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坚的博客
赤脚走天下
标签
摄影  |  gdrgrg4egg  |  大概  |  书法  |  诗歌  |  生活  |  文化  |  情感
更多标签>>
  《今天》外围的旧事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阿坚 |  浏览(4142) 评论 (6)  | 发布时间:2018-07-25 15:55:55 最后更新时间:2018-07-25 15:55:55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阿坚


要点:早期《今天》编辑万之,是我同学,又因其低调,故可披露。1979年《今天》参与的西单墙,我因常去墙后的体育场锻炼而有见闻,亦与参与的《北京之春》军涛认识。《今天》催生了北京师范学院学生自办《求索》诗刊,万之为编辑之一。1979年《今天》协办的星星美展,影响了1981年的西安首届现代艺术展,我认识参与者孔长安。西单墙张贴的众民刊中,有青岛的《海浪花》,我认识其诗歌编辑姜福祯。1988年万之赴挪威前我去过其家并识若干人。


小引


     《今天》和北岛的老朋友高星约我写些纪念《今天》40年的文字,我说我还真知道些它的外围的事,旮旯的事,不太重要,但还挺好玩的。
      40年了,《今天》比较老了,它似挺禁老的,历史几次翻篇儿的时候,它晃晃悠悠的潜回来了,不肯退休,还努力整出些动静。
      最近我捡点些资料和记忆,并在酒间向年青的朋友絮叨,就像是拉着孩子们的翻看尘黄的相册。
      《今天》当初定位于文学,英明,否则也不会如此长寿。我倒希望它坚持到100岁,也就能留下一个文学的老字号。《今天》一直都不太强壮,气血不足,小病不断,但不少长寿者都是病病秧秧过来的,正所谓“牛逼玩的是壮烈,平和活的是岁月;大锤子打铁一下子,小锤子打铁打一夜。”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英国的老牌杂志《科学》换了多少轮编辑了,一代一代人,一代一代科学,仍张帜不倒。我在想,三四十年前的今天,与现在之今天,昔日的《今天》人,与明日之《今天》人,它们和他们的异同,……今天何其多,《今天》这名字起得可是能够穿越的。下个世纪也有今天,万一或万三也有《今天》—不管其内容如何,也足是以告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祖宗了。


1、七八与七九年,西单墙上的《今天》并不是很显眼


      那两年,西单墙很热闹,天天都有自发的聚集、张贴、诉说等。西单墙是一道长约几百米的灰砖墙,东西向,南邻西长安街,北靠西单体育场(灯光蓝球场、若干排座位)、中国书店西单门市部(收售旧书,宣武门北的路西另有一家中国书店)等,马路对面有长安戏院、某电影院、鸿宾楼、X丰饭庄等。
      我七九年在北京工人业余拳击队学习,训练的场地一度就在西单体育场,教练里最有名的是王国钧。训前训后总得路过西单墙。十一大以后,不少冤假错案得到平反或纠正,但仍有一些无此殊荣,因西单是闹市区又有一条墙,最早便有一些欲平反的申诉材料张贴及冤情者之讲诉,文革时群众练就的大字报功夫又派上用场。西单墙被冠以民主,是稍后的事,及至直称其民主墙(常不带“西单”)更是七九年底它被停止后,人们出于怀念的情愫和不满的呼声。
      涟漪效应,西单墙的内容越来越多,来者也俱增,已经超越了翻案、冤诉、求情,而出现了一种积极的清新,如文化和政治的评论,如诗歌文学,当然也夹杂着换房小广告(彼时没有中介,只有换房大会和广告)。来者也是各取所需,我认为大多是来看热闹的。“逛完西单商场,到这儿来看看京城的新热闹”。所以围观刺激性内容的多(比如披露冤情狠的、控诉嗓门大的)。不好意思,《今天》在墙上不显眼,我的同学回来说,找了半天才找到。(《今天》的每页开本太小,也没有大型海报)。不过也有窍门,你要想找文化、文学类的看,要寻找大学生围笼的对象,别往市民那边挤。从二、三期之后,我是在校园里就能看到《今天》。在西单墙上我只找找它的封面—它在那儿!它当然不是焦点。


