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庭鹤(原名符星伟)的工作室
http://www.vsread.com/space/myspace-48095.html

  拷问道德的火炬照亮尘埃下的灰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符星伟 |  浏览(242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1-13 11:23:41 最后更新时间:2017-01-13 11:23:41  
  本作品所属分类:学术 文章类型:转载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拷问道德的火炬照亮尘埃下的灰暗

——评女作家李淑琴的短篇小说《生计》

 

   女作家李淑琴是个有个性的现代女性。在这个喧嚣的时代,很多人坐在温暖的办公室,享受着和平的美好和时代的沐浴,物质追求把生活弄得油烟味很浓。而女作家李淑琴却有着精神生活上的持久追求,她之前在江山文学网打拼多年,担任评论部副部长兼任编辑工作,并写下很多精美的文学作品。其实李淑琴女士有着令人羡慕的职业,很充实的一份公务员岗位工作。如果是对于一般的生活妇女而言,这个职业足以使人享受天伦之乐了。但是李淑琴女士没有沉静在这个平常人的生活轨迹中去,她用自己的笔墨勾画着属于自己也属于中国当代文坛的一道风景。看她的作品,给人感觉是平实之中见光华,稳健之后现奇葩;开头给人很平常的味道,就像吃山西刀削面,从表面上看就是个白面,但是越吃越感觉风味非同一般。那种种出人意料的精美,往往是全部隐藏在最里面的馅料里的。

认真看完她的短篇小说《生计》之后,给人留下的回味很多。整篇小说刻画了田桂花、她的侄女莉莉和男朋友王涛三个主要人物。人物形象鲜明,个性凸显,让人读后总是为某种东西愤愤不平。是个什么东西让人愤愤不平呢?说到底还是和作家的主题有关。一篇文学作品,有一个好的主题,往往是决定这篇作品最终价值的根本标准。很多作品文字极为精美,情节极其离奇,可是读到最后,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主题,却使得人们对它不得不如弃陈渣,甚至嗤之以鼻。说个不中听的话,文学作品的主题确立,和作者本人的学识、道德修为、生活层次有着本质上的联系。我们常常说文如其人,看一个人的文字作品,基本能够判断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特别是判断这个人的修养和生活层次,必须看这个人的文字表现,才能看到他的本质。文字甚至能看到一个人潜意识里的很多东西。在《生计》这个短篇小说里面,作家确立的主题很有震撼力。表面上看,仅仅刻画了几个人物为了自己的生计,摆个小摊,甚至在生活中出现了一些磕磕碰碰。这些事情在一个底层人物的生活中,再也平常不过了。但就是这些很平常的磕磕碰碰,却埋藏着很多重大的主题在里面。女作家李淑琴,有一双极为善于发现这些重大主题的眼睛。她在设置这几个人物时候,选取的生活场景十分现实。田桂花为了生计,在房东廉价的出租房里摆设一个小菜摊子,这是我们生活中无处不见的场景,很典型的。莉莉和男友王涛大学毕业找不到合适的固定工作,这是几乎大多数当今中国社会底层人员都要经历的一个过程。这也许就是生活历练吧。作为一个长辈,对失去父亲的侄女照顾有加,为了照顾侄女的生活困境,用自己最原始的生活能力,把他们叫到自己的摊位上来帮忙,并给他们出谋划策,不断打开小小的市场,这可能是很多当代中国人亲力亲为的故事。在这个过程中理所当然的会发生很多磕磕碰碰。作家选取的主题定位很准,她把主题就确定在这些一般人看起来很不起眼的磕磕碰碰中。

很多不假思索的读者,看完《生计》之后,可能都会为莉莉和男友的忘恩负义感到气愤。这个行为当然令人气愤。但是仅仅停留在气愤上,说明我们对作家的良苦用心没有认真领会。实际上,这篇文字还有底层人们生活艰难的侧写,还有社会管理的矛盾思考,还有用人体质的暗示,还有商业发展中的阵痛反思——但是,最大的一个主题却是当代中国教育成果下的道德拷问!

