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陕北  李建增
每一种艺术形式都有其最本质的特征 纪实性就是摄影的基本特征
  陕北的丹霞地貌——波浪谷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建增 |  浏览(153954) 评论 (54)  | 发布时间:2012-07-27 10:28:07 最后更新时间:2013-08-07 08:28:23  
  本作品所属分类:我行我摄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关于波浪谷  

     为了对波浪谷能有一个初步的了解,我在互联网上搜寻了许多关于波浪谷的介绍,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在美国的亚利桑那州北部朱红悬崖的帕利亚峡谷(Paria)有一些岩石,上面有着像波浪一样的纹路,所以这个地方被叫做“The wave”,是一个有五彩缤纷奇石组成的风景区。
 
    关于这种奇怪岩石的形成有关记载是这么说的:波浪谷展示的是由数百万年的风、水和时间雕琢砂岩而成的奇妙世界。波浪谷岩石的复杂层面,是由一亿五千万前侏罗纪就开始沉积的巨大沙丘组成。在那个时候,这里的地貌好像撒哈拉沙漠一样,沙丘不断地被一层层浸渍了地下水的红沙所覆盖,天长日久,水中的矿物质把沙凝结成了砂岩,形成了层叠状的结构。  
 

     这种古老的沙丘最后形成了被地理学家称为“纳瓦霍(Navajo)沙岩”的地貌。后来,随着科罗拉多平原的上升,加上漫长的风蚀,水蚀,峡谷里砂岩的层次逐渐清晰地呈现出来。平滑的,雕塑感的砂岩和岩石上流畅的纹路创造了一种令人目眩的三维立体效果。   

纤细的岩石纹路实际上是清楚地展示了沙丘沉积的运动过程。纹路的变化反映出每一层砂岩随着沉积矿物质的含量不同而产生的颜色深浅差异。红色主要是由铁和锰的氧化而产生,这些颜色不是一成不变的,往往在交错处和角落里形成更加复杂与抽象的图案。

在网络上我找到了一些拍摄于靖边波浪谷的照片,鲜红的石头,奇观的造型,流水般的线条,层层分明的肌理,虽然从整体上感觉似乎没有亚利桑那州的波浪谷大,但还是激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在陕北这个黄土覆盖的地方能有这样的石头露头的景观真是个奇迹了,我在陕北拍摄十来年,靖边周围跑了不下十余次,也算是个陕北通了,可竟然不知道靖边还有如此大面积鲜红色的石头山。一种急切想亲眼印证靖边波浪谷欲望促使我向靖边出发。

靖边县的龙洲堡

靖边县属于陕西榆林市,距延安市163公里,距榆林市130公里,都是全程高速,交通非常方便。

靖边的经济发展很快,县城的食宿条件很不错。当地的影友王军在安排了我们的食宿后,主动担当了第二天的向导工作。

所谓的波浪谷位于距靖边县东南22公里处的龙洲乡的闫家寨子,俗称闫寨子。

清晨4点半我们从靖边县城出发,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龙洲。

从山上往下观望,龙洲处于一个低洼地带,远处晨雾缭绕犹如大漠长烟,陕北明长城38营堡之一的龙洲古堡静静的躺在那里,明长城从身边穿过,一座水库像镜子一样镶嵌在旁边,四周被群山环绕,就像一个巨大的聚宝盆。远处的山顶上十几个风力发电机在缓缓的转动。

龙洲堡的修建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汉代,当时叫石堡寨。当年为抗击西夏,陕西经略副使范仲淹曾亲临抗击前线,石堡寨又名范仲淹哨马营。到了后来的明朝、清朝,均对龙洲堡进行过维修。1935年靖边解放,而龙洲则被民团凭借闫寨子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一直占领着,到了1941年,龙洲解放。
原以为找这些隐藏在深山里的红石头会费劲周折,要不靖边的影友就不会怕路途不好而提前一天去踩点了。等车到了龙洲才发现精明的龙洲人早已把这些红石头作为宣传龙洲的一张名片了,路边竖起了高高的指示牌,上面清楚的写着“波浪谷摄影创作基地”。去往波浪谷的路上遇到一些人在给土路上铺砖,看到我们是去拍摄波浪谷的,非常友好的给我们让出道,微笑着和我们打招呼并给我们指前方岔路口转向。