2、万之是高我一届的同学


      《今天》的重要参与者万之,七八年时是高我一届的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的同学,但我两年内只叫他陈迈平。当七九年初《今天》在校内的东风楼(中文系教学楼,今已无)、6号楼(男生宿舍)、8号楼(女生宿舍)传阅的时候,我不知是谁带进校园的,只知是可以按地址去买,好像几毛钱。我印象它不到16开,百页左右,手刻蜡版,封面是竖的蓝白道(似病号服或囚服,若是故意设计的倒匠心), “今天”两字是美术体,内容多为诗歌。稍后知,万之在我校和《今天》之间,是一座直接的桥梁。
      七七级、七八级的大学生不少是工农经历的,陈迈平是去内蒙插过队。他在同学中并不显眼,身材和相貌都中等,课余的运动场上、周未的舞场上(各班级系常在教室自办舞会)见不到他,唯一显眼的是他在宿舍至教室的路上总是捧着一本外国字典边走边看。他老家是上海,父母是大学老师,也是稍后才知道,《今天》里佛罗斯特、迪仑·托马斯等外国诗是他翻译的。
      七七年时中文系的同学已接触一些外国现代诗(主要从一些杂志上),而《今天》上的诗,如北岛、芒克、顾城等作品,主要是那种像征手法、借代手法,追似外国现代派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它们是我们身边的人写的,这即是说注重人性化、个体化的新风格表达,中国新诗人和和外国诗人差得并不太远,“给我们点新鲜空气,我们就能笑出新的样子”。所以,头几期《今天》上的外国诗,是有心者之首读,再读中国诗人的,心里或赞:差不多嘛—这难免因身陷同一国情、语情而更易受到感染。头几期《今天》诗歌的水平不低,有北岛这样的编者、作者,有万之这样的编者译者,在思想破壳纳新、知识结构调整,语言艺术求完美等方面,自然是领先的、新鲜的,后又丰满成了“朦胧派”,为中国诗歌台阶般的跃进,起到了不可或缺的铺垫作用。


3、七八年底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好得很


       翻开一九七八年的大事记,各界各层皆有心花。国家级的大事是十二月邓小平主持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改革开放,制定了新的包产到户的农村政策。这不啻农业大国的农民又一次的解放,让人想起上世纪二十年代毛泽东夸赞湖南农民运动时的用语“好得很”。
      七八年十二月,《今天》创刊了。我读到发刊词“致读者”(当时不知是北岛写的),被那种清新的亲切,含蓄的激情所感动,相当于农民看到了土地又要分回的明文。但也像老实的老百姓一样怀疑:真的吗?不会腰折了么?《今天》作为民间的、新生命的文学能办到半年以上吗?
      七八年春,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即77级入校,比如陈迈平这个在乌兰察布盟种过地、教过书的知青就以高分、高龄进入北京师院。隔半年,七八年秋(十月),78级大学生入校,比如我以四年多的钳工经历了来到北京师院。
      七八年十一月某日人民日报,公开为七六年的天安门事件平反(1976年4月9日人民日报将丙辰清明天安门广场的群众活动定为“反革命事件”。这事对我有些影响)。
      七八年,言论自由在西单墙滥殇—在首都的中心地带可以不经审查、无须批准地发表报告、诗文、启示、通知及说明文等。
      那一年的社会整体气氛相当宽松,如春回大地,惊蜇四起,各路民间人士都跃跃欲试,尤其是文革前的老高中、老初中们,历十余年的社会磨炼,翅膀半硬,该试飞了。比如学哲学却钟情政论的胡平研究并宣扬《论言论自由》,比如写诗有年的北岛、芒克创办偏重诗歌的文学杂志《今天》—这难能可贵在没被形势冲昏头脑,没裹在清算四人帮的时尚中,而是做起有建树意义的工作。