首先我们想想,作家为什么要选取两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和田桂花来作为主要人物呢?如果这是作家的灵感所得,那也得想想这个灵感的根源。当今中国社会,青年一代的道德问题时时引起社会震动。特别是大学生出现的种种背离道德规范的行为,让很多人感到震撼和无奈。实际上,当今青年一代的道德问题,其根源还是出在当今中国教育管理的体制当中。很多人把这种道德败坏的根源归罪于当代中国教师,这是大错特错的思维。教师只是教育管理体制下的执行者,就像打仗的士兵,一场战争的根源在于发起战争的元凶身上,而不在士兵身上。如果你把满腔的愤怒发泄在士兵身上,那是无济于事的。那么中国当代教育的管理体制问题出在哪里?这是社会管理者群和教育专家们关心的问题,我们只要懂得,中国当代教育管理,把道德教育弄成升学率的附庸是根本本末倒置的行为。整个学生群体道德本质上教育是否成功,没有任何评判标准,也没有任何有力地考核机制,就是有也只是隔靴搔痒的政治作秀。那么,莉莉和王涛作为社会底层当代大学毕业生,为何能做出那些缺斤少两、背信弃义的事情呢?根本原因,就是他们在当今教育体制下成长起来的道德价值观念的错误性。有的人会说这个和他们的家庭教育有关。但是我们不得不思量,一个人从牙牙学语开始,到他走上社会,绝大多数时间是在中国当代教育体制下生活的,家庭教育只是他生活轨迹的一个小的部分。再说,一个人的道德和信仰是在成体系的国家教育体制培养下形成的,而不是在某个特定的家庭环境中独立形成的。如果是说在家庭中形成的,那也只能证明体制化的教育没有一丝效果。那人们还要这个教育干什么呢?

其次,有的人会说,作家笔下的人物只是个别现象。可是我们翻开当代中国的新闻书页,那些震动世界的学生犯罪记录还少吗?特别是那些学历高得不能再高的学生犯罪的血淋淋的事实还少吗?与之比较,莉莉和王涛这点小道德问题简直是小儿科。从这点来说,作家的内心是过于温柔了。她没有让两个年青人拿起屠刀,宰杀恩重如山的亲人,已经够温柔了。

我们再看看作家笔下的其它现象,比如上述社会管理上的不足现象,看似很无意的一个顺带之笔,其实暗示着很多广博的内涵。城管和田桂花的紧张关系问题,人们对莉莉和王涛的缺斤少两问题不去见义勇为,房东随着市场肆意涨价问题,底层商人的相互帮衬彰显的人性问题,莉莉、王涛的高学历和田桂花的低层次对比出现的道德反比问题、商业经营中的诚信和盈利关系问题,等等很多很多。这些看似顺手携带的文字,实际上和作家深刻的社会观察与思考是紧密相关的。 这样,作家才能挖掘出具有无穷魅力的无比深刻主题来。

整篇小说要分析的东西很多很多,窥一斑而见全豹,我们通过对女作家李素琴的小说主题解析,可以知道她是个很用心的作家,是一个很负责任很有担当的女作家。她的平实语言风格,是那些追求华丽辞藻的人应该耐心学习的。她作为一个和平体制下的公务员,用自己独到的眼光审视着自己的作品,审视着和她有关或者无关的人和事,这很难能可贵。

最后,我们坚信,女作家给自己取的那个“琴声悠扬”的笔名是别有用心的,说不定那个琴声是“二泉映月”,或者“高山流水”。

 

 

注解:李淑琴,笔名,琴声悠扬,国家公务员。生于196811月,山西省临汾人。毕业于山西财贸专科学校,专业财务管理。在地方税务局稽查局工作。)

 《生计》原文转自 执手天涯文学网
【编者按1】集贸市场的大门朝西开后,田桂花以信誉和热情吸引顾客的蔬菜店生意更加兴旺了。为了帮助大学毕业还没找到工作的娘家侄女莉莉,田桂花在菜摊旁边加了一张钢丝床,让莉莉和男朋友王涛在钢丝床上摆了水果去卖。年轻人脑子灵,王涛根据市场需要迅速扩大规模,增加品种,生意越来越红活,倒是田桂花的蔬菜没了地方摆,收入越来越低。但田桂花不怨两个孩子,反而为侄女找不到称心如意的工作来这里受罪而心疼。具有母爱情怀的姑姑,欣赏!(编辑:郭海淼)

