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肃的博客
老兵博博
  行走蔚州(五十)——拜谒军堡西大坪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西大神堡  军堡  西大坪  蔚州  摄影 
  发布者:宁肃 |  浏览(19532) 评论 (11)  | 发布时间:2017-09-24 22:56:29 最后更新时间:2018-04-27 21:01:52  
  本作品所属分类:人文关注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行走蔚州(五十)——拜谒军堡西大坪

 

“在世界的东方,存在着人类的一个奇迹,这是中国的万里长城。在长城脚下,还存在着另一个奇迹,那是河北蔚县的古城堡。”

——罗哲文(中国古建筑学家,国家文物局古建筑专家组组长,原中国文物研究所所长)
 
古蔚州,向为兵家必争之地,素有“八百村庄八百堡”之誉。但真正的军堡留存并不多见,只有号称“西大神堡”的西大坪最为典型。
毫无疑问,这又是一片沟壑纵横的黄土地形。

 
    五年前的那个正月,跟随大伟兄弟,第一次走进这里。面对这土得掉渣儿的黄土,以及黄土衍生的风景,我的欣喜你能懂。枯树、土房、古堡、雪山,还有寒风,“真个萧瑟的所在!”

 
    大伟说,“宁肃大哥,这对你胃口吧?”我答,“太对啦!”

 
登上古堡,远远望见一老农伫立残壁之间,悠闲地看着我等城里人撒欢儿。俺出身农家,见着老乡就亲切,索性下去会会这老哥。

我问,“这不是《走西口》的外景地嘛?那些外景呢?就是原来剧组搭的那些棚子,设的碾子、牲畜棚,仿建的市场呀什么的?”

老哥答,“早让人拆回家作木料啦!”

一兄弟逗,“这是北京来的领导,让你们村长跑步过来!”

这老哥还真就转身要进村叫人去。

我忙说,“他逗您呐!”这兄弟哈哈一笑递上烟来,我们便聊了起来。

这个说,“如果原来的外景你们留着别拆,你这里就是景区了,你们就跟着致富了!”

那个说,“凡是拍旧社会的电影电视剧,你们这里最合适。光当群众演员,你们也多条挣钱的道呀。”

把老哥说得很窘迫,直说,“是不是呀,是不是呀……”

 
唠得熟了,老哥聊得利落多了。他说,这西大神堡建于明代洪武年间,原来有过明军驻扎守卫。作为一个军堡,有着200来年的驻兵历史。

那之后,每年的蔚县之行我都到此驻足,并非为着艺术,甚至不为摄影。只想,对这位戍边守塞的老兵致敬!

当我从国道下车向东步行,都会说:前辈,您好!我相信,这声问候会在这片旷野甚至小五台山间有所回应。
后来拜谒古堡,都是自驾,有充裕的时间,都可以绕着古堡好生看个真切看个详尽。

 
    我想到了西藏的转山,那种神圣。于是,我也那样转,360度环行。尽管,沟深坡陡,隐患丛生。六七十度的坡面,我爬上爬下……



 
    每次,都要穿过南侧崖畔原来村庄的残墙,小心翼翼地抵近并钻进土堡那唯一的门洞。

 
    古堡里的光,渐渐地红,拉长的我的身影,仿佛融入了一份悠远、一丝苍凉,甚至一派悲壮。不由得,马蹄声声,刀戈如梦……

 
西大坪军堡,地处河北蔚县代王城东北,109国道东侧凤凰台的西缘。这里,地势险要,垒墙坚固,前临壶流河平原,扼守着蔚州通往宣化府的大道。
这座圆形古堡,直径约五十米,面积约三百多平米,据说战时可容纳200-300兵马。堡墙用黄胶泥土夯筑而成。南面的堡墙中间有一个狭长的拱形门洞,只容两个人错身进出,这是全堡与外界的唯一通道。

 
要出入这个通道,也并非易事。因为门洞前一米多处便是一长十余米的深沟。而进出古堡的通道出洞后就紧贴古堡墙壁向左急转弯,绕过门洞前那条深沟的沟头接向原来的村落。但这条小道委实太窄太了,纵坡度和横坡度都太大。也不知当年躲匪的老乡,该如何动作才能进得了那高大的古堡。

看来,这军堡设计得精妙。一旦里面的人将这个入口封死,西大坪军堡便成了一座万夫莫开的堡垒。

古堡内,向西北也就是平川的方向有意洞开墙体,以便观察敌情和开弓躲箭。无论防兵,还是御匪,都堪称易守难攻。

五年来的几番探察,发现这长沟不断扩大,已逐渐侵蚀到了古堡主体。甚至,古堡内的平地上,也出现了几个浸水下彻的洞口,说明下雨时有水直接浸入地下,并浸出墙体。而那唯一的入口,更是不堪,塌陷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
我想,用不了几年,也许这座雄浑壮观的军堡,将不复存在。但他所见证的六百年来的铁骑足痕与万千商贾的车辙,以及“燕云古道”上的旌旗猎猎,仍将鲜明如昨……