4、《今天》催生了北师院中文系的《求索》


      记得七九年《今天》出了好几期,我们学校的爱好者也渐渐知道它的编辑之一万之是同学陈迈平。七九年春天的一个上午,《今天》在玉渊潭公园八一湖北岸搞诗歌朗诵会,我校离公园三公里,所以去的人较多。我没去,忘了什么原因(也许是跟女生有约,也许是四五事件平反后我不愿参加敏感的活动),只是听回来的同学议论过,什么有便衣、什么北岛芒克都是美男子云云。
      记得是八零年,我校中文系也办了一本文学刊物《求索》,编委大多是七七级的,当然有万之,还有黄易、曹跃进、欧阳鸣、庞晹等,他们多数用笔名在上面发表诗文。后发现还有校外的诗人发表作品,如语言学院的诗人肖长春,写的是一首有关摇摆舞的诗。那时我只写献给某女生的情诗,看了《求索》上诸位《今天》风格的诗,一嫉羡便也写了几首投了过去。
      八零年有那么好几个月,看到新一期的《今天》时,《求索》新一期也印出来了(也是几毛钱就可买)。我还比较过,若无记名评论诗文水平,差不了太多。—若干年后我在黄易开的小饭馆“末一家”(安定门内路西,匾字敦厚,据说是黄父所书)重复这话时,已发福的黄易大笑着向我敬酒。
      后话是,八零年夏秋时《今天》被停后,《求索》也被学校的团委、学生会收编了,易名《八十年代》,改成了十六开,封面铜版彩印。好在万之是主编,据说每期要送校宣传部审核。就内容来说,散文、小说多了些,摇滚风格的诗少了些;我的游记《九华访老僧》也登在上面。许多年后我才知,当时不少编委不同意我这篇,是万之力主拍板。


5、西单墙的轶事


      七九年的西单墙,除了《今天》,也有不少民刊的张贴,比如子明主编的《四五论坛》,比如军涛主编的《北京之春》,比如贵州的《探索》、比如青岛的《海浪花》。
      子明和军涛都参加过七六年天安门广场的四五事件,因我也参加过,除了当时在广场上就认识子明并引为革命同事,尤在七八年十二月四五事件平反后,与子明、军涛等七八十位当年的反革命今日的“四五英雄”,聚在国务院二招(动物园南),先是在小礼堂讨论,又在宴会厅吃喝,下午集体去首都体育馆开表彰大会。彼此互聊也知了:子明已在化工学院毕业,他是搞经济研究的工作,军涛在北大读理科。
      他们都表示,现在的形势不错,可以再干一番事情。两年半不见,子明已像一个沉稳的知识分子(当年他满脸青春痘)。军涛是新识,挺高大,一派青春积极的风貌。我当时贪玩,好不容易从苦工人变成了大学生,贪图享受校园生活(冬有冰场,夏有泳地,书籍、舞会、八里庄小饭馆),便没有在意他俩的话,甚至没去体育馆的表彰大会。
      过了些日子,大概是一个周未,军涛找到皇亭子有色院宿舍3栋的我家,劝我参加《四五论坛》、或《北京之春》的活动,我推辞了半天,最后也只答应给《北京之春》写稿子,记得几天后给写了篇无关痛痒的小稿寄去。后来军涛参加过八零年的海淀区人大代表竞选,我是在黑山扈20号陈嘉映的居所听胡平(也同时在北大参加竞选)和陈说的,他们还夸军涛竞选演讲有激情和口才。再见到军涛是八九年的春天了,是在前门饭店门口又转到天坛公园的聚会上。后知他进去了,仍有勇有谋。
      子明也是大概在八九年初才见,是与朋友与他在德外拖拉机厂附近的家中,那时他身体很好,聊的什么我忘了,估计与形势有关。我很敬佩军涛与子明,他俩晓义知理,言行逻辑,有职业素质和技术,并且为了大局敢于承担。几年前子明病逝,满一个甲子吧。
      《探索》贴在西单墙的时候,我不认识黄翔,也是稍后才读到他的情绪充沛不泄的诗文,我称之为“现代屈原风”或“大浪漫主义”。见到黄是在八九年初的香山塔后身修养所的大聚会,他还带着很可人的有着宋词般名字的夫人。聊的具体什么也忘了,反正一大帮人喝酒、唱歌至夜。
      《海浪花》当年没有在西单墙上注意到,多年后在青岛听当时的诗歌编辑姜福祯讲的,大意是:《今天》的创刊影响很大,青岛也办了《海浪花》,有诗歌、小说,也有政论,他负责编诗,孙主编带了杂志去北京的西单墙张贴。姜先生也是五零后,胶东口音不改。后话是,《海浪花》若干期后也被停办。八十年代末期,姜先生被判了8年,其中一条原因就是编辑《海浪花》。


