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闻冰精英博客2017

  2017作文之一《我在跟茅院的同学说话(小小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刘闻冰 |  浏览(148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7-02 16:53:31 最后更新时间:2017-07-03 13:46:32  
  本作品所属分类:小小说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在跟茅院的同学说话(小小说)

     李柏,字泰柏,小小名洞庭,小名沧海,大名亚马逊河边,又名尼罗河畔,别署南岳山顶洞人,号宇宙银河居士,笔名闻日多,巴鑫,冰蕊,桃李莫言,雅称文心叼龙。我曾有幸谋面三四,略知一二。

    去年岁末,接受新事物,开通微信,李柏主动申请,自报家门,成为手机上的好友。今年岁首,上班头一天,忽然电话响起,李柏说,下米城督查两个月了,看望老朋友,在省级刊物发表了长篇小说,送我欣赏。我说,要得。

    七八年没联系了,还记得我和我的手机号码,心存感激,一路小跑下楼去接,如今到处车位紧张,作为东道主,得安顿好他的小车。才下车,没来得及跟我打招呼,李柏对着自己的手机吼开了:我马上就到办公室来,现在跟茅院的一个同学在路边说话。
    
一进办公室,李柏从资料袋里急匆匆取出两本刊物,一本前年的,一本去年的,一一翻开。他右手食指夹着中指,将桌子敲得啪啪响,然后,用右手食指指指点点,说:这是我写的旧体诗,这是我写的分行诗,平仄韵律没得说,空灵意境样样有,人家都说写得好。他右手食指夹着中指,将桌子敲得啪啪响,然后,用右手食指指指点点,说:这是我写的长篇小说,这是屈丸教授写的长篇评论,评论真是到家了。李柏心细,体恤我视力差,凡是有他的文字,或与他有关的文字的页面都一一折叠起来,生怕我阅读时生遗珠之憾。我应接不睱,问,喝茶还是咖啡?李柏仿佛心有所思,说,随意随意。我说,那就喝茶。李柏说,喝咖啡吧。
     
在喝咖啡的空闲,李柏右手食指夹着中指,将桌子敲得啪啪响,然后,用右手食指指指点点,说:我写了一篇回忆杜俯先生的散文,发表在《新鲜世界文学》上了,读了不。我说,杜俯先生是我的同乡兼作文老师,他去世后我一直怀念,却写不出像样的文字,那份刊物我好久没看到了。李柏说,下次送一本给你,纪百能,高野基,泰哥耳,海民威,安徒升等大家看了都说写绝了,说我跟杜俯老师感情深厚,胜过兄弟。李柏说,我在市里某协会当副主席,你以后写了东西,可以去参加活动。我说,还是不去好,怕热闹。 
     
李柏问,苏灯泡你跟他关系怎么样。我答,不怎么样,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李柏显得很失望,说,他是我的哥们。说完,对着墙壁上的通讯录,边念,边记下苏的手机号码。这时,李柏对着自己的手机吼开了:我马上就到办公室来,现在跟茅院的一个同学在路边说话。
     
李柏问,韩钰你跟他关系怎么样。我答,不怎么样,以前是我的直接领导,现在是我的上级领导,每次来都要糟蹋我几页纸,我表扬他用毛笔写钢笔字。李柏显得很失望,说,他是我的哥们。这时,李柏对着自己的手机说开了:我马上就到办公室来,现在跟茅院的一个同学在路边说话。
     
李柏问,李清兆你跟她关系怎么样。我答,不怎么样,没话说,没深交,没来往。李柏显得很失望,说,她是我的姐们。这时,李柏对着自己的手机吼开了:我马上就到办公室来,现在跟茅院的一个同学在路边说话。
     
李柏问,范正淹、王安食、柳争元你跟他们关系怎么样。我答,范是同学,王、柳是熟人,都不怎么样。李柏说,他们最近会请我吃饭,你去不。我答,不去。李柏显得很失望,说,他们是我的铁哥们。这时,李柏对着自己的手机吼开了:我马上就到办公室来,现在跟茅院的一个同学在路边说话。
     
有必要说明:李柏当时与我在办公室说话,而非路边;李柏与我说话时,手机一直没响铃,也没听到对方应答;李柏所说的长篇小说刊登,实为选载;所谓省级刊物,实为业余写作者内部平台;不知道可以挂在嘴上做歌唱,我没参加过茅院的写作培训;手头有几本自己的集子,原想请他指正,到底没出手,我不是茅院的同学;我正在品读的,是《历届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诗歌金库(1901—1996)》,洋洋一千一百八十三面,够消受的了;那两本刊物正要钻进走道上的回收桶时,负责保洁的舒亭师傅走过来,说:我拿去看。
     
李柏说起身就起身,说,太忙,得走了。我如释重负,两脚轻松,于是送他下楼。李柏说,在米城还有半个月督查,离开前一定再来看我。我说,好。李柏感慨地说,当官有什么意思,若干年前我就参加了省委党校培训,做厅级干部培养的;写点文章,交几个真心朋友舒服多了。我无言,贪婪地面对着冬日难得的阳光。
     
李柏走了,如果再在电话里说要来,我已拟定四句台词应答,以防万一:我马上就到办公室来,现在正跟鲁院的同学在路边说话;我马上就到办公室来,现在正跟鲁院的老师在路边说话;我马上就到办公室来,现在正跟获鲁奖的作家在路边说话;我马上就到办公室来,现在正很荣幸地跟世人景仰的鲁迅先生在文学的神圣殿堂里有滋有味地促膝说话。     

    不过,现实,真真切切的现实是,我将李柏送出院门之后,李柏在上车之前,正举起手机,大声地吼:我马上就到办公室来,现在跟茅院的一个同学在路边说话。李柏,一表人才,走南闯北,年近半百,头发渐白,在花果山红楼梦桃花源花业有限公司种水中花镜中月,多年前听说官到七品,其余不详。本故事纯属巧合,信手拈来,过路君子莫要盲目攀比,切勿对号入座。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