨爱的手法很独特。令人读之不得不从内心哀怜、感叹、震撼!

面对一篇带有很大写实意义的散文,我们很难深究作家所书写的人和事,为何会发生那么多的变故?为何会在十七年之久的马拉松爱情长跑路上,彼此走向形式上的陌路?为什么说是形式上的陌路呢?其实这场爱情根本没有分手!分手的只是某种现实尘埃撞击中的不和谐因素,那种从本质上永远胶着连心的灵魂之爱,是永远也分不开了。天冷的时候那个原本已经远离的人似乎在耳畔絮叨、想吃的时候那个本已非亲的叫喊、入睡的时候那不愿意惊醒的酣梦、醉酒的时候实际根本不再的问候……还有那本来就早已送走的不详衬衣等等,无不时时刻刻都跳跃在抒情主人翁的现实生活的每个角角落落。看看,那场本来就不该有的分手,实际上精神是永远没有分手的。

爱情的路上,分手很难,但又很简单。也许正如作家笔下的抒情主角,因为一件衬衫分手;也许是因为借口这件衬衫,因为理想分离而分手;或许是在自由人生的道路上,没有很好地包容对方的独处而分手,总之,分手的缘由就和爱情的缘由一样,一时之间难以言明也难以道清。但是,越是这样,作为读者的我们,在读后就越想弄清这个难以捉摸的问题。就是晚上做梦都似乎在问:你们为何分手?可见,给读者的震撼力,连读者的梦都不会放过。这就是巧妙设置主题的力量。

你说,死生不复相见!那么,我不再祈愿来生。如果,真的有来生,不再问你的来路与去处,做一颗树,与风舞……”——其实那树就是你,因为刻骨的爱,其实,那风就是你,从来没有从树的身边远离!——因为,爱,随时回来!

 注解:原文转自执手天涯文学网——
【编者按】“你说,死生不复相见!”这是本文的标题,也是这篇带着无限怀念与愧悔,蕴满深情又字字含泪的文章的主线。一个像风一样美丽洒脱的女子,热爱自由,向往毫无羁绊的婚姻爱情生活。却忽略了同样需要爱的回馈的爱人,一再令柔情细腻,宽厚包容,一直宠溺着自己的爱人受伤。最后,伤透了心的爱人决绝地道出一句“死生不复相见!”而去,留下女子暗自心伤。任悔恨终年啃噬孤寂的心灵。但我们在作者的字里行间还看到了,婚姻的破裂,绝对不是一方的责任,生活中能够悉心照顾妻子的丈夫,其实并不懂女人的心。女人,其实要求的并不多,她只是想爱人能够懂她的文字与浪漫,理解她的向往与追求。其实,这样的愿望一点不为过,也不难实现。可惜,只是,只是他不懂!本文文字精炼,用词讲究,文章结构紧凑,合理运用了倒叙、插叙的叙事手法。倾情演绎真实爱情,剖析婚姻与情感,是真实的内心剖白与倾诉,读之令人动容。对这样一段婚姻的失败,我们感到无限惋惜。 (编辑:倾城)                                                   

你说,死生不复相见!


文/千年女妖


   
      你说,死生不复相见!我凄然一笑,默默离去,远遁你视野之外。此生无你,生又怎样,死又如何,不过一般滋味。
                                                                                                                                                               ——题记

    天真的冷了,冷雨敲窗,空寂的屋子,飘散的是狗味儿、酒味儿,还有一屋子烟味儿。世界真的安静了,再无人在我耳边絮叨“都几点了,还不睡。”也无人在我看偶像剧正酣时,让我倒杯水或是拿支烟。当然,我更不会把一个男人的衣服放在干洗店,直到第二年才想起,哦……忘取了。肚子饿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方便面,因为省事也省钱。但是,每次嗅到别人家飘来的菜香,会忍不住咽口水,心里兀自嘀咕:“真是的,炒菜也不开抽油烟机,好像要全世界都知道你家在吃肉似的,闻起来也不咋地,还没我老公炒的菜香。”至今,我仍无法改变对你的称呼,叫了十七年,早已成为一种习惯。


