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云的博客

  解梦还须做梦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刘水云 |  浏览(16370) 评论 (16)  | 发布时间:2018-06-27 20:17:27 最后更新时间:2018-07-16 12:46:55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解梦还须做梦人

    

人活着肯定不是为了睡觉,但一生差不多有1/3的时间是在睡觉。睡觉本是为了修复白天的劳累和疲惫,却意外收获了梦。

 

关于梦的理论很多,从弗洛伊德1900年发表《梦的解析》百余年来,学者们提出了太多的理论,即便人们认为这些理论不失经典,但与鲜活的梦的“实践”相比,它们都太苍白。不仅仅是那些用于验证理论的梦境一经文字化,便不再令人信服(用文字复原一个事实尚且会失去它的原貌,而复原别人的梦,再用来证明一个理论更让人感到不靠谱),而且科学家们对与梦直接相关的大脑的研究也如此肤浅。哈佛大学的神经科学家杰夫·利希特曼团队的科学家将一颗盐粒十万分之一大小的鼠脑组织进行分析,他选取了单个轴突上的一小段,打算把从这一小段轴突周边的圆柱形区域经过的每一个神经元都识别出来,结果发现它像一大桶交缠在一起的蛇——它包含着1000个轴突、80个树突,每一个都与这圆柱形区域之内的其他大约600处神经元连接。我不懂这个,但我相信科学家发出的感叹:这结果是个晴天霹雳,它提醒人们,大脑的复杂性要比原来的设想高不知多少倍。而另一个大脑研究机构的科学家却直截了当地说:关于大脑皮层,还有一些简单到可笑的问题是我们根本回答不了的。至今,在生理学层面上人们无法把患有神经分裂或自闭症的大脑与正常大脑分辨开来,更何况要彻底弄清楚意识层面的梦,那更是遥不可及。

所以,这些理论一直在我兴趣之外,我不指望它们揭开梦的谜团。有一个谜语说的是:有件事不能大家一起做,你做成什么我不知道,我做成什么你也不知道,我做的你不会在意,你做的吓自己一跳。所以,我在意梦的“实践”,相信解梦还需做梦人。

 

飞翔和游泳——

 

我正飞在天上,飞得很高。没有一个地标性的东西让你记得是飞在什么地方,周围是晦暗的,没有风,没有动力,也没有方向。因此,内心其实没有飞翔在天空的惬意,无法掌控自己,随意在天上飞来飞去,为飞而飞。我从不恐高,但梦里所到达的有些高度让我体验到离开大地没着没落的惶惑,而且很担心无法落到地上。

这种梦境年轻时比较多,后来少了,直至从睡梦中绝迹。现在想来那算不得飞翔,没有质感的身体更像是漂浮在天上,感觉十分怪异。一些理论认为,梦到飞翔是生活比较轻松的表现,内心自由而闲适,所以在潜意识中体验到了这种快乐。可飞翔的梦带给我的不是快乐的体验。现在看更像是年轻时对人生的盲目乐观,这种情绪直到被现实彻底粉碎后,梦里也就没有心情再“飞”了。

游泳则不一样。我不会游泳,却梦见游泳,这种梦是从40多岁以后出现的。最近一次梦见那个游泳的水池有1/4个篮球场那么大,水很深却不够清澈,没有温度,我独自一人在那里游着。而另一个“我”像坐在看台上的观众那样看着自己在水里游动,心里充满喜悦,是那种多年夙愿得以实现的喜悦。游来游去,姿势特别协调,非常轻松自如,没有感到体力被消耗,也没有丝毫死于溺水的恐惧。

游泳带给人们的这种体验,没有人说到过。梦见游泳应该解释为自我放松,不再刻意追求那些极不现实的“理想”,在现实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快乐。



攀爬——

 

  (梦里出现的悬崖与这十分相似)


有一段时间夜里总是梦见向高处攀爬,或是站在高处。攀爬到陡峭的地方,有悬崖峭壁,也有暴露在建筑物外墙上一块块很短却可以蹬踩的横梁端头,有一次还梦见自己是被直升机带到了无路可循山顶。这样的梦境从不提供退路,所以身处险境却无法顺利地回到地面的平处,每每找寻向下的路径,伸出脚时总是发现要踩到的地方并不稳固,或是本来拾级而下的阶梯从向外的90°直角变成一个个内收的锐角。