6、《今天》推介、协办星星美展,由露天到厅堂


      七九年秋天的星星美展太轰动了,原因在于,举办地是在中国美术最高殿堂的中国美术馆外的露天小公园,这不是和国家唱对台戏吗;参展画家大多是学院外的小年青—当年还没愤青这词;美展内容虽粗犷,但有明显的现代风格和冲击力量,在当时改革开放的大潮下颇有“革”与“放”的共鸣效应。记得是百八十件油画,雕塑等作品,高高低低的挂在美术馆东墙的铁栅上,观众拥挤,场面如集市,热闹如过节。
      美展的协办,赫然写着《今天》杂志。记得《今天》头几期登过马德升的作品(好像是雕刻);画展前《今天》也作了星星美展的推介。美展两天后被停办了,原因当然明白,但能那么自由自在的玩了两天也几乎够本了。没想到,过了一个来月,画展又在北海公园的画舫斋(进公园正门过桥后的右前方)又重展了,并且刚复职位的美院院长江丰还给写了前言。真是柳暗花明,估计“星星”与《今天》的干将为此没少周折、努力。这次我是和同学一起去的,像是去秋游。我知道,北海公园在文革期间有几年不对外开放(据说是某大首长夫人住此),那时我坐无轨路过北海大桥,总向北海公园内张望—多好的湖水、白塔、多好的琼岛、仿膳。文革结束后,北海又开放了。那也没想到那么生猛的星星画展,能在古色的皇家园林展出(记得后来也有外国画展在画舫斋展出)。但画展我们匆匆一观热闹,主要还是去这园子里游耍、划船,然后到北长街找个小馆子吃喝。
      七九年、八零年,中国美术界发生不少大事,星星美展无疑是一朵野生而强劲的报春花,确有引导效力。比如催生了八一年的西安现代艺术展。因我认识筹划策办人之一的孔长安,就可一说。约是七十年代未八十年代初,我就认识在西安外院上学的孔,与他和在西北政法学院上学的赵世民一起吃喝过,后孔来北京中央美院读美术史研究生时,我们也去南礼士路吃喝过(他有时住在附近的真武庙)。他去过星星美展的街头现场。我听他讲过:八一年的西安现代艺术大展也很轰动,先锋艺术家、诗人、摇滚青年们如同过节,来的观众超乎预计,一两毛的门票就收入可观,后也不让展了,再后还有人被判了。孔长安去意大利留学后我就再没见过了。约五六年前,我去终南山的几条峪里寻访茅蓬,在子午峪中的金仙观玄都坛西边的山沟里,找到当年参加西安现代艺术展、也被判过的高洺的茅蓬,但她正好有事不在。知她这十多年潜心山居修行,还写了一本叫《叩梦》的书,并听说她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要年青二十岁。
      七九年星星美展的火星,十年后终成旺势,八九年中国美术馆举办“现代艺术大展”,中国的当代艺术始被世界瞩目。


