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肃的博客
老兵博博
  洗马林,你好!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玉皇阁  万全  张家口  洗马林  摄影 
  发布者:宁肃 |  浏览(1361) 评论 (9)  | 发布时间:2018-06-13 19:14:05 最后更新时间:2018-06-20 18:01:38  
  本作品所属分类:人文关注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洗马林,你好!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经常在十几张拼接起来的1:50000地形图上,根据等高线研判坝头一带那或大或小的“口子”,比量宽度、长度和坡度,计算战术容量,还有树林的郁闭度及其有效遮蔽面积。就是那时,“洗马林”纳入了我的视线。那是个够大的“口子”,而且距张家口至二连的战略方向仅偏几十公里,战役威胁极大。三十多年过去,早忘了相关的具体数据,只知道在万全以西。当时,是有机会现场勘察这个口子的,但1984年大青沟南4公里处的一次车祸终止了那场纸上谈兵的推演作业。于是,“洗马林”成为我几十年不曾泯灭的一个幻象:群山雄峙,古道漫漫,大纵深、高速度的坦克集群绕过了狼窝沟、桦皮岭一带的预设阵地,从尚义、海流图呼啸而来,卷起遮天烟尘……

前两年,听同事老张说起“洗马林”,还有那一带的渡口堡、柴沟堡、平远堡、新平堡的“堡子”们。于是,也想着有时间去走走。“洗马林”,毕竟是咱从未谋面的“心上人”呀,当然要及早纳入行程。
心底一直一句话,“洗马林,你好吗?”
一功课,才知道这“洗马林”是个古物,大有来头,大有看头。别等啦!“五一”小长假,走起!
不用说,洗马林向为军事要地,历史悠久。据说,洗马林村始建于唐代,由于人多村大,早称万家村,后改名古长郡。明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因西北山上长满荨麻草,再改村名荨麻岭村据有关资料,明宣德十年(公元1435年)筑城,高三丈三尺,方四里五十三步,南有承恩门,西有观澜门。后因明皇帝朱厚照来此视察,得名洗马林。”于是我想象,某个夏天,皇帝厚照到此察看边墙口界,行至城西水泉又热又累颇觉困倦,传旨下马,随从之下泉洗饮龙驹饮顿觉爽,仰头高叫。皇帝此处何地也?”有百姓答,“荨麻岭”。大概当地口音关系,厚照皇帝听为洗马林”,遂曰:洗马林好!。从此荨麻岭”易名“洗马林
 在古代,这是屯兵守边的好地方,也是上坝、通往塞外的要道。500多年前,洗马林就曾是明清王朝的军事城堡。因为,洗马林东、西、北三面环山,南为沙河冲积而成的平川。大概,离山还远,初来乍到,感觉这平川也忒大忒平了些,好比老家的平原。离村尚远的道口,矗着一座牌坊,一看那簇新的成色和那电脑体的隶书村名,让我古韵满满的空幻不免先淡几分。

 
    来前功课之时,最令我激动不已、恨不得立马观摩拜谒的,是那兵堡式玉皇阁。据说,全中国军事堡垒式的道院独此一份。但是,一打听方知,玉皇阁正在大修。果然,车进主街,向北一望,“施工现场,严禁入内”,不仅呜呼。

 
    “停车,走吧!咱往南转。”还好,小小一个镇子,竟有“中国人民银行”,还有“新华书店”。我想,这都该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的产物。可这配置,分明是县城等级嘛,可见洗马林镇不一般。


 
原来,明初以来,洗马林已是相当规模的军事要塞。“为防匈奴入侵,布兵把守,设有守备署和廒仓。”“清朝中后期,洗马林堡的军事功能逐渐减弱,开始向商业驿站转变,逐步成为京西重要工商贸易中心之一。”旧志记载,洗马林“村居山湾,背靠北山,面向南川,土地肥沃,水利方便,物产丰盛,士农工商,集居而来。”“民国初年,张库公路和京绥铁路从万全通过,吸引了外地商贾前来经营生意。据调查,洗马林镇在最兴盛时期,曾拥有商号将近200家,其中较大的商号,如东裕源永、西裕源永、增盛裕等共有32家。镇上这个时期基本以工商为主业,农户只占三分之一,而且在农闲时也有不少人兼做些提篮小卖的生意。因此,人称这里是工商贸易的‘旱码头’。”
 走着看着,一不小心,又走到一处工地,也搭着脚手架,看不见门额。

 
    后来才知,这就是南门承恩”,也叫“喜门”。有喜就有丧,西门“观澜”,就叫“丧门”。本来,“整个城堡由三个城门、城墙、城垛马面连统而成,但北门现已废弃陷入地下半截。”而且,承恩”是有瓮城的。但不知,从喜门钻出后看到的土围子是否?