这样的噩梦让我体会到了绝望,梦里从来没有过“车到山前必有路”的境况,无论如何凶险艰难,自己只得战战兢兢地举手投足直到醒来。梦见这种情况,大多是心理压力比较大,得不到缓解的时候。在梦里向高处攀爬可能意味着有些压力是自己施加的;无法回到地面则暗示有些问题没有更好的解决途径。

 

暗道里——


  

       (深海暗洞。看到这幅照片,马上联想到了梦里的情形)


我像一只穿山甲一样匍匐在一个暗道里,我似乎没有身体,只是看见眼前的景象,枯腐的草木塞满了洞子,我知道自己已经爬到了洞子的中间,也知道前面就是出口,那边是一个村庄,洞口便接着一条村道;我也清楚自己必须出去,但“眼下”无论如何我无法爬动一寸。被卡在那儿的感觉十分真实,以至醒来还有一种窒息感,我很少打鼾,但从这次醒来的瞬间我意识到自己打鼾了,咽喉有一种被堵塞的感觉。我调整了睡姿,头部后仰,放松咽部。因为我很难找出这个梦从现实到意识层面根源,只得如此解释了。

像是下水道却很宽,可以直立行走,有差不多30°的坡度。一股股细流从上面缓缓淌下来,没有淤泥,酥松的泥土被水流冲刷成沟渠,没有被冲刷的地方像石笋一样矗立着。“我”朝远处看了一下,前面明亮,但没有光源。洞很长,没有人挖凿的痕迹。“我”继续走,洞子突然一改它过于自然的状态,变得宽阔而平坦,还出现很多岔口,出现一些人在前面走着……,有一种终将走出去的感受。意味着什么?也许和那段时间单位的窝心事有关……。那天从梦中醒来再也没法入睡,到凌晨,天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雨声,将那个梦融为一体,似睡非睡中,行走在下水道的情形挥之不去,一直体会那诡异的去处。

昏暗的过道,乱七八糟地堆着一些东西,我无发顺利地走过去,在那个过道里挤来挤去,头还被一个巨大的吊篮撞了一下。每扇门都冒着浓烟,有人迎面闯过来,我躲避了一下,脚下似乎有一双溜冰鞋,我滑了过去。……一个火灾后的现场,到处滴着污黑的水,地上一片狼藉……醒来后觉得那就是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公安工作时宿舍楼道的情景。那时公安的条件就是这样的。我和一群警校的毕业生住在一栋筒子楼尽头的一间,过道里是其他住家的厨房,还堆了不少杂物。一到煮饭的时候,我们的“宿舍”就成了柴火烟、油烟的通道,仅仅一天,蚊帐就发出一股浓浓的烟熏味,像是几十年没有洗过,晚上简直无法入睡,那是我离开家以后,住的最龌龊的地方。今天看到印度的平民窟,我马上就想到了那间“宿舍”。对了,后来知道那是消防处的宿舍楼。

住的时间不长,但记忆太深刻了。

 

被盗——

 

  (有种路走着走着就荒草丛生,我觉得像是见过,在梦里)


推门进去,家徒四壁,内心十分震惊,被盗了。电视包装盒还在,急忙打开,空的。内心一下子塞满了挥之不去的懊恼和沮丧,还带有一丝丝的惊恐——贼是怎么进来的。

可能是因为我们刚刚搬家,对周围的环境不熟悉,小区住户偶有被盗,出于担心,我们在楼口装了卷闸门,还养了一条狗,这些都潜在地强化了这种被盗和防盗意识。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吧。

还有一次,是在去年夏天某个雨夜。清晰听到盗贼用钢锯在锯防盗栏,低沉而刺耳的声音让人心惊肉跳,贼近乎明抢,就要进来了,可我醒不过来,我试图大声呵斥,却发不出声音,从微微开启的门缝,我几乎看见有个身影在晃动,而自己像被捆绑住了一样,瘫在梦里什么也做不了。挣扎着醒来,听见远处响着咕~呱~、咕~呱~的蛙鸣声。虚惊一场。

 

上学和考试——

 

