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
  《孤岛落日》(11)下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王先金 |  浏览(221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11-26 15:24:25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26 15:24:25  
  本作品所属分类:东方红丛书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编著

 

 

附录: 孔二小姐大战龙三公子

                 孔大少爷热恋“白兰花”

 

    孔二小姐导演的一场闹剧

    孔令仪是孔祥熙和宋霭龄的大女儿。生于191512月,深得孔祥熙的喜爱。因为孔令仪不仅长得像孔祥熙,性格脾气也像。孔令仪长大以后,也最崇拜自己的父亲。             龄       孔祥熙夫妇与长女孔令仪

和她的三个弟妹相比,孔令仪是最老实的一个。有了弟妹以后,她总是要谦让,所以和孔令侃、孔令俊(又叫孔令伟、孔二小姐)、孔令杰相比,她在个性上要温顺、谦逊得多。

    孔家每餐饭之后都要吃水果,宋霭龄为了不让孩子们挑肥捡瘦,就把苹果、梨、桔子等水果放在一个大盘里,盘子依次转到每个人的面前,转到谁面前,谁就从上面的拿起,碰到什么算什么。

    有一次,当盘子转到孔令侃面前时,孔令侃发现上面的梨有一个地方坏了,就说“我今天不想吃水果了”。盘子转到孔令仪面前,孔令仪没有说什么,伸手拿了孔令侃不愿要的那个梨吃了起来。

    结果转了一圈后,盘子又转到孔令侃面前,孔令侃又说:“我还是想吃点水果。”说罢伸手拿了一个好的。

    孔令俊在一旁叫了起来:“这不公平,孔令侃骗人!”

    孔令侃眨着狡黠的目光说:“这不是不公平,而是水果策略。”

    高中毕业后,孔令仪考入上海沪江大学读书。在孔家四兄妹中,她是唯一没有进过洋人大学读书的,对后来孔令侃、孔令俊等到圣约翰大学读书也没有怨言。

    在政治上,她没有野心,不像孔令侃、孔令俊那样爱出风头,又办公司又插手父母的事务。

    孔令仪虽然不弄权惹事,但生活奢华,浪费惊人,完全是一副贵族大小姐的派头。她像孔祥熙一样,每天早上起来要喝燕窝汤,并备有各式高级点心。其中有很多是专门用飞机从香港运来的洋货。中午饭至少要六菜二汤。化装用的香水、粉脂、唇油一律法国货,衣服一天一换,连洗澡粉都用英国的。

    孔令仪出身豪门,又落得娴静大方,自然就有人为她拉纤说媒。

    最初,宋美龄曾找过宋霭龄,说国民党的高级将领中,仅胡宗南年轻而且是单身,和胡联姻还算是郎才女貌。宋霭龄把宋美龄的意思说了以后,孔令仪不愿意。她见过胡宗南,觉得他是一介武夫,缺少温情浪漫,她可不愿意为了虚名而牺牲自己的青春。

    后来又有人给她介绍卫立煌,卫立煌的妻子得病去世,也是孤身一人。虽然年纪大了点,但他是陆军上将,也是蒋介石的宠将。孔令仪还是不愿意,她总觉得嫁给那样的人就像去做小老婆,年纪相差一二十岁怎么会有共同语言呢?

    两次拒婚使孔祥熙和宋霭龄明白了女儿的心,原来她不想找个老头子,而想找一个年轻的英俊小生。恰巧这时国民党新建的空军里出了个“英雄”,一下子又勾起孔祥熙夫妇的女婿梦。

    大军阀韩复榘手下有一个师长叫孙桐萱,孙桐萱有个四弟孙桐岗在德国学习飞行。孙桐岗学成后一人驾驶一架德国教练机从柏林起飞,飞越地中海、印度洋,最后安全在南京降落,当时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一时间,慰问电和求爱信雪片般地飞向孙桐岗的驻地。

    孙桐岗当时只有三十几岁,少年得志。孔祥熙刚从德国访问归来,又想当航空部长,因此对孙桐岗极为赏识,在家里吃饭时大加吹捧。当时财政部参事李毓万在孔祥熙手下做事,碰巧和孙桐岗的哥哥孙桐萱是结拜兄弟,听说了此事后就想从中牵线,想给孙桐岗和孔令仪做媒。孔祥熙同意了让李毓万从中撮合,不料却引出了一幕不大不小的闹剧。

    “大姐,”一天晚上孔令俊溜进孔令仪的卧室说,“你知道吗,李毓万那条老狗又拿你当敲门砖呢!”

    “什么意思?”孔令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这两天天天到家里来,要把从德国开飞机回来的那个傻小子送给你做丈夫。”

    “有这样的事?”

    “我还骗你不成?爸爸都同意了。”

    “爸爸知道我不想嫁军人,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孔令仪委屈的泪水地溢出了眼眶。

    “这事不怨爸爸,都是李毓万那条老狗。他快50岁了,还是个参事,就想讨好爸爸再捞个一官半职。我们也是叫过他叔叔的,他要是真为你好,就应该先对你说。”

    “不怕,到时候我不同意,看他怎么办?”

    “那岂不便宜了那条老狗?”

    “那你说该怎么办?”

