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重行行
翁重德的BLOG
  小人书及其他(杂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翁重德 |  浏览(1341) 评论 (6)  | 发布时间:2017-08-05 21:49:44 最后更新时间:2017-08-11 05:43:26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小人书及其他

翁重德 



  

儿时爱玩。
泥人,铁圈圈,玻璃珠,陀螺,摔纸片,跑跑抓,等等。也自己动手制作,折纸,捏泥人,削竹蜻蜓,绑扎简单的风筝,等等。捏泥人、雕刻那些,我们小学生可以掌握的也就最简易的制作。是我小学劳作课老师教的。比如雕刻,新瓦片,在上面刻字如“努力学习”“热爱和平”等阴文大字。对这些,成年人也许不屑一顾、“掩口胡卢而笑”,可是我们这些小学生却是专心致志在做,我们的家长也是一百个支持,而且兴致盎然地欣赏我们的制作。五十年代初中小学校有的还延续之前的一些教学课程及模式,如这里说到的劳作课,它切合少年儿童天性、格物致知、激发孩子对万事万物的兴趣、自幼培养孩子动手能力,当然更重要的是让孩子们或感受到小挫折或享受到成功的喜悦、有助于锻炼毅力及培养自信自强的心理素质。
还有踢毽,下棋……等等“对抗性”的也比较“斯文”的玩,至少不是玩得一身汗水或一身泥土。
踢毽的毽子自己做,甚少花钱去买的。许多人没那闲钱,况且买的那些、花花绿绿的、中看但是未必好玩。我们自己动手做的未必没有买的好。几片旧铜钱、积攒的公鸡尾巴毛,而且互相间有个比较,从材料及手工上可以看出各自的用心与工巧。有时玩着玩着、感觉这个毽子不好踢、比如脚感的不适、不应脚,便嚷着:“还是试试我的吧”。
下棋,最简单的是土话叫做“六子出”的棋子,那是我们老家的叫法。随地找来可以做分辨的各六粒小疙瘩比如小石子比如小瓦片甚至小土块,在地上画几条横竖线就可以两人间“勾心斗角”在谈笑间论胜败了。前不久我在电视连续剧《白鹿原》里看到类似的棋艺竞技,两位老农民一时兴至,随处随地找来十几粒土疙瘩,蹲下来便可哥儿们之间较量一番。
军棋象棋都玩。印象中本街巷我们这一群孩子里还真的少有谁家有余裕财力买得起象棋或军棋、哪怕就一角多最便宜的那种。看人家下棋,不如自个儿上阵一拼高低。又想下棋斗胜、又不愿腆着脸去借他人的棋,便自己动手做。
小孩子没木作手艺与工具。曾经有邻里大叔送我一段报废了的而且缺了两个齿的旧钢锯锯条,这已有些钝的锯条即便安上锯把锯木头并不利索、使不上劲。有道是,办法总比困难多,我找来零碎瓦片,轻轻敲出类似的圆形,伏在粗粝的三合土地上将瓦片磨出囫囵样子,分别用黑墨水及红墨水写下“车马炮士相卒”等字样。在我们光滑石板路的巷子里以及周边找个合适的地并不容易,有时只好顶着烈日蹲在炙热的地上忙碌,痛并快乐着。

一起玩的都是穷人家孩子,谁也不嫌弃谁,快乐,舒心。

小人书。我们土话叫“人仔书”。
童玩时代,对许多孩子来说、小人书是上品罕品、也是奢侈品。
靠近我就读的道山小学的道山路路口有一家小人书店,准确说是租看小人书的小店,店里墙上贴满了该店提供借阅的花花绿绿的小人书封面。店老板将小人书的封面揭下、作了编号,黏在墙上或支在门口的看板上,并将揭去封面的小人书用牛皮纸加了新封皮并且标上对应的编号。店里狭小空间安放着厚木条板、这就是板凳了。——可想而知,这对求知欲很强、可是还不太具备文字阅读能力的孩子们有着何等强大的诱惑!
在店里借看小人书每册1分钱。要是借出店外大概是每册每天2分钱吧?
身无分文,再大诱惑也不起作用。

