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云的博客
一个食客的笔记
  逛完东北逛西南 之 新平·嘎洒·花腰傣之乡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要云 |  浏览(29556) 评论 (79)  | 发布时间:2012-01-09 17:58:44 最后更新时间:2012-01-09 22:25:44  
  本作品所属分类:摄影学徒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逛完东北逛西南 之

       
    新平·嘎洒·花腰傣之乡
 
 
玉溪以南,传统上被称为滇南。从玉溪往南走,东南是通海,过通海,就到了红河州。偏西点儿,是峨山、新平。新平再往南,就走出玉溪,过元江,到普洱,也就是过去的思茅地区。再往南,就是西双版纳了。峨山和新平两个县,虽然都属玉溪,但民族分布不同。峨山还是彝族为主,有傣族,但人口少。新平往南,民族格局变了,傣族人口增多,彝族人口减少,到了普洱市和版纳州,主体民族就成了傣族。新平是傣族人口渐多的第一个县。到新平,主要是想去看看新平傣族的民居和生活习俗、民族美食。因为新平傣族,是傣族的一大支系,花腰傣。与版纳、德宏的傣族无论民居、服饰、饮食,乃至方言,都有很大区别。对我有很大的吸引力。

新平所处的地区,是哀牢山脉的中段,哀牢山从滇西的保山向滇东南延伸,穿德宏,过临沧,延绵两千里,山峦逶迤,风光秀丽。新平正处在哀牢山的深处。到新平,一路走走看看,遇见山间的瀑布,路边的攀枝花,都停下车来,照张相,走的就慢。早上从昆明出发,中午才进入新平,还没有到县城,就到了午饭时间。远远看到一个高耸的绿色指示牌,立在半山的公路边,写着“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牌子旁边几个饭店顺公路排开。看样子,是个游客打尖的地方。停车,找一家小饭馆落脚。开始并不知道,“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标志为何立在这里,进饭店,迎面没有窗户,空空荡荡敞开着。向前平视,只有一片天,但走近,向下俯视,吃了一惊。空旷的窗棂如同是一个画框,透过画框,一幅宏大的图画进入眼帘,远处蓝色山影飘忽,云海弥漫在群山间,云在人下,山在云间,整个空间只有蓝白两色。这才知道,诸多饭店设在这里的原因,这里是观看哀牢云海最好的地方。

两千里哀牢,新平正在中间。所以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也在新平。联合国专家在新平考察,认为这里是世界同纬度生物多样化、植物群落保留最完整的地方,是热带与亚热带南北动物迁徙的大走廊。被列为“人与生物圈”森林生态系统定位观察站和国际候鸟保护基地。云南气候,是典型的立体气候,新平尤其突出。哀牢山在新平,最高处在海拔三千多米,最低的山坳,海拔才四百来米。高差近三千米,十里之内,高处白霜覆盖,寒气逼人,山腰暖风拂煦,春意盎然,到山下的坝区,就是一派夏日风光。我们在公路上,看在水渠边戏水的孩童,都只穿着小背心,小短裤,看到这样景象,很难让人把现时节令与冬季联系起来。与元阳一样,水稻和甘蔗,是新平当家的农作物。新平的梯田也是从山下开到山上,山有多高,水有多高。在山腰看山,向下,坡下是层层梯田,晶晶闪亮。向前,云海茫茫,远山如影。向上,雾霭蒸腾,飘飘渺渺。仰俯之间,让人有交替在天上人间的感觉。云南已经是动植物王国了,新平就是这个王国的中心花园。站在花园的高处看哀牢,那种美,难以用语言形容。

到新平,住在嘎洒。因为嘎洒是新平花腰傣最集中的镇子。

新平全名是彝族傣族自治县,除了彝族和傣族,还有哈尼族、拉祜族、白族、苗族。汉族和回族人口也不少,是典型的民族地区。在诸多民族中,最具特点的是被称为花腰傣的新平傣族。嘎洒就是一个纯粹的花腰傣聚居区,民族风情浓厚。所以到新平旅游的游客,大多选择住在嘎洒。