靖边的波浪谷
    龙洲乡距山脚下的波浪谷约1点5公里,路很好走,车直接开到一块巨大的红色石头跟前。

太阳还未上山,但天已经大亮了,远处天地间任然是蓝紫为主的冷色调。四周是黄土覆盖的高原,和其他处并未有什么区别,而眼前的山峁、沟壑却呈现出一种异样的景观。一块巨大的石头呈三角形状把一个角插入红土之中,另一面酷似一个人抬头仰视的面部,后面拖着长长的头发,就像这一片红石头的守护者,显得非常突出。红色石头像泥石流一样呈现出一种流水状、一圈圈、一坨坨、一弯弯的向沟壑中涌去。这种石头类似一种沙岩,风化脱离很严重,在上面行走一不留神就会被附在表皮上的红色细沙滑倒。

沿着沟边的红色石头一直往下走,在宽阔之处看到很大的且平整的石壁,从上到下均为红色,而且颜色基本一致。在狭窄之处,红色石头呈现出一种流水状,就像红色的泥浆一般纷涌汇聚,向沟底流淌。

靖边“波浪谷”这一名称是来这里的摄影者给予的,它与亚利桑那州的波浪谷是有一定区别的,我看到亚利桑那州的波浪谷在红色之间加有白色线条,红白相间;而靖边的波浪谷则以红色为主。
这种红色的石头在学术上被称为“砒砂岩”。成于古生代二叠纪和中生代三叠纪、侏罗纪、白垩纪之间。这是地球历史中地质最活跃、生物最繁茂、动物最庞大的时代,每一代、每一纪,气候、生物、地壳的风云际会,都在砒砂岩的岩层中绘上了属于自己的独特色彩:红色的泥岩和碎屑岩,是古海洋封闭为内陆盆地、大地上以蕨类植物为主时沉积而成;同是红色的陆相红泥岩,是气候更趋干旱炎热时,继续沉积的巨厚岩层;砒砂岩区是自然界中风蚀与水蚀的过渡区,再加上重力侵蚀和人为侵蚀,各种侵蚀力不仅在空间上复合作用,而且在时间上交替影响,一年中每一季节都有较强的侵蚀现象:春季万物解冻,岩体的水分不断蒸发,冷热变化,裸露砒砂岩的斜坡岩体不断剥落;夏、秋季时水蚀又开始发挥作用,尤其是7—9月,水力和重力二者合力,在坡面上切出一条条沟壑,而侵蚀下的泥沙又在沟坡上重新堆积;冬季至第二年春季植被覆盖度低,狂风就像一把刻刀一样直接在裸露的岩面上雕刻,尤其是4—5月,风力侵蚀最为严重。不断的侵蚀“雕琢”,使得砒砂岩呈现出各种不同的形态。有的像流水、有的像云朵、有的像陀螺,宛如一个极具特色的地质公园。(参考《中国国家地理》“黄河砒沙岩”)
顺着泥浆般红石头的流向我向沟底慢慢走,没有路,艰难异常。看到同行的影友在对岸高高的山顶拍摄,我慢慢向沟底走去,与其说是走,倒不如说是连溜带滑。这里根本没有路,开始还能看到一点点泛白小径是羊走出来的,到后来就看不到任何走过的踪迹了。

沟底有一条小河,水不大四周却都是泥泞的湿地。挽起裤子趟着泥泞向前一直走,淤泥很深,几次陷入至大腿部。后面赶来的朋友看见旁边我沾满泥水的鞋而不见我的人,担心的给我打电话,以为我陷入泥潭。

