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飞-王雁的博客
我的血管里流淌着沙飞的血
  邢竹林、程间——人物(27)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王雁 |  浏览(5446)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09-09-07 17:00:55 最后更新时间:2015-11-29 16:11:47  
  本作品所属分类:人物—沙飞照片故事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邢竹林、程间——人物(27

 

邢竹林这个名字,1995年,我从父亲的原通讯员赵银德口中听说:1943年12月沙飞在柏崖突围时身负重伤,双腿没知觉,脚掌没皮,肉全烂了,脚脖子以下全冻紫了。我说你怎么样?他说没事。我找大夫问沙飞病怎么样?大夫悲观,说这脚治不了,转院吧。江一真主持会诊,说弄不好从腕下锯。沙飞很难过,掉眼泪对大夫说,我当记者凭两条腿,没脚怎么工作。他每天给政治部写信,要求千方百计治好他的脚,我每天替他送信。他转医院后,邢竹林大夫给他治脚。沙飞每天哭,对邢大夫说,我当记者,没脚怎么工作。大夫说你别着急,我尽量给你挽救,根据我的经验,冻伤没性命危险。他每天给沙飞上凡士林膏,冬天换药,味大着呢。治了一个月,脚趾能动了。沙飞叫我,小鬼,脚能动了。石少华、罗光达去看他,他非常高兴,让我给他们照相。养了一段,他能走了。我跟他开玩笑,你闹着了,要遇到冒失鬼,就没脚了。他也说,我闹着了。

 

 
负伤的沙飞 1944.2 阜平碳灰铺 赵银德摄

 

 
1998在北京我与姐姐采访原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医生邢竹林、程间夫妇,邢医生并没有多讲当年他如何给沙飞治病,只说,1943年沙飞脚负伤,由殷希彭、陈淇圆主持会诊;还告知,沙飞给他们拍摄了照片,并将翻拍的照片送给我。
 
 
 
 

 邢竹林、程间夫妇  1998

 
 
认真想想,当初若不是父亲又哭又闹,若不是认真、负责的邢大夫采取保守疗法……我对邢大夫始终感恩。

 

邢竹林不是一个普通的外科大夫、军医!1944年,他被晋察冀军区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沙飞专门为战斗英雄邢竹林拍摄了一张照片!

 

 
 
 
                 1944.春阜平柏崖村,和平医院邢竹林医生在晋察冀边区群英会。
 

 

 

 邢竹林(右2)、程间(左1夫妇及战友。

 

 
 
  邢竹林(左1)、程间(右1夫妇及战友。

 

 

 

 

     神仙山上的英雄军医
 ——记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军医、“战斗英雄”邢竹林

 

甄秋山  王金朝

 

 邢竹林,男,北京市人,19151月出生,19382月参加八路军,1940年入党,19421月从白求恩卫生学校毕业后,先后在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任外科医生及医务主任。1943年,在抗日战争反扫荡的艰苦岁月里,他带领80名重伤员隐蔽在河北阜平县境内的神仙山上,冒着日寇搜山的危险,为伤员实施手术,并为打破敌人封锁自制药品、器械,挽救了大批伤员的生命。在完成战伤救治任务的同时,他视人民群众为亲人,千方百计解除其痛苦,被誉为“根据地人民群众的生命卫士”。为表彰他的模范事迹,1944年,他被晋察冀军区授予“战斗英雄”称号,为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优良传统的形成作出了重大贡献。

 

 提起战斗英雄,人们不免会想到象董存瑞、黄继光等那些为了战斗胜利而冲锋陷阵的勇士。

 

抗日战争时期,在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历时3个多月的神仙山反扫荡斗争中,曾涌现出一位拿手术刀的战斗英雄——他就是该院外科军医邢竹林。

 

虽没有面对面同敌人刺刀见红,但神仙山的军民永远记录下了他救死扶伤的不朽功绩。他和那些战场上的勇士一样坚强,一样勇敢,一样高大。

 

山路崎岖,当踏上神仙山的最高峰,遥望着数不尽的悬崖沟壑,使人不难想象,那时,邢竹林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挽救了大批伤病员的生命,是一种何等的英雄本色呢?

