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尧生的博客
奇石洞主    翠竹山人

我思故我在   我写故我在
心中有大爱   眼里有大美
我乐人之乐   人乐我之乐
  乐为平民唱赞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吴尧生 |  浏览(11315) 评论 (12)  | 发布时间:2018-09-07 10:00:39 最后更新时间:2018-09-07 10:24:29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随笔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乐为平民唱赞歌

——黄征辉及其平民化散文写作

 

                                               吴尧生

 

与人为善  情性中人

 

    丁酉仲冬,征辉兄来电话说,想整理出版一册有关他的散文的评论集子,问我能否也抽空写一篇?其时,我在老家忙于修房子,并且手头上也正忙着《罗胜村志》的编撰、修改工作。如果换了别人,我是会婉拒的,但是征辉不仅是福建著名的散文家,也是我相识相交三十多年,亦师亦友、情谊笃深的铁哥们,且我又是读着他的散文变老的,其人品文品都对我的散文创作颇有影响,对他的为人为文我都有话要说,于是便爽快地答应了。

    我与征辉是很有渊源的,先是读其文,而后识其人。我们还有缘共事了数年,他成了我的领导。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从福建工艺美术学校毕业,被分配到连城瓷厂,那时刚二十出头,还是个心怀文学梦的“文青”。工作之余,常会在报刊上读到署名连城县委报道组黄征辉的新闻报道、人物通讯或散文作品,因为写的都是本县的人和事或风景游记,备感亲切。于是由文及人,对征辉心仪已久。也许是老天眷顾,抑或是机缘巧合,1985年秋,我从瓷厂调到了连城县委宣传部报道组工作,与征辉成了同事。我原以为他的文章写得那么老到,怎么着也应该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吧,一见面才知道他刚三十出头,仅年长我两岁。他为人温和、善良、厚道,且有悲悯情怀。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新来乍到,感到上稿难、工作压力大。他看出了我的心思,就热情地鼓励我:没关系,熟悉一段,就会好的。由于是同龄人,他又那么平易近人,我们一见如故。工作之余,常在一起谈文、论艺、品茶、侃大山。起初我称呼他黄科长,厮混熟了,便直呼其名。后来,征辉当了十年从八品分管意识形态的小官,官虽小,责任确重大,他整天夹着个公文包忙上忙下,不敢有丝毫懈怠和疏忽。可喜的是,忙完繁重的工作之余,他还能静下心来读书、写作。且看他在《三更灯火五更鸡》中的自白:“近年,我担负行政工作。白天忙公务,晚间上半部也几乎继续着公务。等客人离去,妻儿入睡,我端坐灯下,或展书,或铺张。‘三更灯火五更鸡’,常常待雄鸡第一遍啼鸣,方惊醒我小小书房中氤氲的文学之梦”。尤为可贵的是,他在承担着繁重的工作,坚持写作的同时,还十年如一日,热心地扶掖文学新人,呵护着小县城的文学氛围,使当地文人辈出,文风鼎盛,为若干年后的“连城文学现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熟悉征辉的人都说他是个性情中人。这也许与他的人生经历不无关系。征辉生长在一个建有文昌阁和三座屋桥并颇有文气的古村落——黄沙坑,其母贤良,乃父敦厚,且又是个乡村小学教师。不敢说征辉出身书香门第,却也是从小受过良好家风教育的孩子。虽然他勤奋好学,成绩优异,却因“地主外甥”的身份,而被剥夺了上高中的权利。人生的坎坷及回乡务农数年的经历,磨励了他的心志,也使他懂得了平民百姓的疾苦。因此,既便他后来成为国家干部,走上领导岗位,他也不端架子,乐于助人。倘若你的人生之路遇到坎坷,或是家里碰上难事了,他总会第一时间给你送来安抚和慰籍,让你倍感“风雨故人来”的温暖。他的人缘好、朋友多,不管在城里,还是乡下,也不管漫步在街头巷尾,还是走在乡间小路,他总会碰到许多亲朋故旧,不管是名儒雅士,还是“下里巴人”,一见面总要停下来拉手、寒喧一阵子,认真听别人的倾诉,说一些抚慰的话或承诺力所能及的帮助。

