岦泩良言
李胜良艺文备忘录
  渥庐漫话(81):我有一个梦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渥庐漫话 
  发布者:李胜良 |  浏览(7547) 评论 (4)  | 发布时间:2014-12-09 17:17:36 最后更新时间:2014-12-15 21:33:44  
  本作品所属分类:逸致闲情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有一个梦


2011年到今天,总有一个梦萦绕脑际。那就是把我在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时写的系列篇什《乱世诛求录:中华民国税收史绎》整理成一部成型的书稿。

 

不管这篇文章还有多少可以深度修整的空间,它始终是我的得意之笔。至今我还可以清晰唤起那晚上查阅史料、白天奋笔疾书、每天完成一章的醉心经历。在武汉的《中国税收史论》研讨会要在49日召开,我的文章从322日才开始起笔。那急促中不失步调的浅吟低唱,可以构成我多少年来急就章中的“典范”。初稿完成后,我又调集大量藏书,一一核对并添加新的佐料和措词,一直到开会前四五天才告脱手。

 

我必须感谢当年仍然保持的自带文章参会的规则。这使得一个月内接到通知再从容起笔都来得及。也许就是从转年开始,这一习惯已经改变,而改成了提前提交文章以便举办方统一打印成集。2012年参加南昌税收文化研讨会时,我就大大局促于这一节奏:我的《铁壁合围下的税收原创》原拟写上二十几章八九万字,可那时间恐慌让我匆匆止笔于二万多字的夹生状态。

 

写作《乱世诛求录》的那种夜读昼耕作业,在同年创作《税道长安》时又享受了一回。先是翻遍渥庐藏书,检出可备参考的部分垒起一个颇具规模的书堆。而后逐一临幸在知其大意得其精粹之后继而逐一抛弃,在捕捉到创作灵感后一气呵成。初稿完成后再遍阅诸书以求确证和支撑。这样煞有介事的高峰体验,颇是类同于《乱世诛求录》的出产过程。


尽管我戏称《乱世诛求录》采用了章回体、演义体的写作方式,“演义”之味也主要反映在某些嘻笑怒骂的措词中,对于史实却未敢有任何的逾越以及不敬。可就是这样把税收史写得尽可能轻松甚至俏皮的玩法,已经是我的年度“极限”。从2001年以来迷信旁征博引事出有典的那种习惯,在我试图靠拢“轻读物”的转向中,“演义体”也许已经是我的红线。

 

可这样的写作在当时参会的同行中已经成为“异类”。在得到“颇具可读性”甚至“用词跳脱”的评价之后,主持者还是否决了这种风格。可我自己却似没有受到任何的“打击”,因为这确实完成了自我的一轮新的挑战。


后来的这篇东西一直没有修改和发表的机会,一直停留在博客上,与我的大量孤芳自赏的税收文化系列博文一起摆出“我自开张,爱谁是谁”的轻佻POSS。我暂时没有顾及,它也有被人捞出重见青天的日子。

 

2013年,改选后的中国税务学会增选了许多新的学术委员并增设“税史研究部”。李长江先生成为新学委并被分配到税史部。该部召开的第一次学委会上拟议写作《民国税收史》。可这自然需要诸多的枪手。长江向召集人张老爷子推荐了我。

 

修学好古的张总召第一时间上网搜寻李某人与民国税收史的瓜葛,以证明长江的推荐是否属实。十章本的《乱世诛求录》一下子进入他的眼帘。此文是否收获了张先生的垂青和好感我不得而知,我所能知道的,是我第一次参会时张老爷子深夜打来的电话和寄予的厚望。第二天,我被分配写作《北洋时期税收》一卷。预期字数25万字。

 

阴错阳差甚至莫名其妙间,我被特事特办地“提拔”为中国税务学会学术委员。这是一个全国仅有八十几位、有诸多学校和省级税务局都轮不上“位置”的“紧俏”席位。我不是教授研究员,不是此长彼长,甚至不是来自供职“单位”的正常推送,充其量,我只能自我“任命”为一个喜欢历史并长期陶醉于税史的票友。除了必须投之于相当敬意的李、张二位的倾情推荐,我赫然发现,我的《乱世诛求录》正在网络上的某个角落,发出它遗世独立无可无不可的暧昧的笑。


