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路的博客
徘徊在图像与生活的边缘
  梅普尔索普的七个展览(6)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梅普尔索普 
  发布者:林路 |  浏览(10947)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3-11-06 18:46:40 最后更新时间:2013-11-06 18:48:02  
  本作品所属分类:域外摄影 文章类型:翻译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辛迪·雪曼(Cindy Sherman)的策展。

采访:理查德·弗鲁德(Richard Flood

2009226


问:展览是如何成型的?

答:这是朋友提出的建议,而我对这些档案也的确具有好奇心,于是一切顺理成章,真的是因为好奇心所致。

问:你也曾经看过他的波拉作品,是不是很不一样?

答:我看过他的波拉作品吗?我不这样想,因为我必须保持选择上的一致性。我不仅仅就是为了保持一致性,我不需要看任何其他的。或者我在其他人的展览中看到过,但是我忘记是谁了。这里面有大量的照片我都从未见过。我没有意识到他竟然拍摄了那么多的题材和构成,印象中更多地只是一些肖像。

问:的确如此,包括约瑟夫·博伊斯的画面就很惊人。

答:是的,实际上让我想起了自己早期的作品,很相似,这也就是我非常喜欢的原因所在。



问:还有女人?我看到这些照片,就会想到,那可能就是辛迪·雪曼的作品。

答:是的。这也是我为什么挑选出来的原因。可能因为她们看上去在性格特征上如此相似,也许因为在服饰上的相似性,或者是化妆,以及姿势。是的,甚至仅仅就是脸部的拍摄……

问:我很难想象其他人能够将这样的群像组合在一起,看上去没有任何随意的成分。

答:我曾经想到过其中会有一些共同的元素。比如头部的选择,仅仅就是特写。而大量的男人和女人看上去服饰太过豪华奢侈。还有那幅阴影中的裸体,姿势非常戏剧化,就像是油画或者其他什么。

问:一切都非偶然性?

答:当然。



问:当你决定做这个展览的时候,你对梅普尔索普的作品是什么感觉?

答:这是一种混杂的类型。我一直对他作为摄影家是非常尊重的,但是我感觉他在生命的终点之际,我所知道的他是非常好竞争的,甚至对于我来说也是如此,因为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一个艺术摄影家。我和他是有区别的,我一直将他的作品作为经典摄影来看待,比我的更为经典。但是我也是好强的,或者说对于他来说是有嫉妒心的,因为他是如此的成功。可以说是爱恨交加,这是一种矛盾的情感空间。



问:你以为他最优秀的是什么?

答:一直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那些男性生殖器相关的画面。这是非常具有震撼力的。他最擅长于将其和人脸并置,就像在说“让他见鬼去吧”。对于这一点我充满了敬意。尤其是那幅声名狼藉的画面,生殖器露在服装外。

问:你认为他的影响力是否会延续,或者会遇上麻烦?他的所有作品是否对未来产生重要的影响?

答:我认为是的,而且作为重要的摄影作品进入艺术的领域。实际上这也是对一个时代的文化令人惊讶的记录,在80年代,70年代后期,艾滋病出现,艺术世界蓬勃发展,就像是80年代的时尚,所有的一切都被综合在一起了。我以为人们的兴趣不会减弱。



问:你是否看到或者感觉到作品中的薄弱之处,不足的部分?

答:哦,我从未想过这一点。这是个有趣的问题,因为他的为人处事胆大妄为且让人震撼,同时他也仅仅考虑大多数艺术家所追求的美。所以我对其他方面也就没有太大的关注,我的意思是,从个人的角度出发,只是一种趣味问题,所以我也难以发现什么明显的缺点。

问: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能力,就是能将蔬菜植物人格化,并且赋予意味深长的美。

答:是的,最让人感到好奇的是,它们看上去具有一种怀旧感,有点年头,他选择了隐藏在人格后面的地理学的形态。这也不仅仅因为看上去非常的80年代,而在三十年之后,这一类优秀的画面趣味依然,而且会延伸下去。

问:的确如此,也许就是一种具有时间敏感型的设计。

搭:包括那些身体作品,所导演的,当时他真的试图想将他们转换成雕塑的形态。当时他似乎很艰难地试图将这一切转换成艺术,而如今,艺术又变成了摄影自身。



问:我以为这里面有一种移情作用,在你的作品中,在你的观看方式上,照片都是有关联的。看观看一切都和梅普尔索普一样,相同的态度。甚至在画面的姿态和空间营造上也是如此。

答:是吗,让我想想我被拍摄肖像时候的状态,我想象一下我坐着,时间比我想象中的要长,会产生无聊或者焦虑,想离开,或者想到有其他事情去做。我记得她在拍摄我的肖像时,当时我还没有拍摄太多的人,因此画面上看上去有一种亲密感。他说了很多话,更得很近。让我觉得有一种失去平衡的感觉,因为这不是我所期待的。

问:说了许多什么话?

