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向远方的思绪
闲暇时,耕耘的,一片,静静的,土地......

  糖块儿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刘金峰 |  浏览(62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7-17 14:09:36 最后更新时间:2018-07-17 15:14:17  
  本作品所属分类:五花八门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糖块儿

 

那年查体,血糖偏高,说出来不但别人不相信,就是我自己也不相信,瘦的都有点可怜的我还血糖偏高?不相信归不相信,可是查体报告单上的数字却写的真真切切。想来,也是由于我平日里吃糖多的缘故。逢年过节家里买了糖块,可没有人吃,生怕浪费,我就当了零嘴。要是小时候,一定不会吃的血糖高。因为那时候,家里没有糖块吃,即便是家里有糖块,也不会任人随便吃的。

儿时,村里家家户户很贫穷,吃的多是煎饼咸菜,穿的多是补丁衣裳。糖块对孩子们来说那可是奢侈品,有许多孩子在儿时都没有吃过糖块,甚至连甜味到底是个什么滋味都模糊不清。

在村里能吃上糖块的孩子极少,也没有人舍得花钱买糖块。只有几个在外地“脱产”的人回家时,偶尔能给孩子称上几块糖块,糖块用方方正正的灰色粗纸包裹着。所以,每当他们的父亲回家时,这些孩子就急着去翻腾父亲的提包,可往往是在他们翻腾之前,母亲早把那包糖块的纸包藏起来了。等父母不在家的时候,孩子们就满屋里旮旮旯旯到处翻,盛粮食的大瓮里,装糠的袋子里,墙角的地瓜干堆里,盛衣服的破纸箱子里……。开始孩子们还能从这些地方翻到糖块,可是后来从这些地方也翻不到了。孩子们就再继续翻别的地方,这样有时候就从破棉花套子里翻到,有时候也从破袄袖子里翻到,有时候还从破棉鞋里翻到。糖块翻到以后,也不敢多拿,生怕拿多了被发现,最多也就拿一块。每次心里也都狠狠的下决心:就拿这一次,这是最后这一次!再拿就变成小狗……。可还没过几天,吃糖的馋瘾又上来了,孩子们又偷偷地翻腾,又拿了一块,又下了决心……。今天一块,后天一块的,到最后,破袄袖子里,破棉鞋里就只剩下那皱皱巴巴的粗纸了。

再就是村里有娶媳妇的时候,要是运气好,或许能分到一块糖。每当村里有娶媳妇的,村里的大人小孩就去凑热闹闹着玩,村里叫“闹房”。大人们 去“闹房”是为了看媳妇,孩子们去“闹房”的是为了想分得块糖,或分得个栗子枣、分得支烟。有时候,孩子不想去,做父母的还强让孩子去,母亲是为了让孩子能得块糖吃,父亲是为了让孩子给自己要支烟抽。结婚的人家分糖分烟,也只是为了面子,象征性的分几块糖,几支烟,热闹热闹而已,也不是去“闹房”的每个孩子都能分到。孩子少了,他们是不分的,这样早去的孩子就等,在天井里,最多的是在大门口外追逐着跑。一直等有十几个孩子,或更多孩子的时候,他们家里的人就让孩子们排成一个大长队。孩子们为了占个显眼的好位置就拼命的挤,个子小,力气小的孩子就被挤到了后面,有的还被挤倒在地上。他们就从家里抓出一把糖块,拿出一盒烟挨着分,分得的孩子还是站着不动,还想再分得一份,后面的孩子们可就着急的高高的举起了手,喊:这里!这里!还有我!还有我!……。有时候,后面的孩子还真的没有分到。他们分完后,总是对孩子们说:都快回家,别在这里乱跑了!孩子们就像风刮起的尘土纷纷扬扬的跑了。有的孩子抓着一块糖,拿着一支烟跑回了家,有的孩子把糖块和烟装在口袋里跑了一圈又返回来了,等待着下一次。还没有分得的孩子就委屈的蹲在墙根。经常等到半夜,有的孩子能分得一两块糖,一两支烟,也有的孩子一点儿也没有分到。