      世事难料!谁也想不到有一天,这个偌大的集贸市场会转过身!由于东边的街道扩建成市中心大道,似乎是一夜之间的事,这个集服装鞋帽、果蔬日杂、餐饮娱乐于一体的市场,原先紫气东来,现在政府决定:大门朝西开了!
  这下,那些久居市场背后、低矮简陋的门面房,门可罗雀的历史从此翻了过去。现在这些经营者不管是从事哪一行业,天天门庭若市。正对着集贸市场新开的大门的一溜儿砖工不细、高矮不等的门面房,也迎来了新生。好像一群丑陋自卑的配角瞬间走到了前台,它们还顾不得羞涩、顾不得包装就被人们欣然接受。田桂花的蔬菜店就是这一群丑小鸭中的一个。小店经营了四五年都没有个正经名字,工商局都懒得找它的事儿。它一直在背弯后面缩着,房租一直上不去。田桂花几年前老伴去世了,儿子鹏鹏上大学,她平时种些蔬菜,连泥也不洗就直接摆在这里,淡季进些反季节的蔬菜,搭配维持着。房东也将就着,那时候有人租就不错了。
  “自己种的菜不值钱。”田桂花系着红黑相间、边角不齐的围裙,把一块四方四正的豆腐包好放在电子秤上,看了一眼,随手从旁边的袋子里抓起了几根香菜说,“你吃臊子面,我给你添一点码,你就全有了。”
  “田里的野菜。喜欢吃的就拿着。我是吃腻了,你们正稀罕着。”她有时候就捎带把自己田里长的马齿笕、荠菜之类的拔了,放在脚边,有人想要直接拿走。
  田桂花的生意一直不错的。一来大家知道带泥水的菜基本是她自己种的;二是分量和价格还算公道,又能多添些菜码;三是她看见谁都熟人般地吆喝。这是本事,也是性格。好买卖凭的一张嘴。人人都知道,大家偏爱这一口。现在田桂花的这个店就面对着市场的大门,好多人不进市场直接就在她这里买好了。所以每天太阳还有一竿子高,她的摊上就稀稀落落只剩下几只小土豆、小南瓜之类的。这田桂花田里的生计还等着,总是慌忙把几样裹了,直接送给房东,就下田干活去了。
  现在这个小店位置得天独厚,销量虽比原先大了很多,还是在半下午就卖完了。田桂花的脸上就像中秋的石榴,炸开了笑,老远就听见她咯咯咯的。
  夏末秋初正是蔬菜丰富的时节,田桂花的菜摊和田里的活计一起忙上来。人们很快发现她的菜摊边多了一张钢丝床,床上摆了几样水果:香蕉、柚子、桂圆和当地产的苹果等等,后面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田桂花也不避讳,熟人不熟人地说着:“这是我娘家侄女田莉和对象王涛,大专毕业一直没有合适的工作。我就让他们卖些水果,慢慢起步。莉莉,给他切一块冬瓜……王涛,给姑姑把那筐洋葱头搬过来。”
  有个顾客刚走到钢丝床边,刚看看香蕉。田桂花就跑过去说:“吃香蕉好,对肠胃好!这一串是早上刚进回来的,不大不小,我给你称好了。”随手扯下一只红色的塑料袋,直接装起来称了:“莉莉,老熟人,给她算最低价。”
  田桂花风风火火的,一边蔬菜一边水果地卖。每天半下午,蔬菜总是所剩无几,钢丝床上的水果也空空如也。秋高气爽,她把摆在外面的空箱子收拾进屋,拿起扫把把那些菜叶子拢在一起,倒进不远的垃圾桶,就下田侍弄那些大白菜去了。王涛把钢丝床折叠起来,放进屋子,田莉也站起身清点着今天的收入,两个年轻人锁好小店,王涛一把搂着莉莉说:“莉莉,我们逛街去。”