 

 转战神仙山

 

 1943年秋,晋察冀边区遭受着自根据地创建以来最为艰难困苦的岁月。日寇集中4万余兵力, 向根据地腹地——北岳区展开了最持久、最残酷的“大扫荡”。为了粉碎敌人的铁壁围剿,当时驻在阜平县大台村的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抽出大部分人员组成救护队随主力开赴外线作战,正在治疗中的80名重伤员,由时任外科医生的邢竹林负责,率领几十名工作人员,转移到驻地东北方向的神仙山,隐蔽开展治疗工作。

 

上山后,邢竹林对工作人员按内、外、妇等划分为10个小组,自己兼任手术组长,将80名伤员分别隐蔽在十几个悬崖山洞里。洞与洞之间,近则四、五里,远则十多里。他立下军令状:“不管有千难险阻,坚决保证伤员生命安全。”

 

敌人搜山开始了。邢竹林白天出不了山洞,巡回治疗只能在晚上进行。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他爬山路、攀悬崖,全然不顾个人安危,一天也没有延误查看伤员。一次,住在岭根村附近峭壁山洞里的护士和伤员,见已是五更天,邢医生还没有来,估计今晚他是赶不到这里了。就在这时,洞口传来“沙、沙”的磨擦声,不一会儿,一个身影爬进洞内。当大家看到满手是血、一条裤腿撕裂、外露的棉花上也渗着鲜血的邢竹林时,顿时都惊呆了。一个伤员爬到邢医生跟前,拉着他的手说:“我们能坚持,你不要每天都来看我们了,这太危险,我们不忍心啊!”邢竹林用护士递给的纱布边擦着手上的血迹边说:“这没什么,被乱石划了一下,很快会好的。”他赶忙查看伤员的伤口,逐个重新换了药。

 

上山5天了,14名急需手术的重伤员,经过邢竹林夜以继日的工作,已顺利做完12个。剩下的2名伤员,一个晌午就可以完成。就在这时,紧急情况发生了。这天清晨,天刚蒙蒙亮,他和手术组的同志就忙活开了。约在11时左右,第一个伤员的手术做完,第二个伤员的手术即将开始时,不料,在洞口观察敌情的看护员匆匆跑进洞内,说敌人搜山离这里只有一、二百米了。怎么办,手术是继续做下去,还是停一停?邢竹林心想:“敌人搜山一般天黑才能走,手术向后拖一天,伤员就要忍受一天的痛苦,甚至会感染化脓。”于是他当即立断,定下了继续手术的决心。就在第二个伤员的手术做完缝合时,洞外传来鬼子“呜哩哇啦”的叫喊声,一排子弹“噼噼叭叭”地打在洞口上方的石壁上。

 

“赶快转移!”邢竹林一边紧急给伤员包扎,一边招呼工作人员向南山洞转移。包扎完毕,他不顾疲劳,背起伤员就跌跌撞撞向洞的深处撤离,安全地将伤员转移到南山洞。敌人很快发现了那个山洞,两个伪军爬进洞里,向里打了一阵子枪,听到里边没有动静,只好撤走了。敌人这次进洞,唯一收获是拣到邢竹林他们刚用过的一团带血的纱布绷带。

 

 战地发明家

 

 敌人的封锁清剿给神仙山军民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困难。已是农历十一月份了,工作人员和伤病员都还穿着单衣,只能靠砍柴烤火御寒;储存的粮食越来越少,在保证伤病员的前提下,工作人员只能每天靠四个黑豆面饼子充饥。面对这艰苦的环境,邢竹林无所畏惧,勇挑重担,他既当医生,又当看护员、管理员,经常利用到各山洞巡诊的机会,砍捆柴草捎进洞里;还同看护员一道下山背水;与管理员一起趁敌人搜山的间隙到老乡家筹粮;替体弱的护士看护守夜、做护理工作;忍着饥饿把分给自己的饼子让给伤病员吃。更使大家受到鼓舞的,是他不等不靠,勇于发明创造,能在艰苦的条件下找出战胜困难的办法,成为小有名气的“战地发明家”。

 

作为以保护伤病员生命健康为己任的手术组,最为困难的是药品和医疗器械的缺乏。由于敌人长期封锁,山上的药品、器械供应几乎断绝。看到有些伤员的伤口一天天恶化,邢竹林急得心如火燎。他把工作人员召集起来开会研究,会上,他坚决地说:“我们决不能这样等下去,要想办法弄药、弄器械,打破敌人的封锁。”这时,他想起了白求恩大夫发明“卢沟桥”的故事,心里豁然一亮。一连几天,他只身趁着夜幕,到岭根、陈士庵、碳灰铺等村拜访老中医,寻求解毒、消炎的偏方。当他得知熟石灰、大黄等具有很强的杀菌消炎作用后,连夜支起锅,把生石灰炒熟后加进大黄等中草药,制作出了粉红色的消炎粉,经在自己身上试用,效果很好。于是他将这种药命名为“创伤粉”,在整个神仙山根据地推广使用后,使那些不需手术的伤员很快结疤痊愈。

