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肃的博客
老兵博博
  行走蔚州(四十九)——凤凰台上祁家皂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摄影  祁家皂  凤凰台  蔚州 
  发布者:宁肃 |  浏览(931) 评论 (4)  | 发布时间:2017-06-15 08:47:45 最后更新时间:2017-06-12 14:47:35  
  本作品所属分类:人文关注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行走蔚州(四十九)——凤凰台上祁家皂

 

几年了,一提到祁家皂,眼前便闪回着一个貌似古戏画面的混沌世界,恍恍然,亦真亦幻;一想到凤凰台,就有那一个个古堡一堵堵土墙在心中阵列,雄赳赳,威武庄严。

 

1  偶遇祁家皂
 2013102,国庆节的壶流河谷却是花样时光。

 
走进祁家皂,纯属无意,纯属天意。当时是要找西大坪的,驰过西合营便看到壶流河北滩的岸上有高矗坡头的土质遗存。

“开过去,看看。”

这一看,我很惊愕。这是一个满目苍夷的所在,比边关更古旧更残缺更苍凉。这里,破败不堪的土墙有的闭门,有的坍塌。仔细看看,有的竟还住着人呢。一个离国道并不远的村子里,竟还有人这般活法。

后来才知道,祁家皂地处的崖畔,有个极好听的名字:凤凰台。

后来又知道,宋代女词人李清照写过一阕《凤凰台上忆吹箫》,那份凄清愁绪,不免令人唏嘘。

但此凤凰台,非彼凤凰台。一个远在江南,一个近在塞外。其实,两者也算有一毛钱的关系。除却“因为一个名字,喜欢一个地方”的心理痼疾,我非要把两台往一起搭,全赖那个“凉”字。一个悲凉,一个凄凉。但古蔚州的“四十里疙瘩”,肯定不是女词人离愁别绪的春床,生就不了悲壮。但祁家皂的凤凰台是,凤凰台的祁家皂是。祁家皂也滋润不了女词人的浪漫情怀,却注定金戈铁马,塞外阳关。那硬实的黄土里血染了多少又风干了多少苍凉的悲喜故事,只有天知道。
从此,在北方城、水涧子、卜北堡之后,我与另一个古村落结缘,生命里又多了一份牵挂,一而再再而三地来……

 
地处壶流河“大拐弯”的凤凰台,是个相对孤立的剥蚀性黄土台地,为蔚县西合营镇属地,俗称“四十里坡”,现存两寨三堡,古风犹在。

其中,台地向西南前伸的蛤蟆嘴上,正是本篇的主角——祁家皂。

看村头的石碑,方知祁家皂,乃“明成化年间建村,因祁姓主居,且曾为屯兵之地,故名。”

作为蔚州“母亲河”的壶流河,正是从祁家皂的蛤蟆嘴边北折,扑向了桑干河。壶流河本名“葫芦河”,古称“祁夷水”,不知这河与这村在“祁”字上有何关联?

弃车穿村南行,一路沟壑纵横。

 
在村子的南侧坡麓,一座大型兵堡矗立。上口四角,下座圆浑,相当得庞大,相当得威武。

不用说,古风犹在,无风浩荡。想必当年兵家必争,刀戈如梦。这座堡里与堡外,演绎过诸多生死大戏。

兵堡一座,以沟为壑。毫无疑问,这是村子的前哨,也是制高点,可前控河滩,后布兵丁,甚至在必要时,全村老少也进入堡垒,以避战乱。唉!战争前沿,军屯时代,这里的人们活得该是多么惊恐、揪心而无奈。
兵堡一座,雕塑一座。多少年的风吹雨打,兵堡不断老化,一年一寸的崩塌削减他的伟岸,而今的他只不过一座农耕文明与兵耕文化的雕塑吧。

 
兵堡一座,威武赫赫。夕阳西下,我的影子越拉越长。我看上去是那么单薄,的确是太单薄了!无论是知识,还是思想。多么想就这样注视着古堡,让自己的影子与他相接,让我走进他的心灵,他的整个世界。因为时间关系,没能登上古堡细察。据有关资料,该古堡约4亩面积,券门开在东墙,有土路与村子相连。寨里原有一座古庙,已不复存在。由于逐年的雨水冲刷,古堡愈显苍老孤独,与隔沟的村落残垣默然相守,就是老死也要恪尽守卫职责。“又是一老兵呵!”

“凝眸处,从今更数,几段新愁。”

 

2  探访祁家皂

201498,中秋节的壶流河谷仍然郁郁葱葱。

讲实话,小长假的前两天天气一直不给力,走了几个村子,越拍越没情绪。第三天索性睡个自然醒。但起早惯了的人,还真懒不了床,天一亮打开窗帘,“我的天儿!”宾馆楼下的平房一片红彤彤。

后悔药没法吃,紧急行动,出发!

车过西合营,太阳高高挂,“血浴古堡”没戏啦!