大学宿舍,还是同宿舍那几位同学,短暂地照了一面,没有说一句话。校园里,宿舍在一个坡上,下了坡就到了街上,我骑车在街上,离开校园的心情像是走读那样……

校园呈现一片台地,栽着稀稀落落的月季花,上了一个台,看到四合院靠北边的教室亮着灯,灯光不算幽暗,却也不明亮,能从灯光的亮度看清楚窗户洞开……

要考试了,考数学,很着急。心里想我们好像一直没有开过这门课,怎么要考试……

要考外语,找不到复习用的教材,觉得很久没看那本书,都不知道丢哪去了,着急上火地在书架上找来找去。要去学校上课了,赶快蹬车向学校奔去,却是小时候上初中走过的那条路,好像是去中学的那个地方……

毕业,在系办公室旧楼外。心里想怎么又拿一个法律系本科文凭。有人告诉我,我可能分到部队,自己心里想都快退休了,还去那儿干什么……

这不是一个梦,是若干个晚上关于上学和考试的梦的聚合。这样的梦其实是对过去生活片段的整理和追忆。

 

遇见未来——


(迷失,在梦里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好多年前梦见一座桥,连接的两岸是集市。是那种最常见可以走马车、三轮车的水泥桥,桥上比较拥挤,来往的行人不是提着篮子就是扛着东西,“我”躲闪着走在其间……

之后有一次从圆通动物园大门出来,我随朋友走下青年路左边的一条小巷,穿过那条背街,突然一座很熟悉的桥以及拥挤的场景扑面而来。当时脑海里根本来不及迟疑,即刻就将其与梦中的景象完全重叠在了一起。后来知道那个集市叫米厂心。我曾在梦里走过那个地方。我无法解释这种现象,是传说中的“意识的海市蜃楼”吧。建圆通大桥、重新规划盘龙江沿岸的市政设施后,米厂心消失了。

 

果实——

 

在街上买菜,从不同的摊位拿到了一些洋芋、萝卜、莴笋、白菜之类的东西……

在一辆马车上挑选了一些梨……

从树上摘下桃子……

跟买菜的小贩讨价还价,最后把要买的红薯装进提篮,低头看,发现是一些小毛芋头……

很长一段时间,我只要梦见这类与果实相关的场景,第二天就会或多或少有一点收入,不是稿费就是补贴、奖金之类。最初出现这种情况时,我以为只是一种巧合,但后来发现不是。我觉得很神奇,向家人说过这事。

从我们住在工厂宿舍老房子的后窗看出去,一排高大茂密的女贞树,“镜头”慢慢推过去,我看见了缠在树上的瓜藤和几个没有成熟的绿色小南瓜,我已经站在那里,而且心里明白那是别人家的,但还是摘了一个。第二天没有出现之前的那种情况。据说把梦说破了,就不再灵验。其实我觉得是梦里的情形和那些钱到来的时间曾经有过的巧合被强化记忆,加上这些收入的时间是基本清楚的,差不多的时候,内心期待逐渐强烈,导致在梦里出现被强化了的景象。后来这类收入明显少了,失去现实的支撑,梦也就不再那么“灵验”。

 

回到乡下——


 (“我”还在高处) 

 

好像是我办理回城的手续不对,要回到乡下知青户。院子里镶嵌在木架里的火盆只有少许的灰烬,我走上二楼在外间找到自己的床铺(我们是住里间,外间是另外几位后来的知青住的),床上有一件墨绿色警用棉大衣,像是有人刚刚盖过掀开的。是大通铺,别人床上的东西非常模糊,梦意中那里很久没有人睡过……

回到下乡的村子,还没有翻过山丫口,大路对面的坡上,有三两间房子,再走,一个山脊上建起了一条小街……

还是那个村子,村舍密集,但都是土胚房,屋檐低其眼眉,几乎擦着我的脸,我绕着小路在房子间走动,心想应该遇到某个人了,但没有人出现……

骑车从回城的盘上公里上冲下来,每一个转弯处都毫无悬念地顺利,没有危险,甚至没有颠簸,一直冲到了山脚。我站下了,腿还跨在单车上,环顾四周,是市镇的模样,有一排门市,明确其中有个邮局。身后是老式的公交站台,站台铁杆上伸出一块报纸大小的沿途站名牌子,想找一个站名,看是否可以乘坐某一路车,没有找到……