 
    依着土围子的,是一座庙宇。外面看不出什么,于是敲门走进里面,不见佛与神仙,却有一双老年。而且,男主人病卧土炕,满屋昏暗。倒是外屋清爽,还有药膳抽屉排列,看似原来该是中药营生,却医不得自己的病患。




 
    出得屋来,小院转转,少有庙宇之痕啦,只有木榫和砖雕很是完整且有成色。此时,电线上的一只麻雀,嘴里衔些丝丝缕缕,像是搭窝的材料。莫非,它找不到了家吗?



 
    小院再小,也装得下几缕阳光。这只耙子,竟然安上了轮子,颇有创意,令我惊喜,不禁动手把玩。

 
    院门外,我与一过路的老汉偶遇,一脸的沧桑,很有镜头感。

 
    与老汉聊几句,他往南走了,我向西去了。因为,我盯上一块标示牌,唤作“西关街”。这段城墙,尚有砖砌,这得看看。

 
    不过,再往西的城墙大多没入了居民家院或者柴草丛中,于是折转回来,丁字路口往南。

 
    这条街很宽,但院落都破。一处没有院门的院子里,有花盛开。

 
    从房子看,这家不似殷实,但干净利落。三栋旧屋几畦菜,一只狗儿唤起来,很有些世外桃园的意思。男主人在院里纳凉,屋里有婆媳在忙着做菜。一盘土炕上,有张方桌迎窗。已有“四凉”上桌,我想该接着“八热”,看来这顿饭排场。那灶就在炕下,老婆婆拉着风箱,儿媳在大铁锅里炒着。一问,原来考上大学在北京工作的儿子今天回来,现在就在路上。
  看看!这就是亲娘和亲奶奶,儿孙回来要按大节过、按贵宾待。一想,以前咱回老家不也这样吗?不免,心头一热,继而难过。走吧!



 
    街南口,有老者颤巍巍地走;远处的地里,有两人似在喷农药。这里的地气太浓了,亲切得不要不要的。只是不明白,白地上喷药何用,让俺这老农着实看不懂。


 
    想起那玉皇阁还没看呢,往回走吧。径直走进了工地,那农民工对俺很客气。我说,“这些老物件可别扔了,能用的都用上吧!”



 
    我知道,这里的“教场街、马场街,就是当年操练兵卒和饲养军马的地方。”也知道,这里曾有地藏寺、关帝庙、城隍庙、观音寺、灵官庙、三贤庙、白衣庵等寺庙。但这玉皇阁和南门的大修,令我情绪大跌,竟连那“西山上的古长城和每隔三五里就有一座的烽火台”也没顾上看一眼就走了。“等玉皇阁修好再来吧!连‘望兵台’和‘边墙’一勺烩。”
    其实,修好的玉皇阁,其古韵注定如我的情绪一般大跌。我深知必须修缮的目的,也深知不得不修的道理。可是,未曾谋面的玉皇阁,必定是我不解的心结,“就是恐龙,也当‘艳遇’罢。”
    不管怎样,我都要问候,“洗马林,你好!”

 
    后记,前两天看驴友“到处走走”的朋友圈,知玉皇阁修好了。本想端午节再次复习的,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那就先把这篇游记补上,问好我的洗马林吧。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亲切得不要不要的!

发布者 :老张 (2018-06-15 11:03:11)  回复

风光依旧。

博主回复
但愿吧。
发布者 :何杰 (2018-06-14 13:49:22)  回复

北方感觉到处都是古迹。

博主回复
还有相当多,大多没修过。
发布者 :张明华 (2018-06-14 10:58:24)  回复

到处瞎转悠!洗马林要问你:“宁肃,你好!”笑。。。。。。

博主回复
到处瞎转悠,胜过那旅游。
发布者 :徐玉美 (2018-06-14 10:03:24)  回复

它好不好不知道,这片子倒挺好。

博主回复
谢高老师鼓励!
发布者 :高振华 (2018-06-13 22:07:23)  回复
9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