岦泩良言
李胜良艺文备忘录
  鸡年试笔(21):大师为我画漫像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胜良 |  浏览(18583)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7-07-09 13:00:38 最后更新时间:2017-07-31 16:30:03  
  本作品所属分类:逸致闲情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大师为我画漫像


最早有文友为我画漫画,是在2003年前后在网络上操练人文BBS时,先后有数张《某公挥砖图》《某公打鬼图》《某公百人志》之类。可因为与“画师”不曾见过,只能出于写意。限于网络隐私,也不便于在较公开的界面宣扬。

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漫像是在2010年。上一年,我与长江兄赴西安参加曹先生的作品研讨会后,数位友人陪我们去了一次延安,其中便有《税收与社会》的美编刘泓大姐。此前我看到过她为姚兄所制漫画,维妙维肖,气韵十足,好生仰慕。于是,便趁了某次喝了酒胆子大了脸皮厚了舌头直了说话冲了的场景向她索画。大抵是我当时长得还不够漫画资质,也必然有贸然求画的唐突,大姐的画迟迟没有画出来。后来我便一张一张把自己看上去还算搞怪的照片奉上为她启迪灵感,想着开弓没有回头箭必须硬着头皮霸王硬上弓也许执着所至也能让金石为开。终于有一天,刘泓的成品发来了,一口气就是四组!这可是把我惊呆了。我的小伙伴们也惊呆了。历史上,大姐很少为人画漫画,在我之前和之后,多少才华、名望、脸皮都远厚于我的文友,一个个被她当场回绝,斩钉截铁。而给我的这数张,张张精妙绝伦,甚至成为我特意制作名片的题图。在这之后,用于发表文章的配图,我志得意满。

后来认识了东南才子顾志珊,并从2011年始为他主编的《海西税务》供写专栏达五年之久。20138月,老顾邀请我和林喜乐到武夷山参加编刊座谈会。一日下午,他神秘地对我们说,走,我带你们去个地方!山后的幽林中,有一处飘逸小筑。几上有着余热未消的笔墨之物。老顾铺纸运气,一气呵成,各用十分钟,署我名的《盛凉图》及署林作家名的《喜乐图》鱼贯而出。这是我得自顾大才子的第一张漫像。

2014年,五十初度的我时常曳杖进山,某次便发了一张照片。老顾在群里见到,挥笔一张《胜良五十》,并赋李白式古风一首:“燕赵多侠客,税坛有奇才。临风挥健笔,风气一为开。忽忽五十载,持卷上高台。文思犹澎湃,长江滚滚来。”那一年出去讲课,辩读这首诗,经常成为我在课堂上煞有介事自命犹凡的一个经典动作。

转眼就是三年过去了。老顾的画才得到了绝大界面上的认可与追捧。便是在系统内,也数番到国家税务学院开坛说讲。某次大规模的顾志珊主题画展,甚至从某年某月一直保持在某几间展览室中。当其时,曹妙诸友俱有贺文,我写了三首打油诗,其中一首是:

一峰卓立闽江东,

恣肆激湍气象雄。

写意漫钩丑名士,

工笔细抹俏鱼虫。

三品楼上中土画,

顾氏绘里西洋风。

最喜蛋蛋妖娆趣,

志珊脑际走游龙。

纵是时常要在百忙的工作之外应对各类画约,顾君还是时常出现在群中与大家同乐。王太生的《每日一诗》活动中,我们再度看到他的身影,那漫画也是滔滔而至。值得骄傲的是,这其中有一半以上,是以我为“原型”或者抒写对象的。不拘常情大开大合幽默通透天外奇想的画风,着落在“熟人”身上有时更有喜感。诸多人等,一见漫画比自己肉身还“可爱”,纵是不发恶语,早已心凉半截,哪还有心思继续追星。

《太生每日一诗图》,典故着落于与“日记”同构的“日诗”。那画中的主角,摆明了就是渥庐。此节业经画者说破。连某位不认识老顾的微友也在第一时间提示我:画的分明是你啊。事实上,我作配图诗时,也是这般想的:

道人间尽花痴,

君有远方我有诗。

且共唐贤催日课,

兴至红潮汗滋滋。

本是为另一位女微友所制《十八相送图》,也很自然地把那书生幻作了我。我也不客气,提笔便来:

同学三载最交心,

相思树下古今。

早闻一身红粉味,

宁扮禽兽不做人!

突然之间,老顾开始打造一组含光八怪图。首幅仍然置于《渥庐行吟》。那个夜里我激动不已,打油诗都见出了得瑟与哆嗦:

低盘浅目中腹宽

商於众丑我为先

唯恃笔力胜脚力,

万里路上文万篇。

第二天,老顾倾一个小时宝贵光阴,精心制作出一张《含光诗社欢会图》。这个时候,我的诗才已经快见底了,不过还是高度得意于五六句的NB闪亮:


曾记凌舞当年,
一众红女俊男。
吹牛且当儿戏,
官财皆是等闲。
赖有文采盖世,
青史自当我传。
终南早有捷径,
无事高枕安眠。


针对他在一张漫画中把他的某位老友潜心画作了最能代表男人气的某种器官,我把微友的跟贴发给老顾看,并憧憬着如果如此画我必会为我大涨其粉。说时迟那时快,两张《李生低调高调皆不着调图》飙了出来。正准备去上班的我,见状脱下工作服,卸去武装带,钻进卫生间,开始“憋诗”:

尘世秉烛游,
被褐怀玉泛中流。
妄夸孤高一枝笔,
不经李下也低头。

曾向公输问斧斤,
屡上仰山较远岑。
一曲广陵弹奏罢,
袒怀拥酒竹林。

最火爆的一张,老顾干脆不敢发到群里,而是直接私递给我。我却大为兴奋,准备改天就去到街上把它洗印出来,再请相识的画家仿一张,挂向书房,名之《傲世渥庐》。反躬自问:这不正是我追求的治学境界么?

触发我整理这样一张专门回顾帖子的,是昨天晚上老顾再次的赠予。刚刚从北京参加研讨会回来的我,发了几张照片到群里。大抵某张很有小品况味,正在为某出版社挥汗制作丈八大幅《滕王阁序》的老顾捡起一张盈寸纸片,一挥而就《渥庐羁旅图》。那一时刻,我浮想联翩想到了顾炎武、顾祖禹、顾恺之一干顾氏友人:


花曾景范嗅,
书是亭林批。
崎岖山中路,
尚托顾家驴。

细数五年来未经索要已得顾大师十余张漫像,幸何如之!必辑此一文隆重载录而后快。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倍感亲切!

发布者 :孔德华 (2017-08-13 19:53:26)  回复

这么多点?

发布者 :李胜良 (2017-07-31 16:28:59)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