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铁鹰的博客
读书的心得 世事的评说 漂泊的记录 光影的印迹
  走向断裂边缘的欧美关系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龚铁鹰 |  浏览(82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3-21 17:45:19 最后更新时间:2018-03-21 17:45:19  
  本作品所属分类:时事述评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走向断裂边缘的欧美关系
 
龚铁鹰

 
     特朗普是二战后首位不把自己看作西方领袖的美国总统,他提出的“美国优先”纲领,使他与西方盟友关系的裂痕渐深。

  2017年12月,美国政府公布特朗普总统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强调美国构建合作、互惠的盟友及伙伴关系是其任内主要目标之一。然而特朗普就任后第一年的一系列举措,就对美欧联盟造成了巨大破坏,使建立70年的跨太平洋联盟濒临解体边缘。
 
  二战后,美国领导西方世界,并为赢得冷战制定了核心战略:建立分担防务负担的联盟,建立规范性的世界秩序。特朗普则打破了这一传统,成为二战后首位不把自己看作西方领袖的美国总统,他提出的“美国优先”纲领,使他与西方盟友关系的裂痕渐深。
 

把欧盟作为经济竞争者而不是战略伙伴
 

  特朗普以商人的思路思考问题,是第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美国总统,其“美国优先”政策将所有其他国家都认定为美国要对付的竞争对手,其中最大的两个对手是中国和欧盟。他下令终止与欧盟进行的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谈判,盛赞英国脱欧,怂恿其他欧盟成员也脱离欧盟;点名批评德国成为欧盟唯一的领导者,传播“自私的德国”理念,指责德国密谋让欧元疲软,向美国倾销宝马车,使美国在2016年对德贸易逆差达678亿欧元。
 
  欧盟和德国经济一向依赖开放和基于规则的贸易,特别是德国非常依赖开放的全球市场。2016年,整个欧盟出口量的20.7%(不包括欧洲内部贸易)是对美国的,同时14.5%的进口量也来自美国,欧盟对美国的总贸易顺差为1153亿欧元。而德国外贸额占其GDP的84.4%,每4个德国就业岗位就有1个依赖出口,在工业领域甚至一半以上的就业岗位有赖出口。过去,美国一直主张基于规则的国家贸易体系,即关贸总协定(1947年缔结)和它的后续机构——世界贸易组织(1995年成立)。然而,特朗普却质疑这一基于规则和自由的世界贸易体系,贸易对他而言只是一种零和游戏:出口是好的,进口是坏的;国内市场好,国外市场坏;贸易顺差好,逆差不行。在特朗普看来,只有当德国人也像美国人买德国车那样大量购买美国车时,美德之间的贸易才是公平的。一直以来,特朗普对欧盟贸易政策都感到不满:“我国产品根本打不进去,当前的情况非常非常严峻,而他们却一直把产品输往我国——还没有税,有的话也非常少。这很不公平。我和欧盟有很多矛盾,就此而论,从贸易角度讲,这可能演变成非常严重的问题。我认为,那最终会对他们非常不利。”欧盟委员会发言人则反驳特朗普说,贸易虽然必须公开和公平,但也必须以规则为基础,“若我们的出口受到美国任何限制性贸易措施影响,欧盟随时准备做出迅速和适当的反应。”
 

与北约“作战”而不是领导北约
 

  1949年创设的北约,目前有28个成员国。北约是基于“针对成员国的攻击,视为对所有成员国攻击”的“集体防卫”原则而成立的组织。在冷战和后冷战时代,美国的国际优先地位部分源自于美国与欧洲的安全伙伴关系。20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扩军活动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加强北约的力量。如今“集体防卫”原则从资金层面开始瓦解:北约2014年制定了2%国防费与GDP比率的目标,但据北约称,2016年遵守这一比率的国家只有英国、波兰、爱沙尼亚、希腊四国。欧洲最具实力的经济大国德国,其防卫费只占其GDP的1.2%。北约国家为该组织花费的开支平均占本国GDP的1%,个别甚至仅为0.4%。而美国的防卫费与GDP之比为3.6%,高达6640亿美元,在北约全体成员国防卫费中占比超过70%。特朗普在竞选时就对美国与欧洲的安全伙伴关系提出质疑,称早年组建的北约已是一个过时的组织,也未对遵守北约宪章第五条——“在盟国遭到攻击情况下提供援助”表达明确承诺。他称,如果欧洲国家总是搭美国便车,就不能指望美国保卫它。
 