7、九零年《今天》在瑞典复刊前后的轶事


      先结论一下,没有万之,就没有九零年的《今天》的复刊。我管万之从来叫迈平。大学四年,我几乎没好意思跟他说过话,他连走路都是读书或思考的样子,哪能打扰人家的时间。八二年初,他快毕业了,我与班上的“第一才”田杰(这几年满市皆知的田老师)才与迈平过话,好像是请教毕业论文的事,知他的毕业论文是《论小说的结构艺术》,还知他已考上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的研究生。记得他说:我也很羡慕你,我们上课读书的时候你总在打羽毛球(的确我打的不错,后来代表环卫局参加过好几次比赛)。他还向我力荐沈从文的作品,还给过我北岛的《波动》(署别名)。
      后来我和田杰还去过两次他在中戏的研究生宿舍楼的活动厅兼饭厅,陪坐的还有一个姓陈的女研究生,挺漂亮。记得他讲过在内蒙古兴和插队的事,还介绍给我一个插友赵健雄—时在《草原》当编辑,可以投诗稿。他说自己没什么业余爱好,最美的就是去颐和园划划船,或去钢琴上弹弹。
      八五年他留校任教,稍后又分了宿舍—学校对面的红砖楼的四层或五层(地址叫东棉花胡同某号楼)。我去过他家几次,他结婚了,太太也姓陈。在他家吃喝过,但厨房和厕所都在走廊的公共大间。一次在他家聚会,马原和北岛也在,我还去楼下背上了史铁生—他在我背上自己拎着有管子通入的方型塑料尿桶。
      约是八六年冬,他要去挪威的奥斯陆学戏剧,很短的时间他就过了挪威语关(呀语言能力超常)。临别,我去北京站,在他要登上软卧车厢前,他还嘱我:家里有事会让我帮忙。他看太太一眼,又笑对我说:不该帮的地方可别帮呵。他走后,陈太太是让我帮过忙,一次是帮她妹买家俱,一次是让我带她妹去郊区玩(我叫一美国哥们开车去的周口店)。后来,陈太太也去奥斯陆,临走把他们夫妇的东棉花宿舍的钥匙给了我,让我来住。后我让赵世民住,再后就被校方收回了。
      九年后,迈平又转到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大学教书。我们经常通信,他还托人给我捎过几次瑞典的伏特加,有一次捎者是他教过的三个女生(爱沙尼亚的特里莎、爱尔兰的罗拉、瑞典的卡尔森)—真是醇酒美人,那我就带着她们玩呗喝呗。他还给我和田杰办了赴其大学访学的邀请,但我俩终没去。
      约是九零年或九一年,他叫人捎来了复刊的《今天》。我跟田杰还说:他在瑞典的能力还真不小,快当东亚系的主任了吧。一次他寄来了与陈太太生下的儿子照片(半岁),五年后又一张—一个半似迈平的小男孩。
      近十年来,与他再无通信。一些信息只是从他的插友赵健雄、早期的编辑同事徐晓那儿听说。约十五年前卡尔森来京,告诉我迈平在沃尔沃汽车公司做文案。这些年偶尔从高星处看到《今天》,副主编的后面已没有“万之”,编委里也无。我想他是该从《今天》离休了,他已是昨天,他在带孙子呢吧。


