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维周的博客
请您多提批评意见
标签
旅游  |  诗歌  |  摄影  |  散文  |  生活  |  教育  |  情感  |  新闻
更多标签>>
  渔船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生活  文化 
  发布者:金维周 |  浏览(10019)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8-04-09 11:26:30 最后更新时间:2018-04-09 11:26:30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渔船有大有小,还有各种各样的渔船,我村的渔船有两种:一种是在浅海区捕小虾小鱼的船,叫做“苟船”,一种是在深水区钓梭子蟹的渔船,俗称“荷泥溜”。

“苟船”是很小的船,长不过一人半,寛只能坐得下一个屁股,有大屁股者就无法坐进去,即使挤进去了,会被卡住难以出来。外行人坐“苟船”必然打滚翻船,记得城关高中同学来我家,我就是用“苟船”招待他们玩耍,他们对“苟船”也觉得挺好奇,大家都想试一下,可没有一个人能坐得住“苟船”,人人翻船落水,学了半天功夫,才能勉强坐得住划几下

“荷泥溜”,就稍微大一点,船长约七米,寛约一米五,全靠人力划,这或许是一种很古老的船,从这个名称来推敲:这种船最早可能是运载泥土,在泥地上可以溜动的船;根据考古学发现:八千年前是有这么一种船,是专门用来运送泥土造城墙。也许现在的“荷泥溜”就是古代这种造城墙的运土工具的演化。

打造一只“荷泥溜”需要很多木料。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木料都是国家控制的重要物资,公价木料百姓不敢问津,只能到黑市够买木料。虹桥有个黑市木料市场,那里的木料都是山区老百姓从仙居深山偷买过来,他们白天不敢走,因为一旦被“打击投机倒把走私办公室”(后称“打私办”)人员发现,就会被没收,所以,白天躲在树林里睡觉,夜里出来背着树,走山路涉溪水,千辛万苦、提心吊胆,把木头背到了虹桥市场卖。虹桥政府当然经常对木料黑市进行抓捕打击,而木料黑市却不断地改变地址来逃避政府的打击,当然还是有人被抓而破产,也有人侥幸逃过劫难。我们到虹桥木料黑市去买来的木头,要运回家也是很困难的,我们一般都是在夜里从水路运回,如果运气不好,一旦碰上“打私办”,木料就会被没收。打造渔船必须购买木料,不管木料奇缺价高,非买不可,黑市一立方米木料需要一人一年的工资,制造渔船的成本之高让一般人家望而生畏。打造渔船必须请专业师傅,对于一个家庭来说,造船也是一件很大的喜事工程,需要挑吉日,祭奠神灵,还有亲戚朋友送礼道喜。

“荷泥溜”是我村农民的宝贝,是个赚钱的宝贝,不但自己用它赚钱,还可以出租赚钱。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初,县西有一些农民会出海捕捞乌贼的技术,却没有“荷泥溜”,他们就来我村租用。捕捞乌贼是在远洋的南麂、北麂渔场,我村村民大多数不熟悉这项捕捞技术,捕捞乌贼又是在农历二月份,这正是我村停渔时期,所以,有好多人把自己心爱的宝贝出租出去。那时候来租用“荷泥溜”的人,都是陌生人,也没有人介绍,就凭嘴巴一张,说自己是某某村的,叫什么名字,这样就行了,我们就把自己心爱的宝贝交给他了。一个月后,他们会按时划着船回来,并送上租金,还给了一些乌贼干。

我村离海边有几公里,“荷泥溜”与“苟船”平时都是停靠在门前的河边,出海时,要划船到斗门边,然后把渔船拉过海塘进入海里,因为斗门是国家重地,不轻易开闸通船。就是因为拉船过堤坝而损坏了堤坝,在清朝初期,我村村民就因此被富人告发,在县衙门审问时,县官发现这是我村农民谋生不可避免发生的事情,于是县官判决:任何人不得阻止渔船过海塘,损坏的海塘有富人无偿修复。这一判决一直沿用了两百多年,到了共和国才改变了规矩:渔船过堤坝都得有当地生产队来管理与收费。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很有意思额。

我们这里也有一种小船,我们叫舢板,只能坐一人,弄不来也容易翻。

博主回复
我这里的舢板长约3.5米,寛约2米,也是出海捕鱼用的船,有时候是作为大船的脚船,由于大船不易靠岸,渔民上下船大都是用舢板渡人。
发布者 :张明华 (2018-04-10 16:56:15)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