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世贵的博客
生命有限 珍惜每一天
标签
生活  |  游记  |  情感  |  摄影  |  文化  |  图片  |  随笔  |  访问记
更多标签>>
  老去的村落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纪实  摄影  生活  情感 
  发布者:颜世贵 |  浏览(3547) 评论 (5)  | 发布时间:2017-11-16 18:56:20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16 19:01:03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眼下,三弟老两口种的几亩田水稻长势不错,丰收在望,但还要过些时才能收割。(颜世贵手机照)

 

 

家乡的老朋友出版了一部不同反响的人物传记,召开出版座谈会,我应邀专程前往。活动一结束,就回到了在农村的三弟的家。


父母在世的时候,就是跟着三弟生活的。这也是我的老家。我年少时就是从这个家走出的,去了县城和省城读书,而后到了京城工作。那时,弟妹们年纪尚小。


这天下午离开县城,小车过了乡镇,走过长长的一段路到了村里。虽说以往回来过,但感觉这次特别的伤感,见到的村里的人更少了,直至老家门囗,才看到年逾古稀的三弟站在那里,他眼睛放光,一下子精神了起来。


还有拴在门前的两只小黑狗,也似乎认识我,一直向我跳跃,摇尾巴。三弟说,弟媳在北边的地里栽菜,他去叫她。


弟媳是二姨娘的小女儿,二姨娘三十岁出头就不幸去世了,几个孩子由二姨父一手拉扯大。年轻的二姨父未再续弦,一路过来活了八十多岁,实属不易。


那个时候两家都很穷,门当户对,大人合计,姨兄妹成了婚。要在今天,这门亲事是不允许做的。不过万幸,生的几个女儿都很健康。


弟媳见到我回来很高兴,在水龙头下洗洗手就进锅屋做饭。她也是古稀老人了,腿疼动过手术,不能多走路,但承包的几亩地里的农活还得相帮干一些。

 
 

下图一、二、三:依河岸而建的三十多户人家,如今只剩下两户烟囱冒烟了。这就是画面上的两个老头和两个老妪,孤独地生活在这里。(颜世贵手机照)

 

 

 

 

这时,天快晚了。我沿着门前的小河边走去,眼前低矮的农舍一户挨着一户,一个格局,也一个模样。家家关门上锁,连个小动物也没有见到,寂静得丢下一根针能听见。


人都走空了,三弟说,这个居民点三十多户人家,只剩下西头他们两户老人。年轻人远走高飞,先后去了县城、江南和上海,像一把撒出去的种子,在那里发芽,生根。


想到这里,一阵凄凉,不想再往前走了,拖着沉重的脚步,我又回到了三弟的家。


隔壁为邻的一个古稀老人,也不见了。我往年回来,他都要过来拉拉家常。三弟说他进出一个人,孤独一生,怀疑自己得了绝症,无人照应,喝农药走了。留下一点钱,让在外地的侄儿给他处理后事。他家的空调,至今仍挂在小屋的外墙上。

 

 

上图:与大弟为邻的一位从未成家的古稀老人,去年怀疑自己得了绝症,无人照料,喝农药走了,留下点钱,让远在外地的侄儿给他处理后事。他家的空调一直还挂在小屋的墙上。(颜世贵手机照)

 

下图:大弟用的机帆船,泊在自家门前的小河边(颜世贵手机照)

 

 

三弟从自家门前的菜地里,挖了几棵绿油油的小菠菜,炒了一盘端上桌,又红烧了几条活鲫鱼,小时的口味,就着稀饭吃,非常的香甜。在添稀饭时,忽然发现銅勺缺了一个囗。三弟说,这还是你当年拿回来的,只是换了个柄。


经三弟这一说,我想起来了。那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大跃进,人民公社化,为了让老百姓吃食堂,把老百姓家的灶一律拆掉,铁鍋拿去炼钢铁,盛稀饭用的铜勺也被收去炼铜。我家自然在劫难逃,从食堂打回来的稀饭,只好用瓢(农村土话:葫芦剖开叫瓢)当勺用。