    孔令俊眼珠一转,说:“有了,父亲不说,你就假装不知,早晚得捅破这层窗户纸。到时候你就说不同意,他们也没办法。至于李毓万,我自有办法对付他。”

    果然几天后,孔祥熙、宋霭龄叫孔令仪去客厅,向她说起了孙桐岗的事。孔令仪当场拒绝。孔祥熙虽然有些恼火,但也无奈。宋霭龄看女儿态度坚决,也没再说什么。

    再说孔令俊,实在咽不下这口恶气。于是报复的“阴谋”在她的头脑里形成了。

    一个月后,身在上海、南京两地的国民党财经官员和一些金融家、企业家,突然收到一份请柬,那上面写着:“兹订于某月某日四弟孙桐岗、长女李友琴举行结婚典礼,敬请阖第光临。”落款是“孙桐萱李毓万拜”。

    李毓万是财政部参事,又是孔祥熙的红人,写了请柬谁敢不去,去了又不能空着手。于是,各路大员纷纷准备礼金礼品,于那天来到李毓万住所,恭贺新喜。

    那天正好是星期六。李毓万正换好衣服准备出去听戏,忽见门口熙熙攘攘,车水马龙。不一会儿,财政部的同事像商量好了似的蜂拥而进,连声拱手恭喜,弄得李毓万莫名其妙。

    “喜从何来?”李毓万对前来贺喜的人问。

    “令媛今日成亲?这婚姻大事难道不是大喜?”来客反问道。

    “这……这从何说起?”李毓万的脑门上立马浸出了汗珠。他倒果有一女儿,今年芳龄17还未成年,更未与任何人谈起过婚嫁,怎么突然会结婚?

    来宾拿出请柬,李毓万才知道有人在恶作剧,拿他的女儿的信誉在恶作剧,不禁大怒,但又不知道该向谁发,因为来宾都是受骗上当者。而且他们也觉得受了愚弄,一份假请柬害得花钱花工夫,准备了这许多礼金礼品。

    事后,李毓万知道了这是孔令俊的诡计,但他忍了。孔祥熙是他能得罪的么?但他的夫人和女儿都不依不饶,非要到孔家评出个子丑寅卯,还女儿一个清白。还有孙桐岗,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暴跳如雷。

    李毓万最后的结果,只能是白白被孔令俊戏弄了一番,打掉了牙往自己肚子里咽。他因此领教了孔氏姐妹的厉害,再也不敢在孔家家事上多嘴了。

 

 

    孔二小姐打死警察

    1935年,一个周末之夜,南京新街口堵塞,一辆雪佛兰车冲到慢车道上,警察吹起警笛,把车拦住。车里一个英俊小生顺手一枪把警察击倒在血泊中。1938年,战时首都重庆,又演出了相同的一幕,一个交警被一个青年军官击倒。三年前的“他”,三年后的“他”,都是一个人,她就是财政部长、行政院孔祥熙的二女儿、宋美龄的干女儿、爱女扮男装的混世魔女孔二小姐孔令俊(又叫孔令伟)

    孔令俊是孔令侃的妹妹,在家排行老三,比孔令侃小三岁,人称孔二小姐,一生下来就墩墩实实,活泼好动。上小学时,孔令俊喜欢和男孩子玩,打架、斗嘴。13岁时她就学会了驾车、打枪。有一次孔家保姆对孔令俊说,女孩应该文静一些,孔令俊听了大笑一声:“那我就偏不文静,看你能把我怎么办!”                        

    孔令俊长得眉清目秀,十四五岁时就已出落得像个大姑娘。可她偏要女扮男装,把头发剪得短短的,有时穿黄呢子军装像个年轻的军官;有时西装革履像个年轻的学者;有时又一身长褂像个绅士,一般不认识她的人第一次见面很难分清她是男是女。  孔家四兄弟姐妹

    据孔令仪说,她妹妹孔令俊酷爱男装,和宋美龄有关。孔二小姐小的时候是穿女孩子的衣服。因为天气热,她头上生了一粒疥,宋美龄说宋蔼龄,怎么搞的,给她穿那么长的衣服?她身上生疥,就把她的头发剃了,给她穿短裤子。结果,秘书啦,门卫啦,看见她就笑,说,唉呀!二小姐怎么穿了这个?她就觉得不自然啦,后来就故意穿男孩子的衣服。

    孔令俊15岁便敢独自开车上街。上面所说的她开枪打死警察,就是她在南京开车兜风,违犯交通规则,警察不知道她是孔二小姐,就上前训斥了几句。孔令俊看一个警察竟敢训斥她,掏出枪来就就打,把那个警察打死。

    抗战时期,在重庆,为了防止日军的空袭,在夜间实行灯火管制。车在街上行驶不能开灯,而且要限速。有一次,孔令俊晚上出门办事,回家的路上,正遇上空袭警报。所有的车都关了车灯,可孔令俊不但不管车灯,还加大油门向孔家的住所范庄官邸驶去。警察一看有车子违犯规定,想上前阻拦,孔令俊竟丧心病狂地开车向警察身上撞,当时就把这个警察撞倒在路边。

    一天深夜,重庆警备司令部稽查处长陶一珊和军统本部总务处长沈醉两人带着几个特务去机场处理一件案子。车开到一个涵洞附近,迎面开来一辆轿车,亮着大灯,速度很快。陶一珊的车停在原地未动,并用开灯熄灯的方式示意对方让开,不料对方不但毫不理会,反而向陶一珊的车直冲过来。陶一珊虽是个处长但却是戴笠的红人,授予了少将军衔,平时横行霸道,开车从不让人。看见这辆轿车的骄横,气就不打一处来。当下他也开着大灯迎了上去。结果,因道路狭窄,车速又快,两辆车的前保险杠撞在了一起。

    陶一珊气势汹汹地跳下车,张口就骂。不料对方车里也下来一个穿军装、看上去像个年轻军官的人。她抬眼皮瞥了一下陶一珊领章上的军衔,不悄一顾地说:“我以为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原来不过是个小小的少将而已。”

    陶一珊一听此人来头不小,便一下子压住了火,只是脸憋得通红说:“你是什么人?夜间一人高速驾车?”