  莉莉乖乖地被这个高大的男生拥着,脸上绽开了幸福的笑。走出校门,多少次求职的不如意,被爱情的幸福和这些天经商的顺利抹去了。“莉莉,在我们结婚的时候,我要送给你一份大礼,让你跟着我永远衣食无忧。”王涛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宏图大展似得一只手臂挥动着,温润的气息吹得她心里热乎乎的。
  “你还能送我什么大礼?我现在都不稀罕什么礼物了,就希望踏踏实实有份工作。”莉莉淡淡地说。
  “我要送给你一个实体店。名字叫‘莉莉果蔬大全’,我们自主创业,给同学看看!”王涛兴奋地说,“莉莉,我突然有了方向。你知道吗?四川的火锅名扬全国,我们这里人叫煮菜。我这几天一直在想,如果我们进一些食材去卖,肯定天天脱销。”
  “这怎么能行?”郭莉一听就瞪大了眼睛,“说好的我们只卖水果。我姑姑的店,我们不用出房租,等以后有经验了,我们再重新找个地方,卖各种水果。”
  “小傻瓜!姑姑卖的是家常蔬菜,跟她不发生矛盾的,我们只卖涮火锅的食材。就那几样水果,太单调了,养不起我们两个人。吃火锅的人,再买些水果就是顺手的事。”
  田莉从小父亲就在煤矿的一次瓦斯爆炸中丢了性命,是这个姑姑惦记着她,看她最近找不到工作发愁的,就鼓励她在自己的小店旁边摆些水果。可是要是卖火锅食材这不是明摆着跟姑姑的蔬菜打架吗?可是王涛说会尽量避开,不会与姑姑的蔬菜重复,还要增加水果的品种和数量。说实话,这点水果真的耗不住两个人,整天就给姑姑的摊儿打了下手了。田莉这样想着,不知不觉跟着王涛到了果蔬批发市场。他们精心选择了一些调味品、海产品、水果、豆制品之类的。两个人基本上倾其所有进了货。看着这些满满当当的货,他们的心里升起希望,手牵着在夜色阑珊的街上溜达了很晚才分手。
  田桂花每天天不亮就要忙活半天,田里要卖的蔬菜越来越少了,头天下午她急急忙忙把一些撂苗子,说白了就是长不成样子的小白菜装进袋里,铲了两袋秋菠菜,放进了三轮车。要是以往她就先拉进店里再出去,但今天田里要卖的菜不多,因而拉着它们直奔批发市场。这几天总有顾客问她有没有豆腐皮和土豆粉,今天她记着一定要进一点这些货。现在市场大门朝西开了,店铺进多少货都不熬煎卖。她的心里有底。
  田桂花进货回来,看到田莉和王涛两个人早早就开了门,钢丝床上摆得摆满的,连旁边都堆满了货。她一眼就看见了上面摆着一袋子豆腐皮和土豆粉,而这两样她也进了一箱的货。田桂花急忙把这两样货用毯子盖了起来,王涛也开始上手帮她卸货。她听到隔壁开门的声音,那个卖十字绣的女人用尖细的声音喊着:“田嫂,你家的菜都摆到我家门口了!这钢丝床挡得我的顾客都走不过来了!”
  这个烫了一头卷发的女人用不满的眼神盯着王涛的货,若不是穿着高跟鞋,就差用脚踹一下延伸到她小店窗台下的货了。田桂花急忙说:“王涛,把钢丝床往这边挪一下。不要挡着人家的生意。”
  等把蔬菜摆放好。田桂花推着三轮车进了集贸市场,她好久都没有进去,蔬菜区就在南边的一块空地上,早有很多摊位开了张。她把豆腐皮和土豆粉进价给了胖大姐,这是她的一个老熟人。胖大姐的蔬菜规模大,品种全,不像她总是小打小闹的。