    有时候,他行走在大街上或社区里,偶遇有人拨弄乐器,不管相识不相识,只要时间允许,他就会手痒痒地凑上前去,操起二胡参与演奏。如果玩得性起,意犹未尽,则会叉开双脚,腆着个肚子,扯开嗓门唱一首《涛声依旧》,或充当起京剧《沙家浜》中的胡司令,吼段:“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看着他摇头晃脑、眉飞色舞、自我陶醉的样子,不禁令人捧腹!以至朋友们都调侃他是碰到石头都有话说的人。这句似含贬意的俗语正好证明征辉是个很重交情的人,他的真诚和善良于此可见一斑。傅翔在《征辉写意》一文中这样描述征辉:“他并不势力,也不功利;他不设防,也没有心机;他乐于助人,也多提携幼者。他是那种不隐藏缺点的人,他爱浪漫,就吟风弄月;他喜美食,就悠游四方。他识才,就乐为人师;他助人,就甘为人梯。活脱脱一副真性情。”此话可谓一语中的,我亦深以为然。

 

与民交友  为民而歌

 

    前面说的是征辉的为人。下面再来看看征辉的为文。在闽西,乃至福建,几十年如一日,专心致志地研究散文,坚持从事散文创作的散文家屈指可数,而征辉就是其中之一。答应征辉写这篇文字后,一段时间里,我重读了他的《走月亮》《秋水入梦》《大美不言》《心灵故里》和《沧海月明》五本散文集。手捧着这些凝聚着征辉大半生心血的沉甸甸的集子,翻阅,再翻阅,欣赏,复欣赏,走进他精心构筑的色彩斑澜的散文世界,鉴赏着他用心写成的一篇篇引人入胜的精美散文,在惊讶、震憾、陶醉的同时,我再次被他数十年初心不改、契而不舍地坚守在散文创作这块园地里孜孜以求、辛勤耕耘、突破自我的创作精神而感动!

    人生步入耳顺之年的征辉兄,在散文创作上取得了骄人的业绩,迎来了硕果满枝头的收获季节。这些年里,不经意间,他的《心灵故里》获第四届全国冰心散文奖;散文曾获全国散文征文一等奖、中国散文精英奖、福建散文征文一等奖等多种奖项,作品曾进入《散文选刊》《作家文摘报》《中学生语文报》《全国散文作品精选》等多种选刊、选本及全国年度排行榜和高考模拟试卷,可谓天道酬勤,功夫不负有心人,令人歆羡和钦佩!

    前面说过,征辉是个性情中人,他热爱生活。因为心中有大爱,因此眼里就有大美。在平凡的生活中,他总可以用一种善意的艺术眼光去观察生活,去发现生活中的美丽。

    他热爱生于斯长于斯的这片土地,就把满腔的挚爱凝于笔端,不遗余力地为故乡的山山水水浓墨重彩地广为歌吟。像《河源米冻》《小城风味》《文章阁》《屋桥》《葫芦窠》《走月亮》《夜宿山房》《欲梦石门湖》《记住梅花山》《雕版故里》《冠豸虎崖》《丹霞仙山》《起飞的大地》《泉归大海》等这类文章,俯拾皆是(征辉是最早大力宣传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冠豸山和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培田的有功之臣。他与林水梅合作的中篇小说《清风山剿匪记》,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死命令》,剧中的外景有许多冠豸山的镜头,该剧在央视播出后反响颇大)。当然,征辉的爱并不是狭隘的,他爱故乡、爱连城、爱闽西,同样,也把这种情愫撒向祖国的大好河山。在永定、在武平、在新罗、在汀州、在闽都古街、在深圳新城、在江南水乡、在敦煌古城、在吐鲁番、在北戴河……只要他游历过的地方,都会留下他隽永的文字。如《西施雨》《北戴河读海》《湖学》《初吻大运河》《秦淮圆梦》《谒姑苏唐的虎墓》《匡庐绝笔》《沙漠上的月亮》等皆是精美上乘之作。

    曹丕说:“文以气为主。”征辉的散文,有一种向上、向善、向美的沛然之气,灵动勃发,如春风拂面,给人以雄阔的生命意识,让人感受到他那颗殷殷向美,跋涉经年、孜孜以求的不倦心灵。

