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重行行
翁重德的BLOG
  泥雕小品“茶中自有酒味”题外(杂谈)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杂谈 
  发布者:翁重德 |  浏览(25222) 评论 (7)  | 发布时间:2017-12-22 21:20:51 最后更新时间:2018-02-12 07:14:56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泥雕小品“茶中自有酒味”题外


翁重德
 
  
 
 
    人物泥雕小品,高33厘米,通宽22厘米。人物倨坐着,束巾,右衽,长袍,像是宋代或明代文士。泥雕人物左手宽大衣袖散漫委地,右手呈握杯状,醉态之下、细瘦的手中那并不存在的杯子已不再能够持平、看着就要从手中跌落。整体雕塑线条简约、流畅而随意,让人感受到有着中国画大写意那种神韵,似与不似之间,空白的布置和物体的气势。
当然这件泥雕小品最具看点的是所表现的人物神态,普通人模样、有些书卷气、略为丰腴的脸、须三绺,两眼因醉而迷离、身体若不支而玉山将倾。让人感觉着、此时、在该文士来说,外界、似乎所有外在等等等等已经都不存在了,或者说,整个外部世界、物质的世界都被虚化了、唯有浅醉的他、甚至唯有他手中那(并没表现出来的)茶盏、以及茶盏的儼茶引至的人物的微醉状态。
作者所要表现的也许也就正是这样的一种状态:微醺。
泥塑背面底座有毛笔小楷题款“茶中自有酒味”。字体散漫稚拙,可爱可怜,似乎也是在醉状态中书写的。

这件现代泥雕小品,是我前几天在地摊上看到的,讨价还价后以人民币200元的重金将之“据为己有”。穷老头我没什么经济能力、而又喜欢、唯有若可憎的市侩般讨价还价、“企图”尽量节省点很有限的money,不是小气哦,对那些比我还更弱势的朋友、本人向来并不小气的哈,当然而今多数人都有钱、阔,对多数人的阔、穷老头我当然从不嫉妒、唯望各位莫笑、莫笑。
那天、有点温暖的冬日下、老朽我小心翼翼的抱着这件易碎易断的人物泥塑搭乘公交车回家。也许今后这件泥块或将永远陪伴着垂暮的糟老头我。

不说宋代文人的“贵在适意耳”,不说他们在实现人生理想与政治抱负的同时、如何在或富裕或清贫之中满足着、并惬意地享受丰富醇美的人生乐趣。明人、明代文人、他们承接唐宋文人之余韵,其精神的优越和优雅、其“独抒性灵,不拘格套”、都是红尘滚滚中的现代我们难以体会到的。也因此,那个时代的人、他们的从内到外的精神状态,作为后人的我们只能琢磨、追寻与遥望,根本无法重现、更不用说完全的再现,包括我所喜爱的这件泥雕、其作者的无法再现。

前几年在新华书店看到一本摆在畅销书位置的书、叫做《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叫做“当年明月”。孤陋寡闻如我当然不认识这位作者。而这“当年明月”、字面给人的印象、似乎就是作者所叙述的13681644年那个朝代的过来人,这当然不可能的。而且那“当年明月”也不是真名,应是笔名,一个借代而已,当然是为作者所心仪与喜好。
其实自满清部族统治者入主中原以及大兴文字狱后,明代历史、后人便怎么也说不清楚了。
那部历经满清康雍乾三代官修的《明史》、是精于文化统治与渗透与基因重构的满清统治者着力打造的,借用刚在北京台上海台播放的电视剧连续剧《生逢灿烂的日子》里一句人物台词:他们“憋不出什么好屁来”。至于有明上下276年浩如烟海的其他文籍、“现在不说别的,单看雍正乾隆两朝的对于中国人著作的手段,就足够令人惊心动魄。全毁,抽毁,剜去之类也且不说,最阴险的是删改了古书的内容……”(鲁迅《且介亭杂文·病后杂谈之余》)。即便那部被外国学者称为“中国17世纪的工艺百科全书”的世界科技集成式巨著宋应星《天工开物》,因被认为存有“反满”字义而被销毁而埋没(见凤凰网资讯 > 历史 > 《中国古代史专家:《天工开物》埋没300年 让日本和欧洲捡宝》http://news.ifeng.com/a/20150205/43109681_1.shtml),后来直到清末、《天工开物》由藏于日本的版本重印刊行中国。——满清以后的明代文籍、即便极少数在后来从海外回流、也已严重不全、也严重不真。不用说不可能是过来人、也不用说代际鸿沟、即便钻进古书堆“寒窗”它数十载数百载,任是旷世天才也未必能够“当年明月”!
还是以前的人实诚,有道德担当的讲忠恕的他们当然知道不能乱说话不能说谎话不能说大话。而且他们知道即便有文字记载也不可全信也需要辨伪甄别需要分析辨识。小可我每在读书时,每看到那些词:“稽古”“汲短”“拾遗补阙”“钩沉”“管见”“考证”“试探”“商榷”……等等,看着都让人感觉着实在、也心里踏实熨帖。古人的这些久远传统这些良好教养,数百年直至千年来、深刻影响着时人以及后人的精神风尚。
——好像扯远了。