    “无可奉告。你马上给我让开!”

    …… 

第二天,重庆警察局长唐毅带着陶一珊到孔府去赔礼道歉,以至后来成为军统中的一则笑话。

 

   孔令俊西安相亲

    孔二小姐爱枪爱车,就是不爱读书,她母亲宋蔼龄暗自着急。为了获得一张像样的文凭,1942年,宋蔼龄联络到上海圣约翰大学一位美国教授获得格外开恩。于是宋蔼龄在重庆找了几名留过洋的博士教孔二小姐“读书”,之后顺利拿到了该校的毕业文凭。

孔令俊拿到文凭后,宋蔼龄又关心起她的婚事来。这时,陈立夫向孔家推荐了一位乘龙快婿——“西北王”胡宗南。

胡宗南祖籍浙江孝丰,当过小学教师,后考入黄埔军校。1942年,胡宗南已升任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统辖293738几个集团军,在黄埔军校毕业的数千名军官中,第一个被蒋介石授予陆军三星上将,是国民党军队高级将领中最有实力的少壮派。                                            

就在胡宗南暗自得意时,孔祥熙的死对头、胡宗南的好朋友——军统头子戴笠托人给他捎话,说孔令俊平日性格乖张,行为不轨,娶她当媳妇可说是引狼入室。胡宗南犯嘀咕了,这孔令俊可不比其他女人,不顺眼可以休了。万一是个母老虎,在家作威作福,他胡宗南岂不自找苦吃?

胡宗南颇有心计,他电告陈立夫,近日军务繁忙,不便离开,只能烦孔二小姐大驾亲自来西安一趟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孔二小姐是骡子是马,只要到西安来一趟,就能露出庐山真面目了。

孔二小姐到达西安后,被安排到临潼华清池。她在华清池住了几天,没见着胡宗南,反被通知有记者要来采访。“记者”便是胡宗南所扮。他身着西装,肩挎照相机,还粘了一撮假胡子。胡宗南走进客厅,只见孔令俊身着黑色西装,扎一条红色领带,一只手拿着一支古巴雪茄,一只手牵着一条黄毛哈巴狗,正冲着窗户吐着烟圈。

孔令俊一边逗狗一边似问非问地说:“找我有什么事?”

“想……请教几个问题。”胡宗南慌忙递名片。

“就你这个德性,还当记者,也不撒泡尿照照,就想采访我?回去告诉你们社长,叫他直接来找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胡宗南强忍住怒火,继续陪出一副笑脸,表示希望能拍一张孔二小姐的照片。

“在上海,我的一张照片值10万块。滚吧!”孔令俊对胡宗南更加不屑一顾。照片没拍成,胡宗南却憋了一肚子气。

回到住所,胡宗南立刻给陈立夫打电话,说日军在秦岭准备发动进攻,他必须立即到前线督战,军情紧急,个人的事只好暂时放一放,请他原谅。

孔令俊岂是好糊弄的主?她直接把电话打到胡宗南的司令部,对胡的参谋说,她必须见到胡宗南,否则她就不走了。胡宗南这才发现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答应过两天亲自向孔令俊道歉。

两天后,胡宗南带着两个贴身卫士来到华清池。这次他一身戎装,腰扎武装带,手戴白手套,肩挎左轮手枪。孔令俊也学乖了,身着套裙,脚穿高跟鞋,头上和脖子上洒满了香水。

到达游玩地后,胡宗南依计而行,与孔二小姐步行观光,大约走了两小时的路,孔二小姐脚上打起了水泡,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胡宗南佯装不知,依然赞美风景,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表示。游玩结束后,孔二小姐一回到家,便大骂胡宗南混蛋,并发誓说:“就是他胡宗南当了皇帝,我孔某人对他也毫无兴趣。”

从此,孔令俊再没有和任何男人正式谈过恋爱,更不要说结婚。

 

    孔二小姐大战龙三公子

    重庆又名雾都,难得有几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某一日阳光灿烂,万里无云,又正好是个公休日,市民们纷纷走出家门,来到位于北碚的中央公园。

    那天午后,孔二小姐带着几个随从和爱犬“雪儿”,骑马来到公园。不过她破天荒地没穿男装,而穿了一身猎装,露出了女儿的本色。

    她们经过一片绿林时,忽然听到一阵放荡的笑声。孔令俊侧目一看,不远处的假山旁,四五个公子哥模样的青年,正向她们打着飞吻。

    孔令俊哪受得了这个。她对两个随从一摆手说:“走,教训教训他们。”就径直向那几个青年走了过去。

    那伙人也不含糊,为首一个身穿皮夹克的小伙迎了上来,斜着眼对孔令俊说:“好漂亮的小姐。”

    孔令俊还没等对方把笑脸收住,飞起一脚踢向他的下身。

    皮夹克向后一闪,没踢中,便露出了几分狰狞。“没想到你还会几下拳脚,今天我要叫你知道什么是少林武功。”

    皮夹克上前一把拧住孔令俊的胳膊,孔令俊大喊一声,两个随从冲上来解围,紧接着还没等那伙人反应过来,孔令俊已从怀里掏出了手枪。

    令孔令俊吃惊的是,对方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一见手枪就下跪求饶或吓得屁滚尿流地逃跑。为首的皮夹克额头上青筋直跳,也“嗖”地从怀中掏出一支瓦兰瓦兰的驳壳枪。