    如果说在大量写景物、山水的散文中,征辉往往以实化虚,着力于虚境意象的创造,极力推崇、渲染、营造的是诗情画意,追求的是一种飘逸、旷远的空灵之美的话,那么他写故乡故人,真境真人的散文,就是以平民化的视角,用真情平视生活,让笔下的文字追寻生活化,致力还原生活的“本真”之美、朴实之美 。征辉主张,作家要平民化写作,作家应以平民的心态深入生活、观察生活,捕捉生活中的美,从身边的“小人物”身上发现他们的闪光点,有感而发,用真情为他们唱赞歌,籍此讴歌新时代,讴歌新生活,尽力拓宽自己的散文创作路子。

    他热爱身边的“小人物”,饱含深情、精雕细琢地为他们“树碑立传”,大唱赞歌。他对笔下的这些“小人物”,大多以白描勾勒手法,生动鲜活,各有风致。这是一种随心所欲的真情流露和自由表达,似乎信手拈来,皆成美文。那美丽早殒的意玉姑姑,那历经坎坷的发孜,那捐资建亭的火焰牯,那倡修文昌阁的老支书,那甘献青春的冠豸种花女,那舞文弄墨的小镇雅人,那商海弄潮的九州虎将,还有那紫荆花下的洗车女,那土里吧唧的昌华佬和村里那帮同年哥……个个都鲜活可爱,令人过目难忘。而像《媛媛》《汀州佬》《三婶》《老茂》《新生命的眼睛》《金秀妹》《“诗人”回乡》《雨雾之上》《病房里的女人》和《80岁的母亲远去了》则是用饱蘸真情的笔墨,抒写成一篇篇感人至深的文字。

    当然,征辉也写过乔羽、项南、舒婷、蔡其矫、陈铎、童庆炳和史久峰等名人,但是写名人的文章太多了,相比之下,我还是更喜欢他笔下那些平凡的“下里巴人”。因为这些“小人物”的原生态的人生往往更接近生活的本真,更可信。

 

细节入手  以情感人

 

    真实是散文的基石。散文创作是抒发作者内心体验和内心情感的文学样式。好的散文不仅要有深厚的思想内涵,还要有独特的审美价值,唯有此,才能深深地叩动读者的心弦,才具有向人的灵魂冲击的力量。征辉深谙此道,这也是始终贯穿于他散文创作生涯的一根红线。他一次次品尝了艺术追求的辛劳,同时也一次次地收获了探索有成的喜悦。纵观征辉这几年尝试的平民化人物系列散文创作,无疑是成功的。在他的作品里,他往往能凭着对生活的独到领悟和审美发现,通过仔细的观察,捕捉到精彩的生活片断或生动的细节,从细节描写入手,并融入自己的真情实感,充分情感化,使之成为支撑起文字构架的生动素材。他的散文创作还时常借鉴小说的创作中常用的肖像勾勒、细节描写、语言运用及情节描摹等手法刻画塑造人物,形成了独具的风格。事实证明,他的这种艺术实践是成功的。他笔下的媛媛、汀州佬、金秀妹、昌华佬……就像鲁迅笔下的祥林嫂、闰土一样个个灵动鲜活,深入人心。

    我们不妨看看他笔下的成功范例。

    一是用白描手法勾勒人物,让人物形象“活”起来——

    如《紫荆树下》的洗车女工:“那棵紫荆花树,远看是一幅画,小俞坐在树下,画面就更生动明亮了。

    小俞,其实不小,四十多岁了。……别的许多女人,到她这个年龄,早已拼命地往脸上扑粉涂胭脂,而小俞却基本不上妆,她的面肤依旧嫩红,眉叶仍然细密;身材健挺,臀圆胸丰,满顶青丝里,挑不出一根白发。”

    又如《金秀妹》里初识金秀妹:“我第一次见金秀妹,是三十年前。那时候,她正是黄花闺女,十八九岁。在一个僻远的小村子里出生,清清的山泉水,滋养她静静长大。”

    就这样,征辉的寥寥几笔勾勒,就拉近了作品和读者的距离。

   “次日,我告辞回县城。金秀妹与天水生去赶圩。我们三人同行。金秀挑着一担山货在前面走。辫儿跳着,担子悠着,腰肢娜着,活生生一株石崖上的小百合,鲜嫩洁白,在煦风里曳曳摇摇。”

