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重行行
翁重德的BLOG
  淘到一件旧衫(杂记)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杂记 
  发布者:翁重德 |  浏览(19270) 评论 (5)  | 发布时间:2017-09-25 18:02:42 最后更新时间:2018-02-12 07:25:56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淘到一件旧衫
翁重德
 



闲逛着,在古玩市场地摊淘到一件旧衫。
很平常的旧衣,整件细麻料,圆领,右开大襟,盘扣,全部手工缝制。

说到手工缝制,我想起去世于我出生之前的我祖母。家父3岁失怙,家境贫寒无依,靠我祖母做针黹以维持家计。
从遥想中的那油灯下孜孜于针黹的我祖母,切换到煤油灯下微弱光线中埋头做着针线的我母亲、这是我从幼年直到中年所看到的曾经浮现于我梦境中我再熟悉不过的以往,母亲的细细密密缝缝补补是为我们这些自幼失去父亲的子息、包括很会糟践衣服愚顽的我。
出于家族记忆和个人经历,在我来说,针黹、细针密缕、无不传递着美好与亲切与圣洁与崇高,沉淀在我个人情感的深处,温暖、祥和。我祖母以针黹谋生、是诚信与敬业,也是对我们贫穷家庭之竭己所及。我母亲为我们缝缝补补、那是无所不至的慈爱之万分之一。

据现有资料记载,缝纫机(成衣机)进入中国是1872年的事,在140多年前上海,“每辆洋价50两”(据1872年12月14日上海《申报》所刊登晋隆洋行广告),当时这家晋隆洋行经销的是美国胜家公司(辛格公司)产品。从那时过了30多年后,据称、末代皇帝溥仪曾送给皇后婉容一台胜家缝纫机,可见直至上世纪初、缝纫机在中国还是一件稀罕物。可以说、直至上世纪初的清末,绝大多数民众、此前家家户户世世代代所穿所用的衣服被褥等等大多是手工一针针缝制,普通人贫穷者的穿衣靠自己针线,部分人衣着用品等等靠家里奴婢以及专业衣工、也包括我祖母这样家道中落的家庭妇女。据本宗本房《家谱》记录、家祖父讳文柯字寿龄读书人做过小官“五品蓝领顶戴”,而女红是做媳妇的不可或缺的手艺,由此看来,家祖母的针线活以至针线细活应该是可以的。

我淘来的这件旧衫的针线活比较细,做工也比较用心,也许以前针线活都这样的。
前几天的当时,有些冷清的东渡古玩市场,闲逛中我看到并走近时,该地摊有旧衣好几件散乱在地上,其中也就这一件最普通最朴质也最让我怦然心动。
“老板,这件怎么卖?”我拎起衣服边细心观看边发问。“100元。实价。”“可以少些吗?”“其他几件还可以谈,这件不行!”
经过讨价还价最终这件旧衫以人民币50元的价钱谈成、所有权终于归了糟老头我。就我来说,是偶然间发现的欢喜,又是发现之后的喜欢,这大概是缘分。我寻觅这类有意思的平民传世物品已经很久。
那位长得骠实的中年地摊老板平淡地撂下一句话:“要是我开的这价卖不出去,我就将那几颗扣子鉸下来单卖。就我那扣子,一粒10元怎么也卖得出去。”——我知道他们真会这样做的,他必须赚钱。
而衣服上那几粒扣子、老熟的圆形黄铜豆豆,配着衣服上对应着的还算精致的盘扣、怎么看都是怎么顺眼都那么让人舒服,百多年了这溜圆的黄铜豆豆和这盘扣就这样搭配着、不管是“原配”还是“补配”、就那么不离不弃。让人感受着自然,感受着和谐。
以前曾经在其他地摊上看到各式各样的扣子,它们大多应该是从衣服上鉸下来的、其中不乏这样豆豆状的铜扣,有的还比我这衣服上的扣子更精美,比如压出了均匀线条作金瓜(南瓜)状,不像我这件旧衫的那光溜溜、那平凡、那实在、毫无富贵气。