花腰傣,是傣族的一支。花腰傣主要分布在新平元江两县,称为花腰傣,主要是因其服饰特殊,因衣而称。新平元江的傣族女子,无论老少,都裹腰带。腰带为织锦彩带,宽约一尺,长丈余,裹在腰间,称为花腰。除着织锦衣衫,裹花腰,身上还缀满银饰,头戴斗笠,艳丽之极。二零零三年,法国巴黎举办世界民族服装展,中国各民族服装送展,花腰傣服饰艳压群芳,得到金奖。花腰傣服饰如此讲究,有人就开始研究其来历。研究的结果,说,花腰傣是古滇国的皇族后裔。古滇国,是楚国大将庄后裔建立的国家,庄是楚国人,如果是由中原南下的弼熊一脉,他应该是华夏人;如果是楚国土著,那他应该是荆蛮。无论是华夏还是荆蛮,反正不是南越。傣族的祖先是南越,与壮族、侗族同出一脉,这是史学界的定论。如果说花腰傣是滇国皇族后裔,那么傣族应该融合了华夏或者是三苗的血统。不少研究者认为,楚国是苗族的国家,古代苗蛮同义,可以互通。如果从这一点说,花腰傣服饰内容中,银饰占有很大比重,这一点,与水傣完全不同,和苗族相近,便成为很自然的事情。

嘎洒镇近年来旅游发展迅速,省内省外甚至国外的游客,都跑到到嘎洒,作花腰傣民族风情游。对花腰傣感兴趣的人,首先是欣赏花腰傣独特的服饰。花腰傣的服饰,无论男女,如果盛装出镜的话,完全可以用华丽来形容。虽然都是花腰傣,但内部也各有区别,自称也不同。住在漠沙的自称傣雅。住在腰街的自称傣卡,住在嘎洒的自称傣洒。其中最有意思的是傣雅,傣雅,傣语是落伍者的意思。说的是他们的祖先从滇池边往南迁,平民百姓都穿着简单,带的东西少,所以走的快,他们的祖先是贵族,穿着华丽的衣服,带着很重的行李,走的慢。等走到嘎洒一带,看见走在前面的人砍掉的芭蕉树,有的已经长出新芽。他们不知道,芭蕉树砍到,很快就会出新芽,以为前面的人走的很远了,不追了,就在当地住下来。走在前面的人到了思茅,到了西双版纳,是傣族的主体,留下来的贵族后代,成了花腰傣。而祖上留下来的衣饰,也就一代代传下来。

与德宏、版纳傣族不同的,除了服饰,还有民居,差别更大。花腰傣的民居叫土掌房。我第一次见到土掌房,以为是彝族民居,结果到跟前一问,才知道,这就是地地道道的花腰傣民居。土掌房其实就是土坯房,粘土夯实,做成土坯砖,垒砌成房,华北地区、西北地区普遍,云南的汉族和彝族大多也采取这种建筑形式。可见同为傣族,花腰傣和版纳傣族风俗习惯大不同。新平傣族居住方式更接近彝族。

如同傣雅是落伍者的意思,嘎洒在傣语中的意思是“沙滩上的街子”。街子,在云南就是集市的意思,赶集,在云南叫赶街,如同在广东叫赶圩,四川叫赶场。所以,从清朝开始,这里就是一个商贸繁盛的街市。到嘎洒,除了看土掌房,看花腰傣民族服饰,还可以看到傣族、彝族、哈尼族、拉祜族农民在街子上作交易。甘蔗、粮食、农具,都是交易对象。现在连化肥、农机、家电下乡之类的,都上街子来交易。据说街子天,嘎洒能聚集一两万人,可惜我们没有遇到街子天,没有见到这壮观的场面。嘎洒还建了一个民俗村,将花腰傣生活生产环境浓缩在园里,取名大槟榔园。外地游客,特别是北方游客来了,可以看到北方见不到的热带树木,芒果、酸角、槟榔。但嘎洒最值得一看的,是这里有一个保存完好的土司庄园,岩旺土把总府邸。

土把总府,建在一座山的山上,上山的路极陡,大约除了居住,还有防御的功能。这座府邸的主人是傣化了的汉人,姓李。李姓的堂号是陇西堂,所以李姓土司这处宅院也被称作陇西世族庄园。宅子依山而筑,背后就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松林,整个院子依山势步步登高,大门前是七级条石台阶,从宅子的豪华程度看,不一般。清乾隆年间,皇上封新平李显智为世袭土司,所以这所宅子,与内地大地主的私宅有些相像,但又多少有点不同,因为这里还是土官府,掌握当地百姓生杀大权。看大门就知道,大门是洋式的,门头四个大字,陇西世族,两边是两个中华民国的徽章,青天白日,上首是交叉的两名旗帜,也是民国国旗,青天白日。进门便是影壁,影壁后两棵古树,第一进院挂着大匾,岩旺土把总。这是乾隆亲自任命的官职,虽然民国后这个官职实际上废除,但土司势力还在,连国民党的县政府也不敢小视。堂屋正中悬挂金匾,“南滇一柱”。可见这位土把总是个多么厉害的角色。