 

“创伤粉”主要用于浅表外伤,那么,手术的创伤刀口怎么处理呢?“剃头刀子”和“小瓷碗”的故事,是邢竹林在战时特殊环境中的又一发明。没有药品,又要防止发炎化脓,困难是可想而知的。为解决这个难题,邢竹林从在洁净的环境里裸露的伤口倒好愈合中悟出办法。他就用一个消过毒的瓷碗,直接扣在缝合的伤口上,造成一个洁净的小环境,从而确保了伤口不被感染。经常转移,手术器械损失严重,再加上不能补充,用钝刀子作手术给伤员造成极大的痛苦。邢竹林看到剃头刀子倒是满快的,钝了又可以磨,他经过改进,又发明了用消过毒的剃头刀子给伤员作手术的技术,减轻了伤员痛苦。

 

邢竹林因陋就简,土法上马,有效地打破了敌人的封锁,克服了医疗条件上带来的难题,使所有伤员都得到了及时治疗。三个月的反扫荡,80名重伤员全部康复,其中50名重返前线。在这期间,新接收的75名伤员,在邢竹林等工作人员的精心治疗护理下,也大都痊愈,创造了医院战时救治伤病员的最好成绩。

 

 妙手送瘟神

 

 日寇的残酷扫荡,不仅给医院带来极大困难,也给驻地人民群众造成毁灭性的摧残,房子被日寇烧毁,粮食、牲畜被日寇抢光。看到这种情景,邢竹林悲愤极了。他发出誓言:“不赶走日本鬼子,决不停止战斗的脚步。”为了建设好抗日根据地,他时刻都把人民群众的冷暖、健康挂在心上,被人们誉为“根据地人民群众的生命卫士”。

 

长期的流离颠沛,忍饥受冻,神仙山驻地人民群众的健康状况极度恶化。不久,一些村庄就发生了疫情,甚至有的村庄80%的人都病倒了。面对群众的苦难,军区卫生部指示医院,要立即抽调最好的医生,组成医疗队,抢救患病群众,消灭疫情。想到驻地人民群众在最困难的时侯,把条件比较好的隐蔽处让给医院,组织担架队抬着伤员转移,把自家仅有的一点儿小米、玉米面拿出来给伤员吃,自己以野菜、红薯叶充饥,邢竹林第一个报名,要求参加医疗队。

 

很快,以邢竹林为负责人的医疗队组成了,在三天时间里,他率领工作人员翻山越岭,对驻地4个村庄的500余名患病群众逐个进行了检查确诊,送医送药到户到人。针对这次疫情主要是痢疾、伤寒和回归热等情况,他在嘱咐患者一定要按时服药、注意休息、搞好自我隔离的同时,着重做了消除疫源的工作。

 

连续十多天,邢竹林带领身体可支的群众上山伐木砍柴,以便把敌人烧毁的房屋尽快修好,改善群众的居住条件;还组织群众灭蚤,清理庭院,用白灰粉刷室内外,消除传染源。繁重的体力劳动,使邢竹林身体难支。一次扛着一捆柴,昏倒在下山的路上,群众纷纷围上来,个个满含热泪地呼唤他:“邢大夫,我们的好兄弟,你不能倒下呀!”看到邢医生累成这样,待其清醒后,大家都劝他悠着点,这些事说到就行了。

 

4个村的20多名重患者,邢竹林更是关爱备至。白天忙活一天,晚上还拖着疲惫的身体,逐个去查看病情。为了使这些群众尽快康复,他对护理工作进行了明确分工,要求护理人员一刻也不能离开病人,精心观察病情变化,随时向他报告,以便作出有针对性的治疗。

 

岭根村的一名姓高的大嫂高烧4天了还没退,邢竹林心急如焚。为了弄清高大嫂的病,他一夜守侯在其身边。考虑到高大嫂的病情重,一般药量压不住,当晚就给病人加服了一次药。黎明时分,高大嫂的烧退了,他才放心离去。

 

在邢竹林所率医疗队的紧急救治下,患病的群众全部痊愈。伴随着反扫荡的结束,人们的脸上绽开了胜利的喜悦。经过艰难困苦的洗礼,军民的心贴得更紧了。

 