答:记不清了。我们可能只是闲聊,但是我以为当时我也只是刚刚开始了解他,对他的认识不是很深入,或者只是对他的拍摄有一种神经质。

问:我猜想他在拍摄时也有一种紧张感。

答:我不知道。因为你想,他拍摄了那么多超级著名的人物,所以我很难说。对于我来说是很早的事情,一切都刚刚开始发生。



问:也许从某种意义上说,梅普尔索普并非是人们所想象的消极的人,并没有消极的意味。当然其中未必也有令人鼓舞或者激励的因素。

答:其实我们是两种不同类型的人。

问:也许那一瞬间是非常意味深长的,你们两个人实在同一个房间里,在说话,摄影只是在那里的一种方式,摄影也终究变成了某种完全不同的艺术。

答:是的。


问:你认为那时候那些摄影家和你比较一致?

答:我想是其他一些艺术摄影家,比如劳丽·西蒙(Laurie Simmons),莎拉·查尔斯沃思(Sara Charlesworth),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等这一类。

问:也就是和你同一代的人。

答:是的。

问:这很有趣。当你回首那时,我想梅普尔索普在群体中是否特别突出?

答:的确如此。他具有不同的贵族气质,作品呈现出与众不同的东西。

问:之前我并没有想那么多,但是他确实处于一个孤独的位置上。看上去是一个非常私密化的空间,更多的是一个人和他的模特儿,而非一个人和他的同事。

答:尽管在那一层面上,他或许可以和安妮·莱波维兹进行比较,或者类似于理查德·阿威顿。尽管他也不像阿威顿那样有真正的时尚摄影的实践。所以真的很难说他的类型,比较特殊,很难找出一群和他志趣相投的摄影家。也许会有那么一两个,如美国摄影家彼得·胡佳(Peter Hujar19341987)拍摄肖像的,是吗?

问:的确,他认识胡佳。我的意思是,还有后来的马库斯·雷瑟戴尔(Marcus Leatherdale)。

答:是的,我也想到了。


问:在图像的精致感上,在优美感上,还是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答:是的,比如花卉,我想当时没有其他人能够进入他的状态,他似乎强调了一种特别的感觉,惊人的美,而简单到只是一朵郁金香。我想也许卡尔·布劳斯菲尔德(Karl Blossfeldt)能够达到,但是……

问:最后的问题是,你在80年代最为关注的是什么?你感到现在还想说些什么?

答:在80年代中期,我很注意一些男性的画家,大部分的男性绘画艺术家引起我很大的关注,尤其是对这样一种性别间的不平等状态十分关注。我并不接受这样一种美术群体的状态,同样也是对传统的摄影群体无法接受。当我开始小有成就并且具有一定的知名度的时候,尽管没有钱财的收入,但是得到了批评界的赞誉,我也出现了一种狂想症,感到了短暂的虚荣。这也导致了以后的不幸和灾难,因为我需要的不是短暂的虚荣,而是想去挑战什么。这就是我那时候的感受。

问:这就是那个时代男女平权的视点?

答:是的。我的确感到一种竞争,在男性艺术家之外,梅普尔索普就是一个标杆,我将其看成是一个成功的商业艺术家,同时又有他自己的创作。但是我想我不会被难倒,实际上他也知道,或者仿佛知道,那些被他拍摄的著名人物的照片,都挂在墙上。我会比他有更多积极的姿态。


(辛迪·雪曼,出生于新泽西州,长大于长岛。从小喜欢角色扮演,玩弄第一台勃朗宁相机。70年代以系列摄影作品《无题电影剧照》闻名,成为后现代主义和挪用艺术的象征。后期作品涉及神话、时尚、性别、古典大师作品以及恐怖电影的挪用。)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来看看老师,问候!

发布者 :赖立坤 (2013-11-19 22:21:32)  回复

感受不一样的时间和空间!

发布者 :于海泉 (2013-11-14 14:03:26)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