关于知青的梦非常凌乱,那次梦见重新回到知青户的场景却十分清晰。我们在乡下不用火盆,是用三脚架,关于火盆比较清晰的记忆要推延到小时候,冬天上学很冷,教室里就放着老师提前烧好的这种火盆。当警察的时候我有过一件绿色的棉大衣,离开公安的时候,装备处的同志没有收掉,他说留给我做个纪念。这些东西和重新回到知青户的沮丧交织在一起,也许是内心寻找自我安慰吧。

对了,还有那条村街,它是一种乡下的繁荣景象。那段时间很想回去看看那里的变化,也想象那里会变成什么样子。离那个小村子最近的采买点,是山外发电厂的百货门市部,一个上午来回一趟。梦印证我对乡下的期望。

比较遗憾,梦里没有见过知青户的其他人,与他们分手后,几乎没有联系,除了黄谦。

 

奇怪的念头——

 (像在梦里)


东风西路的老办公室,文件柜上有一个装满破旧图书的纸箱子,那些书乱七八糟没有封面,内页也残破不堪,书页粗糙发黑。暗自提醒自己书下有一具尸体,似乎与我有关。我试图不让那个纸箱子引起别人注意,而一再搬动,从最外面搬到了角落里。纸箱子有些破旧,被里面的物品撑得有些外凸,口子也被拉豁了,觉得迟早里面的东西会散落出来。

那间办公室其实是外走廊东西向的,阳光明媚。但过于狭小,不到15㎡却坐了4个人,加上一些桌椅柜子,非常拥挤,什么东西都藏不住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引出梦里的这种怪念头,如果牵强一点,大概可以把它和前些年柜子里放过的那些收缴来的非法出版物和盗版制品联系起来。那些东西从外表到内容都比较脏,而且烦人的是总有人想借出去,我不太愿意,收缴的这类东西越来越多,柜子塞的满满当当,作为样本又不能销毁,对那个柜子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和无奈,时间久了,心里也留下了阴影,这可能是我想藏住的心事。

 

找不到饭碗——

 

  (梦里的窗,大多是影子)


像是在大学,去食堂打饭,找不到放在木格碗柜里的口缸,随便在厨房的案板上拿了一个碗。饭菜摊都在户外,很多品种,但口袋里没有饭菜票,记得还是用橡皮筋扎在一起,翻口袋和书包也没有,赶快去买……

找到食堂了,但手里没有碗。食堂门口有人排着队,但那些排着的人走得很快,最后一个人进去后,门关上了,是旧式的大木门。我还是没有找到碗,在食堂里到处乱窜,找到水槽里泡着一个稍大的搪瓷碗,底上有些刮痕,急急忙忙拿出来。打了饭,独自坐到一个矮桌子旁,菜埋在饭下,刨菜,把米饭刨撒在了桌上,像是一层荞面,摊了一片。

有两三次梦见这种情况,是即将退休或退休以后。是不是退休离开单位后的一种焦虑感受?像是,没有工作了,总在找“饭碗”,但总能找到一个处理的办法,还能吃上饭。

 

影视拍摄现场——

 

  (有些梦境就是这样杂乱)


几棵低矮的香蕉树慢慢向后移动,像舞台布景那样。前面出现了一条河,黄色的天幕(这是梦中极少见的彩色场景)映在水里,我回头看,身后也是河流,我站在河堤上。远处的树林稀稀落落,树很高,粗细不一,那些树慢慢转动,当转到一个角度的时候,树梢呈现出垂挂着的几具焦黑的尸体,在蛋黄色的背景映衬中像一根根垂直悬挂着的枯腐枕木。内心没有一丁点恐惧,只觉得那是电影里的镜头,而我只是站在那个拍摄的现场,很清楚地感到那一切都是假的。

舞台、布景、黄昏、死亡。是人生落幕的暗示?