为庆祝反扫荡斗争的胜利,1944年,晋察冀军区召开群英大会,授予邢竹林“战斗英雄”称号。他是获此殊荣者中唯一的一名医务工作者。参加群英大会归来,他干得更起劲,积极请缨参战,随同部队投入到大反攻、大决战、大进军的战斗行列。

 

 

 

战斗在神仙山上

 

 

邢竹林   程间

 

作者简介:邢竹林,抗日战争时期曾任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医生、医务处主任,离休前为国防科委第十三研究院医院副院长;程间,抗日战争时期曾任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医生,离休前为国防科委第十三研究院医院院长。两人是夫妻,共同参加了创建和坚持神仙山根据地的战斗。1945年,邢竹林被晋察冀军区授予“战斗英雄”光荣称号。

 

1941年到1942年间,晋察冀边区也和全国各抗日根据地一样,经过日寇连续“扫荡”,实行“三光”、“蚕食”政策,根据地缩小,经济困难,疫病流行,抗日战争处于极端艰苦之中。

 

根据党中央精兵简政的政策,奉军区命令,19433月白求恩卫生学校一部分教职员和学生调往延安学习。学校缩编,附属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取消所一级的建制。同年4月初,医院迁到阜平县大台村,开始了神仙山反“扫荡”的艰苦斗争。

 

建立神仙山根据地

 

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到大台以后,鉴于根据地缩小,敌人经常长途奔袭和“扫荡清剿”、有些单位遭受损失等情况,晋察冀军区卫生部领导决定,医院自1942年春季开始,在大台村展开工作的同时,开始筹建神仙山小根据地,以便遇有情况时及时转移。

 

神仙山位于河北省涞源县、唐县、阜平县和山西省灵丘县交界处,主峰高1870公尺,北临走马驿,东靠倒马关连结完县、唐县,西有灵丘县以南上寨、下关之要隘,南北东西各约四十余华里。山势由北向南倾斜,自大台村沿唐河上行,以炭灰铺为中心的周围,沟壑纵横,谷地深邃,有的长达十几里,河道乱石堆砌,灌木丛生,溪水终处不断;山间小路大多只能容单人攀缘,有名的“阎王鼻子”就是下临深渊、旁有陡石的一段羊肠险路。在这座大山里,有十几个稀疏的山村,多属阜平县。村里居民多的十几户,少的只有一、两户。在这里建点,既便于隐蔽,又便于机动转移。

 

4月份开始,院长陈淇园和副院长王斌亲自带领部分人员,在阜平县委和当地区委大力支持下,对神仙山的地形、地貌、村庄道路以及各村党、团群众组织、民兵编制和公粮储存等情况做了详细了解,决定在炭灰铺(当时是神仙山上的乡公所所在地)以西以北的教庆、菊花石塘、秋树滩、岭根、小岸子及上、下大油砰一带为医院的建设范围。

 

6月,医院根据军区政治部颁发的“关于卫生部门政治工作几个问题的决定”精神,全面检查反“扫荡”准备工作,并派出一个医疗组,带着四十余名需要长期隐蔽治疗的重伤员,进驻岭根村,同时加紧进行神仙山的战时建设工作。

 

为取得群众支持,医院领导曾遍访各村党组织和村干部。这里经过减息运动,各村都有党的小组和青救会、妇救会、农会组织,人民群众抗日情绪很高,热爱子弟兵和伤病员。听说医院进驻,都极为欢迎,主动提供情况,带领我们查看地形,让房修路,备粮备柴,在群众热烈支援下,全院掀起了建设神仙山根据地的高潮。

 