    这几年我还节约了很多话费,这是不争的事实。从前老是被你问“老婆,今天想吃什么?”的时候会考虑许久,因为你做的菜都好吃,很难抉择。我索性挂掉,考虑清楚后再打给你,一说就是十几分钟。我这人毛病多,挑食、偏食,但跟你在一起,每天最不操心的就是吃饭,因为你开过餐馆,厨艺好,总是换着花样做给我吃。如今,一个人过日子,眼睛睁开便发愁,今天吃什么?夜里躺下时,脑子里又开始转,明天的早餐在哪里?作为女人,我不会做饭,面条可以煮成一锅浆糊,甚至连鸡蛋也煎不成型,的确挺悲哀。


    现在一个人睡一张床,愿意横着就横着,高兴竖着就竖着,再听不到恼人的酣声,再不会在我正做美梦时被人冷不丁踢一脚。沙发上可以堆满换下而未洗的衣物,想锻炼身体了就拖拖地,想发呆就发呆,想挺尸就挺尸,挺他个天昏地暗也无妨。再无人在我耳边碎碎念“整天除了抽烟、喝酒、打麻将、就是上网,你还能不能做点别的。”我呢,会嬉皮笑脸回答你“我这叫三点一线,朝九晚五。”当然,我的朝九晚五是早上九点睡觉,傍晚五点起床。


    如今,我可以尽情地喝酒,彻底体会到不醉不罢休是啥滋味,再无人打电话询问“这么晚了还不回家”。真的安静了,安静得连心跳声也快听不到,再也嗅不到你的气息,我的心还为谁跳动?我的呼吸与窒息又有何不同?


    听一曲《别人的浪漫》,吹奏的却是自己的心酸。一个得了自由狂想症的女人,怎会经营好婚姻?一个整天四处宣扬“放手,也是一番别样的温柔”的女人,当然不会做谁手里的风筝,即使摔得五脏俱裂,也要为自由高歌。这不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这不就是我拼死争来的自由吗?这不就是我苦苦哀求你“求求你,休了我吧!”的结局吗?对啊,我如愿以偿了,我的耳朵彻底清静了,可是,我怎么越来越不快乐,越来越怀念从前,越来越后悔......我真的搞不懂自己,我究竟想要什么?


    有朋友戏谑地称我为极品女人、奇葩、怪胎、另类,我的人生观和道德理念与常人大相径庭,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反而笑别人是凡夫俗子。其实,现在感觉自己挺可笑,明明自己精神有问题,偏说别人是疯子。那一纸离婚证书于我而言如此的轻飘,领悟不到真情的可贵,更不知道后悔药是多么的昂贵,我倾尽一生也无法为其付费。


    是的,是我不好,我亵渎爱情,糟践婚姻,我把原本美好的生活击得粉碎,我把你的心划上了一道难以愈合的伤口。你说,死生不复相见!这便是对我最好的惩罚!是我辜负了,我的爱情全是谎言,全是欺骗,我不配拥有你的真情挚爱,是的,不配!我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别人的事没兴趣,从来不考虑你的感受,从来不关心你想过怎样的生活。似乎,地球的存在,只为让我随心所欲地活着。你的悲喜,我究竟又了解多少?我就是这么自私、自我、自以为是,到头来,我发觉我最爱的只是自己。那一段爱情,我有付出吗?我需要好好问问自己。


    当我想你的时候,我会走上那条林荫小道,去那里重温我们的爱情,甚至渴望在那里能够碰上你,因为,你的家在那里。对,那里也曾是我的家,我们的家。前几天,我又去了,天跟我的心一样寒凉,小道两旁的梧桐树静静地伫立,默默的不言语。风大了些,满地的枯叶在我脚下打转。为什么一到深秋,满世界都飘洒着落叶,刻意营造出一种凄清悲凉的氛围呢?是叶子累了?或不再眷恋树枝?我无从得知,这是大自然的法则,不是我能研究的课题。


