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香的博客
新手上路。
  回忆是一片飘过的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王林香 |  浏览(88)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5-14 07:35:06 最后更新时间:2017-05-14 07:35:06  
  本作品所属分类:无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回忆是一片飘过的云

        看到相黎明留言说,冷胜利已经中风躺床上多年了,过去听师傅说李金莹早已经走了,又想到去年尹利的离去,深感人生无常,只有自己注意健康,靠老婆老公都难说。
          冷胜利是高三博的徒弟,李长利的师兄,他的对象高美玲是李恩福的徒弟,两人都是博山人,一批进厂的,那年进厂的博山人很多,像李孔玉,孙秀云,孙启宝,孙其玲,李云霞等。总的感觉博山人挺精明,会来事,有俗话博山猴之说。不如张店人来的实在,直接。周村则会算计一些。
        博山男人会做饭,女人会持家也是闻名的,女人干活利落,麻利,自然也很厉害。老人们都说,如果找个博山老婆,是享福也是难受。有一次,我到博山一个乡镇的服务站检查工作,服务站长很热情地给我倒上茶水,我边喝边看资料,每次端杯喝水,可能都会留下或多或少的水迹,人家几乎每看到茶上有水迹,就拿布过来擦一次,几次之后,弄的我都不好意思再喝茶了。
,    1979年的春节,在韩家桐的带领下,师傅们要去博山拜年,我也主动要求去,大年初三早早地赶到周村,一起乘车到博山,有袁旭两口子,王益林等,到博山到后,就是冷胜利到车站接得我们,先到他家,再到高美玲家,当时就感觉他俩有点意思,而且两家相距不远,应该是相互了解的。
         然后去孙其玲,李云霞家,周玉玲家等,中午乘车赶到位于八陡镇遥光村找孙启宝。天下起了小雪,四周白皑皑的一片,下了汽车,谁也不知村在何处,孙启宝说来接也不见人影,车站附近连个问路的人都没有。等了一会,也冻的够呛,看到西边下坡四五百米处隐约有个村子,韩家桐走了过去,走不远正碰见有人向外走,一问,正是遥光村。进村打听孙启宝家,没有知道,说到他兄弟七八个,他是老小,村里就知道是谁家了,领着我们过去。
        正午时分,家里正在忙活着,孙启宝正准备向外走,看到我们到了,自然非常高兴。原来他十点多就到车站等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十一点多了,没接上人,也冻的不行就回家了,让他的哥哥们数落了一番,正准备再去看看。人到了自然是皆大欢喜。
       在一间不算宽敞但是有热炕的.房间里,架上一张八仙桌,让韩家桐,袁旭,王益林坐在热炕沿上,我坐在一侧,其它人围坐起来,孙启宝的大哥,二哥,四哥和孙启宝坐陪。孙启宝的大哥已经五十多了,很会来事,在家里也很有权威的样子。倒上烫好的酒,一轮一轮地敬,即便是象韩家桐袁旭这样在周村街上混过的人也抵挡不住,周村风俗不行了,123,321,1234567不行了,要按博山风俗,先来个四红四喜,五福同寿,一心一意是两个酒,一碰两,不碰仨,不随转是不行的。当知道王益林是孙启宝的正师傅时,虽然年轻,却倍加敬重,连敬几杯,弄的王师傅不胜洒力,还让我替了两杯。
       快三点了,还要回周村,我们好不容易才离开孙启宝家,乘公交车赶到博山火車站,好不容易坐上了一辆闷罐车,只能站着。大家酒意浓浓,面对天寒地冻,没有了多少精神,却还是感到博山之行很成功,很有意义。     
           那时年轻,一到过年就是骑自行车串门拜年,有时一串就是三四个人,甚至五六个人,家近处先到蒋良家,黄海涛家,向西就到刘红岩,石岩家,向东就到张店电机厂张军伟,李长利,许红,杜冬丽家,然后到机床维修站的刘迟勇,李宾,刘萍家,经郝岩家,再到红卫电机厂韩晓华,刘翠芸,王美芹家。人或聚或散,即精神抖擞,又纯真烂漫。有年到许红家去,人家父亲刚刚去世。有年同张军伟到刘萍家去,母亲被车撞了在医院里,家里火没有生好,满房烟呛,张军伟帮着生火。有年到刘迟勇家去,张军伟非要满屋找小陈。差点找到对门的李宾家。想想那时的真情实意,看看如今的虚声冷气,让人怎不怀念过去的美好时光。
         人生就像一片云,随风飘荡,有彩云的辉煌,白云的纯洁,乌云的黑暗,乱云的纠结,更有云海的波澜壮阔,这,都在我们的记忆之中。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