首先,也是首要的工作是寻找和建设战时伤病员的隐蔽处所。以岭根为例,计划战时主要收治重伤病员,必须坚持原地分散隐蔽、敌人搜山时发现不了为目的。根据地形情况,当时主要建设了以下几种形式的隐蔽处所:(一)利用悬崖陡壁上的山洞。这种洞数量不多,容积不大,每洞可容纳伤员35名。若能伪装好洞口,敌人不易发现。但此洞多位于半山腰,通往山洞的小路只能容纳一人背着伤员通过,攀登困难。(二)利用离村较远的梯田石墙挖猫儿洞。这种洞里边可容纳躺在担架上的重伤员12人,平时建好,加以伪装,准备在敌人搜山前将伤员和一、两名护士,带着饮水和食物同时进洞,再将预备好的石块照原样封闭起来。实践证明,这种洞隐蔽最好,从未被敌人发现过。(三)利用山谷内错综堆叠的石板、石块间的缝隙,隐蔽能行动的中等程度的伤员,或从半山腰乱石中掏洞,隐蔽行动不便的伤病员,工作人员可以随时进出随时砌上石块,亦可从石缝中暸望敌人,而敌人却不易窥见我们。这种方式亦非常巧妙,远看是山腰乱石、石板块,近看无路,有时敌人在乱石上窜来窜去也发现不了。(四)利用较宽阔的山边庄稼地挖掘隐蔽坑。这种坑,上面铺上木头、盖上石土,并加以伪装。在建设上述隐蔽地时,人民群众有的把平时极难发现并准备自己用的山洞献出来,有的把个人坚壁粮食的山洞让出来,有的带领我们走遍远近山头去找,有的出谋划策反复改进伪装,充分体现了人民群众对子弟兵的热爱。从6月中旬开始,全院干部战士轮流上山,在村干部、党员、民兵积极配合下,约一个半月时间,仅在岭根村周围,就建成了可容纳六、七十名重伤员的隐蔽地。与此同时,在教庆、菊花石塘、秋树滩、小岸子等村也进行了相同的建设。

 

其次,是做好粮食煤炭的准备。除了各村都储有公粮外,各点还由医护人员自己背运了一个月的粮食和两个月的煤(当时炭灰铺有一个无烟煤矿)。在岭根自春季开始就组织医护人员打了一些山柴,利用山沟和山间空地种了一些南瓜、豆角、根达菜,并组织食堂人员养猪,基本做到了蔬菜自给。医疗小组规定每逢星期二、四、六早晨劳动,男女同志一边挑粪挖地,一边高唱“兄妹开荒”、“春耕曲”,熙熙攘攘热闹非常,劳动热情很高,常常忘记吃早饭。

 

在岭根村,因医疗组进驻较早,便利用部分民房做病房,室内四壁都用石灰粉刷,除利用土炕外,还借用门板搭了些病床,每人一顶蚊帐,尽量做到整齐划一。同时,还利用石块修建了两间厨房,在山坡向阳处修建起手术室、病房和换药室。夏日早饭后,工作人员呼吸着山间独有的新鲜空气,紧张而有秩序地工作;秋天,在治疗工作完毕后,工作人员一起在整理的平坦清洁的房前檐下,沐浴着和熙的阳光,谈论着胜利的消息。傍晚,高亢的战歌和朗朗的读报声,透过点点灯火的夜幕,使整个山村沉浸在欢快、肃穆的气氛之中。

 

周密组织反击日寇“扫荡”

 

1943年中秋前后,日寇对我晋察冀边区发动的烧杀最残酷、时间最长的秋季大“扫荡”,逐渐深入到边区腹地。边区军民紧急动员起来,和敌人展开了艰苦卓绝的反“扫荡”斗争。

 

在党总支的坚强领导下,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全体工作人员开始有计划地向神仙山转移。此时,由军区卫生部政治处主任耿毓桂和副院长王斌同志,在便于同各点联系的陈士庵设立了指挥组,并由指导员邢军带领十余名武装同志,负责侦察、警戒、通讯联络。由协理员智泽亭、主治军医赵景龙、支委石玉峰组成的小组,在教庆负责收治重病症内科病员;由司务长张钧陶、军医邢竹林组成的小组,在岭根除负责治疗原有伤员外还收治山下转来的重伤员;由护士长任影等同志组成的小组,在秋树滩负责收治基本能行动的男女伤病员;由军医程间、护士长刘文芳、护士刘根万组成的小组,在菊花石塘负责收治妇产科病人;由军医徐仁和等同志组成的小组,在小岸子负责收治临时住院的轻病员,大部分是地方党政机关人员和华北联合大学的学生。

 

千方百计救治伤病员

 

和平医院转移后,山区周围群众和过路部队的伤病员陆续送来。我们根据医院规定,凡到各治疗组的伤病员,随到随收;凡是本组能治疗的就作长期处理、本组不能处理而伤病情况又允许走动的就联系转送有关组;凡因伤病情况不能转移者,就组织巡诊或派有关医生专门出诊,以解除伤病员痛苦。三个月反“扫荡”期间,各组都主动承担困难任务,在远离领导的情况下,充分体现了全院“一盘棋”的精神。

 

在敌人不搜山时,伤病员就集中住在病房中。我们按时进行诊疗和按规定作息时间安排工作,医生全天巡查病房,护士分片包干进行护理。夜间,伤病员常常跌进水沟里,尽管蚊虫叮咬、草深石滑,医护人员始终坚持打着灯笼巡查病房,如同平时一样,坚持着正规的医疗制度。这与陈淇园院长平时治学严谨、工作认真、言传身教的优良作风是分不开的。

