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肃的博客
老兵博博
  长城主题系列(七十六)——姐姐的跋涉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十三哥  姐姐  九眼楼  东北口关  长城  摄影 
  发布者:宁肃 |  浏览(2254) 评论 (9)  | 发布时间:2017-12-07 18:27:31 最后更新时间:2017-12-07 20:24:32  
  本作品所属分类:乡野游趣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长城主题系列(七十六)——姐姐的跋涉

   

    122的长城之旅,艰难得没有任何征兆。天,蓝得一如水洗,山,静得恍然若梦。可以说,冬日暖阳,云淡风轻,正是户外的好时光,浪费了都觉得可惜。于是,无论老驴或嫩驴,都有理由带着明媚的心情出征。

 
    经紫川介绍,认识了一位大姐。看她一身户外装束,约六十左右的年纪,白晰的脸庞透着红润,还有文静与秀气,还有温和与慈祥。据说,她驴龄不短,是墙圈的老人,大家都喊她“姐姐”。

 
    这是入冬的首次户外,又是我感冒初愈之后,知道体力匮乏,需小心行走,把握节奏,从一开始就落在了后队,与包括姐姐在内的三五个驴友前后相随。

 
姐姐手不离相机,不时地驻足取景。紫川说,“姐姐照相特好,咱们跟她走吧!”
路边“东北口长城旧址”石碑,说明这里是明长城隘口。“该口修建是用当地石料砌的干插边,关口在海拔1184米的山梁上,为明代重点设防处。”因年久失修和当地筑路的原因,关门已废。
没想到,上山后的线路相当复杂,艰难得超过以往所有的经历。一是树多林密,荆棘丛生,腿脚不时被枝条牵绊,于是冲锋衣裤甚至脸和手等裸露的部位便生了些口子;二是长城早已彻坍塌,无片砖瓦,只是一些碎石堆积着逶迤钻行,人行其中,石块晃动,身不得稳,生怕跌倒,便有些战战兢兢;三是地面多有厚厚的落叶,不知深浅,往往一脚下去,随之一惊;四是石上还附着些苔藓,甚至残雪,踩上不免脚滑,崴了脚可麻烦。五是开始两公里的地段,有很多树木锯断,东倒西歪,阻绝了路线,只得绕行。这些状况,大大影响了行进速度。



 
    我们就这般默默地钻行着攀登着跋涉着,于松动的乱石和厚积的落叶之中。闷了,透过交织的枝桠仰望蓝天,心便豁然;累了,躺在天然的叶毡上小憩片刻,身便舒坦;饿了,掏出随身的干粮大家分着吃上两口,保证能量;渴了,摘下随身的水壶喝口热水,绝对享受,甚至胜过了酒。


 
    当然,遇到可心的小景,也不亏待镜头。方便就单反,不方便就手机,总要带点念想回家去。


 
    姐姐是老驴,但毕竟花甲之年,或许安全的考虑,她走来小心翼翼;或许体力的原因,她看似不太轻松。于是,紫川紧随左右,一直陪伴,很够意思。



 
    紫川知道我是奔着九眼楼来的,她怕我跟着后队走慢了看不上九眼楼的夕阳美景,便让我加快速度去追赶中队乃至前队。我没多想,就暗自提速,超越队形,和另一驴友沿着石块的延伸方向以及前队驴友设置的红布条开路。渐渐地,看不见了姐姐的身影,甚至听不到了她们的声音。现在想来,光想着自己看美景而丢下朋友,很不够朋友。

 
    经过了几番上坡下坡,特别是几番巨石和断崖的绕行,下午四点多时我在黑坨山脚下追上了等后队的十三哥。我问到九眼楼还有多远,他答至少两个钟头。此时,夕阳西下,红霞如血,美韵梦幻。但我却心灰意冷,气泄啦。
 
 
此时,手台里传来大安的问询。她了解位置后说,“你们还有两上两下,你看不上九眼楼啦。”十三哥也说,“天黑前咱们下不山,要尽量加快速度。”我这才想起后面的姐姐,还有隔壁老王,“他们可够呛”。尤其是大安说,“姐姐哑,走夜路她平衡有问题。”一下子点醒了我。 “干脆不追了,一起等后队吧!”
在黑坨山上,我和十三哥等来了后队,此时天真黑了下来。
 

