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蛮的博客
那些歌声,慢声细语地
轻轻巧巧
落在我的肩头

挥手一弹,落在纸上
成了诗句

深夜它们肩并肩,坐在窗台上
回望我......
  其他:给格木的信(十一)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萧澍 |  浏览(10630) 评论 (8)  | 发布时间:2018-04-08 16:47:12 最后更新时间:2018-04-08 16:59:39  
  本作品所属分类:诗歌翻译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资源


格木,你好。

清明节放了三天假,我在家里睡了一天,醒着的时候看《大侦探波罗》,一天在家里招待婆婆,给大家做春饼吃,一天去我母亲那里,帮她干了些电脑上的活。三天轻易的就过完了,我还什么都没干,我需要有三个月的假期,才能把之前讲课的记录都整理出来,以及想读的诗读完,那些买回来还没来得及读的书齐刷刷在向我招小手,我只能狠着心不看它们。

但我其实是无所事事的,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只有写诗这一件,做其他的事,都是第二重要的事。然而我的生命全都在此渡过,第一重要的事却总没时间做,总被第二重要的事挤到一边去,好在,在每一件事中我都收获了感受,美好的感受直接为我的诗提供养分,不美好的感受,它们围拢在诗的周围,以反射的方式,让一首诗在光中诞生。

如果一个人好不容易有点时间做第一重要的事,那他绝对不会以路边卖煎饼的摊主对煎饼的心来对他的事,他不会按照套路来,既然他做的这事好不容易才有空做,他就忍不住来点别出心裁,若按煎饼来比喻,他都能给煎饼上刻出朵花来。

你信里提到《诗刊》,并且为《诗刊》上的诗那么糟糕而大为痛心,但对有些能在《诗刊》上发表作品的人来说,《诗刊》就是最高级别的刊物,那里面的作品没有一首不是精美的,而不能上《诗刊》发表作品的诗人,在他看来,则通通是庸手。

前几天我还被这样一个诗友笑话过,他的诗上了《诗刊》,就嘲笑我的诗从没在《诗刊》发表过。我居然一点不气,他不知道我只为自己能不能和老里并肩站而在乎,不过这点小梦想不能告诉他,否则他更要大声嘲笑我,我不是一个心如静水的人,他嘲笑我,还是会引起我大发一通慈悲心的,而这个慈悲心也不该由我发,我并没有这样的权利。

我前几年订阅过一整年的《诗刊》,看了开始两个月的,几乎不忍目睹。开始是不忍读里面的诗,后来不忍读《诗刊》的封皮,最后受不了送报纸的人把我订阅的这本杂志送到我手上。他这手递到我手上,我那手就把这破杂志给扔垃圾桶了,拿回家都嫌占地方。这两年好多杂志都破产了,奇怪《诗刊》居然还活着,我从心里盼着它完蛋,没了这破玩意,世界要清净许多,至少我的心要清净多了,再不用为它烦恼。有时候一想到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破杂志存在着,我全部的修为即刻间就要全部毁掉。

波罗破案遇到反常的事都要追究,《诗刊》这么糟糕的杂志居然一直不死,就很反常,如果能追究下去,估计绝不仅仅是为了给爱好诗歌的人一个发作品的平台这么简单,具体是什么我可猜不出。

与让它即刻完蛋比起来,我更希望它有一天可以是全新的,里面的诗每一首都让我喜欢,就算写得很简单、很浅,但也可以读起来让我觉得很美,如果有那样的一天,每个月《诗刊》的发行日,说不定读者都要排队在《诗刊》编辑部等着最新一期的《诗刊》了,中国人对诗的热情似乎从来没减退过,但中国人等来好诗的机会似乎却不太多。

我现在对他们失去了兴趣是有原因的,开始我也热情过,有朋友给过我一个北大诗歌评论界的泰斗老师的电话(我就不提是谁了),好不容易电话打过去,我说某某老师给了我您的电话,想请您读读我的诗。这位老先生对我说,他早已不再读诗!

我说试试读我的诗吧?他说上当次数太多,再不会上当!

说完就挂了电话!那个时刻我可真震惊:他们都不读诗了,我的诗谁来读?谁来肯定我呢?

格木,像每一个才华横溢的人一样,我也不想被埋没,我也会向往荣誉。但我不是为了荣誉写诗的证明在于,我就算没有获得荣誉,我仍然会继续写诗,既然诗已经是我另外的一个身体,我就不会背着它行动。我有两个精神,一个在诗里活着,一个在庸常中活着,只有这样,我才能不时时处处要求别人高看我一眼,我才能习惯我从没有因为诗获得过太特殊的荣誉。前几天我读《庄子》,里面有一篇讲“神人”的,我觉得那就说的是我,我已经从诗人的身份里脱离出来,我不再从心理上想得到别人对我这个身份的认同,我现在不觉得这是很了不起的事。

今天上午抽空整理出来一篇《读诗时刻》,明天上午再整理一篇,发现把自己知道的能倒出来也需要时机,如果不是那几天有些讲课的热情,换到今天,我可能讲不出来这么多东西了。

知道离你出来的日子越来越近,我注意到应该抓紧给你写信,最后再邮寄一封,能与一个人这样畅聊的日子不多了,开始后悔之前写得少。

上帝给一个人影子,是为了告诉我们,影子也是独自一人。给格木写信,是为了让格木看见,还有另一个人也是独自一人。

随信附上两首诗,希望格木喜欢。

 

                              201848日 小蛮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深夜来读小蛮的信,真诚得一如这纯粹的夜!

博主回复
被阿若一夸,小蛮太开心了。前几天又写一封,等再写一封再贴出来看啊。谢谢阿若。
发布者 :鈡晓莉 (2018-04-18 23:33:36)  回复

也为中国诗歌停留了一分钟

微笑

博主回复
有的人全心爱诗,有的人一半心爱着诗,有的人论秒计来爱诗,方兰姐姐用一分钟计已经很了不起,像俺们家毛头和他爹地,一秒钟也没爱过诗,哈哈。
发布者 :杨方兰 (2018-04-16 15:09:20)  回复

在这个世俗的社会,很少有人纯粹了。我认识一个我觉得写作很好的朋友,我说过看了她写的文章,就把张抗抗等中国女作家的名字都往后挪了挪(我不是说张抗抗就写得有多好或者不好,而是知道张抗抗的人很多,这样比喻大家能知道她的水平)。她也写诗,也是我认为写得好的。熟悉以后,我忍不住把小蛮的诗推荐给她,希望她也看看,希望这两个有才华的女人能够彼此认识并欣赏。但她只礼貌地哦了一下…是的,时间不够也是原因之一,她还有自己的许多事情,没有一时间再关注身外之物……是社会变了?还是没有真心关心诗(而不是我写的诗)的人了?

博主回复
是诗观不同吧,不觉得对方的诗好,所以只会有一声“哦”。这个观念的事真是一切态度的起点。方兰姐姐是好意,俺们都知道的。小蛮的诗,爱的人则爱极,看不上的人则视为垃圾,小蛮都了解的,也见惯不怪了。再说小蛮自己回头看自己的诗,也怪垃圾的,哈哈~
发布者 :杨方兰 (2018-04-16 15:08:03)  回复
8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