到岔路口,车向右转,前面是祁家皂。

心想,上次拍祁家皂古堡太过匆匆,不如顺手补一下课。于是,村西下道,车停打谷场,开练!
上次主要是在西北方向拍村南的兵堡,这次不妨进村转转。这一转,真划算!没想到,上次忽略的树们绝对是亮点。



 
    古堡,还是那个古堡;残墙,还是那残墙。只是换了角度,再配上树,韵味真不一个样。光线正好,但见几位老汉门口聊天,一如当地固有的低调不紧不慢。

 
    时而有人从幽长的街巷走过,闪过一抹悠远的味道。

 
    再有两只麻雀驻立房檐,一只光影里,一只光影外,谁也不理谁,趣味那个妙。

 
    穿过村子,绕过冲沟,来到东岸,试图找个途径进古堡,没想到几头放养的老牛不断撞进我的镜头。甚至挡着路,就是不给让,老牛就是牛!

 
    大着胆子,下了冲沟;小心翼翼,攀上墙跟。独自一人,钻进了那个后来才知道当地人也没几个进去过的古堡。据说,他们有些忌讳。


 
    这个座落在近似圆丘上的古堡,竟然是个方的,边长约两百来米。靠近北侧的中轴位置,有个被放翻的龟形石碑,旁边似为被盗挖的古墓。


 
    可以想见,这里当然定有战事,后来可能有贵人下葬。好在蓝天白云,消减了初进时的恐惧,但只一人,不宜久留,从残墙的缺口北望了眼村庄,便钻出了古堡。

 
    出得古堡,但见崖畔土墙高悬头顶。其实,这是当年百姓从村庄逃出兵堡的唯一通道,如桥一般,自然险峻。

 
    在这条高悬的小道东侧,有一风化柱状地貌赫立,高耸入云。

 
    往回走时,又发现的几头驴,很悠闲样子。我想,它比我孤独,但比我幸福。



 
    当我逛到村中央的古戏台时,不禁怆然。那柱还立着,那梁还撑着,但那墙却坍了,那顶却漏了。老而不朽,残而不倒,就像那古堡那古道那历史的时光,疙疙瘩瘩,断断续续,却能延续着民族的精神,令后人敬仰。

 
“生怕闲愁暗恨,多少事,欲说还休。”

 

3  敬礼祁家皂

2016420,谷雨的壶流河谷正值春意盎然。

不过,我们四人摄影小分队是奔着凤台新雨和杏花古堡去的,但晚了几天,杏花已落,绿芽蓬勃。

 
其实,凤凰台之所以有这么个美丽的名字,肯定不仅野寂苍凉,雄风浩荡,还有其英雄美人、温婉柔情的一面,“凤台新雨”就是“蔚州八景”之一。据说,谷雨时节,百花盛开,“凤凰台上的大小寨堡,笼罩在迷蒙烟雨中,村庄缥缈,景色融融。”于烟雨迷蒙之中,“远望凤凰台/烟支迷其所/有时显雉堞/言言竟如许/我闻青云城/仙人侈/谁为移尘寰/苍然屹平楚”。故,西合营东北五里的“四十里圪垯”,旧日人称“凤凰城”。
然而,一如既往,还是明媚的蓝天,还是洁白的云朵,没有烟雨咋办?我们集体决定,死等夕阳!

 
    夕阳倒是来了,但我站错了地点,没出什么大片。但沐浴在夕阳里的心情,也像那古堡上飞翔的鸟儿一般轻舞着,像那旧屋顶上的月儿一样明亮……


 
    不甘心的,第二天早早地赶来,迎候朝阳。

 
    终于,等来了古堡镀金的过程,由暗而明,由红而黄。

 
    扭头向西,我看到了一把利剑,直刺苍穹。那是一堵屹立不倒的土墙,却有如此直击人心的力量。这,就是古堡。日出和日落,是它最为神秘最有风采最具灵魂的时光。

 
    然而,当太阳高照,红黄的光晕渐淡,一切逐步复原,古堡又恢复了古朴与厚重。即使有小五台山脚下的地气笼罩,凤凰台上的一切变得直接而真切。


 
    于是,我走向了早起劳作的人们,我的父老乡亲。



 
    古堡,合闭吧!保守着你的保守,希望着你的希望。你,将永远不朽!

 
“明朝,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即难留。”

 

祁家皂,敬礼!

祁家皂,再见!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欣赏了,朋友;一段尘途,就一幕幕史册,融入进去,是在与天地对话······

发布者 :施国基 (2017-07-14 12:42:27)  回复

这些古朴苍茫的古堡,留下的是岁月历史的痕迹。。。让人有怀旧感!!

发布者 :王云阳 (2017-06-21 20:54:02)  回复

美好的生活,精彩的摄影!学习再学习老师佳作!问好!

发布者 :戴菲 (2017-06-16 13:26:09)  回复

蔚县,拍不完的景致,道不完的情!

发布者 :杨明华 (2017-06-15 23:53:31)  回复
4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