 

梦的成因无从知晓,对梦的解析大多牵强附会。佛洛伊德认为梦是一个出口,表达了人的潜意识,尤其是清醒时被压抑的欲望,但后人用实验推翻了他的这个理论。芬兰图尔库大学的心理学家和哲学家安帝·雷翁索则提出梦境是在模拟一个险境,做梦可以让人们学着更好的面对险境,这个理论在2007年得到了蒙特利尔大学拖雷·尼尔森团队研究结果的支持。而哈佛大学心理学权威专家艾伦·霍布森在回答“梦有什么意义”这个问题时,比较极端地说“没有意义”。梦对我们来说可能真的没有意义,但梦境中激活心理情感的“事件”会让我们饱受恐惧、惶惑、迷惘、沮丧的煎熬,当然也品尝了轻松、得意、满足和喜悦,不得不承认,精神层面的这种体验如此真实。

梦是一个古老而神秘的话题,它的表象虚幻而凌乱,其根源错综复杂。梦衍生于无法掌控的潜意识,但它让人们感受到那些奇异的场景,并被短暂的记忆所刺激,在精神层面体会到了现实生活无法提供的情感经历,因此它是有意义的,了解这一点,我对梦更加好奇。


 (我感觉“我”走在前面)



(图片转引自《华夏地理》)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锣鼓一响戏文收场
白整金子好几万两
早知道还不如积德去
早知道还不如积德去

发布者 :三年早知道 (2018-07-01 21:27:37)  回复

风雨聚会闪几个电
海上走来演几道剑
人正常情况不搞威风
看着TATA就原形毕现

发布者 :月下光头亮 (2018-07-01 21:23:01)  回复

风你是谁你从哪里来刮到那里去,问这个容易回答不好不好意思,知道不好意思是好人,不知道不好意思都是人,基本都不会答人不会神有的也不,觉的神胜天神不觉的神打不起精神这就是一部分,人不觉悟的比例挺大滴不觉悟还特别精神你说他这精神是甚精神你倒是说说呀。

发布者 : (2018-07-01 21:18:08)  回复

人在梦里给人解梦也不太那个但梦不梦也不好控制说起来是有理由不得还要梦。

发布者 :所以嘛 (2018-07-01 20:53:54)  回复

波尔多忆夏尔曼达伊尔嘎啦箥尤塔ta迪力咕噜,梦话不必认真料他,席子在沙漠深处不是飞毯,特别是夜里起风了您说人还谁不睡觉了,真是睡也不是不睡也没有养生,人又不最求个啥睡觉也是单子不用,被沙子埋没了对呼吸不好还不能正眼看云飞,人又不最求个啥享受那也就这吧,就算席子可以在风里自由自由,自由之后那咋说呢,也不识道为啥沙子上呆着,完后天亮了人群里也没啥也,在梦里也隐约记着好像热闹过在什么地方,反正一时半会儿忆不来个让人满意的画面,爱面子的地方人们就互相给些面子嘛,踢皮球可以不必真的去嘛,这尔达哈你就别太谦虚了,那是骄傲不利于提高的,米尔米奇索尔你就省点儿吧,方式方法在梦里能仔细学上吗,在瞌睡的情况下效率先不说啦,直尔尤吉随风来,沙漠的景色人就愣着,风静止不动,星星亮晶晶的看着细细的沙子,清楚得很,总是静止也不可能,人这个梦啊也不识道谁做梦,要梦啥,由不得听见打字机的声音与呼吸的动静,沙子海子无边和淡水海是连着呢,梦有时海不好醒,有人唱歌不见歌者,长长的连山连海连城市农村,也好心唱但又怕影响人们休息,人们休息好了然后干啥嘛,问这个只能说明人不聪明呼噜呼噜研究起来有些费劲那就将就着睡吧,梦里何忆朵拉,休息好了数星星,刮风也不太要紧,沙子里边数沙子。

发布者 :淡水海 (2018-07-01 20:41:14)  回复

人字好写人难做

几人能将梦看破

不由自主要择恶

恶梦能有丁滴乐?