  这些天王涛和田莉格外高兴,他们的尝试取得了初步成功,那些火锅的食材根本是供不应求,水果也卖得不错。两个人一边卖着自己的货,一边忙里偷闲帮着田桂花。两个年轻人热情越来越高,他们初入社会,第一次做生意就赚了不少。看着手里越来越多的钱,他们对生活充满了憧憬,和同学在一起骄傲地谈论自己的成绩,即使没有工作也毫不自卑,也许一条宽阔的大路就在脚下。王涛在微博朋友圈里发了一条“世上本没有路,敢于尝试,路就在脚下。”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就是个经商的料儿,每天他就在批发市场里观察,选择合适的货。这些天大胆的尝试,也使他品尝了盈利的快感。他进货的种类从水果到一些豆制品、蛋制品等等,有时候几乎和田桂花的货擦了边儿。天气一天天冷了,蔬菜的销售反而进入了旺季。他又开始进了一些肉制品,只是这个小店太小了,田桂花田里的萝卜白菜,也在这里隔夜存放。小店更加拥挤不堪,有时候为了找一袋宽粉,翻得底朝天也找不到。
  那天西北风狂烈地刮着,水分大的蔬菜叶子很快挂着冰。田桂花用一床破棉被捂着这些娇嫩的蔬菜。这些蔬菜比人还娇贵,一旦冻坏了就没有人要了,她的脸色红红的,一头白里参黑的头发严严实实地包裹着,宽大的棉衣罩得她体态更显臃肿。买菜的人不多,大家都着急忙慌地买菜回家暖和去了。这时候一个穿蓝色羽绒服的年轻人,从车里走下来,直奔她的摊,隔着两米远就把一包东西投掷过来,砸在她的盖了棉被的蔬菜上,嘴里骂着,冒出一团白气:
  “老子卖二斤羊肉,就敢坑我半斤。我今天要把你这个摊儿砸了!看你还敢不敢缺斤短两!“
  年轻人穿着得体,英俊的脸上满是怒容。他飞起一脚,使劲往摊上踏去。原本就是一些简易的支架,上面摆着害怕冻伤的一些蔬菜瞬间垮塌。田桂花立刻明白了,她顾不得看一眼狼藉满地的蔬菜,绕过去直接从刚摆出来的羊肉上面割了一大块包好,递给余怒未消、准备再踹一脚的年轻人说:“先消消气!今天刚宰杀的山羊肉,这一块你先拿回去吃。纯粹的山羊,你吃了不是山羊你再砸。”说完也不管这个年轻人同意不同意,取了他甩过来的那包,连同割下的一起抱着塞进他手。年轻人风度翩翩,看到比原先多了两倍的羊肉,哼了一声扬长而去。
  王涛和田莉看着田桂花这么处理这件事,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看到那个人开车走了,王涛不满地说:“姑姑,少他半斤,你给他补上半斤就行了。这山羊肉,一斤要卖45快钱呢。”
  田莉也生气地说:“不就是少了半斤吗?什么素质?还找来了!跟个土匪似的。以后再有人这样狂。我就要直接打110!”
  田桂花这些天心里明镜似的,她看到以前的熟人绕着她的小店直接进集贸市场买菜去了,每一次看到这些老顾客提着一大兜菜出来又说又笑的,她就难堪得很。这些小把戏她以前就知道,一定是王涛在电子秤上做了手脚。她本来想找机会说说他,又担心这孩子正跟自己的侄女搞对象,两个人甜甜蜜蜜地相爱着,万一影响孩子的感情,莉莉就难受了,就忍着没说,这次必须要说了。她看着两个年轻人帮着自己扶起倒在地上的东西,就沉着脸说:“不管卖什么,要给人家称够,不要把名声弄坏了!”
  两个人整理好这些菜默默地过去了。一阵风卷着地上的尘土和纸屑刮了过来,王涛用胳膊护着田莉,身材矮小的田莉躲在王涛的胸前,小鸟依人状。田桂花把脸转向一旁:两个孩子若是有很好的家庭,有个固定的工作,还用在这里风吹热晒吗?