    其实,我也累了,好几次与死亡擦肩而过,可每望着你卧室里透出的那一圈晕黄,我的心又添了几许暖意。我的脖子会发酸,但我依然站在路边看得意趣盎然,因为那盏灯是我们一起选的。那是一盏可调节高度和光亮的木制床头灯,天然的木纹跟我们的家具很配。犹记得多年前去选购灯饰那天,我们的手同时指向那盏灯,然后很自然地对望,会心地一笑。


    对啊,我们总是如此默契,默契到夹菜时筷子经常会触碰在一起,我很霸道,从来也不让着你,你温柔地笑笑,没有收回筷子,将菜夹到我碗里。看着我大快朵颐,你又笑了,很灿烂,用你粗糙的指尖拨弄我的鬓角眉梢。你的爱不似波涛汹涌般狂奔而来,只许我一涧清泉,澄亮透澈,清冽甘美,温软润心,这何尝不是别样的绮丽风光。或许,我脚程太慢,过于慵懒,又无韧性,明知那是一段绮丽风光,却因路上一颗小石子磕到了脚,便放弃了。


    那是一个太过平常的清晨,没有阳光,无风也无雨,淡黄色的纱帘垂落出一贯的绝世之姿,将我泪痕满溢的一张憔悴的脸映照出一片蜡黄,那天,我一定是个病人,病入膏肓,无可救药。床头灯亮了一夜,将我们那张离婚协议书圈进光晕里,那是唯有的一次,我感觉不到那盏灯的温暖,凄凄然,阴惨惨。那一张薄薄的纸,看似轻飘飘,却又沉沉地压着我的胸口,令我无法畅快地呼吸。但是,我仍提着行李离开了,去追逐我梦寐以求的自由。


    不错,是我要放弃你,是我不想继续与你同行,我无法忍受和排解我们之间越来越多的龃龉。我跟你整整僵持了三个月,我不回家,不见你,不接你电话,以各种最恶毒的方式来折磨你,并且,对每一个来劝解之人都置之不理。一百天后,你放弃了,你让我的阴谋得逞了。当我们走出民政局大门,你冷冷的回眸,似一柄泛着寒光的利刃,将我的心剜得生疼。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里明明舍不下你,为何一定要坚持离开。想当年,我们也曾爱得痴醉缠绵,十几年的婚姻生活,难道可以把所有的情愫都消磨得干干净净?


    对,事情的起因就是那件灰衬衣,它才是罪魁祸首,谁让它那么昂贵,昂贵到只能送干洗店清洗,清洗后却又总忘记取回来,甚至,一放就是一年。对,它该死,它没有伸缩性,对于一个中年发福的男人来说,穿上它很受罪,整个人如同一只披上布料的缠丝兔。我知道,你不喜欢穿,但我偏要你穿,因为我讨厌你长胖,不断督促你减肥,买这件衬衣就为给你一个标尺,哪天你能系上第一颗纽扣,我会再给你买一条领带,买你喜欢的那一袭浅蓝。像我第一次见到你那样,天边一抹微云,衬着你浅蓝的衣衫,浅浅的、邪魅的笑,一瞬间便令我心魂俱荡。


    我知道,你不喜欢灰色,你嫌那色调太晦暗,但我愿意在你的身体里涂抹上不同的色彩。我总跟你说,人到中年,应该穿得稳重些,多注重衣服的面料和质地,而不是博人眼球的花哨。你无奈地笑笑,不反驳,也不赞同。每次见我穿上艳丽的衣衫,你的眼睛会幻放出光彩。其实,我知道,你钟意光鲜亮丽,而非暗淡灰蒙。是啊,我怎能如此自私,自己打扮得花蝴蝶似的,却要遏制你一颗依然澎湃激越的心,让你变成一个不甘认命,又不得不认命的老成的小老头。