这可能是我“改元”“渥庐”后的一次很直观的“转运”案例。长期游离于主流视野的自得其乐,到此颇为吊诡地与“正朔”打了一个擦边球。2011年春天那次心血来潮后的别出心裁,仅过二年便结出了缘份之花。

 

当我的《乱世诛求录》在会议上被人们反复提起,我也生出足够的兴趣再去读我的旧章。让我奇怪的感觉袭上心头,我竟然一股股地涌起对着自己的文章大喊“我爱你”的冲动。就是在那一刻,我想把这篇说长不短、说短不长的文章进行深度打造。


《乱世诛求录》的题旨是:民国的三十八年里,战乱频仍,兵连祸结,可谓“乱世”;罗掘俱穷,苛征无己,可谓“诛求”。该文所分的十章,基本上概括了国民政府作为主要线索的几个阶段:第一章为武昌起义期间(1911年),第二章为南京临时政府时期(1912年),第三章为北京政府袁世凯统治时期(19121916),第四章为北京政府直皖奉各系军阀统治时期(1916——1928),第五章为广州军政府、大本营、国民政府时期(1917——1926),第六章为武汉国民政府时期(1926——1927),第七章为南京国民政府宋子文主理财政时期(1928——1933年),第八章为南京国民政府孔祥熙主理财政时期(1933——1937),第九章为重庆国民政府时期(1937——1945),第十章为战后南京国民政府时期(1945——1949)。

 

可这五万五千字的篇幅不免有些尴尬。说它是一篇文章,很少能够找得到可以发表的地方。说它可以构成一本书,可它又太短了。


我的改造便从这两个角度发端:一是把它改得更短,以便适合发表。二是将其做进一步的充实,以便可以出书。


第一步实现地还算顺畅。我把此文进行较大力度压缩并改名《左支右绌民国史》投给王潇然先生主编的《税苑》,该刊从今年第二期开始进行着连载。


第二步只开了一个头。我的计划是,对每章进行扩写,核心章目辟成二章,并增加满洲国、红色政权、汪伪、华北伪政权等内容,争取达到十几万字的库容。然后找出版社商谈出版。为免税收诗歌等选题遭遇的出版障碍,我不惜与香港方面接洽自费出版的路径。我曾经不愿意为了自己的出书而选择自费方式,后来慢慢有所松动。既然有些文章是主要或首要地让自己得意和享受的,知音者稀,在预期难以获得大面积的市场认同之前,选择自己买单,似乎也无不可。尤其是那些已经拿了多笔稿费的篇章,将那些稿费收入投之于出版,也算不得“败家”。


本来出版信念相当苛刻的某出版社,居然对书稿开了绿灯。我跃跃欲试地投入具体操作。可让我恼火的发现,扩写过程远远超出自我设定的三个月的想象。可我的2014年是拿不出这三个月的专力写作精力的,于是我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民国税收史》书稿,依旧以原貌安祥地躺在文档中。

 

2014年岁末来临,我的《民国税收史》出书计划,仍然是一个梦。伴着我已然承写《北洋时期税收》的史志,我的梦继续延伸:也许2015,我自鸣得意的《民国税收演义》,会成为自己把卷流连、聊以自慰的良药也未可知。

 

2014129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梦成真,早实现!

发布者 :刘昭 (2015-01-09 20:12:11)  回复

2015,胜良梦成真!

博主回复
金钱关系太长,有五万字,回家发给您吧。我自己写的税收与战争,贴博客里了。
发布者 :青杉 (2014-12-10 09:23:07)  回复

再一次翻出旧章,感觉有些对她不起。扯几句自我检讨,勉强舒缓一下对自己的谴责。HOHO

发布者 :李胜良 (2014-12-09 17:19:53)  回复
4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