当代人的创作,当代人的视野与思维局限、上文说到的代际鸿沟,也因此这件泥雕人物尽管一副古人衣着模样、也决不可能是古代真实,它只能是当代人想像中的古代人,或者是创作者的情感寄托或自写照。

借古人或其他以抒写内心所想与所感所愿、这事本人以前也干过。我是我、是当代的我、绝不是古人或前人,我的思维种种、即便纯粹的画画、怎么也离不开我个人斯时斯地斯天之下的思想观念以及认知以及表现手法等等个人固有的。
少年时代愚顽不羁的我在无聊时、比如在上课时、有时画画、学画、用钢笔或铅笔。圆珠笔在我少年那时代还是稀罕物。我曾经照着杂志如《中国青年》《世界知识》的插图画黑格尔、那种披头散发那种沉着深邃与炯炯有神,印象中也照着杂志插图摹写坐在公园长椅上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普通工人,贫穷、落寞,无感,背景当然是萧瑟西风、夕阳残照。当然都是胡乱涂鸦、画完就撕了扔了的,而且、否则或许要惹麻烦的,比如那张贫穷、落寞的西方工人,在那年代也许会被某些阶级斗争观念很强孜孜于表现的人穿引并无中生有的、对小小的我来说那是很可怕的。也因此为节约纸张、我都找即将作废的乱七八糟的的纸比如作业纸作业本的背面来糟蹋。
我青少年那时的报刊杂志内容除了欣欣向荣的东方、就是日暮途穷的西方,等等等等。尽管个人物质生活紧缺、且穷孩子又无任何社会背景的我看不到我本人的明天,可我依然温暖感受着幸福生活与美好前景,坚定地相信着美好明天。——因此少年我学画黑格尔、只是表达作为马克思主义起源之一的黑格尔在我心里的地位以及我对他的尊敬、也因此尽量画得完美些高大些。微小如我是时代之下的人,既做不到揪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面上天去,也做不到绝缘于那个时代。少年时代的我画的那个贫穷落寞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那是表达对“绝对贫困化”中的资本主义社会劳动者的同情、以及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青少年我的满满幸福感与珍惜当下的心情。少年我也学画其他,怀着的也依然是我个人的情感与喜好。当然我都画得很烂,只是在浪费笔和纸而已。

比起我看到的艺术作品,我少年时的涂鸦低劣至极、什么都不是,可是喜欢胡思乱想的我觉得道理都一样的,今人无论如何都再现不了古物原生态。
我喜欢老物件、老东西,老物件由里而外的透露发散出来的还真的不一样。后代对前代的“叙述”与“再叙”至多算是“仿古”。艺术创作包括文学创作等等也一样的。人不能两次趟过同一条河,况且“时过”即已“境迁”。

我案头这件现代泥塑人物小品,应也同样的是该作者的意见与情感表达。
作者借这泥块、这件明代或宋代文人的形象由衷赞叹道:好茶!
而老朽我则笑眯眯的欣赏并揣度着该作者的构思与作品表现。

想象着如此美好的可能:一个偏僻清幽的小空间权做喝茶之处、当然要有窗户,不必装修、或简约的素装修,粗竹木茶桌,粗竹木坐椅,可以是两个、或三个坐椅,如有客人来也不必临时再去端坐椅,靠墙一面安放敞开式茶柜,上面摆放着三两个素净茶壶、不论新老,或宜兴紫砂、或德化窑、或建盏、甚至其他地方的杂窑烧制、只要雅致大方即可,也可以有香具不必多讲究、偶尔点香,然后,将这件泥塑小品搁在其间空位。老朽我个人觉得这样摆放好像还可以。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又是一年过去了,大寒节之后几天就该腊八节了。

发布者 :杲文川 (2018-01-20 02:03:28)  回复

艺术至乐,享受人生,问好翁老师!!

发布者 :王云阳 (2018-01-17 15:28:25)  回复

资本主义国家就是枯虚啊。。。

发布者 :。。。 (2017-12-30 01:49:18)  回复

喜欢老物件是重情感、重思考、重沉淀、重精神传承的体现,翁老师这种生活质量值得我们学习。

发布者 :臧志奇 (2017-12-29 11:58:37)  回复

坐在公园长椅上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普通工人,贫穷、落寞,无感,背景当然是萧瑟西风、夕阳残照。

发布者 :。。 (2017-12-27 08:07:08)  回复

是以前的人实诚,有道德担当讲忠恕相信畏惧因果。

发布者 : (2017-12-27 08:04:22)  回复
7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