    教我怎么形容你呢,你属于平凡但不随大流的人,有自己的理想,却又常常在无谓的妄想里迷失的七零后。所幸你当过兵,抗摔打能力超强,虽遭遇过不少挫折,但在十几年的打拼路上也算越走越稳。当然,我当年迷恋你,最重要一个原因,你很江湖。你豪爽、霸气、重情重义,朋友无数。你说话敞亮、通透、不纠结。你有着硬朗的男儿风骨,对我却异常温柔,无论去哪里,你都牵着我的手,吃饭的时候也不松开。虽然我有几个姐们儿说你眼神里时不时闪出一丝冷峻的光,认为你是个决绝之人,但我依然被她们艳羡,而这一切,都是你给我的。此刻,回想从前,她们说过的话应验了,你这样一个男人,爱时天塌地陷,走时坚毅决绝。


    年轻时的你,清秀俊朗,身板有型,短短的寸头,干净利落,黑而浓的一道眉,与你清亮的眼眸完美地配衬,你身上有一种吸引女人的风仪。随着你越来越多的应酬,时光真的是一把杀猪刀,硬是活生生将你一个俊俏后生切割成了一堆案板上的五花肉。你棱角分明的脸庞被脂肪填圆,五官也变得模糊,眼角眉梢处的褶子将往日的英气尽都遮掩,哪怕只轻微地挪一挪步,你肚子上的“游泳圈”便一圈圈漾开。


    你对自己身材的走样一点不恼,因为你的女人娇小妩媚如初,这于一个中年男人而言,心里无疑美美的。当然,凡事不可能完美,结婚十几年,我们一直没有孩子,这都怨你,当初为了娶我,毫不犹豫答应了我的“三不协议”。一、不洗衣服;二、不做饭;三、不生孩子。我知道,你肠子已悔青,你是个家庭观念很浓的人,俗话说三口之家,可没两口之家的说法,少个孩子,家的氛围毕竟不浓。可你讲信用,有担当,心里再恼,也不会对我发牢骚,只能将我们的二人世界进行到底。


    如今,我依然清晰记得那天清晨你站在床边的大衣柜前,一边催促我起床,一边用手扒拉衣柜里的衣物。那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也是你舅舅的生日。你很多年不穿衬衣了,只有宽大的体恤才能遮掩你的啤酒肚。我早已注意到这个问题,那件衬衣买了两年,你只穿过两次,我一味在安排你的人生,是我不对。所以那件衬衣我不打算取回来,怕你看见难为情,因为你穿起来实在是......像个出怀的孕妇。但你那天坚持要穿上,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从没有好好浪漫过,每一年的那一天,都在你舅舅家度过。为此,我心里一直窝火,你是想穿上我给你买的衬衣,让我心里能舒坦些,不至于一整天绷着脸。


    那个清晨,为了找那件衬衣,你把衣柜里的不锈钢架子翻得噼里啪啦。我恼怒地从床上坐起来,粉色的绸缎睡衣在穿透纱帘的晨光里泛出魅人的红晕,好似一朵俏生生的秋海棠。对,这是你用过的形容词。我细眉轻挑,鬓发散乱,点起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睡意朦胧的眸子里隐隐闪着火星。我蹬开被子,十个细嫩的脚趾头紧紧向里屈着,仿佛是一对拳头,蕴积着能量,随时准备还击。


    我开始数落,数落你大清早瞎嚷嚷,数落你总是忽略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数落你没有情调,只会给我买烟买酒,却不曾陪我出去旅游。数落你不带我去看电影,电影院的门朝哪边开的我都忘记了,是的,自从我们结婚后,一次也没有,我可以确定。在一起十几年,除了谈恋爱时看过一场电影,再没有踏进过电影院的门。你说看电影浪费钱,不如在家看碟片来得痛快,看到精彩处,还可以拍手鼓掌。你不喜欢安静,即使把电视机的声量调到最高,你也总说“我们的家,太安静了,安静的教人心里发慌。”我知道,你在暗示我,想要个孩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带我看的《保镖》,还有惠特尼.休斯顿那首《I Will Always Love You》,仿佛已镌刻在我心底,也被拍成了一部电影,在时光的尘埃里,我一遍又一遍地放......那个仲夏夜,电影院里的冷气吹得我一身冰凉,你很自然地搂住我,那一刻,我觉得你比银幕上的凯文.科斯特纳还要帅。那一场电影,我心里突突个不停,眼睛一会儿瞄你,一会儿又盯着银幕假装看得很出神的样子。说真的,我哪有心思看电影,直想倒在你怀里,跟你说一些天下最肉麻的情话。