得到糖的孩子是舍不得把整块糖一口就吃掉的。他们把抓在手里的糖块先放在鼻子上闻闻,一股淡淡的甜味如风一样钻入鼻孔,直达心脾。然后把糖块慢慢的扒开,淡红色的糖块亮晶晶的,像美丽的大眼睛在挑逗着自己的馋欲。他们把扒开的糖块再放到鼻子上,甜味浓郁了,随后用舌尖轻轻一舔,鼻子闻到的浓郁甜味和舌尖触到的清新甜味融合在一起溢满全身。他们忍不住用牙齿轻轻的咬了一点点,生怕把糖块咬疼。那咬在嘴里的点点糖块从舌尖慢慢向后滑动,滑到舌根。他们轻轻的闭上眼睛,嘴角宁静着,舌尖和上颚轻轻的抚摸着那点糖,甜麻木了满嘴。他们把剩余的那块糖再小心翼翼的包裹起来,过会儿再扒开咬点,再包裹起来,再扒开咬点,再包裹起来……。即便是最后的糖纸,他们也舍不得扔掉,用舌尖把糖纸严严实实的舔吸几遍后再仔仔细细地展的平平整整,夹在书本里,偶尔再闻闻渗着的黏黏的甜甜的幽香。

能吃上块糖可是村里孩子梦寐以求的事情,有调皮的孩子很会趁机捉弄人。村子里的学校没有什么好玩的,平日里孩子们就玩踢毽子、扔沙包、跳方……那些游戏。可是在上学的课间就来不及玩那些游戏,孩子们就在教室里、校园里追逐着来回跑。有时候一个孩子跌倒了,其他的孩子就故意的一个个的趴上去,这样就有许多孩子趴成了堆。有一次,孩子们又趴成了堆,不知道谁故意在地上扔了块糖。趴在人堆的一个孩子看到了,这个孩子看到那块糖兴奋极了,他担心这块糖被别的孩子发现,更担心自己捡这块糖的时候被别人发现。他立即用脏兮兮的棉袄袖子压住了那块糖,然后他慢慢的抬起头,看了看其他趴在一起的孩子,那些孩子只顾着“嗷嗷”大叫,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他也故意的“嗷嗷”叫了起来,胳膊凭着感觉慢慢向后移动,他偷偷地伸开了手,把那块糖猛的狠狠的抓在了手里,手又立即缩进了袄袖子里。他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后就故意挤出了人堆。他站起来,先是慢悠悠的进了教室,然后又大模大样的去了厕所,后来就如无其事的到了校园的一个角落,他装着系鞋带把那块糖快速的扒开。当扒开那刻,他失望无比,糖纸里包的不是糖,而是一小块木棒。他懊悔极了,因为他知道这是故意捉弄人的,一定有人在暗地里窥视他,他羞的红着脸飞快的跑进了教室。

我第一次吃糖是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是班里的一位同学买的。那位同学的父亲是“脱产”的,家庭条件比较好。有一次,他母亲给了他五角钱让他买火柴、盐和酱油。可不知道怎么的,他却到村里的代销处买了糖块。我清楚记得,当时五角钱的糖块,那位同学的大黄帽子都没有盛得了,他把没有盛得了的那些糖块就分给了其他同学吃。最后的结局是那位同学的母亲与代销处的人争吵了一场,把剩余的糖块退了回去,还狠狠地把他打了一顿。

后来,农村的条件也逐渐好了,每逢过年,家家户户也都买些糖块、瓜子,炒些花生以便给来家里拜年和玩耍的人吃。每每家里来人,大人们总是热情的端起盛着糖果的小筐子、小盘子,让来的人吃。要是有小孩子跟着,大人们就抓起大把的糖块往孩子的口袋里装。孩子就急忙撑大口袋等着往里装糖块,这时候,领孩子的大人们就会说:不用装了,不用装了,家里有,家里有!虽然这么说,但他们还是希望能给孩子多装些糖块,因为有不少母亲还特意给孩子的衣服上另外缝上个大口袋。

前些年,农村的生活也富裕了,年货也丰富起来了,家家家户户也都买了各种各样的糖块。跟着大人拜年的孩子们也不再撑大口袋装糖块了,而是仅挑几块他们喜欢的糖块吃。可就在去年过年,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不喜欢吃糖了,放在盘子里的糖块也没有人拿了。每当大人们抓着糖块给孩子们的时候,孩子们就转过身来摆摆手像美丽的小蝴蝶儿一样欢快的飞跑了。也难怪,如今的生活比糖都甜了,谁还稀罕那糖块呢!

2018,7,15)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