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肃的博客
老兵博博
  长城主题系列(一百)——两上保平堡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天镇  保平堡  摄影 
  发布者:宁肃 |  浏览(2038)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8-08-19 21:26:41 最后更新时间:2018-08-20 11:00:44  
  本作品所属分类:乡野游趣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长城主题系列(一百)——两上保平堡

 

6月23日,返京途中,想捎带脚新平堡。不料,误打误撞,竟上了保平堡。

那天,车沿着201省道,通过N个大胳膊肘的盘山道和大梁山隧道后,地势开始平坦起来。这时,我看到了类似李二口那边的墩台,相当密集。而且,这些墩台分布于丘与岭的分水线上,相当突出。当然,也就相当壮观。于是,“靠过去!”
 车下道,沿一条坑洼不平的乡村路七扭八拐,待窜上一条砂石路后,才看清路标“保平堡”。虽不是老张推荐的新平堡,但丘顶有墩台高矗、残墙断续。时近正午,阳光强烈,土墙之上似有光晕,颇有些魔鬼城的氛围。于是,钻过一片油菜花田,一片黄土的杰作、一个战场的遗址和一抹历史的尘埃,便纳入了眼帘,相当地震撼。

   
    保平堡,是个古堡,乃明时大同镇所辖七十二城堡之一,大同镇新平路直属戍堡据《三云筹俎考》“嘉靖二十五年(1546)土筑,隆庆六年(1572)砖包。城高三丈五尺,周一里七分城墙高3.6丈。”该堡与新平堡、桦门堡、平远堡、平定堡,构成天镇著名五堡,外连城墙,内接城堡,形成一个“线、点、面相结合”的防御体系,是扼守宣化大同两镇之间的咽喉要

 
    保平堡,是个村子,建堡后,兵民同居。据明万历《三云筹俎考》记载驻有“守备、坐堡把总各1员,有官兵314人,战马和骡子17匹。”后裁兵弁渐演变为民堡。民国初期划入天镇县四区。1988年后属新平堡镇至今。”只是,由于吃水困难,住户逐渐外迁堡东南的大南沟居住。1990年,原保平堡基本无人居住,渐成在此,我见到了貌似储水池的水泥建筑,也已废弃。

 
    保平堡,是段长城,纵贯于堡城西面和北面保平堡至杏园窑村一段,基本上是在平地上筑墙由杏园窑村经红土沟村至李二口段,沿山脊筑墙。”“分守长城十里,边墩十八座,火路墩十一座。

 
    这些墩台,高大威势,择丘顶而立。这里的墩台,延续了宣镇一带石质长城的城墙脉络,台与台之间有高墙相连。但是黄土夯筑,在材质与形态上,却与大同一带的长城更为接近。可以想象,当年的城墙不该如此低矮与松垮的,而那墩台应该更为威猛而坚实的。时间,真的可以消耗坚硬和勇敢。而用途,才是立足与新生的动力与源泉。作为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冲突的交界点和最前沿,作为明朝九边重镇之一的大同属的天城卫和镇虏卫合称的天镇边地,这里长城蜿蜒,边堡林立,而保平堡该是前沿中的前哨吧。而这些墩台,就是那一个个哨兵吧。


 
    比这一线的哨兵稍后的,是在城堡外围,还有二线哨兵。保平堡的每个角外也有了望墩,现存7个。我估计,或许8个,只是某个已灭失吧。相比一线的墩台,这些了望墩更加威武高耸,高达9米以上,与堡墙有大致30米的距离”,很有些侍卫的意思,相貌出众而装备精良。

 
    保平堡呈四方形每边长约300米,呈西高东低之势。堡墙夯土层厚20厘米。堡砖长39厘米,宽19厘米,厚8.5厘米。”“堡基石条,堡墙外砖内夯。现存东门及四周堡墙基本保持原貌东墙残高1至8米,中央偏北处开东门。南墙东段有一段20米宽豁口,正南方马面完整,其余墙体残高7—9米。西墙北段有一5米宽豁口,残高1—8米。北墙残高3—8米,缺残较小

