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喜乐 税收文化笔记 小说诗歌园地
从社会历史角度考察税收文化

透视社会生活  关注底层现状

诗化情感空间  洗去流俗侵蚀 



http://img.blog.voc.com.cn/jpg/2011
  长篇连载 140:《解冻》第二十三章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长篇连载 
  发布者:林喜乐 |  浏览(890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4-10-28 08:42:46 最后更新时间:2014-10-28 08:42:46  
  本作品所属分类:长篇连载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140

自从田芬住到砖瓦窑后,傻子建有了极强的失落感。窑上人多,又有一个大黑狗,他知道没有机会了,而且十分肯定地认为田芬又和罗光旭好上了。他不得不暂时放下这个心思,心里整天都很难受。卞三开导他:“别人玩过的没味,在街上另瞅个姑娘也行,你看人家北山狼,玩的女娃才十七岁。”傻子建哭丧着脸:“我就看上田芬这骚货。”卞三大骂:“羞你先人哩,嫌姑娘咋哩?我最近发现了一个点子,就是唐中医的大姑娘湘湘,脸白的和纸一样,那单眼皮多好看。上次去买药,她那眼神把我的魂全勾去了。三爷我耍给你看,绝对比你那寡妇强。羞先人哩,看上一个寡妇。”傻子建不说话低头听卞三骂。卞三认为傻子建最大的好处就是不顶嘴,腿脚勤快,他一句话傻子建马上就去办。

尽管傻子建表现得很听话,可是收卫生费他并沾不了多少光,卞三给他几个就是几个。乡上每次收乡统筹村提留,遇有临时雇人的事情,卞三就给乡政府推荐傻子建:“傻子建能行,谁见了不让他三分,他往门口一站,都得乖乖缴钱。”乡上就让傻子建参加征收小组。傻子建每次表现得都很积极,在政府人面前就给缴钱户吊脸,大声喊:“快拿钱!”有意让别人说自己二的还可以,如果下次再征收什么款子他就有资格参加了。遇有打架的事,傻子建表面上瞪眼窝不思后果的样子,冲上去就抡拳头,对方被打倒后,他还要再踢几脚。其实他心里很怯,害怕别人事后报复。中国农民最大的特点就是忍让,刀架在脖子上也不反抗,这是中国文化“忍”字当头的传统思想残余至今的表现,是优点更是缺点。就因能忍,才使傻子建这号人越发横行起来,原来还有点害怕报复的心理,后来慢慢就消失了。现在已完全变成一个能随时打架并不顾后果的二杆子了,再加上他本来就是个赖皮,越发变得人见人怕了。他心里却知道应该对谁好,除了卞三和北山狼外,用他自己的话说应该还有田芬。受他尊敬的人是乡上的领导,一般干部他早已不放在眼里。

水流乡税务所看上了傻子建,所长朱富民雇来傻子建征收全乡的零散税。傻子建拍腔子保证:“朱所长,有我跑这事,保证你指到哪里我打到哪里。”朱所长指拨自己手下从樊胖子的羊肉馆切了一盘羊肚子,一盘羊内脏端回来。傻子建硬要自己出钱买一瓶酒,两个人在房子喝起来。傻子建殷勤不断,朱所长端起杯子,他就拿起酒壶,朱所长一仰脖杯子还在手里,他马上就站起来给斟满,坐下后又喝光自己的杯子。三五杯喝过,傻子建吹起了自己的五马长枪,把自己做过的恶事齐齐讲一遍,又加盐调醋地乱吹:“坡前村孟大眼的腿是我打断的,水北村刘过子的脾脏是我一拳捅破的,里仁村田二蛋是我抡刀砍倒的等等。为了收钱,就是我亲娘老子也不认,这是兄弟的特点。还有一点就是从不怕事还专爱惹事,惹了事还会处理事。我三哥说,有了这一套本事才算一个会弄事的人。”朱富民几杯下去喝得昏了头,称赞傻子建:“老哥就看上了你这一点,全乡的零散税现在大部分征不回来,原因是管税的干部太软。把你配上和具体管事的一块收,一年能拿回来七万元,我就非常满意了。别的事我不管,我也不知道。”傻子建说:“兄弟明白你老哥说的意思。放心,我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不给自己人脸上抹黑,我保证擦干净自己的勾子,不给你留麻达。两个人喝的谝的很投机,一个小时一瓶酒就下了肚子,两盘菜吃了大半。

税务所管水流乡零散税的专管员叫个田通顺,二十几的小伙子了不知道工作成天就爱逛,不太下乡。傻子建参与收税后,田通顺带着他把全乡的大小税源转了一遍,并给纳税户介绍说:“以后就是这个人管你们,税缴给他就行。”开商店的磨面的,杀猪的卖肉的,预制楼板的,开砖瓦窑的统统全归傻子建管。田通顺更舒服了,完全不用操心,只问傻子建收了多少钱。傻子建月月都完成了朱富民下达的任务,这令朱富民非常满意。田通顺更放心了傻子建的能力,天天除了在街上寻人打麻将外再没别的事可干。

傻子建来到罗光旭的砖瓦窑时,令罗光旭心里十分不安,听田通顺说以后给傻子建缴税,罗光旭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的。田芬看见收税的带着傻子建进了罗光旭房子,心里也不知是咋回事,自己好不容易摆脱了傻子建的纠缠,他怎么又和收税的一块来了?田芬在厨房做饭心里慌慌着,又看见罗光旭出来倒了茶壶的陈茶叶进房子去泡茶。奓长耳朵也听不清说什么。猛然听见傻子建一声长笑,猫头鹰叫似的,令田芬心里十分惊恐。送走田通顺和傻子建,不等田芬来问,罗光旭就阴沉着脸进了厨房说:“今后,傻子建收咱窑上的税,这狗日的咋混进税务所去了?今后得小心。”说完也没有听田芬说话的意思。又出去满场子找菜苗,菜苗在东北角的水井边洗衣服。罗光旭满腹心事,过去给菜苗又说了。菜苗把洗好的衣服晾在土埝边的草上,她听了光旭的话,本来好好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泼烦起来,给光旭说:“你去找所长说一下,咱把税缴到所上去。不让傻子建管咱。”罗光旭想了想,急忙去了税务所。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