    二是注重细节描写,为文铺陈造势——

如《病房里的女人》,写的是一个悉心照料病中丈夫的普通女人:“一日三餐,女人一匙一匙地喂着男人。男人要排泄时,她就用被单盖在他撑起的双腿上,搭成一个棚,塞进塑料尿壶或便盆。每天傍晚,女人打来热水,细细地把男人的全身擦洗一遍。”

    又如《新生命的眼睛》里他小孙女的眼睛:“……只见她的一对小眼睛,亮晶晶地,分外有精神。她好奇地瞧着这个陌生的世界,张望着她第一次遇上的病房里的男男女女……几个月后,她躺在小床上,时常嘴巴里吚吚呜呜地,想说话的样子,我便与她交流,说些‘宝宝,乖乖’之类的话……这样的时候,她瞪着一双亮闪闪的小眼睛,望着你,不眨巴,久久地。我的心房,翻腾起连绵的思绪”。

    三是用个性化的语言,塑造人物形象——

如《昌华佬》里的主人是个有传奇色彩的村民兵营长,尽管他对工作十分用心负责,但因为是个老实板头,任职20多年里,领着民兵开会、训练、值班、擦枪、救火,报酬却微乎其微,晚境窘迫。

    征辉是这样写他的:“昌华佬,确乎有点老。他今年74岁。其妻菊香,也已69岁了。说起过去的日子和眼下的家境,讲着讲着,菊香扯衣角抹起了眼泪。”

......

  “菊香道,我们两个老货七八十岁了,还得种田打谷,瞧,这是刚收的稻子。总要吃饭呀,儿子都在外边,我们不做谁做?看看,人家都盖新楼了,就我们还住着这旧屋子。她一边说着,一边就又撩衣角了。

昌华佬咧开胡楂嘴,嗬嗬笑着,道,我们比上不如,比下还好。别想太多,平和就好,平和就好。”

平和就好,四个字,朴实无华的言语,把昌华佬这个土里吧唧的老民兵营长写得十分传神。

   在《“诗人”回乡》中,征辉写道:“辛卯年初冬的一个周日,我第一回走入闽粤赣边的一个名收下坝的镇子。领路的便是彪佬 ,那里是他的故乡。

接近晌午,我们进了镇子。彪佬与熟人一一招呼,握手拍肩,相互大身道:又见面了!哈哈,又见面了!

……

   城里的朋友、乡亲已备好晚餐,电话连着催促。见了面,又是一番喧哗。一俟坐定,频频举杯,几个通关下来,彪佬有点意思了,嗓门愈发大了:短命仔,我下坝人彪佬,怕过谁?来来,干,干!”寥寥数语,就把热情、豪爽、旷达的彪佬,描绘得有声有色,跃然纸上。

    四是在司空见惯的平凡事里追寻自然、朴实之美——

比如,征辉在《汀州佬》结尾处有这么一段文字:“有一次回老家,满婶叫来美香一起吃饭。我们边吃边说往事。我说,你当初怎的会嫁给汀州佬?你喜欢他吗?她说,谁会喜欢他!那时候嫁人都听媒人的。她老实交代,确实曾起过离婚的念头,但被人劝住了,看在孩子的面上。我逗她,你们没感情,却又生出了这么多的孩子。她瞪我一眼,忍着笑,说,你这个鬼,这有什么法子的!?”这里字字句句都十分贴切、无论是高歌浅唱、漫谈絮语,还是嘻笑怒骂、妙语解颐,无处不透露着乡野之美、自然之美、朴实之美。

    又如在《三婶》的结尾处,有这样一段描写:“有一年,住在我这里的母亲摔伤了腰,她们一帮人相约着来看望。说着说着,三婶就说到她和大儿子吵架的事。她道,你们说气不气人,我说他几句不是,他竟然说,谁让你两公婆作乐,把我生下来?

    一屋子的人轰然大笑。正准备读大学的堂妹,也在场,她捂着嘴巴,努力不让自己的笑声喷出来。”

    在《 媛媛》2000多字的短篇里,征辉将主人公媛媛的过去 现在、乡下和城里、故乡和香港的生活情境,交代得明白晓畅;其间,又选择“我”与媛媛相遇的故乡“井台边”作为重点描写的场景,对媛媛进行细致刻画,使得这个人物的音容笑貌水灵鲜活,亲切可人:“逢周末或假期,我回到村里时,经常与媛媛在井台边相遇。她担水,我也担水。这个时候,近距离看她,清清楚楚。她依然剪着齐耳短发,脸盘和脖颈,白白净净的,看人时总泛起微微的笑。单眼皮上的眉毛,细细弯弯的,像画过一般。她爱穿浮白色的上衣。她担着满满的小水桶往回走的时候,村路上似乎就飞起了一只临风飞舞的白蝴蝶。