 

敌人搜山时,重伤病员分散进洞。少数特重伤病员送进封闭洞内时,由护士携带药品、食物与其同住,在洞内进行治疗护理,往往一、两天不能出洞。洞内阴湿闷热,呼吸都感到困难,但大家都争先恐后抢着担此重任。重伤病员分散住在洞里,多在夜间由医生护士携带药品、食物,逐洞检查治疗,供给食物。能行动的轻伤病员,白天由医护人员带领,在山头隐蔽活动,随时诊治。夜间,一般都又带回原驻地休息,拂晓再上山头。战斗中,护士的工作十分艰巨,他们除负责治疗护理外,还常常背扶伤病员上山下山,送一顿饭往往要翻几个山头,来回十几里,在一般情况下,一天三次从不耽误。这样紧张地工作一段时间后,年青力壮的小伙子,累得消瘦了;原来满脸红晕的姑娘,脸色苍白了,但他们从不倦怠。随着战斗越来越紧张,他们的热情更加高涨,自觉以实际行动,学习白求恩全心全意为伤病员服务的精神,并以这种精神鼓励伤病员战胜疼痛,积极配合治疗,争取早日重返前线。如护士苏景芳,工作一贯积极,埋头苦干,细致耐心,经常征求伤病员的意见,工作中出现问题,主动承担责任,团结全班同志,共同做好护理工作,反“扫荡”结束后,她被评为白求恩模范工作者。护士石玉峰,不管环境如何艰苦,工作如何困难,总是踏踏实实,默默奉献,对伤病员耐心护理,视病人如亲人,得到院领导的表扬和伤病员的称赞。

 

为了解决游击环境下容易发生创伤感染的问题,医院领导非常重视卫生清洁和消毒工作,严格卫生制度,保证伤病员被褥无虱子,室内无臭虫,衣服鞋帽放置整齐。室外山村小道直到河边,每天有人分工清扫。有的小组还把野花移种在病房周围美化环境。手术室、换药室、药房墙壁、顶棚等,除打扫干净外,四边还用白布围起,防止尘土污染。三个月中,院领导曾两次亲自主持卫生检查,从而防止了发生感染病例和传染病流行。

 

为了提高创伤治愈率,使伤员早日归队,医院规定凡住院新鲜创伤都要进行早期扩创术;开放性骨折在清创之后用奥尔氏法(石膏封闭疗法)治疗,大都收到较好的疗效;对皮肤烧伤和表层软组织伤和慢性溃疡,在多次严密消毒后,扣上消毒碗式纱布罩,实行保护性疗法,收到了一定的疗效。

 

在神仙山反"扫荡"期间,因医院分成几个小组,医疗器械更加不足。为了克服困难,大家就把“六道棍”(当地一种又硬又直的灌木树条)截短去皮做成筷子,当换药镊子用;没有灌肠器,就用消毒橡皮管插入肛门,然后用水壶灌注。此外在战斗间隙,还自己动手制作夹板,请当地铁匠帮助制作托马氏夹。为克服外科敷料困难,凡用过的绷带、纱布、棉球,不管脓血多少,都要反复洗涤消毒后再用。没有肥皂水,就自淋灰水,一些护理员的双手成天浸在脓血、盐水中,泡得苍白溃烂。

 

当时的内科病,主要是痢疾、疟疾、伤寒、斑诊伤寒、回归热,还有各种结核病,除少数采用西药外,主要用军区制药厂自制的中药。如:治疗疟疾、痢疾,用常山疟疾丸;治疗回归热除极少数用606静注外,普遍采用简便易行的沙袋热敷、热水浴、针刺等;对营养不良的伤病员,除尽量改善伙食外,普遍服用大补丸。神仙山里有不少中草药,如常山、柴胡、伏苓、大黄等,大家经常在战斗空隙自采自用。因来源较广,除当时使用外,还积存了许多,下山后还用了很久。

 

在三个月的反“扫荡”战斗中,全院共收治伤病员500名左右,治愈300名,都及时归队参加战斗。并有3个婴儿诞生在菊花石塘的山洞里。

 

粉碎日寇野蛮奔袭

 