发布者 :o (2018-07-01 19:44:09)  回复

发布者 : (2018-07-01 19:38:03)  回复

白日做梦的人夜晚还做梦,好好的人可怜到可怜虫还觉得很客学,可怜虫啊可怜虫,什么时候才能不可怜,多少上下左右的生命在为梦魇哭泣啊,立不住的人他就是没出息混日子糊涂虫还梗着脖子为泡沫求挣,在欲望里活着欲望永远没边边,因为聪明就耽误了上下左右多少心愿,男子汉白天做梦到晚上怕黑那是为啥么,有不少正常人就是不正常发展,不喝酒也颠三倒四喝了就更可怜了,让他清醒他执意要带病享受你说他多么可怜啊,梦沉沉雾沉沉心里不洗他失神,没出息的在树下乘凉还骂打树,没出息的不振作夜里好怕怕,给自家丢脸大了事实教育时间教育等着受教育吧,规律不认人那咋办呢,聪明到夜里就惊慌失措这样咋办呢,醒不来就由他去由他去爱干啥干啥吧,梦里有闪电,不觉就随便,只是人丢不好找,打个喷嚏原形现。活着啊,究竟要不要好好的,是好了好还是不好了好,睡吧,随便的聪明吧。

发布者 :哈的海上岸 (2018-06-30 22:23:22)  回复

我梦见有人在荒原睡大觉,月亮静静地看着他扯呼,在最热的季节他裹着大皮袄还扎着宽带,睡得好香,忽然刮大风了,树和草都低头让风过去,睡觉的那人继续睡觉,只是扯呼的声音被风声裹住了,风是很热的风,在梦里我看见很多人男男女女裤衩背心大皮鞋,跑来跑去的,不是锻炼身体,不是饭后一万步,人们都不吭气,就跑来跑去的,荒原大得很,不知从哪到哪没有边界,远处、特别远处,有老森林黑的,林子大了,各种鸟夜半三更不睡觉,各种鸟的叫与唱不是很协和,要是天亮了,那些鸟就安静了可能吧,荒原上那些男男女女还是不停地跑,也可能是为了锻炼身体求个生命质量,睡觉的那位个头好大,不用站起来也知道那是大个子,月亮静静地看着他,虽然风又热又跑得快,月亮还是很清楚明静,就看着那呼呼人,谁也不知道是谁,瞌睡了就随遇而安呗,我觉得我是空气,不在风里也不在什么地方,很可能我自己还没睡醒呢,不知道谁做梦谁不做梦谁梦游谁赶路,反正谁爱干啥都好商量,那些人都跑来跑去的,活动活动也有好处嘛,谁知道谁梦谁呢,这个好像也不重要,林子里出来不少人,都不穿鞋子可能是为了节约,鸟的确很多,飞出来一部分,不知是多大一部分,管他呢,林子里出来的人都笑呵呵地,和蔼可亲的样子,走来走去的,走来走去的人们遇见跑来跑去的人们,也不打招呼,可能该说的都说过了所以嘛省去语言交流,他们有的有心事有的没事溜达,有的光脚有的大皮鞋,反正在梦里时间不会太长,这些都是虚幻的不必执着嘛,不过也不知道啥意思,管它呢,醒了就过去了,时空是咋回事反正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不过到底啥意思,梦的莫名其妙的,管他呢,伊尔萨四五六七,梦里器材刷油漆,醒来之后机器美,管他梦里滴滴滴。

发布者 :达玛萨尔达 (2018-06-30 20:31:06)  回复

我大声呵斥,那些人仓皇逃窜,不明不白不可以,今后不许再胡来,老老实实回家去,天亮之后多晒晒。。。。。。。

发布者 :岂有此理 (2018-06-29 19:35:23)  回复

世界啊
重重无尽的光明
此话好命人会心
只要你愿与光明相应
你就会在光明之中

发布者 :愣头 (2018-06-27 22:16:39)  回复

梦狱不值得纠缠
苦海茫茫太苦了
大舟就在你心里
明灯大亮照彼岸

发布者 :夜明山 (2018-06-27 22:05:07)  回复

《金刚经》破一切迷梦。

发布者 :还有多多妙智力。。。 (2018-06-27 22:00:38)  回复

不要执着不要迷执
枝枝叶叶花影梦絮
根本根本根本何耶
时间时间就是生命

发布者 :主要? (2018-06-27 21:58:20)  回复

愿君早日梦醒
明明白白走路
人生应该很清楚
海空山尖不蹈舞

发布者 :平常道 (2018-06-27 21:53:30)  回复
16 篇, 2 « 1 2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