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小玉的博客
齐小玉的博客
  黄溪河三叠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齐小玉 |  浏览(6308)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2-07-19 13:46:04 最后更新时间:2012-07-19 13:46:04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黄溪河三叠

 

                   一组写于二十年前的散文献给我仰望的故乡

 

那时我很难为我自己的这组散文命名,只是我的心里总是浮现着那泛着白烟的一条河,那条河亘古流动的河水似乎自始至终没能在记忆中消失。思念那条河的时候,我便总有一种要写点东西的渴望,但我找不到题目,那过于缠绵悱恻的“无题”又向来为我所不喜,现在我就把这一组散文统而言之叫作《黄溪河三叠》吧。

 

(一)

回忆很遥远地牵动起了那条河,那是冬天,黄溪河蜿蜒曲折的河水已近于干涸,只袒露出一片又一片沙堆,沙堆上长长的水草和茅草癞子似的散布在任何一个角落,除了几处深潭幽深难以见底外,只有一弯又一弯细长的脉流喘息着黄溪河萧条的生命。

这是黄溪河旁一个平常的村庄,低矮的茅房在冬日寒冷的烈风中一颤一颤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死寂,那样的毫无生机,只有村口的那株高大的槐树还能舒展开虬枝在疾风中摇曳。

这是小村庄里唯一具有生机的东西了。傍晚,我和小毛站在大槐树下哆嗦着,小毛手握一只黄色的书包,目光一动不动地向远方张望,远处的一排红色的平房在冬日静静的矗立。不错,那是我们的乡中学,我和小毛那个夏天考取了那所中学,一个学期下来,我和小毛的成绩都名列前茅,但小毛的家里却异常的贫困,他父亲几次放出话来要小毛缀学参加劳动。

“我们快回学校吧,晚上还要上晚自习呢!”小毛拉着就要离开村庄,他好象永远都不知道,远处弥漫的风雪就要袭来,那株有些秃顶的老槐树就是把全身的披盖抖落下来,也难以为他遮挡人生的噩运。

黄溪河瑟缩地向前流动。

小毛的父亲从黑暗中走出来,站在小毛的面前。可以看出他的眼圈已变成黑紫,他默默地从小毛的手中摘下那只书包,紧紧地握在手中,随后紫黑的眼睛里滑落出一行难以发现的细微的泪珠。

猛地槐树下的黄溪河深潭响起了一片水声,在一条金色鲤鱼跃出水面的时候,小毛的父亲正好悲壮而愧疚地把小毛的书包扔进河里,紧接着小毛“哇”的一声哭喊引起了水底好几条青鱼的跳动。

小毛从槐树底下跑向了幽深无垠的夜空。

第二天,黄溪河的深潭里浮出小毛时,我的泪已干。

但冬日的黄溪河依然北去……

 

()

那些在黄溪河上放纸船堆小屋的日子已经远走,我生命的船只也已数不尽数地跌落过人生深深的浪谷中,在这一条河里,我从一个渡口走向另一个渡口,无数次凭着自己的一条桨力图把自己划出漩涡。虽然有时我自己也不知道人生的这条船会漂泊到哪儿,但我永远忘怀不了那个野性的渡口,那个喂养着白鹭的姑娘。

那年我二十岁,从省城的大学里回到黄溪河旁的家乡度假。天气很热,我希望能到村外河边的树荫下透透气,吹吹清凉的河风。我无意间就走到了那个渡口,在一条横着的小渡船旁边伫立,船舱里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正抚弄着一只稚嫩而可爱的小白鹭。

“你不想把它送回苇丛里去吗?”我向来以为生命在自然中的份量是同等大小的,一只白鹭被捉,受折磨的不仅是它,还会有许多贴切的心会地起备受伤害。

“可我得先把它喂饱啊!”她淡淡地笑起来。凭心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甜的笑,那么纯情那么温柔的笑。

那天我在黄溪河弯的杨树林里很惬意地玩了一整个下午,挨近黄昏,返回的路上我走过那个渡口时,夕阳已经在后山缓缓落下,斑驳陆离的光点洒落在水面,整个黄溪河就象一条金色的大鲤鱼在天地间游动,只可惜那小渡船已然划走,我没有再见到那甜甜的笑和那个纯情的小姑娘。

回到省城前,我曾向渡口边的朋友袒露过一桩隐秘的心事。可半年后我的朋友突然来信说,我永远也见不到她了,在一个秋汛很猛的夜晚,她的小船扑向苇丛时,她喂养过的那两只小白鹭已然被狂浪吞噬,她也只悲怆了两声后,一排白浪卷走了她。

她的坟墓就在渡口旁的小山坡上。她走后,那苇丛再也没有被淹没过,而苇丛里的白鹭已经成群……

 

(三)

人生太过于偶然,就象那河里的一朵浪花儿,偶然怒放,而后就无影无踪了,而它的每一个细节经过岁月的洗涤后却变得异常的清晰。

那夜晚,黄溪河旁的一棵老树,突然被雷电击倒。然后是大雨滂沱,我站在黄溪河的渡口边,与朋友举手道别。

朋友说,故乡虽亲,黄溪河虽长,但只是个源头,它毕竟要流向湘江,流向长江,流向大海,况且故乡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他必须要走。

朋友是湖南师范大学数学系的高材生,本科毕业满怀意气回到家乡,想不到却被分配到一所乡间中学,而许多有门路的大专生、中专生却留在了城市,分在了机关。工作一年后,他执意要去广州。

我默然无声。黄溪河呢,也默然无声,似乎话已说尽。那一切往事怎么也闩不住一颗颗向往之心的,况且我心中的荒原也总那么旷远,黄溪河的流泉毕竟太纤细。

朋友走了,我踱回来时,竟一时不知道自己的根到底会固定在哪里,我也会象一团浮萍,我也会漂走吗?

黄溪河你说呢?你还能默然无声吗?

(小玉2012718日深夜修改于凤凰园)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好美好沉重折文字啊!

发布者 :燕子 (2018-06-30 17:46:58)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