    那是我们第一次约会,对于爱情,虽说我并不生涩,却也不老道。你身体里浓浓的荷尔蒙气息呼呼地往外冒,让我的身体忽冷忽热。那两个多小时,我一直在冰火两重天的地界里不断挣扎。你也一样,只是你更直白,你说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跟她睡觉,然后娶她。你真的很霸道,当电影散场,我欲回家时,你竟然说“你是我的女人,不回我家,你想去哪啊。”于是,我羞怯地被你拉着手,穿过那条林荫小道,心甘情愿上了你的贼船,一漂就是十七年。


    接着说那个清晨,听罢我的数落,你不生气,肉嘟嘟的脸上堆满笑意,温存地问我早餐吃什么,然后很小心地询问那件灰衬衫的下落。我那天早上也不知是不是吃了炸药,满脸不耐烦地说已经扔了。还问你,是不是只有等你舅舅死了,你才会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陪陪我。我话音刚落,你脸色骤变,胸口因了愤怒在剧烈地起伏,你双拳紧握,我能听见你的指关节在咔咔作响。你的眼里喷着火,我不敢与你对视,我怕再多看一眼,我会尸骨无存。


    你不会打我,因为你鄙视打女人的男人。你就那样瞪着我,足足有两分钟,然后,穿上你最喜欢的体恤,漠然离去。我只听到门砰的一声,似乎墙壁也在颤抖。那是你第一次对我发火,并且火势凶猛,大有将我化为灰烬之势。其实,那句话一出口我便后悔,我忽略了舅舅在你心里的重要性,因为你是舅舅带大的。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这人天生缺心眼,说话从不考虑后果。我知道你是爱我的,爱到痴迷,爱到混淆是非对错。想当年,我娇俏地一笑,一身艳丽的紧身裙便紧紧抓住了你的眼球,激起了你作为男人强烈的征服欲望。我喜欢撒娇,还说一些辣辣的情话,让你对我万事屈从。即便我有再多的不是,只需嫣然一笑,你所有的责怨便通通遁迹。我能看出来,有时候你也很不爽,你常常说你娶的不是老婆,是请了一尊菩萨回来,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炷香。


    我的确不是个好女人,抽烟、喝酒、打麻将、通宵嗨歌,或上网写点无关痛痒、无病呻吟的文字。你的白天是我的黑夜,我们仿佛生活在两个不同的国度里,你起床,我睡觉,你困了,我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我知道,你一直在忍,外表刚健的你,其实有一颗柔软的心,只要我没做太出格的事,你会永远宠着我。毕竟,我给了你一份炽烈的爱情。


    可是,我终究犯下了错,你那天的眼神教我害怕,令我胆战心惊。于是,我竟然去对别的男人眨眼睛,去跟别的男人倾诉心声。我肯定是疯了!对,一定是!至今,我都无颜再面对你,甚至,离开生活了四十几年的城市。你说,死生不复相见!也好,也好!你对我的爱,随着你撕碎的那张结婚照,已散落于风中,飘远了,再也回不来……


    可是,我性情里的偏执无法根除,我还是要为自己犯下的错小小地辩解一番。一个巴掌还真是拍不响,我虽然懒惰,不擅长做家务,不给你生孩子,但我总有那么一丝丝优点吧。我会逗你笑,学台湾腔哄你开心,陪你一起看足球,随你一同去体育场为心仪的球队加油助威,那一声声“雄起”直把我的喉咙喊到沙哑,我让自己也成为了一个球迷。仅这一点,很多女人做不到。你跟哥们儿在一起聚会,我从不给你打电话,不需要你早请示,晚汇报。我甚至陪着你们一帮大老爷们去夜总会,哪个女人的手搭了你,我便死命跟她喝。话说醋能美容,我更愿意在酒精里燃烧。