    孔令俊还从没有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她脑瓜一热,挥手向对方扣动了扳机。只听“啪”的一声枪响,刚才还宁静温馨的公园顿时变成了杂乱无章的闹市一般,人们叫着、跑着、哭闹着……刹时乱成了一团。

    “啪!”“啪!”穿皮夹克的一伙滚到了假山后,利用石头做掩护开始还击。

    一时间,公园里枪声大作,宛如战场,有几个游人因躲避不及已倒在了血泊中。

    后来警察闻讯赶来,才平了这场枪战。事后,双方也才知道了对方的底细,原来那穿皮夹克的是当时云南省主席、云南军阀龙云的三公子,原名龙绳(1915-1950)

    据说龙三公子是个大流氓,在昆明时,他常装成人力车夫去拉车,见到那位漂亮的小姐,就直接拉到他的公馆里去强奸。这次也是他第一次遇到了敢于反抗他的女人。解放后肃清土匪时被击毙。

    孔令俊虽然没吃什么大亏,却憋了一肚子火。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碰壁,第一次有人不买她的账,跟她真刀真枪地干。回家后,她在孔祥熙、宋霭龄面前又哭又闹,说龙三公子如何欺侮她,要他们为她做主,一定要严惩龙三公子,否则孔家太丢面子。

    孔祥熙照例安慰了孔令俊一番,并把龙云(1884-1962)大骂了一顿,说一定要到蒋介石那里告上一状。可实际上,孔祥熙什么也没说。因为他明白,国民党政权退守西南以来,这些西南的土皇帝就身价倍增。龙云集云南的军政大权一身,号称“云南王”。他的滇军名义上归蒋介石指挥,实际上老蒋一兵一卒也调不动。日本鬼子要进攻云南他就打日本,中央军要进云南他也会打中央军,连蒋介石现在都让他哄他三分。再说滇缅公路是国民党政府的战略要道,连孔祥熙的走私货也要从那里走,要真是把龙云得罪了,对孔家也没有好处。

    孔令俊嘴虽吵得凶,心里也明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再说又是自己先开的枪,先伤的人。所以她吵闹了一阵后,也就把龙三公子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何应钦智降龙三少                             

    龙三公子精骑术、善游泳,喜自驾汽车,更喜爱“皮簧”,经常粉墨登场,凡外地戏班来昆演出者,必先拜访这位三公子,班主和主要演员都要设宴邀请三公子;女主角还须陪三公子喝酒跳舞,否则别想在昆明站住脚。他交的是三教九流,玩的是五花八门。什么人都得让龙衙内三分。

19453月,蒋介石由陆军总司令何应钦陪同来昆明视察。蒋委员长行辕设在昆明“金马别墅”,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部也设在昆明。

    这天早晨,龙三少爷驾着他的澳司汀轿车在马路上风驰电掣地狂开,正当他横冲直撞之际,在他车后远远地有支大的车队疾驰而来。当车队距离他250米时,紧急鸣笛示意前车让道,龙三少爷在反光镜里早已看到,但他就是不理。车队靠近100米时,再紧急鸣笛,他自忖在这昆明市只有别人让我的道,焉有我让他人?仍怡然自得开成S形减速行驶。突的出其不意,一辆小吉普从马路边超到他车前,迎头把他的汽车拦住,同时后面又疾驶上来一辆中吉普,从车上跳下全副武装的四人,龙三公子正要呵斥,四个武装人员不由分说,把他连同家丁一起架到中吉普车上。

    原来,这一天是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上将检阅远征军和青年军的日子,时间定在晨7时。他们一行分乘十数辆小轿车和中小吉普车,当时参谋长下令,把这个挡道者连人带车带走。

    检阅结束,高级将领都来休息室,龙云也和高级将领们互道寒暄。肖参谋长上前说“何总司令请龙主席。”何应钦对在坐的几位高级将领及龙云说及早晨碰到的事。龙云一听,就知道是自己宝贝儿子干的勾当,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在坐高级将领对于龙三少爷在昆明所作所为也是早有所闻,都不吭一声。倒是龙云站起嗫嚅着说:“请敬之兄处置这个不肖吧。无论给他何种处分我绝对服从。”

    何应钦沉吟了一会,说:“送他上陆军大学去读书吧!”龙云听后起身含笑说:“谢谢敬之兄对他的栽培。”随即把龙三从临时看管室带来,龙云陪他进小休息室见过何总司令,并对龙三说:“快上前谢谢总司令。”龙三恭恭敬敬笔挺地向何应钦深深一鞠躬。

    何应钦对龙三说:“上陆军大学要好好用功读书,回去就准备,我马上通知学校。”

    事后,人们评论何应钦处置龙三一事,既维护了国民党中央政府的威信,又给龙云体面地下了台阶。别看龙云口称绝对服从,其实他一直和国民党中央对着干,这个老龙盘踞云南数十年,潜势力很大。随时有爆发叛变的可能,处置龙三稍有不妥,即可能成导火线。所以,人们称赞何应钦对此事明智果断。

 

   龙三公子从“官二代”到土匪头子

龙绳曾,出生于1915年,云南昭通人,又名禄勋霖,彝族,“云南王”龙云的三子。

龙绳曾的少年时代是跟着龙云的妹妹“龙姑太”在昭通的炎山老家度过的,龙云希望严厉的妹妹能够调教好自己的这个三儿子。但事愿违的是,在当时仍实行奴隶制的大小凉山,龙绳曾也难免地养成了暴戾的主子脾性。龙姑太一死,在当地更没有人能约束他。