小跋:我发现编过《今天》的人,爱的笑少


      有关《今天》,我只能说说边角,还有些笑事也一并抖落了吧:九五年我搬离西单灵境胡同前,因穷窘要卖一批杂志报纸,其中有两册海外出的《今天》,一大堆才给了两三块钱,我见收废品的像上过高中的样子,我抽出《今天》,问知道北岛吧,大诗人。他说好像听说过。我说那你还不多给我一块。见他不理,我诵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北岛说的。他说:好好,再给你一块钱,你可别说我卑鄙。
      八三年我流浪在福州,也没钱,听说舒婷正在一招待所(好像是电影厂开的),我打算蹭一顿好的。没想到她很痛快的开了门,屋里还有别的文学青年,我说我是从北京来的,我在北岛的《今天》上看到过你的诗,她问你认识北岛?我说我也姓赵,他是我哥。她笑着说北岛是有弟弟,不是你这样吧,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便搭讪地背起“也许由于不可抗拒的召唤,我没有其他选择”(其诗《也许》)。她拿出水晶饼,我连吃了几块。
      约是八十年代中期,一日下午兰州的颜峻来灵境胡同我的小屋。他问跟黑大春好么?我说,当然,八一年我就老去清华附中西门外的圆明圆的大水法那喝酒,你背得下“圆明园的酒鬼”吗?他从挎包拿出两瓶青稞白酒。他说在《今天》上那些诗人里,我特别喜欢黑大春的诗,你能不能把黑大春叫来咱们一起喝。我说,太远了,他住在北大附近呢。他说,是嘛,那我自己去找他。说完,他把两瓶酒又揣回包里一瓶,走了。
      约七年前,徐晓的儿子跟我学过几次拳击,几次喝啤酒。那时,后小组(以新主题旅行的小组)在荣宝斋南边的有个宿舍,叫啤隅斋,吃喝常在杏坛饭店北门的克里木餐厅。练完拳更能喝,徐的儿子本身就酒量大。一般每人喝三瓶先热身,然后开始以花瓶当杯比赛(一次能装两瓶半大燕京),两次都是徐的儿子冠军,用时约3分钟。一次又去“后青年”(相当于后小组的青年团)在北苑的总部比赛拳击,结果徐的儿子又把著名诗人、著名旅行家、小说家等全部打得鼻唇出血。我夸这孩子:《今天》杂志是你妈他们的,今天实力是你的。
      约八零年时,我班的张中天参加了海淀区人大代表竞选,他他要以“平民代表”与刘源、蒋效愚竞争。我为了混吃喝(有募的经费)进了其“知囊团”。几乎每天都在校园内的膳园和八里庄饭馆吃喝。我们也给张出了不少主意,之一便是可适当在演讲中插用《今天》中的诗,如北岛的“我不相信”如顾城的“黑夜给了我”。但一次,他引用完“我不相信”后,雄壮的余音还没绕完,便有人在台下喊“我不相信你能竞选成功”。那晚我也灰溜溜的,不好意思点贵的菜,全怪“我不相信”。
      八年前,我和高星、狗子等还跟芒克一年能喝好几回酒。芒克酒量好,酒德好,酒话也好。男人酒高话多偏一倾向,人问他:最近又整啥“野事”呢(其有小说《野事》)。他言:岁数大了,家事就够了。另人问:那再整本“心事”呗(其早年诗集曰《心事》)。他言:心也老得没事了。
      高星是北岛的老朋友、老粉丝。一次我俩喝酒,他夸道:北岛是预言家,就是用诗预言了网络时代—“生活—网”。我说:那我教你怎么拍马,北岛早年的诗,“高耸的是十月,十月的苹果滚下山岗”—北岛这是预言了苹果手机最牛逼呀。





                                     2018年6月11日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文章甚好。有几处冒昧纠正一下:1,后《求索》易名《滴水》而不是《八十年代》,《八十年代》是团委办的,仅出一期。2,编《求索》的是77-1五男生(黄,蒋,郭,曹,欧阳),迈平、大毛、阿真等是经常撰稿人。3,77级是78年2月入学,因此接触外国诗的时间应从78年算起。4,几个错字“象(像)征”“夭(腰)折”“爱笑的少(爱的笑少)”。

发布者 :阿真 (2018-07-26 08:37:36)

发布者 :阿真 (2018-07-26 14:48:35)  回复

文章甚好。有几处冒昧纠正一下:1,后《求索》易名《滴水》而不是《八十年代》,《八十年代》是团委办的,仅出一期。2,编《求索》的是77-1五男生(黄,蒋,郭,曹,欧阳),陈迈平、毛仲伟、庞旸等是主要撰稿人。3,77级是78年2月入学,因此接触外国诗的时间应从78年算起。4,几个错字“象(像)征”“夭(腰)折”“爱笑的少(爱的笑少)”。

发布者 :庞旸 (2018-07-26 08:37:36)  回复

走沙漠
布可乐
随时睡
不怕埋
沙当被子沙当床
晒了一天不会凉
随便风风啦
俺有好梦啦
黎明即起
有泉冲凉
这里不墙
好乐吉祥
一步到海上
又洗了一澡
洗和被戏不一样
规律面前俺不犟
勉强一米七
不会游泳
海里立得住
还能走得路
多样活着
老是人
不是神
不打算神神道道
好友好嘻嘻笑笑
同志们辛苦了
该干啥干啥吧
劳逸结合地干吧
俺们重视好明天

发布者 :哈拉雅呼尔 (2018-07-25 20:55:03)  回复

俺们
认得
有些
知道
云飞飞
云里字
地上有

发布者 :布票 (2018-07-25 20:37:17)  回复

赤脚走天下
省去哈吱钱
眯眼侃世界
酱油比盐咸

发布者 :普特 (2018-07-25 20:32:21)  回复

布洽尼沙尔布尔达
呼拉拉由由米里奇
古得古得布鲁古德
因格拉西美达拉地

发布者 :库里萨巴艾岱米 (2018-07-25 20:29:02)  回复
6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