 
手台里,不时传来前队已经上车、中队已到九眼楼的消息,十三哥带着我们摸黑前行。

走着走着,姐姐让过紫川,示意我到她身前。她把两根手杖收了,把右手伸向我。我想起大安说姐姐夜路平衡有问题的话,“我扶着你吧?”她点点头。

于是,我右手执登山杖,左手牵着姐姐的右手,我下一步,扶她下一步。看着她左手不时地扶身边的树干或者扯坡上的枝条,我知道她心里没底,甚至心慌。于是我格外小心,踩实了用杖指指,才让她迈下一步。就这么一步一步地走着,我想起了自已老家那也六十岁的姐,现在还给人家打工,天天蹬缝纫机做活。也是这么个身高这么身材这么白净这么要强,长相可真像!于是,心里便有了扶着亲姐姐的感觉,一种久违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后来,我跟紫川说,扶姐姐那路的那个时段,是我今天最大的收获。

不过,这种幸福没持续得太久,十三哥接过了姐姐的手,让我用手电照路。于是,在很长的一个时段里,我高举着手电向前探照,心里的幸福感被紧张笼罩了。因为,姐姐几番跌倒。看着瘫坐在地的姐姐,再看一侧黑黢黢的陡坡,我很担心甚至恐惧。眼睛几番湿了,大概是天气的缘故。早已零下,真冷!手冻得疼呢。其实我知道,疼的还有心。于是,我建议“姐姐累了,让她歇歇吧!”

后来,已上车的前队甚至中队的驴友回来接应,令我深受感动。本来早已上车歇息,再下车多跑几公里,可他们愿意。

我多次想过一个问题,“为什么总也爱户外呢?”不为风景,不图放松,不求刺激,甚至不在健身。“不为结果,但重过程。”这,才是户外的真谛。正应了那句话,“去哪里不重要,看什么不重要,和谁同行才重要。”我以为,户外这帮人,讲义气,重感情,肯于自我磨砺,富于团队精神,朝气蓬勃,阳光正能量。“不管元芳怎么看,甚至不管别人的非议和贬损,我就喜欢这样的人,我就喜欢这种自找苦吃的运动。”

夜过九眼楼,十三哥说“上去看一眼吧,算来过了。”我说,“没关系,以后咱再补课!”十三哥还安慰我说,“走过箭扣的人多,但走过后箭扣的人没几个。”他说的,正是东北口关至九眼楼这段。我想,他类比的,是指行走的艰难程度吧。

与万里长城上单体敌楼规模之最的九眼楼失之交臂,当然有些遗憾。几年来长城穿越经历中首次摸黑下山,固然有些危险。还有,此行的十来个小时几乎都在密林中钻行甚至爬,其艰难与疲惫可想而知,但我很开心,我希望姐姐也是。

后来聊起这次经历,紫川说姐姐人特强大,我说姐姐特高贵。她说的是精神,我说的也是。要知道,不能说话的人,更需要与人交流的。即使强大的人,也需要别人帮助的。能给他人帮助,以及给他人帮助的机会,都是人性的悸动乃至闪烁,甚至是一种洗礼。

 
能与自强、自爱的人特别是高贵、高尚的灵魂同行,是幸福的!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好汉牵着姐姐的手,牵起长城长。

发布者 :周飞琴 (2017-12-14 09:28:56)  回复

传说中的驴姐专题,如此也。

发布者 :臧志奇 (2017-12-12 11:53:31)  回复

你能牵那位姐姐的手,能牵着俺的手吗?哈哈!

发布者 :梁振宇 (2017-12-11 17:35:24)  回复

匆匆问个好。夜深了。

发布者 :徐玉美 (2017-12-10 23:04:44)  回复

老兵选景选的好!

发布者 :高振华 (2017-12-10 20:37:51)  回复

和长城结下不解之缘了,哈哈!

发布者 :杨明华 (2017-12-10 18:20:35)  回复

如此摄影真的很辛苦,正是:不经苦涩,哪来美片啊!

发布者 :肖介汉 (2017-12-08 19:40:38)  回复

都是美片!

发布者 :何志 (2017-12-08 13:48:50)  回复

长城之旅不见墙,

夕阳西下九眼楼。

发布者 :何杰 (2017-12-07 20:05:42)  回复
9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