为了让龙绳曾的脾性有所收敛,龙云将他接到了昆明并送进讲武堂学习,但并非明智之举一一从农奴庄园进入昆明这个花花世界的龙绳曾依旧像个奴隶主一样横行霸道,而且在黑道还混得很开。即使后来被送到南京陆军学校受训,他也能跟黄金荣、杜月笙结成拜把子兄弟,显示出了极高的黑社会“天赋”。

当时的昆明人对“龙三”这个外号可谓是无人不知。在人们眼中,龙绳曾就是一个开着美式吉普车横冲直撞的纨绔公子、一个除了他老子之外谁都惹不起的地痞。他的飞扬跋扈还是因为有他爹作靠山。

在龙绳曾进入南京陆军学校受训时,他的父亲龙云就已经失势了。眼看势头不对的龙绳曾在受训完后没有回到昆明,而是很聪明地回到老家昭通,组织起一支地方武装控制了滇东北和四川大小凉山地区。此时占山为王的龙绳曾,实际上已经成为土匪,而且事业做得比他的前辈们还要大。

解放前夕,脱离蒋介石控制的龙云在香港宣布起义。此时摆在龙绳曾面前的,似乎也只有起义这一条路可走。随着解放军逼近云南,他马上“改旗易帜”,暗里却以“反蒋”的名义吞并其他地方武斗,希望以此作为和解放军讨价的资本,他实际控制的武斗人数也一度达到了数万人之多。

随着卢汉起义,云南和平解放,龙绳曾也正式宣布起义,并接受了陈赓司令员的邀请到昆明商谈改编事宜,之后被西南军区任命为昭通警备区副司令员。但就在此时,中共电台从敌台中破译得知,龙绳曾已被蒋介石任命为“滇东北军政长官”,而且要求蒋空投武器弹药。

面对军队改编,龙绳曾将驻昭通警卫部队和炮兵营交了出来,自己的主力却向巧家、凉山一带转移。在一次营级以上干部参加的会议上,他宣称:“我们受了约束,毫无自由,如不另外图谋则无法生存。”

1950618日,龙绳曾纠集匪众,向驻守昭通的人民解放军发起进攻,袭击了区乡人民政府。人民解放军奋起反击,予以清剿,将亲自上阵攻打军分区的匪首龙绳曾击毙,全歼所部1400多人。

龙匪叛变被击毙的消息,迅速传遍滇东北大地和云南全省,广大人民奔走相告,无不拍手称快。

 

    孔二小姐设计毒打朱一成

    抗战期间,川军师长范绍曾把“范庄别墅”赠给孔祥熙。其时湖北电政管理局局长朱一成(曾留学美国)也在范庄购一巨宅。朱一成是好色之徒,他的女部属稍微姣好一点的他就想染指。孔家的孔二小姐生性犷野,骑马、游泳、打球、跳舞样样都精,是名噪一时的风流人物。

    孔二小姐每天早晨总要出去骑马或散步,也住在范庄附近的湖北电政管理局。局长朱一成也每晨在范庄散步。一天清晨,朱一成看到孔二小姐单身散步,用英语与她搭讪。朱一成自命为猎艳老手,用身体紧紧靠拢她,语带挑逗。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交谈,不觉已走到范庄孔公馆大门口。

    此时,孔二小姐突然把脸一沉,大吼一声:“来人!”大门内立即蹿出来四个彪形大汉,对朱一成一顿拳打脚踢,打得他鼻青脸肿,跪地求饶。看看打得差不多了,孔二小姐以眼示意大汉等,即把朱一成拖出门外。

    后来报纸上报道了此事,朱一成为此而丢了官。

 

    孔二小姐搞同性恋

    孔令俊平时不着女装,骑马、开车、打枪、射箭,言变举止样样模仿男人。最可笑的是,她这种个性的畸形发展又没有人加以引导,而是一味地姑息放纵,使孔令俊最后发展成为同性恋者。

    她先后结交了四川军阀范绍增的老婆邓某和顾祝同办事处庞处长的老婆葛某,成天鬼混在一起,闹得满城风雨。邓某病逝后,她干脆和葛某同居,形影不离,俨同夫妇。

    一个“葛太太”还不够,她还要依照旧中国男人的传统做法“纳妾”。为此,她经常出入酒巴舞厅,看中了漂亮的女孩,就想方设法接近,或托人去当说客。有一次,孔令俊在一个舞会上看中了一位陆小姐。那位陆小姐和孔令俊上个舞跳下来,也动了芳心,情意绵绵。孔令俊一看有戏,就陪陆小姐又吃又喝,一直折磨到午夜,最后用车把陆小姐拉进自己的别墅。

    几天以后,陆小姐如梦初醒,觉得自己一个姑娘和孔令俊这样鬼混下去实在不清不白,就提出要回家,和孔令俊分手。不料孔令俊把脸一翻说:“你以为这是大街上的茶馆,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告诉你,没有我的吩咐,你哪也去不了。”

    无奈陆小姐只得强颜欢笑,陪着孔令俊,由其胡闹,直等孔令俊又有了新欢后,才离开那个魔窟。

孔二小姐对经商、弄钱一套非常娴熟。她18岁那年,接管了祥广晋的经营权。她眼快、心狠、手辣,把后方市场搞得一团糟。她大哥孔令侃抗战胜利后在上海办了个扬子公司,利用特权大搞走私买卖。孔二小姐不甘示弱,在上海四川路办了个嘉陵公司,并拉上了上海大亨杜月笙入股,还吸引了清末大臣盛宣怀的五儿盛泮臣的大量资金。她利用特权购买官价外汇在黑市抛售,还用官价外汇购进美国货囤积居奇,转手倒卖获取暴利。1948年,蒋经国去上海,带领经济勘乱建国队,要拿上海奸商开刀。结果扬子公司被查封,而孔二小姐的嘉陵公司压根儿都没有碰。