 
    古堡的东南面,原有一座屯兵古寨的遗存,这几年越来越少了。风雨的侵蚀让高耸的寨墙仅余几堵断壁残垣,与古堡相伴。

 
    与古堡相伴的,还有一座戏台一座庙。这是当年这一带村落的标配。


 
    沐浴了六百多个春夏秋冬,这里越来越空旷,越来越破败,透着那丝荒凉令人心疼。曾经的金戈铁马之域,现在是如此的平淡和恬静,留给人们的只能是关于古老的追忆和遐想。你若愿意,可以在此穿越600年的时空,放飞遥远而激动的想象。

 
    如今再来,这里已矗立起了高耸入云的通信塔,还将原来陡峭的崖壁修出了坡坎。据说,这里又拍了什么电视剧,看来这座古堡的使命真的即将结束。因为,一切的自然景观与人文遗产,一旦为商业所染,便要加快毁灭的进程。但愿,我是杞人忧天。

 
于是,我走向了东侧的西大坪村,继续抚摸凤凰台上那最后一抹的历史尘埃。

这个崖畔上的村落不小,据说现在就两百多户人家,一千来人的规模。村子里鲜有成色新的红砖瓦房,大多还是土坯屋子,甚至是干打垒的。我很想念第一次来这里时邂逅的那老哥,但几次进村也没有遇到。村子里很少见人,只偶尔碰见两三个晒太阳的老汉儿。这里人说话接近大同口音,有点卷舌,听着费劲。他们说年轻劳力都出去打工了,年老的留在村里种地。他们还说,这西大坪的村名是“四清”的时候才改的,解放前叫“西大城”,也叫“西大神”。这个村子以前归祁家皂乡,后来搞“撤乡并镇”,才归的西合营镇。在他们的记忆里,解放前闹土匪,有村民被土匪打死,吓得人们纷纷躲进村西的堡里,搭起窝棚作临时住所,在那里面生活。寨墙高大坚实,前来滋扰的土匪无可奈何,村里人就化险为夷了。其实,那堡平常并不住人,只在遇到特别危险的时候,才会躲到里边临时起居,待危险过去,才又回到村里正常生活。

眼下的老人、土屋、老树,我几番流连,几番感叹。我老了吗?为什么能打动我的,只有这些老物件?
那一刻,我以为我是走进了那古老寂静的时光隧道的,不能言明的心绪,以及或清或浊的泪,流淌着忧伤……




 
    兄弟们,走吧!


 
    夕阳西下,古堡雄姿暗淡。历经风雨的堡墙看上去浮雕了一层暗影,那样凝重,那般萧瑟,满带厚重的时空感与无言的伤痛感,一如古代国的历史,一页页地总也翻阅不完。



 
    西大坪,再见!西大神堡,再见!

我走了,还会再来。就在这个即将来临的冬天,一场雪后。
这是影友的作品。我也想像他们一样,可以走进西大坪的另一种境界,甚至心灵……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精彩漂亮!

发布者 :高振华 (2017-09-30 09:31:53)  回复

啥时带俺去一趟,时间放长点,拉个行程,一路俺请你喝酒!如何?

发布者 :梁振宇 (2017-09-28 09:22:36)  回复

始终为你的“蔚县篇”震撼着!

发布者 :梁振宇 (2017-09-28 09:21:23)  回复

点赞

发布者 :左重辉 (2017-09-27 11:22:03)  回复

写得不错!

发布者 :吴国方 (2017-09-26 22:41:31)  回复

好美。到处走走,到处拍拍,这种感觉真好。

发布者 :余小芳 (2017-09-26 15:59:34)  回复

喜欢倒数两张,很有感觉!

发布者 :萧澍 (2017-09-26 12:16:53)  回复

“古堡里的光,渐渐地红,拉长的我的身影,仿佛融入了一份悠远、一丝苍凉,甚至一派悲壮。不由得,马蹄声声,刀戈如梦……”欣赏朋友文字,是你的思绪在流淌,在回味。喜欢朋友拍摄的画面,因为你读懂这块土地,带着六百年沧桑感,尝试着,给予一一还原光阴。堡,多少年了,依然在述说着一个民族被动,懦弱的抵抗史······

发布者 :施国基 (2017-09-26 09:27:05)  回复

塬上也有好风光,只在摄影人的心里装,有感觉,就有好片片!

发布者 :杨明华 (2017-09-25 18:31:39)  回复

肃兄好片多多,出味道也。

发布者 :臧志奇 (2017-09-25 13:51:45)  回复

大西堡见沧桑。

发布者 :何杰 (2017-09-25 07:05:32)  回复
1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