看土司府,当然是了解边疆民族史的一个好角度,但这座土司府,还发生过另一个故事,使这里成了玉溪市和新平县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云南解放,是和平解放,当时进入云南的部队,有六十万人,起义投诚的国民党军队也有六十万,接收的云南省的公教人员还有四十万之众,三者相加,就是一百六十万人,一天一人吃一斤,就是一百六十万斤。征粮,就成了云南省新政权的急迫任务。云南刚刚解放,又是少数民族地区,民情复杂,敌情更复杂,征粮和剿匪交错在一起,征粮队同时也是武工队,全省打了大大小小二百多仗,征粮队牺牲了八百多人,一九五零年,一年征粮近四亿斤,除了保证公职人员所需,还价拨五千万斤给市场,稳定了物价,保证了保证了政权的稳定。这其中打的最激烈的一仗,就是在新平,而且就是在嘎洒,对手就是号称南天一霸的李润之,陇西庄园的末代主人。

李家的土把总,随着清朝的灭亡,已经不复存在,但李家的势力却并未消失,到了李家最后一代的李润之,更成了恶霸加土匪,收租放贷,横征暴敛,巧取豪夺,杀人越货,祖上留下巨额财产,加上他的经营,让他真的成了南滇一霸。霸到什么程度呢?垄断新平食盐交易,种销大烟,甚至敢在他的陇西庄园里私铸银元,私设监狱,豢养的土匪竟然有数千人,国民党的县长,见了这位土皇上,也必敬必恭。共产党来了,李润之领着他的土匪队伍,还想抵抗,结果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举手投降。共产党开始也不想杀他,毕竟是民族地区,毕竟是少数民族,还想统战,让他搬到昆明,离开嘎洒。李润之走了,工作队收缴他的土匪队伍的枪支弹药,开始建政、征粮。这回李润之不干了,在昆明与国民党特务接上头,秘密组织暴动,他的土匪队伍原本被遣散,这回又在他的指挥下集合起来,不但占领了嘎洒,还攻占了好几个区、乡政府,把分散的征粮工作队员全部杀死。这些队员,大都是从昆明刚参加工作的青年学生,有些队员,牺牲的时候,还只有二十出头。李润之气焰嚣张,敢杀共产党的干部和靠拢政府的积极分子,解放军马上来个回马枪,再进新平,包围了这帮土匪,把匪首集合起来,公审,枪毙。杀掉匪首一百多名,其中就包括他们的总头目李润之。岩旺土把总的历史,从此画上句号,这座宅子,也充公,成了历史的见证。

在嘎洒,看完陇西庄园,下山,半路停下,到路边小村子,接着看花腰傣的土掌房,在临近的村子里,和老乡交谈,到村头看甘蔗田,向砍甘蔗的花腰傣小卜少买甘蔗。刚接受完爱国主义教育,在宁静的傣族村庄里,平静一下心情。

嘎洒旅游开放以后,地方政府做了不少工作,其中包括在各个寨子里指导农民开设农家乐,让游客有机会在傣族人家体验一下傣族人的生活和饮食。我们进寨子,看到一位老者正蹲在一个土掌房门前抽水烟,门口挂着一个牌子,写着这个寨子里开农家乐人家的名字和电话。想到谁家吃饭,可以打电话,这户人家就会有人来接。与四川和昆明郊区的农家乐比较起来,新平的农家乐还处于萌芽阶段,要到老乡家吃饭,也就是和老乡挤在一起,但正因如此,才更见真实,是原生态的农家乐。

花腰傣的饮食,与他们的农作当然是联系在一起的,水稻和甘蔗是新平的主要作物,所以,大米是新平傣族的主食,糖在花腰傣的饮食组成中占有重要地位。除了米饭、粑粑、花腰傣看重的美食,有几样。

扁米。糯稻尚未成熟,灌浆期,就割回来。不能当时脱壳,先在锅里焙干,再脱壳,用这样的米做饭、熬粥,清香酥软,别有一番风味,但是太浪费,所以除非是待客,自己是舍不得吃的。