 
    该堡东门洞较完整,包砖齐整,门额上砖刻的“镇云”二字尚且清晰。门洞宽3米,高5米,进深8米,门石铺甬路,但门已上铁栅封锁。门洞旁有一豁口,宽1米。不知,这种留有缺口的门上锁有何意义。

 
    现在想来,这个堡子何以开东门而非南门?我是真切地看到那条距堡仅一里之余的长城为东西走向的,开东土封南,一因防御方向为西,二在地形走势,堡南侧有沟深切。这,就是古人的智慧。他们选址保平于丘顶,南、西、东三面都有沟环围,再加上沟缘的长城加固,这条防线真是天然与人工结合的典范。


    出堡,我们拐向了长城脚下,零距离地触摸那尘封已久的岁月。《明史·杨博传》载“总督翁万达及都御史詹荣、总兵周尚文议曰:堑可填渡且不利拒守,故必城。城必有台,利于出击,台必置屋以处戍卒,近城必筑堡以仗伏兵,城下留数暗门以便出哨。”何以“山川之险,险与虏共也;垣堑之险,险为我专也”嘉靖二十三年1544巡抚詹荣以大同无险,乃筑东路边墙一百三十八里,堡七,台一百五十四座。其中,因处边外极冲,临长城,镇沟口,故名保平堡。

 
    虽然,嘉靖三十七年(1558),蒙古游牧部落首领俺答汗从这里突破,进入天城卫进行抢掠。”但“以土养人,以人守土”毕竟起到了戍边保国的作用。于是,堡内建庙12处,有龙王庙、奶奶庙、罗汉庙、佛殿、观音庙、城隍庙、真武庙、玉皇阁,城门上及城外有关帝庙等。堡西砖塔一座,堡东门外有房舍、窑。”可见,这不单是个军事堡是一个儒释道文化相当发达的堡寨。但是眼下,这一切已然尽毁,前些年还散落的石器砖瓦,以及清晰的街巷痕迹全然模糊,估计再过几年就该是块农田了吧。呜呼!

眼看要变天了,满怀惆怅与不甘不舍的我只好走了。刚下山上路,还真就有狂风暴雨与冰雹砸将过来……
  
7月27日,时隔一月再来。这次。直接上了堡西的长城脚下,等待一个边塞残墙日落。

 
    那期间,耐不得寂寞的我登高爬低,不断地踅摸。看来前些天下过雨的,我竟踅摸到了一行莫名的脚印,还有路边的动物残骸。甚至,背阴的坡麓上有成群的乌鸦翻飞,把个大美山川搅腾得恐怖气息漫卷。“什么个情况?干脆下山,进堡拍片。”



 
    夕阳,适时地红了。我围着古堡,进进出出,乱转。着了红晕的了望墩,面孔也有几分羞赧,更像美男子。那近处的断墙和远方的墩台渐渐褪色,我知道,再鲜活而威猛的生命也会退出历史舞台。



 
    等着影友的当儿,我与牧羊人聊着天。他的土话我只能听懂几分,但那张黝黑而沧桑的面孔我很熟悉。也许,正如老边儿所言,我现在能看到的乡民,也许是大明将士最后的面容。 ”我也在想,这可是曾经繁荣昌盛的堡寨呀!时代变迁,冷兵器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和平发展成为主题,土地不再有人守望,曾经历史防线便自行废弃,文明的链条也将断裂。于是,亦耕亦守世代扎根长城脚下的先民后代们生活贫因,甚至不得不背井离乡。


 
    送走了牧羊人,我又送最后的夕阳。我看到,夕阳点亮了凤凰的眼睛。我看到,夕阳亲吻了山脊上的墩台。那是一颗心,最后也落了……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欣赏佳作!

发布者 :高振华 (2018-08-23 14:10:35)  回复

土堡诉说着那段历史。

发布者 :何杰 (2018-08-20 10:25:51)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