194310月下旬以后,敌寇逐渐深入我边区腹地,军区主力部队大部分转到外线相机歼敌,内线主要由游击队袭扰打击敌人,战斗频繁。神仙山周围整天炮声隆隆,敌机经常在附近轰炸扫射。我们在深山里,一无电报机,二无电话机,除从每天进院的伤病员或群众那里传来一些战斗情况外,很少得到消息。各组仅有的几支枪,按规定也不能随便射击,因为我们没有实战经验,伤病员又都分散隐蔽在村庄附近,如果鸣枪等于自我暴露,招来敌人搜山和抢掠。

 

就在11月初的一个黄昏,军区卫生部姜齐贤政委和院领导先后派人通知各组:敌人下午已开始对神仙山分路合击,估计炭灰铺是敌人的合击点,医院各组要准备敌寇搜山。各组接到通知后,都作了紧急动员,并通知当地村干部,开展军民联防进行战斗准备。半夜开饭后,按原定方案,重伤病员由群众和医护人员背、抬入洞;行走困难的被搀扶进入隐蔽地;轻伤病员由医护人员带领上了暸望、转移方便的山头;炊事员带着一些干粮分散隐蔽;各组负责人带领通信员在预定山头负责通讯联络。与此同时,各村群众按平时分工,也在医护人员协助下,由村干部带领各自进入隐蔽的山洞。就这样,在拂晓以前,各村除山头暸望哨外,村内空无一人,做到了坚壁清野。

 

太阳已经升上山头,凶残而胆怯的敌寇,开始了奔袭行动,首先是几架飞机飞到炭灰铺上空,进行盲目轰炸射击,紧接着各警戒哨相继发现敌人。敌主力千余人沿大台、金龙洞从南向北直驱炭灰铺,一路从涞源方向,经陈士庵、教庆,沿岭根、菊花石塘之间,侧击炭灰铺;另一路由灵丘下关、古道村出发,至安家台爬上岭根南山。当时从大台到炭灰铺之敌,远离医院各组。由陈士庵下来之敌,当经过教庆时,我驻该地医疗小组已全部转移。在游击小组侧击下,敌未敢久留,只把房子全部烧光,抢走一部分粮食,仓促离去。敌人经过菊花石塘后山时,打了一阵乱枪,空喊威吓,未敢深入搜索,只顺道而下,中途虽经秋树滩小组背侧,因该组隐蔽较好,所在村庄敌人不易看到,未遭到袭扰。小岸子小组因对陈士庵来敌侦察发现较早,平时准备也较严密,伤病员高度分散,也未被发现。唯经岭根奔袭炭灰铺之敌,拂晓袭击安家台药厂之后,已爬上岭根南山,当炭灰铺枪声一响,敌人即迅速下山,由西向东沿山沟窜下,一时山沟里响起了步枪声、机枪声和敌伪军的嗥叫声,村里房屋顿时火光四起,敌人捉猪、抓鸡乱成一片。由于远处山头上到处有游击小组不时向村里的敌人打冷枪,虚弱的敌寇始终不敢出村,至下午三、四点钟,敌人仓促退到炭灰铺集中过夜。这一天,医院除在岭根西南山沟里的小组被敌人发现两名伤员牺牲和两名护士被俘外,其他各组均无伤亡。黄昏时,院领导派人来岭根了解情况,总结了经验教训。这次牺牲、被俘各二人的原因,主要是岭根西南山沟离村较远,伤员和护士还没有走到隐蔽处所就被敌人发现了。当晚大家怀着十分悲痛的心情,掩埋了牺牲的同志,并通知各组,当夜不得下山,并做好敌人翌日继续搜山的准备。这天,岭根村损失最大,房子全被烧毁,群众的猪、鸡、羊全部被敌人抢走。晚上,村民全部在山沟露宿。初冬天气,孩子们又冻又饿,哭哭啼啼,小组及时与村干部分头去伤病员隐蔽的山洞,安定大家的情绪,做思想工作。同时发动全组人员,背着干粮、馒头、红薯和敌人烧房子时烤熟的一些南瓜,提着水壶逐条山沟、逐个山洞慰问伤病员,送吃、送喝、送药。少数需要换药的同志就在原地换药,并与村干部一起,给山沟里的群众送去干粮、小米。全体同志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紧张地工作了一夜,没有吃喝,没有合眼。为了伤病员的安全,为了不再遭受损失,大家服从命令听指挥,第二天拂晓前,又各就各位,准备随时打击敌人的再次袭击。

 

天大亮了,怯懦凶残的敌伪军,果然又从炭灰铺来到岭根,再次搜查烧抢,把第一天未及时烧掉的土地庙和草堆,也给点着烧掉了,附近的红薯地也给刨了,并无目标胡乱向山上打枪,四处乱叫,就是不敢出村。直到中午过后,敌人才背着一点抢来的粮食,在我游击小组的沿途射击下,匆匆地逃回炭灰铺。