……

    走进征辉的散文世界,就恍如走进姹紫嫣红的百花园,真可谓争奇斗艳,美不胜收。

    征辉是个性情中人,是有真性情的人。在叙写故乡故人的平民化散文里,他把对历史、社会、家庭、生命、爱情的种种思考和真实感悟付诸笔端。因此,字里行间,无不流露着他脚踏故土、心系乡亲的一片赤诚之心。在物欲横流、文学萧然的当今社会,退了休的征辉,不仅没有丝毫懈怠,反而更加积极地办笔会、开讲座、编杂志、写文章……他就像一个虔诚的布道者,奔走于闽西大地,为闽西文坛增添了许多热闹,为繁荣闽西的散文创作起到了引擎和标杆的示范作用。

    艺无上境。在艺术创作上,征辉不是个固步自封的人,他求新、求变、求突破。因此,我期待他更多更好的美文问世。

 

                                   

                                    2018年4月27日完稿于厦门

(吴尧生:福建省作协会员,著有散文集《翠竹青青》,诗文选《胜地笔记》)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赏读了一下。

发布者 :黄剑岩 (2018-11-03 01:42:44)  回复

精博今日关停,特来看你,望保重!

博主回复
问候唐老师!祝您平安吉祥! 再见!
发布者 :唐大柏 (2018-10-30 17:35:14)  回复

该说再见了——精英博客http://blog.voc.com.cn/blog_showone_type_blog_id_1033608_p_1.html

博主回复
问候仲老师!祝您健康快乐! 再见!
发布者 :仲跻才 (2018-10-29 18:07:37)  回复

有错字,流畅。

发布者 :丛静萍 (2018-09-13 16:18:12)  回复

读完这篇人物评论,如同见到了两位作家就在百姓的生活中,为他们而辛勤耕耘,平民百姓的喜怒哀乐刘畅在作者的笔下,文章必定生动感人,向老师致敬!

博主回复

问候丛老师!感谢你的鼓励!因为是几十年的挚友,故对其为人、为文都比较了解。但因为第一次写评论,没经验,写不好,献丑了。祝好!
发布者 :丛静萍 (2018-09-13 16:15:50)  回复

精博要关了,真是舍不得。。。问好吴老师,读了您的评论文章,评论温厚、真诚,文笔也细腻、优美,是一篇好评论,可见您对朋友的心很真,您的朋友一定会满意的。

博主回复
问候小蛮!感谢你的鼓励!因为是几十年的挚友,故对其为人、为文都比较了解。但因为第一次写评论,没经验,写不好,献丑了。祝好!
发布者 :萧澍 (2018-09-11 13:56:23)  回复

乐为平民唱赞歌”,非常的欣赏,无论是文化还艺术,其强大的生命力,就在于社会大众,平民底层的积累·····

博主回复
施老师好!感谢您的鼓励! 我们喜爱的精博要停了,还真有点舍不得。这是我的邮箱13806990938.com有空可联系我。祝您健康快乐!
发布者 :施国基 (2018-09-08 12:55:07)  回复

这样的散文真好!一个字:真;二个字:淳朴;三个字:接地气。

发布者 :黄志涛 (2018-09-07 21:24:00)  回复

其实精英早就名存实亡了。网易马上关门。博客这个东西,他们很不放心,限制太多。网站很为难,无奈只好关闭。

博主回复
黄老师好!感谢您的鼓励! 我们喜爱的精博要停了,还真有点舍不得。这是我的邮箱13806990938.com有空可联系我。祝您健康快乐!
发布者 :黄志涛 (2018-09-07 21:20:41)  回复

评论写得很好,很想多看你的文章,可惜我们最喜爱的精博要停了。让我们在停博前多发一些精品博文,以示纪念。

博主回复
唐老师好!是啊,我们喜爱的精博要停了,还真有点舍不得。这是我的邮箱13806990938.com有空可联系我。祝您健康快乐!
发布者 :唐大柏 (2018-09-07 13:58:26)  回复
12 篇, 2 « 1 2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