老百姓穿用的麻、布衣服保存不易。不用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穿破了烂了、被剪下来用作缝补材料、或纳鞋底、或充抹布尿布片等等那些粉身碎骨了的,就完整留下来的也大多不完美,当然我这里说的是勤谨过日子的老百姓或说是升斗小民的衣物。如我刚淘到的这一件旧衫,胳膊肘以下的半截衣袖就已被齐齐截去了、大抵已经破旧得不能看,原来的长袖衫竟成了短袖衫。好在除此之外的大部还是完整的,而且也没那么破。
我回家后将这件旧衫浸泡在清水里一天一夜后手工小心搓洗,又晾晒了两天。看到这件大襟男衫浸泡在现代感的塑料盆里晾晒在塑料绳上,感觉着时空穿越。
对了,补充一下。我这件虽是大襟却是男衫,枣红色,矿物料染成。

前几年在厦门某古玩城举办了一个文玩交流会,来自许多地方的古玩商人兴会于鹭岛。在该交流会参观时、我看到一个悬挂着三两件服装的摊位。摊主老板来自东北吉林。悬挂着的衣服是开门的到代老东西,面料做工刺绣等等无不上乘,那是同时代普通人家一辈子甚至几辈子想都不敢想的奢华!我问摊主、有没有民间旧衣,摊主一听乐了:谁还玩那些啊。
他所说“玩”的意思大概是“收藏”,那属于上等文人雅士的圈子。上等人高大上豪气的“玩”、跟我这样穷人低级寒酸的瞎胡闹、其层次与格局自然不一样。

前几年我走了厦门一些古玩店、包括那些比较“土”的小店,经售民俗老家具老用品,比如杉木或硬木的老家具,镌刻着吉祥图样的木制糕饼模版,尚保留淡淡黄酒香味的锡酒壶,吃力地晃动着钟摆的老挂钟,木工墨斗,陶瓷土地公,孩童绣花围兜,以前农民常用的棕编织簑衣……,就是没有最民俗的旧衣。
一次看到两三件貌似清代旧衣挂在某店,我走进去一看原来是现代做工,大概是戏装之类,估计是某些小剧团倒闭后所出清的存货?这不算老东西。而社会上也未必没有此类戏服的收藏爱好者吧。
比如我、收藏了一个据说是漳州某芗剧戏班所使用的装戏衣杂物的普通杉木旧箱子。如今条件好了,这样式样古旧行走肩挑的老戏箱应早已淘汰了。
儿时,家乡巷子附近某空地搭台演家乡闽剧时,幼年的我跟在戏班后头看稀奇凑热闹跑来跑去的时候、看见有人挑着类似形制的方形箱子。今天我每看到这个摆在我家阳台沧桑感的旧戏箱,常勾起我童年散乱的记忆碎片,那时无拘无束啊,温暖而感伤。

为了看我想看的老古董,之后我走了泉州、漳州、龙岩、三明的一些古玩店,我扩大了眼界,也收了几件有钱人不屑一顾的民俗品,可是我喜欢!同时正如我预料的,在辗转跋涉中我从没见过我前几天淘到的那清末民初普通百姓旧衣,也应了那位吉林老板所说的“谁还玩那些啊”。

上档次的古玩,我当然也喜欢。我收了一个青花小茶杯,年代久了,经受岁月磨洗、得天地灵气、日月精华,那小杯的釉面有着玻璃、不、差不多有着玉的质地,尽管其边沿口上有个小磕,还是让我爱不释手。试想,要是精美的大件,不要说有明清那么古老,就清末民初、甚至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那该是如何的让人喜爱!
穷老头我经济能力有限,当然想也不敢想那些有档次的古玩了。可是这并不妨碍我的学习、欣赏、评论与赞叹。而且,有多少力做多少事,我也可以力所能及的淘些民俗旧物,比如我上述这件并不完整的枣红色细麻大襟男衫。这东西没那么贵、没那么吓人,可毕竟也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老东西,也有味道,也耐品读,也欣喜,也满足!

凡事有因缘,万事随福分。知道者知喜,知足者常乐!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重德老师的日记式散文总是这么耐看。

发布者 :臧志奇 (2017-12-15 14:22:38)  回复

拜读了,问候翁老师!

发布者 :肖介汉 (2017-11-11 10:54:35)  回复

      赏淘宝人——向坚持发新篇的铁杆博友、精英中的精英致敬!
点下址,看周确与刘爱群二博友再访北大荒、重上拖拉机
http://blog.voc.com.cn/blog_showone_type_blog_id_1020211_p_1.html

发布者 :周确 (2017-11-04 23:43:31)  回复

凡事有因缘,万事随福分。知道者知喜,知足者常乐!

发布者 :唐大柏 (2017-10-10 20:15:42)  回复

欣赏问好!

发布者 :高振华 (2017-09-30 09:31:29)  回复
5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