 

孔二小姐在外面极为刁钻蛮横,在孔祥熙面前也指手画脚,插手人事安排等事项,搞得孔祥熙毫无办法。

1941年底,蒋介石派飞机到香港,亲手圈定将《大公报》避难香港的老报人胡政之接回重庆。飞机着陆重庆机场后,《大公报》主编王芸生没有看到胡政之,只看到孔二小姐的家仆及17只狗。原来在香港时,孔二小姐只让她的家仆和狗上飞机,而不让胡政之上飞机。《大公报》属于CC系控制,与孔祥熙不和,于是王芸生草拟社论一篇予以揭露。刹时间举国哗然,学生游行,于右任弹劾,孔祥熙不得不辞职下课。

 

    孔大小姐的婚事

    孔令仪千挑万捡,从陆军上将到名牌大学的博士,从大户人家的公子到腰缠万贯的实业家,她一个也没看中,却在一个酒吧的舞会上认识了一个年轻的大学生,并且一见钟情。

    一次孔令仪去跳舞,一个身穿黑色西服、扎着黑领花的小伙子舞跳得不错,她只是随着他在舞池华丽的地板上旋转着。她和他挨得很近,她无意中瞧了他一眼,发现他正直视着自己,而且那目光像是过了电似的有几分热量。

    跳完舞,他请孔令仪喝咖啡。要是在平时,她会断然拒绝。但那天不知为什么,她跟着去了。孔令仪对跟她的随从说:“别跟着我,到外面的车里等我。”

    他们坐在单间里喝着咖啡。那小伙子说:“你显得很高傲。”她吃了一惊,从来没有哪个小伙子用这种审视的口吻这样评价她,她浑身不由一颤。

    “我是圣约翰大学的学生,很少到这里来,但是......我希望明天还能见到你。”那小伙子又说,孔令仪又是一颤。

    “再跳一会儿好吗?”小伙子显然向她发起进攻。

    “不,”她把脸一变,又拿出平日里惯有的冷漠和高傲,“我要回家。”

    可那天晚上,她却怎么也睡不着。小伙子身上散发出的青春的气息,一头自然的卷发和那双蓝色的大眼睛总是从她心底向眼前浮来,令她久久难以忘怀......

    第二天她去了,他果然在那里等她。

    等到孔祥熙、宋霭龄发现了孔令仪的秘密后,已经晚了。孔令仪已坠入情网,而且如痴如狂。

    孔祥熙通过他的耳目把这个小伙子的情况弄得一清二楚。小伙子叫陈纪恩,今年从圣约翰大学毕业,父亲是一个舞场乐队的指挥,也曾留过洋,家里却一贫如洗。

    孔祥熙、宋霭龄决心阻止孔令仪的冲动。

    “令仪,”孔祥熙苦口婆心地说,“你爸爸是行政院长,又是中央银行总裁、财政部长,你和什么人结婚,决不单单是你个人的事,这关系到国家的利益,你懂吗?”

    宋霭龄说:“令仪,陈纪恩虽然是个大学生,可他父亲只是个乐队指挥,家里没有一点背景,和我们这种人家门不当户不对。和这种人结亲,是要被人耻笑的。”

    孔祥熙、宋霭龄说了关天,孔令仪一言不发,气得孔祥熙直翻白眼。

    “好吧,这件事你再想想。爸爸妈妈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是认真的,也是明确的,不同意你继续和陈纪恩来往。”宋霭龄又强调说。

    “爸,妈,我也再说一遍,我也是认真的!他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他。”孔令仪一字一句清楚地回答。

    “可他们家……”

    “他们家怎么啦?”孔令仪被逼急,站起来说,“你们无非是说他们家没钱,没势,没地位。可这些我们家全有,你们可以给他。可他人生得漂亮,性情温柔,能体贴关心我,能明白我的心。这些,谁能给我呢?你们找的人能给我吗?不管你们怎么说,我跟他跟定了!”

    孔令仪说完一甩手走了出去,房门“咣”的一声被重重地关上。

    这一声重重的门响使孔祥熙、宋霭龄清醒了过来,事已如此,他们只能听其自然了。

    不久,陈纪恩被孔祥熙任命为国民党中央银行业务局的副局长。可谓飞黄腾达,令他的同学咋舌。上班没几天,又被公派美国,成为中央银行在美国办事处的业务代理。

    孔令仪心花怒放,和陈纪恩去了美国。宋霭龄要财政部的人连夜为她的女儿赶制嫁妆。一个星期后,八个大樟木箱的嫁妆被送到重庆的珊瑚坝机场,孔祥熙包了一架专机,将这八箱嫁妆送往美国。

    不料天有不测风云,这架专机起飞不久,便一头栽到了山上。八大箱嫁妆连同那架飞机在熊熊大火中化为灰烬。孔祥熙和宋霭龄又叫人赶制了六箱再送到了美国,这才觉得了却了父母的一桩心愿。

    那时是1943年,抗战进入最困难的时期。物价飞涨,民不聊生,新闻媒体对国民党上层的腐败丑行不断有所披露。就在运送嫁妆的飞机失事后不久,长沙《大公报》就以“谈孔小姐飞美结婚”为题,对此事做了评论。评论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孔令仪乘飞机赴美的花费(暂以损失一架飞机计算),可以使二千名灾民一年有吃有穿,还可以使他们维持简单再生产。如果把孔令仪的全部花费加起来,足可以救济万人以上的难民。第二是财政部连夜为其加工制做嫁妆也实在令人惊叹。如果把财政部两次为孔令仪制做嫁妆的人力用来赶制前线将士的服装,大约供应两个师的被服不成问题。如果用这笔款子建一所大学,那么在决定了校长之后,只需聘任教授,出示招生广告就够了。”

    《大公报》的抨击,引起了各阶层人士的强烈反响。孔家如此贪赃枉法,怎能不令人愤慨!

