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村
南天叟
  秦岭盘山公路上的酒奠梁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西兴 |  浏览(4011)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8-05-05 09:08:54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05 12:56:26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回顾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秦岭盘山公路上的酒奠梁碑

 

今年距1968年中国知青上山下乡大潮的兴起,已经整整五十周年了。我把原发于贝壳村的《重游知青点》(2009126)一文(同年410转发于【精英博客】),以及所附的八幅照片,加上按语重发在微信和中国知青网上,以示对这次影响千万中国青年人生的运动之纪念。其中两幅照片是在今宝汉路段秦岭盘山公路的酒奠梁上拍摄的。一幅是在酒奠梁碑亭前拍摄的,碑铭为民國卅五年一月 酒奠梁,趙祖康題。

【图一】酒奠梁碑亭


一幅是寶漢綫拓寬改建工程竣工誌碑

【图二】 


其铭文曰:

 寶漢綫拓寬改建工程竣工誌

川陝公路 始於抗戰 前方後方 以此相連

祖康先輩 殉國之願 篳路藍縷 打通寶漢

改革開放 道路更寬 從此蜀道 不比登天

千里錦城 一日可還 世紀之功 樹碑立傳

酒奠路魂 日月可鑑 激勵後人 勇往直前

寶雞公路管理局建亭立碑  

    胥培才撰文 宋志賢書丹 二千零二年十月

 

   两通碑的铭文均提到赵祖康(或曰祖康先辈)

赵祖康(1900-1995)江苏省松江县人,被誉为中国公路泰斗道路大王,并与詹天佑、茅以升并称为中国交通工程三杰 

赵祖康18岁考进了南洋大学(现上海交通大学),后又转入唐山交通大学(今西南交通大学)攻读土木工程,抱着交通救国工程救国的理想,留学美国康奈尔大学,专攻道路工程,身怀报国志,放弃了留美工作。曾担任国民政府交通部公路管理处处长、局长等职,为中国公路建设做出很大贡献。

1945-1949 他任上海市工务局局长、兼都市计划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及执行秘书,上海解放前夕,短暂担任过上海市代理市长。解放后,他曾先后担任上海市工务局局长,市政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副市长,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为上海市政建设做出重要贡献。所以在他九十寿辰时,时任上海市长的朱镕基曾专门题词向他表示祝贺。

【图三】朱镕基题词贺赵祖康九十华诞

【图四】朱镕基向赵祖康先生祝寿


20世纪三十年代,由于战争形势的需要,为打通物资供应西北通道,国民政府决定修建西兰公路,并且延至河西走廊直抵新疆中苏边境。正是在这个背景下,赵祖康主持修筑了西兰公路、西汉公路和乐西公路,这些公路后来对抗日战争时期的物资运输发挥了巨大作用。

西汉公路,是由西安到汉中,全长254公里,基本上是沿着古蜀道的北栈道修筑的,工程之艰险是可想而知的。该路线是从西安经宝鸡越秦岭,经凤县、留坝,至褒城汉中。

酒奠梁碑就树立在秦岭盘山公路的酒奠梁路段。我在凤县插队期间,酒奠梁附近有个酒奠沟粮站距留凤关约十来里那里主要接收附近社队送交的公粮和公购粮。也供应插队知青第一年的口粮(均属未经碾磨的玉米)。我记得当时当地插队的男知青,每月四十五斤玉米,女知青每月四十斤。我们队20名知青,5名女生,每月要在那里购买875斤玉米。一斤玉米那时大概不过七八分钱,钱是由拨到队里的知青安置费(每个知青由国家公费拨支275元,包括修建知青住处和第一年分红前的口粮及必须品如农具等的购买)里支出。我所在的生产队距酒奠沟粮站约30公里。我曾多次和插友在当地社员的带领下,拉着架子车去那里为本队知青购买口粮和送交队里的公粮和公购粮。每次都是天不亮动身,到天黑才返回。拉着满载粮食的架子车,往返100多里的山路,当时可谓超重体力活儿也。记得有次我和队里的记工员老王去酒奠沟粮站拉知青口粮,返回时下雨了,数十里山路泥泞难行,回到队里已经是深夜。我浑身湿透,累得几乎脱力。

我当时极为感慨,为什么县里不通便一下,由队里支付知青口粮,然后再从公购粮里扣除呢?再者为什么队里养那么多牛,却不配备起牛车呢?前者是当地行政机构对粮食统购统销政策的死板执行所致,后者则是当地的生产力在某些方面,可谓倒退到中国上古商代先王王亥服牛(公元前2000年左右)的水平之前了。

我记得那次在路上,有只野猫跳在我们粮车上。那猫属于花狸猫型,精瘦精瘦的。我将那只猫留在我们知青的住处,没想到那猫当天就捉住一只大老鼠。之后连续数日,那猫又捉住好几只老鼠。大概待到我们那儿的老鼠被捉尽之后,那猫又不知去向了。

我当时虽然多次路过酒奠梁路段,却不知道赵祖康其人以及该公路在中国抗战期间的重要性。

2008年我回国探亲重游知青点,返途时在酒奠梁留影,并拍下寶漢綫拓寬改建工程竣工誌碑的文字。才得知当年抗战时期,这条公路对前方后方交通相连的重要性。

交通发不发达,对像中国这样幅员辽阔的大国,是至关重要的。所以公元前221年秦统一六国之后,在巩固统一的诸多措施里,有修驰道之举。近代的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孙中山把民国大总统推让给袁世凯之后,就准备全力推动中国的铁路建设事业。然限于当时的时局纷乱,孙先生直到1925年病逝,也未能将此事促成。

古语有云,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平蜀未定。说的就是蜀地因交通闭塞,当地政局经常不稳定。南宋能与金抗衡,与川陕驻军名将吴玠(1093-1139)屡败金兵,阻住金兵入川之路,关系很大。由此可见,当年赵祖康组织开通西兰、川陕诸条公路,对国人坚持抗日战争意义之重大。

   如今中国国力鼎盛,除穿越秦岭的盘山公路拓寬改建之外,还有铁路和民航(包括国际航班)以及其他的公路路线,使得四川和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交通更加便捷。特别是最近开通的西成高铁(全线于2017126日开始运营),把西安至成都由原普快的11个小时缩短为4小时,蜀道确实不再难了。

李西兴 201855日於新西兰奥克兰


【附图】 


                图一 酒奠梁碑亭

 


          图二 寶漢綫拓寬改建工程竣工誌碑




    【图三】朱镕基题词贺赵祖康九十华诞


    
     【图四】朱镕基向赵祖康先生祝寿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抱歉:赵祖康先生的照片传不上去。
    李西兴 2018-05-05

发布者 :李西兴 (2018-05-05 09:38:34)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