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运华的博客

  村居日记(一)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唐运华 |  浏览(623)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8-05-21 21:27:04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22 07:05:00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村居日记(一)

 

我已有十多年没在老家住了。因为父亲的腿被摔伤,因为父母需要关心扶慰,于是我开启了村居生活。

老家距单位二十余里,我可以来回奔波。

父母病了,这正是考验我的时候。自从父亲出院回家后,我认为父母在家有人照顾,于是我还按以前回家的频率。可是,现实要求我必须承担起照顾父母的责任。在父母最脆弱无助的时候,我义无返顾。在照顾、赡养父母的事情上,如果子女间互相倚靠推诿,受伤的必然是老人。

父母住的是我先前没搬走时住的房屋,屋内摆放凌乱,里屋有不太好的气味。风烛残年、生活难以自理的父母已不能把屋子精心打扫,比起我在县城的居住环境,当然是天壤之别。可是现在,在父亲的腿没有痊愈的这段时间,我就要在这个屋里居住。

这个院子是我出生的地方,在这里我从小生活,干农活,上学,工作,这里留下我太多的回忆。

晚上,我敞开门睡在板床上。父亲说,被子以前晒过。父亲说的“以前”到底是多少天前不知,我睡过后明天身上会不会刺痒、浑身起疙瘩不知。以前在田野干农活时,疲乏时能席地而睡,现在有床、被子,当然能睡。

睡意朦胧中,偶而有蚊子嗡嗡地从脸上飞过。没有蚊香,买蚊香当然是明天以后的事,怎么办?忍着。

家里的黑狗忠实地卧在院子当中的小水泥路上,我能感到它的忠诚和恪尽职守。

夜晚的乡村寂静,偶而传来几声狗吠。已到小满,从远方天空传来布谷苍凉的叫声。

布谷,布谷,深夜里这声音显得特别高远、苍凉,在漆黑的高空,布谷鸟在孤单地鸣叫,宣告又一个夏天的到来。久违熟悉的声音,以前我在老家居住的时候,每到初夏,耳畔总能听到布谷熟悉的叫声。今天再听,把我当年乡居生活的回忆全部激活。以前家里每年都种十多亩小麦,每到麦忙季节,割麦、拉麦、打麦、夏种,我被累得盔歪甲斜。现在家里不再种小麦,麦季到来,显得空荡荡的。

算起来,我离开这个村子已经十多年了。现在,我明显地对乡村生活隔膜、生疏。一个乡下孩子,靠求学艰难打拼,终于走出这片土地。但因为父母生活在这个村子,所以我仍要时时踏上故土,重温当年乡居的记忆。

以前上学的时候,父亲身体强壮,常年从事田间劳作,一刻不舍得闲着,像有使不完的劲。今年父亲75岁,因这次腿被摔伤,他凄凉地说:“我老了,不中用了,快毕头了。”父亲一生勤劳,但晚年性格孤僻悲观,特别是这些年家里发生变故,他愈发不愿与外人交流。虽然我尽最大努力不让他们生活委屈,但仍然难以改变他悲观的心情。他不止一次地说到死,我说你可能是老年抑郁症。

前年我去淮南走亲戚,堪称孝老爱亲模范的表哥说:“人活着,某种程度上是为了责任而活。”现在父母老了,病了,需要子女照顾,我必须勇敢地承担起这个责任。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阿弥陀佛!

发布者 :张明华 (2018-05-24 21:54:42)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