孔令仪和陈纪恩在美国呆了两年,抗战胜利后又回到了中国。

多年后,孔令仪又孤单一人了。20世纪60年代初,她到台湾探望蒋介石和宋美龄,姨丈和姨妈挑选了空军上校武官黄雄盛担任她的随从,陪她逛逛台湾。朝夕相处,双方互有好感,且有双宿双飞之意,但黄上校已有妻室和孩子,孔令仪乃花钱拆散黄家。1958年,黄上校被派往美国出任驻美大使馆武官。1962年,在华盛顿与孔令仪结婚,后返台出任空军军官学校教育长,以少将之阶退伍。

黄雄盛祖籍崇明岛,193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航空工程系。

 

    孔祥熙在位十余年,共培养了自己的三大势力。一大势力是山西派,即原来孔祥熙在山西办学时结识的一帮朋友。二是上海派又称公馆派,即孔祥熙任财政部长时和孔祥熙、宋霭龄关系密切的上海金融界的一些关系朋友。三是儿女派,即通过孔令仪、孔令侃、孔令俊等人结交的一大批少壮派。这帮人都听孔祥熙的指挥,为其尽心尽力。

    在一次财政部召开的会议上,孔祥熙说:“有人攻击我,说我喜欢用山西人。不错,我是在中央银行和中央信托里用了大批山西人。在全世界,最会理财的是犹太人;在英国,最会理财的是苏格兰人;在中国,最会理财的就是山西人。所以我要用他们。”

    孔祥熙对新闻界的批评和舆论界的指责,一概置之不理,这也为他以后的倒台埋下了伏笔。

 

    宋美龄探视孔令伟

    199499日,年届96岁高龄的宋美龄悄然从纽约飞回台湾,探望病危的外甥女孔令俊,也就是孔二小姐。

    以前传说,孔二小姐是宋美龄在美国求学时,与恋人刘纪文的私生女,交给了她大姐宋蔼龄抚养,取名孔令伟,对外就称是宋蔼龄的女儿。有一本书,专门写了宋美龄和刘纪文的初恋。但据蒋介石的卫士居亦侨说,刘纪文根本没有到美国留过学,过去所传宋美龄在美国和刘纪文相恋亦不是真实的。也有人说,刘纪文赴美留学是在1920年,而孔令伟出生于1919年,那么说孔二小姐为宋美龄和刘纪文所生的,也不可靠了。不过宋美龄对孔二小姐宠爱有加却是不争的事实。

    宋美龄从19919月离开台湾赴美长居,到这次由美返台,时隔整整三年。99日,宋美龄一行由美国纽约搭乘华行011班机返台,受到台湾当局和台北民众的热情欢迎。据台湾报纸报道,李登辉以国民党主席的身份,率同四位副主席及中评委、中常委等国民党要员在空桥门口迎接。

    尽管经过十多个小时旅途劳顿,但宋美龄依然神采奕奕,满面笑容地与迎接者一一握手致意。

    李登辉和李元簇、郝柏村、林洋港、连战等四位国民党副主席及俞国华、沈昌焕、马树礼、马季壮、蒋彦士、辜振甫、秦孝仪、许水德等中评委与中常委都纷纷赶到贵宾接待室的二十一号空桥门前等候。蒋夫人家属蒋纬国将军、徐乃锦及蒋友梅等,也出现在迎接队伍中。客机平稳地降落在南面的跑道后,李登辉偕夫人来到登机门前,并逐一向先行抵达者打招呼。

    客机停妥空桥门,蒋纬国及亲属们进入机舱内迎接。三分钟后,宋美龄在孙儿蒋孝勇搀扶下步出登机门,李登辉立即趋前握手致意,李夫人向宋美龄献花。

    宋美龄身着宝兰色丝绒长旗袍,套黑色短上衣,虽然经过16小时的长途飞行,但仍然很精神,看不出倦容,也未依靠轮椅或拐杖。在蒋孝勇的引见下,宋美龄面带微笑地与前往迎接者一一握手点头答礼。

    宋美龄在贵宾室稍作停顿后就搭车离开。而大厅外的道路旁,有许多闻风而来的民众,他们见到蒋夫人车队经过时,手中挥舞旗子表示欢迎。

    10日上午,宋美龄便直接前往桃园县大溪慈湖陵寝谒陵。她在陵寝前献花后,手扶灵柩,注视蒋介石遗像很久,伉丽情深表露无遗。

    当日下午,宋美龄前往振光医院探视外甥女孔令伟的病情。她没有使用医院为她准备的轮椅,在医护人员搀扶下,未柱杖缓缓走过长达50米的医院大厅。在大厅已有近百名医护人员、媒体记者与病人等着向她致意。看到等候群众,宋美龄立即将深色眼镜摘下,面带笑容地轻轻挥手向大家致意。