 

第三天中午,集中在炭灰铺的敌寇,在我军不断袭扰侧击下,狼狈地退出了神仙山。

 

军民鱼水情

 

敌寇搜山过后,当地首先遇到的困难是岭根群众的房屋全被烧光,而寒冬又即将来临。在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党组织和地方政府的领导下,军民一起动手抢修住房,工作人员和轻伤员不分男女,一齐上山伐树、砍条子、割草,不分昼夜地利用旧房壳棱,很快地盖上屋顶。村干部动员群众先让伤病员和医护人员住,而轻伤病员和医护人员宁愿露宿,也要让给群众。为使群众全部住进新房,对年老多病和孩子多的人家,医院采取分片包干的办法,解决了住房问题,还给每户割了冬季烧柴。医疗组的病房、药房和手术室,也盖得比过去更坚实,更亮堂。完工后,大家高兴地开玩笑说:“野火烧不尽,旧房变新房!”住房问题解决了,接着最紧迫的任务是抢收庄稼。尽管秋雨连绵,治疗任务又重,医院领导仍然号召各医疗组发扬我军光荣传统,帮助群众抢割抢收。于是各组动员起来,白天帮助群众刨红薯、割谷子、砍高梁、掰玉米,晚上军民都到打谷场共同收打,发自内心的欢笑声,和着有节奏的连枷声,常常响彻山村的夜空。

 

11月上旬过后,神仙山周围的敌情虽然缓和下来,但由于日寇的破坏,群众生活更加困难,加上雨雪连绵,卫生条件较前更差。这一带的村民也和全边区的情况一样,发生了痢疾、伤寒和斑诊伤寒大流行,有的村庄80%以上的人都病倒了,也有的全家染病。对此,院领导紧急指示各组,要发扬救死扶伤的革命人道主义精神,迅速组成医疗队到山区各村进行抢救治疗。大家个个争先要到疫情最严重的村庄去,到病人最多、病情最重的群众家里去!

 

是啊,同志们都亲眼看到,在敌人扫荡、环境艰苦、粮食困难的时候,是人民群众支援了子弟兵,他们把小米、玉米交公粮,自己宁愿以野菜、柳叶充饥,有时把少量玉米渣像撒油一样撒在锅里,就算美食了,好多群众因此大便秘结发生肠梗阻,有的甚至肠穿孔。还有在敌人搜山时,是群众把一个个重伤员送上了悬崖边的山洞,有的乡亲摔得脸青腿肿,仍然无私无畏地和我们一起战斗。此情此景,同志们记忆犹新。假如没有军民团结,没有这些亲如父母兄弟姐妹的群众,要战胜敌寇的扫荡,将是不堪设想的。军民鱼水情,为群众治病义不容辞。我们的院长陈淇园,视力不好,又患慢性咽炎、气管炎等疾病,经常爬山越岭到各医疗小组进行检查,亲自给病情危重的群众看病,使广大医护人员受到极大鼓舞。在流行病严重的山村里,医院采取了包户办法,既管治病又管生活。岭根村民高亮一家5人,反“扫荡”刚结束,父亲和一个小孩就死于斑诊伤寒,剩下母子三人都患痢疾,卧床不起。岭根医疗组除供给他家饮食外,还专派护士日夜护理,终于使母子三人恢复了健康。

 

疫情稍缓,秋收也基本完毕,各村就发动群众给医疗组打柴、背粮、背煤,积存了足够越冬的一切。

 

194311月底,反“扫荡”斗争胜利结束后,全院重症内科病人集中到炭灰铺,重症外科病人集中到岭根,其他各组都集中到大台,经过短期突击建设,大台的房子比原来的更加宽阔适用,工休人员搬进新居。新年期间,山里山外,军民互相探望,扭起秧歌跳起舞,到处是一片欢腾景象,庆祝胜利,共同迎接准备大反攻的1944年!

 

 
 
 
 晋察冀画报8 3334 白求恩医院 全部照片沙飞摄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你好,未经你的允许,借用了您博客中“邢竹林、程间夫妇”的几张照片。如有不妥,请告知,我将及时撤下。http://blog.sina.com.cn/wdxx1969

发布者 :卫东学校校友们的博客 (2010-07-08 11:11:33)  回复

英雄,永远需要我们敬重

发布者 :万鲁建 (2009-09-08 03:08:57)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