腌肉腌鱼。腌肉腌鱼,都是腌成酸的,与侗族的腌肉腌鱼相似。但腌的东西,比侗族的广泛,包括鸭子、鹅、麻雀,都可以腌。而且认为是不可多得的美味。傣族与侗族、壮族同属壮侗语族。同源同根,千百年来传下来的饮食习惯,也相似。我在湖南芷江吃过侗族的腌鱼,与花腰傣的腌鱼味道相差无几。过去穷的时候,在农村,这也是奢侈品,腌在坛子里,客人来时才舍得拿出来。现在,到寨子里的农家乐,那家都有。不过一般外地人,很难习惯它的味道,敬而远之的大有人在。

汤锅。云南各地,都尚汤锅,但一般都是羊肉汤锅,到新平,则主要是牛肉汤锅和狗肉汤锅。在新平,汤锅还被融进茶马古道文化当中。新平以南,包括元江,都是出茶的地方,茶马古道,正是从元江新平开头,向北方的藏区进发的。新平还有一个景点,就是茶马古道遗迹,当年马匹走过的山路,蹄印尚在,记述了一段千年历史。马哥头们在普洱的集市上将茶叶装上驮子,往北进发,一路露宿,冻饿伴随,解饿又抗寒的最好食物,就是汤锅。折荆为柴,汲水为汤,哪怕打一只山鸡,猎一只麂子,都是好吃食,汤锅烧开,吃肉喝汤,一天劳累,全然消失,不亦乐乎。传到今天,虽然马哥头这个职业消失,但传下来的风俗未变,新平汤锅,仍然保留了昔日风格,不吝鸡鸭牛羊,均可入锅,一同煮来。到今天,在嘎洒街头,大小饭店,都有汤锅,街子天,也是汤锅大会战的时候,满街汤锅,热气四溢,香气四溢。

野菜野花。像攀枝花、芭蕉花、棠梨花、苦刺花等待,都入菜。我到台湾,在一个农场吃过一顿鲜花餐,主人介绍说,这个创意是这个农场的专利,其实孤陋寡闻,云南的傣族,吃花吃了上千年,说是他们的专利才靠谱。广东人以食材广泛闻名天下,但没听说吃攀枝花的。攀枝花在广东叫木棉花,广东人不吃,云南人吃,说来,傣族的食材广泛,不亚于广东人。新平有一种野菜,叫大苦凉菜,人们采回家,将叶子洗净,裹上蛋糊,下油锅炸,炸的脆脆的,吃到口里,又苦苦的,苦中带甜。这东西学名叫旋花茄叶,是一味药材,能治疗痢疾之类。还有一种茨头菜,也是苦的,也能治病,与豆豉同炒,清香。这个菜,也是哀牢山特有的野菜,都可以说是药膳。

新平膳食,在云南最出名的要数新平腌菜。我在昆明年货街上,年年都可以看到这玩意儿,云南人说起酸腌菜,往往脱口就是新平腌菜,可见名气之大。新平腌菜,和其他地方的腌菜并无不同,出名的原因,主要是新平出的大青菜好,云南人叫做大苦菜。生长在哀牢山的大苦菜,菜杆是扁的,长的大。长的高的,能长到一米多高,单棵就有十二三斤。别看大,却嫩,最适合腌水腌菜。新平人正是靠这菜,在云南争得腌菜的头筹,西边有弥渡,南面有新平,是云南腌菜两朵花。在新平吃饭,桌上肯定有几碗腌菜,除了酸腌菜,还有泡姜、糟辣子、韭菜根之类,都是下饭的好菜。

到新平,一年四季都是好时候,但最好的时节是春天。因为这个时候,能赶上花腰傣的花街节。如果到嘎洒看花街节,在农历二月,如果到漠沙,则在农历正月。如果春天不去,到农历五月,漠沙还有一次大花街,更热闹。花街节,是现在的说法,其实在花腰傣青年男女的语言里,就叫赶花街。赶花街,是为傣族小卜少,小卜冒们特别设立的一个节日,所以说是花街节,也不错。赶花街的时候,盛装打扮的小卜少们都将自己亲手绣制的服装穿上,筒裙、花腰带,佩上叮当作响的银饰,带上精精巧巧的斗笠,别上香荷包,走在街子上,把小卜冒的眼睛看的直冒火。所以,花街节,就是花腰傣的情人节,谈情说爱的节日。有意思的是,一旦小卜少选定了自己的对象,便将自己的一身华丽衣装脱去,让家人带回去,自己则跑到林深处,和相中的小卜冒去谈情说爱去了。嘎洒的花街节是嘎洒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这时候去新平,最能体验新平傣族的生活情趣,对外地人,特别是外省人来说,是最好的时候。