记得我当时见到这个情景,就跟县中食堂的师傅悄悄要了个銅勺回来,铜勺背面还有个"党"字。那时父母亲还年轻,后来大弟成家了接过这个铜勺,有了缺口也舍不得丢弃,一直用。时间过去了近六十年,现在仍在用,已成了传家宝了。

 

 

上图:几十年前,农村打场脱粒的石𥕦,是用青石打磨出来的,现已成为文物。年轻人认不识这个农具了(颜世贵手机照)

 

下图一、二、三:銅勺,这是五八年吃食堂时的餐具,已成文物了。经大弟一说,我想起来了。那时为了让社员吃食堂,大队強行将家里的灶扒了,铁锅拿去炼钢铁,铜勺也收去炼铜了,只能用瓢当勺。我回家看到这个情景,就从县中食堂跟师傅要了个铜勺回来,铜勺背面还有个"党"字。大弟一直用着,有个缺口也舍不得丢,近六十年了,现在仍在用。(颜世贵手机照)

 


 
 

夜幕降临了,一切都笼罩在黑暗之中。我出门看看四周,除了大弟家的灯光,还是大弟家的灯光,远处连个路灯也没有。


回到屋内,又拉起了家常。人老了不再规划未来,说的都是一些老话。真怪,这些话就像发生在昨天。


"二哥,其实我是有机会出去的。"三弟说,"那年招兵验上了,父亲不让我去,说家里没劳力。那年当兵回来的都有工作安排,要不,我也有退休金了。"

"是啊,"我说,"大哥十六七岁出去当兵,我才十三四岁,上小学,父亲说什么也要让我继续上学。"


我高中未毕业,大妹就出嫁了。在家的四个弟妹中,三弟就是老大了,那年他十三四岁。大饥荒中,母亲曾毅然带着他和两个小弟外出逃荒,躲过一劫。在父母老了的时候,三弟挑起了全家的重担。

 

 

上下图:清晨,雾气蒙蒙,日出像个火球挂在空中。远处的农舍成了山脉,隐隐约约(颜世贵手机照)

 


 

时间过得飞快,如今他也老了。几个女儿都在县城打工生活,他老俩口种着几亩地谋生,过了七十岁了,政府每月还给每人120元,很感激,日子算是过得去。


就是左邻右舍的人,越来越少。出去的不会再回来,留守的总要一个个离去,这是自然规律。冷清,孤独,始终笼罩着。尤其是过年,只剩下他老俩口了。当然,女儿是叫他俩进城过年的,但想到家里的几只鸡,也就不想离开了。


还好,还有个14寸的电视机,十几年前的产品,大屁股。三弟说是我买的。这多少能给他俩带来些欢乐,知道一些外面的世界。

 
 
 
 

上图一、二、三:这是另一个队的一位古稀老人,在收先一天放到小河里的鱼网张魚,凡进网的鱼、虾、蟹,一个跑不掉。他是个退休人员。当年十几岁的大弟,与他同时被验上当兵,因家里没劳力,父亲未让去,在家参加劳动。这使他后悔了一辈子。(颜世贵手机照)

 

下图:告别时,年逾古稀的大弟依依不舍,叮嘱我趁能走动,多回来走走啊。我回首向他挥了挥手。(颜世贵 2017,10,21)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每张照片拍的都很有水平!赞!

发布者 :臻子 (2019-03-25 09:14:47)  回复

如今农村里的人是越来越少了,我每次回老家,也都有和颜老师一样的感觉。

发布者 :江瑾 (2017-11-19 17:16:54)  回复

兄弟都年逾古稀了,在家乡重逢,往事历历,自然感慨良多,这也是人之常情啊!问候颜老师,都要保重身体!

发布者 :肖介汉 (2017-11-17 18:42:53)  回复

当记者,做记者头,开辟新事业,再探新领域,一辈子就这样走来,看了你的纪实文图,很快共鸣、感慨,顶一个!

发布者 :毕小健 (2017-11-17 11:01:08)  回复

“铁鍋拿去炼钢铁,盛稀饭用的铜勺也被收去炼铜。”后来的锅是发的还是买的?

发布者 :学生 (2017-11-16 20:21:37)  回复
5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