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我的纪念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5238)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12-20 16:45:09 最后更新时间:2017-12-20 16:45:09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对我来说,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四十三年前的今天,我和班上十八名同学到林场插场,从此结束了我的学生时代。

现在的中学生,高中毕业后能考大学,上大学,我们那时可不是这样,那时高中毕业后没有大学考,更没有大学上,大学生是从工农兵中选择优秀分子,只有他们才有上大学的资格和机会;那时他们也不叫大学生,而是叫工农兵学员。

我是1974年高中毕业的。说是到8月份毕业,其实从5月份结束在南京油泵油嘴厂的学工后,我们基本上就不到校,在家里等分配了。记得学校连高中毕业证书都没有发,或者没有人通知我去学校领取。

等分配的日子很不好过,每天心都是悬着的,就担心分配到远离家乡南京的地方去,累和苦都不可怕,怕就怕离家太远,那将饱尝思乡之苦。

还好,当年11月份,分配方案下来了,我们这一届毕业生分配趋向是到南京市农林系统下属的林场和果木场。我们这一届有英德法三个语种,我们德语班和英语班分在南京红卫林场,法语班分在南京西岗果木场。

按照分配方案,是有照顾留城的政策,比如,长子女、独生子女等。我在家排行老三,是享受不到了。我们班有同学自愿放弃了享受留城分配的政策,而和我们一起到林场去插场了。

19741220日,也就是四十三年前的今天,是我们离开南京城,到林场插场的日子。那一天,天阴沉沉的,风很冷,有点刺骨。我们是乘坐学校从公交公司租来的公交车下去的,当时车子行走的线路,我到现在还记得。不过,我至今都不太能理解,车子为什么要绕道鼓楼和新街口,再离开南京城。

林场离南京城不远,大约30公里左右,所在地的地名叫七里岗。下去后听老职工说,之所以叫七里岗,是因为从这里到淳化镇的距离有七里地,故取名七里岗。

下去第一天的前前后后,我大致都能回忆起来。印象最深的是山坡上一株株梨树的枯枝,被寒风吹得一摇一晃的,很是凄清和苍凉。还有,我爸爸送我到林场,那天下午,我在林场场部空地前,送我爸爸返回南京,我看着他上车的背影,他上车后在车尾的玻璃窗里向我挥手,在车轮开动的一瞬间,一种不舍的感情一下子涌上我的心头。

我们下去的同学从小学三年级起就在一起,在一个班级,朝夕相处,相看着长大,有着九年之久的情谊。这次到林场插场还是在一起,在一个队。所以,大家都没有孤独感,相互之间还是可以像在学校时一样互相帮助,互相支持的,这比什么都重要。

下午,我们各自都安顿好宿舍,铺好了自己的床铺,像在学校时一样,再一次过起了集体生活。记得那天不巧停电,我们队的梁副书记给我们送来了煤油灯,并左一遍、右一遍地关照我们:“你们晚上千万不要出去,这里情况非常复杂,非常复杂。”

就在前些日子,我和老同学尤侯宁聊天,说起到林场第一天的经过,他笑笑说:“那一天下午我和田田、永平干了什么事,你可能都不知道,我保密了四十多年了,今天解密说给你听吧。”

“那天下午送走了家长后,我们三个人就一同到湖熟镇去,想弄点好吃的吃吃。一路上,我们拦拖拉机,先后拦了好几辆,才赶到了湖熟镇。到了湖熟镇,找到了一家馆子,我们也不知这是一家清真馆子,还要点红烧猪肉吃,结果给老板数落了几句,说我们是回教馆子,哪来的猪肉吃。我们连连赔不是。那天点了红烧牛肉,还点了好几个菜,大吃了一顿。吃完以后天已经黑了,我们匆匆往回赶,走的是林场南片的小路。田田是近视眼,我们怕他看不清跌跤,就让他走在中间,前面是我,后面是永平。我就根据远处大连山灯光的方位,判断我们七里岗所在的位置。我们走了两个多小时,这才回到了队里,到达的时候,七里岗的方位和我所判断的方位,最多只相差100多米。”

听罢了尤侯宁的述说,我和他开玩笑说:“有好吃的,你也不喊上我。”尤侯宁笑笑说:“那天看你在宿舍里忙着整理床铺,所以就没有喊你。”

今天是20171220日,四十三年前的今天是我们到林场的第一天。今天南京天气晴朗,阳光灿烂,此时,我遥望着林场的方向,回想着在林场度过的青春岁月,心里充满无限的怀想。我想说,青春无悔,而历经艰难的青春更无悔。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