新平风光。

立在公路边的哀牢山国家自然保护区标志。我们看云海,就是在这里。

种在山上的茶园。

哀牢山,山间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溪流和瀑布。

在路边饭店的窗户里向下看,哀牢山云海苍苍茫茫,真的如同大海。

向下看,是彝族、傣族、哈尼族同胞的梯田,与元阳一样,山有多高,水有多高。

梯田与远山、云海,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

在近处看梯田。

新平有一段保留完好的茶马古道,现在已经开辟成一个旅游点。

这就是李润之的陇西世族庄园,过去的土司府,在大山深处,够气派的了。

岩旺土把总,这可是乾隆任命的土官,几百年来,这里就是衙门,掌握附近老百姓的生杀大权。

李润之自诩南滇一柱,时代所然,解放了,这根柱子轰然倒塌。

这是陈列在庄园里的两块石碑,是陈赓、宋任穷为在征粮剿匪中牺牲的烈士的题词。在庄园里回忆这一段历史,心情沉重,这些烈士,没有倒在南下的路上,却死在土匪毛贼的抢下,年轻的生命啊。

 

花腰傣的土掌房,进村的路上,能看到很多柴堆,当地农民的生活燃料,仍然是薪柴,可见还贫困,但是比起过去,已经是两重天了。

在门前抽水烟的老者,他家就是一个农家乐,门口悬挂的牌子上,还有其他开了农家乐的人家的电话号码,选中那一家,一个电话,就有人来接。

年龄稍大的妇女,日常穿着就简单的多。这是我在村头小河边,隔着河照的。中午了,在地里劳作的人回家了。

这是一个花腰傣小卜少,劳动的时候,穿着就是这样简单,唯独这顶花腰傣特有当地斗笠,是不会摘的。我们买了她两根甘蔗,小卜少给削的干干净净,砍成小段,非常热情。

离大槟榔园不远处,有一个民族风味餐厅,我们的晚饭,就是在这里吃的,说是饭店,却想一个花园。

牛干巴,是彝族、傣族、哈尼族和回族共同的风味食品,在嘎洒,这样的景象到处可见,一根杆子,挂满干巴。

这就是在公路边的饭店吃饭时拍的,这些都是我们的食材。盆里泡的是野菜,我叫不出名字,但盘里泡的我认识,是棠梨花。在新平,吃到都是绿色食品。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说起花腰傣的美食,还有一道:蒸竜(音“能”)粑。

——“蒸竜粑”类似四川的叶儿粑、昭通的过年粑,即:把糯米磨成粉,搓成团,包在新鲜的芭蕉叶里蒸,洁白、清香、甜润、软糯。

博主回复
谢谢。
发布者 :昆明工人新村 (2018-10-19 17:14:24)  回复

我作为云南人还没有去看过呢,今年打算去看看,不知道什么时节去好呢?

发布者 :肖潇 (2013-04-17 15:11:49)  回复

来吧,欢迎

发布者 :新平老乡 (2013-01-28 12:09:22)  回复

欢迎您下次再来观光我的故乡

发布者 :自然的女儿 (2012-10-28 19:26:18)  回复

能看到花腰傣姑娘小伙的歌舞更好喽!

发布者 :梁振宇 (2012-02-08 17:23:25)  回复

收获不小哈好久带同学们去看看呢?

发布者 :冰山峰 (2012-02-02 17:53:09)  回复

民族文化源远流长

发布者 :吴诗剑 (2012-01-17 01:33:24)  回复

怀疑“盆里泡的野菜”叫蕨菜。

发布者 :李云防 (2012-01-16 13:04:12)  回复

了解民族文化,领略地方风光!

发布者 :王云阳 (2012-01-15 16:37:14)  回复

好多美食哦。图片留着给要家的两个小宝宝慢慢看。她们会不会流口水呢?

发布者 :郑妮 (2012-01-15 15:47:40)  回复
79 篇, 8 « 1 2 3 4 5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