    由于孔令伟的病情不乐观,宋美龄至深夜仍无返回官邸之意,准备住进医院整修好的原院内招待所,以备随时探视孔令伟。

    宋美龄看到孔令伟时,情绪还是维持一贯的平静,并未太过激动;孔令伟则张开眼睛,知道姨妈来看她。宋美龄摸摸孔令伟的手,关爱之情溢于言表。

    孔二小姐近一二天来的状况并不理想。目前注射静脉点滴,并未使用呼吸器,意识并不十分清醒,昨天并未接受包括肾脏引流管拔除的任何手术。

    医院原来对孔二小姐的病情严格保密。往后的几天,孔令伟的状况持续好转,为方便抽痰,医院人员为她施行了气管切开术。在那几天,只要宋美龄跟孔令伟说话,孔令伟似乎都能听到,而且也有一些反应。这点让医务人员十分诧异。因为在此之前,孔令伟的状况相当不稳定,意识时而清楚,时而模糊,高烧不退,癌细胞已转移到肺部、泌尿系统......这件事也让医务人员体会了孔令伟与宋美龄之间的情感。

    宋美龄在搭机返美前,孔令伟意识已较清醒,医生估计病情在短期内不会有太大变化。

    与此同时,孔令伟病房有两位特别护士24小时随时在旁照料。其间,由10日至13日上午,姨妈宋美龄一直守候在医院,直到孔令伟的病情稳定,宋美龄才于13日下午离开医院返回官邸休息。16日下午,宋美龄再度到医院探望,直到返美前两天才离去。

    孔令伟病情稳定后,宋美龄一行结束了十天返台探视孔令伟病情的行程。

    919日离台时,李登辉偕同夫人曾惠文及李元簇、郝柏村、林洋港、连战、陈立夫、俞国华、倪文亚、马树礼、马纪壮、辜振甫、秦孝仪等国民党高层人士为宋美龄送行。宋美龄在护理人员搀扶和李登辉夫妇陪同下,由贵宾休息室乘坐升降机抵达二十一号门前。

    宋美龄身穿黑底白点长旗袍,黑色长袖薄外套,神情气色都很好。她先和送行人士挥手打招呼,并一一和他们握手致意。在她到达登机门口时,曾惠文女士为她献花,李登辉随后也提醒及扶持蒋夫人回头向送行者挥手道别。宋美龄在家属蒋纬国、徐乃锦、蒋友梅等陪同下登上华航班机,下午440分,飞机升空离去。

    宋美龄送给了李登辉一本《信仰上帝》的英文书籍。当时新闻媒体称蒋夫人“来也无言,去也无言”。

    宋美龄这次跋涉万里而来,是因为有两个牵挂。第一,为孔令伟;第二,是探询有关蒋氏父子迁葬灵柩之事。孔令伟从小就跟在宋美龄身边,一直是士林官邸中最有权势的人物,在官邸中她不喜欢的人总会吃大亏。宋美龄膝下无儿女,她视孔令伟如已出,两人关系亲如母女。70多年来,尤其是晚年的宋美龄,更与孔二小姐相依为命。

 

    孔二小姐病逝

    宋美龄探视孔令伟的两个月后,孔令伟终因直肠癌并发心肺功能衰竭,于1994118日孤零零地与世长辞了。

    宋美龄接电后,请孔令伟的姐姐孔令仪回台料理后事。孔令仪回台时除了携带一具铜棺之外,并有一位替孔令伟遗体化妆的化妆师同行。不久,孔令伟的遗体空运到美国,安放在纽约市曼哈顿上东城著名的堪贝尔殡仪馆。随后,设灵堂举行葬礼。

    银白色的铜棺,下半部缀满了花朵,上半部棺门打开,孔令伟躺在那里,深兰色的长袍,头发松松地向后梳,面部表情平静而安详,方形的脸显得很有福气,脸上完全没有皱纹,一点不像75岁。这和传说中的达官贵人都怕三分、喜做男子打扮的孔二小姐,不像是同一个人。

    灵堂四周摆满了花牌,而这些花牌上90%的下款都是英文;中文的花牌只有少数几面,上款都尊称孔令伟为“总经理”。

    据说,这位在蒋公官邸中最有权势的人物,官邸上上下下都尊称她为“总经理”。而这位女总经理,经常是西装革履,做男士打扮,而且不只是在官邸,她在外也是着男装,即使是在美国白宫作客也是如此,当时的罗斯福总统即直呼她为“BOY”。没有见过有关她的婚姻和子女情况的资料,听说她他是一位同性恋者。

    1116日上午9时许,孔令伟的灵柩移到附近的方砖教堂,安置在讲台上,四周满布香烛花牌。1010分左右,30多位亲友先后抵达教堂,包括孔令杰、蒋纬国夫人、蒋孝勇及“协调处驻纽约办事处”处长吴子丹等。宋美龄在11时前,在随侍搀扶之下步入教堂。

    追思礼拜开始时,宋美龄尚能自持,但到了牧师祈祷时,对孔令伟“视同已出”的宋美龄,曾一度失去控制,掩面哭泣。宋美龄对孔令伟的宠爱,官邸人人皆知。而宠爱之深,更使外界有很多传言……

    孔二小姐的追思礼拜结束之后,灵柩送至芬崖公墓,那里有孔家墓园。孔家墓园是一个室内墓园,位于一座专门安置灵柩及骨灰的大厦三楼。

    记者们先行到达,在大厦门口守候。宋美龄乘轮椅进门时,大家纷纷抢起镜头。但这时哀痛非常的宋美龄表示她不想拍照,记者们也很尊重她,停止拍照。

    在三楼的孔氏家族室内墓园,典葬牧师行礼祈祷之后,银白色的铜棺嵌入第四层,下面依次是其兄孔令侃、父亲孔祥熙、母亲宋蔼龄。

    葬礼后,宋美龄要求众人暂离,让她单独在墓前哀悼。众人离去时,看见这位95岁的老夫人单独站在墓前,大家都感到了她那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