    我喜于文字游戏,时不时在空间里抒发一下自己的情感,重点是居然有那么多人喜欢我的文字。你,怎会视而不见?哪怕只是一次,我多想听你说“我的老婆真棒!”而不是以不屑、揶揄来否定我用心做的文章。我之所以迷恋这张网,只因这里有我未完的梦想。


    女人天生爱做梦,爱幻想,骨子里流淌着浪漫的血液。哪怕只是一次,请让我沉浸于昨日的过往,将往事慢慢梳理,让我们的爱情在我的文字里熠熠生辉。我的字里行间,有你温暖的胸膛和我初见你时的心慌。曾经美好的回望,难道不值得珍藏?


    这辈子,我最大的遗憾是没看过海。哪怕只是一次,请给予我的自由犹如我给予你的,无数次,我想背起简单的行囊,踏着月光听海浪,和着风儿一同吟唱。哪怕只是一次,我也不愿贪杯过量,我的一腔衷曲,早已落入你的情怀。家,依然是我想要的避风港。哪怕只是一次,可不可以抚摸你当初无比疼爱的我的脸庞,在我耳边低诉“你是我今生最美的新娘”,嫁给你,并不只为同睡一张床。


    哪怕只是一次,能否与你执手看斜阳,徐徐回望,我们也曾爱得如此辉煌,纵然无法同葬,也早已约定来世还要爱一场。哪怕只是一次,多么想要赎回给你的创伤,今生已难以补偿,我如何才能止住眼泪的流淌,爱,很伤很伤!婚姻如同煲汤,只以火候的掌控见长。又好比一次远航,有了精良的装备,重要的却是风的方向。而我们,失了方向,在暗夜的海上,各自神伤。


    你说,死生不复相见!也罢,也罢!我悲情又欢愉的一生,终止于我们转身的刹那。我应该感谢爱情,倘若没有你曾给予的爱,我如今会活得了无生趣,我的文字也会没有色彩。每一个凄清的夜晚,我佝偻着不再挺直的腰身,去那尘埃遍布的废墟里翻寻我们曾经的过往,我浑浊的双眼盛满了世事的烦杂与历经风雨的沧桑。


    是啊,我在渐渐苍老,苍老得只能用回忆来激活渐弱的心跳。我说过,我会用余下的生命来赎罪,我不再需要爱情。我把青春的身影和你给我的爱,圈在流年的光影中,置放于我的文字里。这几年来,你,可有那么一瞬间想起过我?想起我曾明媚了整个天空的笑嫣。


    烟飘雾绕,往昔的岁月被拧成一个个圈缠绕着我,生命中再不会有任何的惊喜与激情,46年的岁月耗尽了我的一生。那些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遭遇过的人,还有错失的爱,再也触不到!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总不免时不时拿出来晾晒,因为,我实在找不到更好的方式来回味你,来重现你当初的容光,来重温你掌心的温度。


    你说,死生不复相见!我也常常问自己,死亡,究竟是什么?生命的终结?抑或下一个轮回的起点?对于曾经疯狂相爱过的我们,死,也许是浓情燃烧的极致。死,是甘愿,是永远地相守,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是,我知道,这世上还有另一种死亡,身体犹在,魂灵已去,这是心死,这是你给我的死亡。仿若那件被遗忘的灰衬衣,柔软华贵的面料,经不起岁月的蹭磨,在时光里被撕裂,密密的针脚被光阴的冷箭一一洞穿。


    夜,敛熄了最后一丝思念的焰舌,所有的残烬余灰便飘飘洒洒地各自找了去处,或浮于夜的上空,或低落入尘埃,究竟去了哪里,谁又知道呢。我仿佛又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在夜风里,和着霉苔散发的浊气,侵入五脏六腑,咽不下,吐不出,梗塞着胸口,教我慢慢窒息……


    你说,死生不复相见!那么,我不再祈愿来生。如果,真的有来生,不再问你的来路与去处,做一颗树,与风舞……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