  美国让欧盟交的防务费用大约是每年3300亿欧元,相当于2015年欧盟GDP的2%,这笔钱实际上是支付给美国军事工业和五角大楼的费用,也是特朗普试图得到的贡赋,而不是欧洲获得安全的保障。即使欧洲给出更高的价格,恐怕也不能保障美国国会履行北约宪章第五条的承诺。
 
  欧洲领导人认为,特朗普的抨击反而能起到刺激作用——欧洲各国会增加军费开支而不是屈从于美国,从而确保欧洲的独立性。欧盟(包括英国)目前的防务开支约为美国的1/3,但其防务能力仅为美国的10%—15%。面对美国压力,欧盟委员会推出了“防务行动计划”,拟从2020年起,设立每年拨款55亿欧元的欧洲防务基金,帮助每年营业额达到1000亿欧元的欧盟防务产业发展,这在欧盟历史上属首次。2017年5月,欧洲防务局27个成员国决定发展自己的防御评估系统,从2019年开始实施首个为期两年的评估周期,审查成员国的防务计划,识别不足,以通过防务合作加以改善。6月,欧盟委员会公布了创建欧洲防务基金条例草案,起始资金为5亿欧元,用于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为多国获得原型项目提供资金。不过,欧盟要在防务上真正独立依然道路漫长,协调欧盟内部的军事力量颇为不易,光坦克就有17种,护卫舰和驱逐舰有29种,战斗机也有20种之多。
 

退出而不是与欧盟共同维护国际机制
 

  《巴黎协定》首次在国际上创建了具有约束力的全球能源转型框架,国际社会希望将地球升温控制在2℃以内。2010年,联合国牵头成立了“绿色气候基金”,主要依靠发达国家的拨款,为深受地球变暖危害的地区融资,计划到2020年该基金总额达到1000亿美元。特朗普却认为,气候保护昂贵且无用,并且是美国本土经济的制动器,《巴黎协定》是对美国的财富做出的有利于他国的重新分配,因而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这意味着美国将停止向气候基金拨款。根据《巴黎协定》,美国在2025年的温室气体排放应当较2005年下降26%—28%,到2050年应减少80%。由于美国的退出,实现协定所规定的遏制全球变暖的目标将更为不易。在此问题上,欧盟与美国尖锐对立,欧盟认为美国的决定严重错误,称世界可以依靠欧洲来领导对抗气候变暖的斗争。
 

特朗普引发欧洲人的愤怒
 

  针对特朗普在欧洲防务和贸易问题上的语出不逊,德国总理默克尔给予了回击。她在一次竞选集会上说,“我们欧洲人完全依靠他人的时代一去不返了,作为欧洲人我们应当自己奋斗,为了我们的未来和命运。”这颇像默克尔做出的一份与美国在地缘政治上的“离婚”声明。
 
  有调查结果显示,自特朗普担任总统以来,欧洲对美国的信心呈下降趋势,特朗普也改变了德国人对国际政治的看法。自2014年以来,德国智库科尔伯基金会便定期进行调查,以了解国民的外交政策意见。最新结果显示,有63%的受访者认为法国是德国最重要的盟友,而认为美国是最重要盟友的只占受访者的42%。在“未来应加强与哪些国家合作”的问题上,有90%的受访者认为法国最重要,78%的受访者认为俄罗斯最重要,认为中国最重要的受访者占69%,认为美国最重要的仅有56%的受访者,多数德国人把德美关系评为“差”或“很差”。这意味着美国在欧洲的影响力已大打折扣。
 
  不过,目前欧洲仍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的投资者和最大的盟友群。虽然美国不再是欧盟最信赖的伙伴,但作为欧盟最重要伙伴的事实尚未改变。
 
《党课》杂志 2018年第三期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