      
【编者按2】田桂花因为脚被扭伤十天没去蔬菜店,蔬菜店里挂上了以侄女的名字命名的《莉莉果蔬大全》的牌子。往日自己的店现在主人成了莉莉和王涛,浑身不自在的田桂花只好另谋出路。作品以《生计》为题,在通过姑姑无私的慈母情怀来反衬侄女忘恩负义的同时,告诉初入社会的年轻人,诚信是做生意的首要条件,用缺斤短两谋取暴利最后的下场只有关门大吉。拜读佳作,推荐共赏!(编辑:郭海淼)

  西北风一直刮了一整天,晚上的时候气温下降得更厉害了,北方进入了数九寒天,石头和金属仿佛都要冻僵了一样,街上连一条活泼跑跳的狗都找不到。田桂花卖了一天的菜,尽管棉袄棉裤的,脚还是被冻得生疼,欣慰的是天寒地冻,蔬菜的价格却在一直攀升。这些绿油油的蔬菜都是温室里的娇娃,受不得丁点冰冻。她忽然想起南屋里她前些日子从田里她收回来埋在沙堆里的香菜,不知道还新鲜不。田桂花一直用这种办法保鲜。她走出屋外,脚下一滑,一下没有踩住,就从台阶上摔了下来。是自己刚才懒得走远随手把杯子里的水倒在了门口,天寒就冻住了。田桂花痛得呲嘴獠牙的,哎哟哎哟站不起来,她料定脚脖子扭伤了,寒风凛冽中地上坐了几分钟,才拖着伤脚回到屋里。
  第二天脚就肿了,乌青一片,凭感觉知道仅仅是拉伤了韧带。她还是用儿子淘汰下来的手机给田莉打了电话,让他们把店照看好,自己不碍事,但要休息几天。田莉立即痛快地答应了。田桂花不敢告诉儿子,是因为儿子说等他毕业了,有了工作一准不让她再卖菜了。可是自己一辈子不会别的,就会卖菜呀!即使日子好过了,也要有个事情做才好。现在马上就到年关了,不要说蔬菜,整个城市啥都缺呢。进啥货都能卖光。自己不怕吃苦,就是吃苦的命,儿子就是有了工作,娶媳妇买房子,啥都要用钱呢。还有田莉这孩子,从小家庭不太富裕,好不容易大专毕业了,工作也不好找。要是能跟着自己磨练一段时间,找不到工作开了小店也能养活自己。前几天发生的事情还没有跟田莉好好谈谈,只要踏踏实实经营,明年就给他们找个好地方,弄一间大点的门面房自己就放心了。
  天气冷了,往年这时候大家都在拼命存货,蔬菜一天一个价,偏偏这时候自己的脚受伤了。田桂花在家里躺了十天,实在是坐不住了。田桂花焦急啊!她站在地上试试,脚还勉强能走,就穿着厚厚的棉衣、毛毛的围巾在脖子里缠了两匝,一跛一跛地上街了,不知不觉走到集贸市场门口,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她经营了几年的小店上方悬挂着醒目的牌子,上面的几个字她认识“莉莉果蔬大全”。王涛和莉莉两个人忙忙碌碌站在如山的蔬菜水果摊前面,正在给一个顾客称着一袋油麦菜。王涛递给顾客,笑着说:“一共十三块钱。”
  “怎么这么贵?你给我的分量够不够?”
  “分量不短你的,短一两赔一斤,你放心吧!”
  那个顾客提着袋子掂了掂,用怀疑的眼光看看袋子里的菜,又看看王涛:“够不够?我怎么觉得分量不够呢?你给我再添一点。这么冷的天,不够我还回来寻你啊!”
  “开玩笑吧!这么贵的菜我怎么给你添?你回家称了,不够回来找我。”
  田桂花忍不住走过去,取了一棵油麦菜,放进了那顾客的袋子说:“放心拿回去吃吧!”
  王涛看见田桂花来了,急忙招呼她坐下:“姑姑,你脚还疼吗?你走了,工商局就找来了。这地方不像以前一样疏于管理,我就注册了一个。你看营业执照我写了莉莉的名字。等你脚好了,你想进什么货,我就给你腾个地方。”
  田桂花看着琳琅满目的蔬菜,什么都明白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莉莉也在一边说:“姑姑,写我的名字你也能在这里卖菜。那天房东说房租到期了,我给咱都交了。好家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房租也涨了。”