也有不必花钱就可以看小人书的所在。

就在这家小人书店斜对面有一家小小的理发店、也在道山路旁,那是搭着他人人家外墙简易搭盖显得破旧的小瓦房。
我小时候的福州普通民房、有些还带有空地。我家隆普营27号旁是一片菜园,1954年我家搬到隆普营24号,其东边原来也是一块空地、后来一户人家靠着我家风火墙墙外搭盖了简易房子作住家。另外,我小学同学余广住在怀德坊八旗会馆附近,他的住家也是简易搭盖、而且还连着一块小空地。我曾经去过余广的家、也在他那显得荒废的空地玩过。
上述这家小理发店就一位师傅、一张旧理发椅,然后就是、靠门口摆着一张有靠背的长椅、也是旧的,那是留给等候的顾客坐的。那张椅子上散放着几本旧小人书,武侠内容,总是那几本、没见店主换过新的。小人书具体什么书名都忘了。不过我以后看《三侠五义》《小五义》等武侠小说、脑子里浮现的人物形象总脱离不了幼年时看到的那几本小人书给我的最初印象。

位于东大路的福建省立图书馆儿童阅览室也可以免费看小人书。那些小人书都被钉在特制的木板斜面上,每隔一段时间会有更换。
不足20平米的儿童阅览室曾经是我的也是本地许多孩子的乐园暑假寒假期间,我们这群不理家务的孩子很早就在省图那栋米黄色旧楼底层儿童阅览室门口等着候着,大概是上午8点半或下午2点(?,要看是在暑假期间还是寒假期间)阅览室大门一开,我们这些孩子的行动状态那叫做“汹涌”,争着找自己心仪的小人书的位置、并且当仁不让地坐了下来迫不及待地“聚精会神”去。如果没了位子或抢不到自己爱看的,就只好站在旁边等着人家看完。人家即便一页也要看老半天,你也别急也得耐心的等。同理的、有时是别人站在我后头等着我看完。我看的一些小人书就是这样“等”来的,没记错的话其中有《鲁滨孙漂流记》,有了这个记认,升上初中后、当我在学校图书馆看到小说《鲁滨孙漂流记》时意外高兴、于是又有了再一次全新的愉快的阅读之旅。

也是在我读小学时,在南后街东边北段某处有了个小阅览室,主办的单位不清楚,好像听说是街道这一基层层级(?)兴办的文化设施,不管怎样一定是热心人或善心人的动议与主事。它存在时间很短。印象中那是一处有点大的福州三进间老民宅,在该民宅第一进客厅摆放着几条张斜面阅览桌。那里没摆放小人书,可是有几本少年儿童读物、里面有彩色插图。
80年代我计划编写福建近现代教育史的时候,我的编写框架中另设“社会教育”部分,其中涵盖政府主办的养成所、短期专业技能培训班等职业培训机构,图书馆、博物馆、类似于这类阅览室的社会开放机构以及相关研究机构等等。

终于有了一本完全属于小学生我个人的小人书,书名《纪昌学箭》。至今我依然记得书中那则古老故事内容以及一些经典连环画画面,那是微贱的我所拥有的第一本小人书啊。这本薄薄的小人书是我读小学时老师颁给的奖品,小人书里头亘古不灭的道理给了童年我以教诲与启示。我后来体念到和我同样微贱的我小学老师的苦心。
蠢笨的我没什么作为。平生没得到什么奖项,要有也是小小的奖、比如这个念小学时的劳作作业、以及中学时的毛笔小楷……,都是那些志于仕途者正眼不瞧的而且在革命年代被批判为“白专”的东西。
我性情淡远,从小时候起、对那些属于权势的、或争先恐后的、或拉帮结派的等等,愚顽的我常常没啥感觉。直至现在,每看到那些属于聪明人的激情与热衷与膜拜的等等,我每每沉默每每退避。
谈远了。

1957年上初中后,我告别了跑跑抓、陀螺……,也告别了小人书……,之后,只留下一点个人童年记忆零星碎片。

此时此刻我坐在我破旧的家里,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散落在靠窗那台闲置多年的缝纫机上。

时常想起童年时家乡小巷、那株老榕树、我清贫的家,忙碌着的母亲唤吃饭、而我还想将手里的陀螺最后修整好……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小时候,我在西安,2分钱租借一本小人书,《三国演义》《水浒传》《封神演义》等都有。

发布者 :杲文川 (2017-08-21 23:26:42)  回复

有趣的回忆!首席拜读,问候翁老师!

发布者 :肖介汉 (2017-08-21 20:33:51)  回复

现在很需要正能量的小人书!

发布者 :唐大柏 (2017-08-21 11:43:06)  回复

许久未见!拜访,问候。

发布者 :席小瑛 (2017-08-18 21:24:56)  回复

许久未见!拜访,问候。

发布者 :席小瑛 (2017-08-18 21:24:56)  回复

一个时代的记忆,我一直坚持收藏,现在有4-500本。欣赏翁老师好文章,重温少年时!!

发布者 :王云阳 (2017-08-18 11:24:18)  回复
6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