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许是一个不合时宜的话题,因为今年5月8日俄罗斯总理普京在莫斯科会见中国领导人时表示,当前,两国在各领域开展广泛有效合作,在解决一系列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积极协调立场,捍卫了两国共同利益。不久前,俄罗斯“汉语年”正式开幕,这将为增进两国人民友谊作出贡献。俄方愿意同中方加强各领域务实合作,积极拓展合作领域,不断深化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然而我宁愿相信俄罗斯怎样在做而不相信他怎样去说。

  有例为证。

  早在1994年中俄两国已就修建跨黑龙江大桥达成协议,当时在世界范围里造成了不小的影响,而后黑河与俄布拉戈维申斯克市于1995年签订了中俄合建黑龙江大挢协议,2004年初双方多次会谈,决定加速起动此项目。中俄黑龙江大桥主桥长1085.5米,中方引桥长183.8米。根据协议,中俄双方主桥各投资50%,双方境内的附属及配套设施由所属各国承担;随后又有中俄双方继续研究在洛古河-波克罗夫卡地区建设跨黑龙江(阿穆尔河)界河公路桥的可能性说法;接着又传出中俄黑龙江跨江铁路大桥,将建于同江市东港(哈鱼岛)与犹太自治州的下列斯阔耶港之间,主桥长2584米,中方引桥长4566米,中方投资约12.7亿元,有望于2010年建成通车的官方说法。

  近二十年间,中俄商谈要在界江黑龙江上建三座大桥,一时使黑龙江沿线中方政府和边民产生了极大的发展边贸热情。很多边民奔走相告,充满了一种幸福的感觉,本博也是心情异常激动。佳木斯一博友在博客上发文:《黑龙江同江中俄铁路大桥2009年我国将于破土动工》(原文标题如此)。俄方地方政府也曾高调表示要加快建桥速度。据2005年7月18日俄媒体报道,中俄建设布拉戈维申斯克—黑河跨黑龙江大桥项目正在俄政府审议之中。俄阿穆尔州州长科罗特科夫近日表示,今年2月初他在面见普京总统时就此项目作了专门汇报,并得到了普京总统的支持。总统已责成政府成立了工作小组,开始详细审议建桥问题。阿州正抓紧与中国黑河市政府磋商建桥准备工作。

  然而宣传代替不了现实。第一个宣布要建中俄黑龙江大桥的中方城市,光黑龙江大桥筹备建设处的主任就已经换了好多位,其中有的已经能够熬到了退休,也没有看到大桥的奠基。在这个城市的政府网站上已经看不到关于建设黑龙江大桥的最近一年来的信息。黑龙江同江中俄铁路大桥、洛古河-波克罗夫卡地区建设跨黑龙江(阿穆尔河)界河公路桥同样到现在没有实质性进展。

  为什么会出现说的和做的不一样现象呢?我认为这要从中俄关系发展的历史渊源出发才能捋出头绪。中俄一百多年的关系应该分为如下几个阶段:

  我国鸦片战争至俄国十月革命前、苏联十月革命后至苏联解体、苏联解体至今。

  鸦片战争至十月革命前的中俄关系,就是强盗对懦夫的关系。

  1858年 沙俄强迫清政府签订《中俄瑷珲条约》,侵占我国东北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沙俄霸占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在内的约40万平方公里我国领土;1864年《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沙俄霸占我国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44万平方公里领土;1881年《中俄改订条约》以及以后5个勘界议定书,霸占我国西部7万多平方公里领土。从19世纪50年代末到19世纪80年代初,沙俄侵占我国领土15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约占我国现在领土的六分之一。

  十月革命后到苏联解体时的中俄关系,就是为各自利益既互助又斗争的关系。

  在苏联存在70多年的历史中,苏联既真诚支持援助过中国(包括国民党统治时的中国)又有过与中国反目为仇的时候,外蒙独立他们更是脱不了干系,尽管我们不愿意讲,教科书上不愿意说。

      从中苏两党意识形态论战到珍宝岛、吴八老岛两国军人冲突,使中苏关系坏到了极点。当时我们的口号是:“反帝必反修,坚决打倒苏修!”1969年、1979年中苏边境我方两次战备大转移,造成了当地政府和人民群众很大的财产损失并有部分人员因为意外发生伤亡。文革后期电影中经常有抓苏特的片子,我们边疆实际生活中也是时刻提防苏特,我们当地一所大学(当时是中专)的一名体育教师就因是苏特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苏联解体前夕,戈尔巴乔夫访华,中苏两国、两党关系开始正常化,停止多年的边境贸易开始恢复。

  苏联解体到现在的中俄关系,官方说是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其实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的任何一方,都不会在损害本国、本民族利益的情况下与对方搞什么战略协作。美国人说得好,只有永久的利益,没有永久的朋友。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代表美国政府第一次踏上新中国的领土,第一句话就是:“我是为美国的利益而来的。”有学者认为:“当时美国和苏联严重对峙,是两极世界。美国出于遏止苏联的需要,考虑中国作为国际上重要的力量来遏止苏联,所以尼克松打破当时中美关系的僵局。”

  同理,苏联解体后,他已经无力与美国抗衡,而中国的日益崛起,使他有了重修旧好的意愿。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俄国人又不得不防着中国,毕竟他拿走了相当现在中国近六分之一的领土,使中国内河黑龙江变成了国际界河,使中国在北部彻底失去了出海口,鞑靼海峡,库页岛、锡赫特山都被他囊入怀中。今天中国改革开放,中苏边境我方经济迅速崛起,明显好于对岸的俄罗斯。面对日益强大的黑龙江沿岸的中国,俄方明显在各方面显得力不从心。这里是俄罗斯的远东,离他的首都莫斯科路程遥远,且人烟稀少,经济相对他的内地落后。从两岸的建筑就可以看出,近三十年我方高楼林立,而俄方基本还是三十年前的建筑,近年才有缓慢的发展。在黑河对岸海兰泡居住了不少中国人,种地、伐木、搞建筑、做买卖、讲学、甚至赌博嫖娼都是中国人。中国人太多了,开始引起了俄方高层的恐惧。坊间传言,普京在担任总统期间视察远东时说,他不愿意在远东看到一个中国人。

  作为克格勃出身的总统,普京深知国家安全的重要性,他宁肯经济受损,也不愿意国家安全利益受到任何潜在的威胁。因为他觉得远东大片领土毕竟过去是中国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出现在远东,将来肯定是会出现麻烦的。

  我猜想正因为如此,俄方在修建大桥问题上才久拖不决,以各种理由敷衍塞责致使近20年的修建黑龙江大桥的大好时光白白消失掉。

  中俄共建跨江大桥对发展两国经济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理由不必多赘。但是俄罗斯从来不是一个懦弱的民族,他现在的国旗它源自1697年彼得大帝在位期间采用的红、白、蓝三色旗。他的以双头鹰为图案的国徽由来可追溯到公元15世纪,它一头望着西方,另一头望着东方,象征着两块大陆间的统一以及各民族的联合。这一切足以说明俄罗斯始终没有忘记俄罗斯帝国曾经有过的辉煌,一旦时机成熟,他依然忘不了扩张。

  俄罗斯不愧为一个伟大的民族,他不为经济利益所驱使而对国家安全掉以轻心,他把国家安全当做神圣的至高无上的利益,不允许因任何跨国联合发展经济建设而损害国家安全。这一切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