  田桂花站在那里插不上手,两个年轻人你来我往地忙着卖菜。她摘掉手套、伸出手想帮顾客装菜,这手、这袋子今天拿起来别别扭扭,怎么就不自在呢?田桂花突然觉得自己在这里很多余,就拍打了手里的土,借口脚不舒服回家了。从此她就呆在家里。好久都没有这么闲着了,田莉也没有打过电话,田桂花的心里难受着。离年还有一个多月呢,要是往年,南屋里早就存了大量的货了,每天晚上把那个鞋盒里的钱哗啦倒在床上,腰酸背痛地数着,累死也惬意啊!田桂花比谁都明白这两个年轻人要在她的店里驻扎了,牌子也有了,房租都交了,还有自己啥事呢?这个店比自己的家里还舒服,她喜欢站在小店的门口吆喝,跟隔壁的邻居拉呱。可是现在……本想好心帮帮他们不料搞成这个样子,唉!自己娘家的侄女,我这当姑姑的又能怎么着?
  田桂花对自己的亲侄女她无计可施,脚好了以后坐在家里更是闲得发慌,家里家外地打扫。她看到邻居东芝和阿玲骑着电摩去家政公司擦玻璃,就死活缠着请求她俩带她去,这些擦玻璃、打扫屋子虽说是粗活,人家对年龄有要求,老板客气地拒绝了她,田桂花真是好不沮丧。年前本是挣钱的大好时机,自己待在家里,连个擦玻璃的活儿都要看人家脸色。她想起那个店的事儿,想起王涛和莉莉连个电话都不打,原先规劝自己想开些的话都抛到脑后了。她拨通了儿子鹏鹏的电话,不由地把田莉数落了半天。
  鹏鹏放寒假了,田桂花的心才慢慢适应了,她忙前忙后地变着法给儿子做饭。正月初四,田莉莉带着男友王涛提了一箱特仑苏和野蜂蜜、还有一箱新鲜的蔬菜,给姑姑拜年来了。有理不打上门客。田桂花急忙叫儿子鹏鹏招待客人,自己系了围裙下了厨房。
  “鹏鹏,你签约了没有?有没有就业意向?”王涛拥着莉莉坐在沙发上,一冬天的忙碌,他俊朗的脸上没有疲倦反而多了一份自信。
  “还没有。现在就业形势不好。”鹏鹏坐在对面淡淡地说着。关于就业,他还没有具体的人生规划。
  “如果单位不好,就自主创业。”王涛端起茶水慢饮一口,深情地看了莉莉一眼说,“我没有觉得自主创业不好。上班就是个死工资,我看不上!鹏鹏,你猜我和莉莉去年挣了多少钱?”
  “猜不到。”鹏鹏对别人的收入不感兴趣,特别是知道表姐莉莉和她的男友挤占了母亲的小店,他闷闷地不想多说话。
  “五位数。”王涛的情绪有些兴奋,他调整了坐姿,脸色也涨得红红的,激动地说,“这样的速度,用不了一年,我们就能自己买车了。是不是莉莉?”
  看着王涛志得意满的样子,鹏鹏对大学毕业前途的担忧和母亲的之前的失落,几种情绪一起涌上来。他沉着脸说:“你们是发财了,考虑过我妈的感受吗?我妈是想帮你们。表姐,你这样做是鸠占鹊巢,有你这么干的吗?”
  “什么叫鸠占鹊巢?我没有不让姑姑卖菜呀?是她后来脚疼不来了。她要是来了,我就给她腾一块地方。”莉莉一听鹏鹏这样说,马上就着急地站了起来。
  “你连营业执照都办好了。你办的时候怎么想不起给姑姑打个电话?”鹏鹏也站了起来,眼睛直逼着莉莉。
  莉莉的眼睛里憋满了泪水,一眨眼,泪珠子就落下来。她用手抹了一下,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王涛看到这情况,连忙出来打圆场:“鹏鹏,你不要怪莉莉。是我们考虑不周到,姑姑什么时候想卖菜都可以卖,我给她腾地方,这样行了吧!”
  “做人要厚道!”鹏鹏这句话刚说完,田桂花就从厨房里跑出来,大过年的,她不愿意小辈们伤了和气:“都不要吵了,是我后来不想去,是我……”
  莉莉抹着眼泪转身冲出了门,王涛急忙追了出去……
  第二年四月春暖花开,田桂花扛着农具把田里平整一新,买了一些菠菜、香菜和葱的种子撒进土里。几场春雨过后,田里绿汪汪一片,每片叶子嫩得都能掐出水来。她忍不住用铲子小心铲下来,小一些的幼苗留着,大一点的捆扎成一把把的样子。她把那辆三轮车推出来,像爱护一件家具一样擦拭了一番,然后趁着天气晴好,推着它走向了市场。一个人闲着并不好受,田桂花推着一车嫩绿的蔬菜,心里顿时轻快了。市场门前围着好多看热闹的人群,喇叭里传唱兴奋的音乐。自从集贸市场大门开到这边,几乎每过几天总有开张营业的商家。不到一年,这里就成了繁华一条街。