两岸满是红色的峭壁,脚下的泥水也是一样的红。

远处飞出两只大的鸟,腿很长,疑是天鹅或鹤之类。顺着鸟飞出的地方继续寻觅,鹅鹤全无。

眼前一处宽阔地,有一处独立的山体,光滑、四周峭壁,像一个大盆倒扣在那里。面前一排树,许多小鸟,远处有鱼塘。
独立的山体高处崖壁上有六个石崖窑,隐约能看到里面有人生活过的痕迹。这是古时陕北很多地方都有的一种防匪患的场所。闫寨子遇到的老乡告诉我说山顶有一个小洞可通入崖窑。老以前,遇到匪患什么的就先由一个人爬上山顶,从上面进入崖窑,封闭洞口,再从崖壁上放下绳索,其他人从山下顺着绳索进入崖窑,然后收起绳索。在冷兵器时期,这无疑是一种非常有效的防守方式。这里就是闫家寨子,俗称闫寨子。至于寨子曾经住过什么人,为什么叫闫家寨子,当地老乡也说不具体,反正是匪、兵、民团都住过。

爬上山顶,闫家寨子旁边有座古城遗址,透过门洞可以看到里面全部种上了庄家。城墙上有几孔窑洞,院子里拴着的狗用警惕的眼睛注视着过往的每一个行人,地上安置着村村通电视接收器,这里依然住着人家。

路边立着一块石牌,正面刻着“西门台城遗址”,背面一行简短的小字写着:西门台遗址属明清时代建筑,现存东西南城垣,城墙残高5.5米。城内散见砖、瓦及青瓷碎片。    

在陕北这样的石碑、这样的遗址我见过很多,基本上都是破损严重。因为是历史遗迹,所以要人为保护;因为要人为保护,说明它已被人破坏的不成样子了。

闫寨子沟对面叫长嘴畔,在那里有很多废弃的窑洞,一个放羊的正从窑洞里把羊赶出来。他说这样的红石头在这里有三四处了,后面还有一处红石头,也很大,形状才好看了。下午你们到哪去照,我常见那里照相的人可多了。我问这里有山、有水、有地,这么好的风景为什么人都搬走了,只留下这么多空窑洞。你们看着好,我觉得没什么用,红石头就好像是有毒,上面寸草不生,跟前打出的水不能吃喝,也不知是咋了,反正是不太适合人生活,具体的我也说不上,都搬走十来年了。

有了放羊人的指点,下午六点多我找到长嘴畔后面的那处红石头。果然如他所说那样,形状好看多了。闫寨子那边的山势陡峭,不是峁就是沟的,红色的石头起伏叠加,形状突兀。这里地势相对平缓,那些层层叠叠的石头就像一大批铺盖在地面上侵染过后晾晒的红色布匹,一层层、一卷卷、一盘盘在夕阳的渲染之下,异常的鲜红;又似黄土中冒出的一股红水缓慢的向低洼处流淌。

沿着红石头的踪迹一直走,眼前豁然开阔,一条貌似峡谷的河沟横在前面。红色石头全部呈流水状凝固在这里,像一株株红色的冰挂,又似一股股封冻的岩浆,与沟底一处处流淌细小的河水和远处覆满绿色植被山顶上转动的风车构成了一幅优美的实景画。

离开时遇到一家在旁边锄地的人,男的叫黄国林,今年59岁,他家就是从前面的长嘴畔搬过来的。据黄国林回忆,他小时候闫寨子上面还有窑洞,农业社时期把窑洞拆除种地了。寨子上的石崖窑他小时候还上去过,崖窑里面洞洞相连。里面睡觉的、做饭的、茅房、存水放粮食的地方都有,当时里面还有一些生活用具,现在就剩下光秃秃的崖窑了。

我问黄国林什么时间开始有人来看红石头的。哎,就这两年,以前也曾有人来过,好像不见有什么影响;他老婆接口说尔格(现在)的人可能行了,说是把照下的像往网上一放,一哈(下)就把人哄来了。我说:那你们这里干(干:语气词)热闹了吗。哎,黄国林说:热闹是热闹,好像跟我们没(me)什吗(什么)影响。你看,每天都有人来照红石头,而且来的人是越来也多。可是了,太阳照晒,石头照红,山上的风车照转,我们还要在地里照干啊。

呵呵,大家一哄而笑。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丹霞旅游度假酒店欢迎您,我们酒店拥有54间客房2人间2人间,独立卫浴,二十四小时热水,距景区1公里,波浪谷独家酒店订房订餐热线0912-2342030订导游订房订车订餐请找波浪谷地接社,15591251100

发布者 :波浪谷旅游度假酒店 (2016-06-02 08:23:39)  回复

朋友能推荐一到二家吃住行的联糸方式吗?

发布者 :知竹一九 (2016-05-07 16:47:36)  回复

国庆期间人多吗?

发布者 :生财和气 (2014-10-03 14:43:14)  回复

我是龙洲人,希望有更多的人关注与投资,

发布者 :张三汽配 (2014-05-30 09:58:22)  回复

震撼,大自然赋予人们的美景,楼主精彩的PP,欣赏!有机会一定去看看,请问楼主怎么走才能看遍波浪谷的美景,需要几天时间游览完。谢谢!

博主回复

如果时间容许我建议下午去比较好,因为下午的光波长,色调更偏暖,波浪谷有几块,主要集中在山下那一块,要看完差不多3个小时,不过下到地下有一定危险,河泥差点把我陷进去,然后要转到气站那边,但时间会有点紧,可选择第二天或者早晨去。

发布者 :芳竹 (2013-09-22 14:34:12)  回复

当地专门的旅游车好像没有,不过出租车到是多的很,你们从哪里过来,要去的话最好是傍晚去看,我感觉因为早上和傍晚色温差距很大,傍晚的感觉会更好,当然傍晚交通的确是个问题,当然可以选择在龙洲住一晚,从那里到靖边的公交车还是不少

发布者 :李建增 (2013-09-22 08:21:05)  回复

这要看你们从哪里过来了,最好在靖边住一晚,靖边到波浪谷不是很远,租车没问题,专门的旅游车好像没有,但出租多的很

发布者 :李建增 (2013-09-22 08:17:14)  回复

在波浪谷旅游好租车吗?我们一共10人?

发布者 :老猴 (2013-09-18 21:21:55)  回复

在当地旅游好包车吗?我们10人。

发布者 :老猴 (2013-09-18 21:19:55)  回复

相片拍得真的非常漂亮,非常美,描述很有意思,很透切。感觉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很向往,有时间真的很想去看看,希望这个环境不要被破坏,希望能得到保护。

博主回复
那就赶紧,在中国就这样,很多美好的东西在一些官吏的手中很快被损毁,然后在花钱保护
发布者 :诸葛TT (2013-06-06 12:52:56)  回复

我也是龙洲人,小时候习惯的在这片土地生活,成长。今天回过头再看自己的家乡的时候,多了的是一份感动,和回味。愿游者自得其乐,在这个美丽的地方。祝福家乡的明天更美好。

博主回复
你的家乡很美,不光是龙洲,沿途的长城也很美
发布者 :独行 (2013-05-19 23:27:52)  回复

大自然是最神奇的,这么美的景观是时间和造化酿造出来的;人总急功近利,浮躁短视,所以大自然可以创造奇迹,而人总是创造垃圾,甚至还要破坏大自然的杰作。

博主回复
在大自然面前,我们往往很渺小,所以人们总做蠢事
发布者 :高克聪 (2013-04-23 17:06:55)  回复

陕北有好多这样的地方,小时候也曾爬上过绝壁上的石崖窑。

发布者 :小高 (2013-04-23 17:04:08)  回复

太美了,元旦准备去、

博主回复
赶紧,现在去的人多,而且很多人都是破坏式的审美

发布者 :老大 (2012-12-24 14:22:08)  回复

太美了 壮观呀  神奇的大自然  美好的中国  有机会我一定要游走祖国大地

发布者 :苍茫季风 (2012-12-17 13:18:46)  回复
54 篇, 4 « 1 2 3 4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