  她好奇地走过去,看到自己,不,是莉莉的店上面那几个“莉莉果蔬大全”被“丽源化妆品”代替了。难道是王涛和莉莉他们开始经销化妆品了吗?她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她把三轮车放在靠墙的一边,走过去,一个人也不认识。这是怎么回事?她走进去问一个面容姣好的姑娘:“姑娘,这里怎么成了卖化装品的?”
  “我们店不卖化妆品卖什么?刚开张两天。”
  “那原先卖菜的去哪里了?”
  “不知道呀!”
  这时候那个房东也出来看热闹,田桂花赶紧上去问候那个房东:“王涛和莉莉啥时候把店转出去了?”
  “唉!这两个人就不是经商的料儿,年轻人太短见,缺斤短两的天天跟人吵架,做事不长久啊!”
  “那他们做不成,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她是你侄女,她不告诉你啊……哎,你看那几个人是找你吧!”田桂花顺着房东的手指一看,自己的三轮车旁边站着几个穿着制服的年轻人,她马上就知道这是城管来了。
  “这是谁的三轮车?这里不许摆摊!不许卖菜,没有人来就没收了啊!”一辆电动汽车醒目地写着“城管”二字,一名帅气的小伙子,指着田桂花的三轮车,正东张西望地寻找主人。
  田桂花急急忙忙走过去,二话不说推着自己的三轮车就赶紧走。她的心里无比的落寞,比卖菜赔钱了、比把菜都冻坏了没人要还难受百倍。她推着三轮车慢慢地往前走去。沿着这条走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街道往前挪着,脚下软绵绵像踏在那些松软的田里,无劲无力。
  “唉!等一下。你这青葱咋卖?”是一个年轻的少妇。
  “一块钱一把!自己种的,胡卖了算了。”
  “一块钱两把,行不?”
  “行!”田桂花停下三轮车,取出两把嫩嫩的小葱递给少妇……
  “怎么又是你?刚把你从那里撵走,你就跑到这里。存心跟我们打游击,我看你这车菜今天是不想卖了吧?”田桂花一听就知道是城管来了,她顾不上收那少妇的钱,扭头推着三轮车向前跑去。
  “站住!”城管开着洁白的电动车很快追上了她,“这条街不许卖菜!要不是看你年纪大了,直接把你的菜没收了!快走快走!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下次看见了就不留情面了!”
  田桂花喏诺应着,推着三轮车连走带跑、慌不择路。城市这么大、蔬菜这么新鲜,哪里才是自己卖菜的地方呢?她往后面看了看,唯恐城管追来,拐进了一个小巷里。小巷里僻静,她擦了一把汗,把三轮车停放在靠近楼房的一面。坐在一块露出来地基的石块上,她气喘吁吁,无助地仰天叹息:这里也不让卖,那里也不让卖。田里还有那么多菜,天气暖了,一天一个样地长。再找个摊位谈何容易?唉!怎么办呢?
  眼看着田里的菠菜一天天长满了一地黄黄的花,招来了一群群的小蜜蜂。这美丽的风景,却让坐在地头的田桂花无比的煎熬,大半年了一点收入也没有,就这么一直闲着。她想铲掉,可是种什么呢?唉!
  田桂花突然感到口袋里轻微的震动,她摸出手机,一看是胖大姐打来的:“桂花,刚刚知道我旁边的这家蔬菜店转租,你那个小店不是没有了吗?你有没有心思啊?”
  田桂花马上对着手机大声说:“人家不干了?为啥呀?”她打电话总怕别人听不到。
  “能为啥?总是不给够人家分量,谁也不是傻子,我早就知道她干不成了。你卖菜厚道,准行!要是有意,你就快点过来。”
  田桂花急忙收拾农具,拍打怕打屁股后面的土,向市场跑去。她听到身边呼呼的风声,呼吸里似乎还有田野里野花的清香。
  在快到中心大道拐弯的地方,田桂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前面打着手机。她连忙放慢了脚步,听到莉莉的声音:
  “喂!王涛?你找到工作了吗?……我也没有。今天面试了两家,可能都没有希望。这工作咋这么难找?这么难找呢?怎么办啊?”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