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喜乐 税收文化笔记 小说诗歌园地
从社会历史角度考察税收文化

透视社会生活  关注底层现状

诗化情感空间  洗去流俗侵蚀 



http://img.blog.voc.com.cn/jpg/2011
  长篇连载 171:《解冻》第二十九章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长篇连载 
  发布者:林喜乐 |  浏览(20481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5-03-13 08:36:56 最后更新时间:2015-03-13 08:38:41  
  本作品所属分类:长篇连载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171

湘湘的冰冷并不妨碍唐中医的动作,他仍像年轻人一样凶猛有力,湘湘不吭不哈不大声喘气。湘湘不耐烦地说:“行了吧。”唐中医有点儿生气:“这娃,都这些年啦还不习惯,这有啥哩?嫁了人还不就是这回事,叉开腿。”湘湘微微动了一下,唐中医不满意伸手要拉亮灯,湘湘急了说:“别拉灯。”唐中医得意了:“我就知道你害怕亮灯,你就没有瑶瑶乖。大让咋个瑶瑶就咋个,还哼哼哩。”湘湘头来回转着回避唐中医的嘴,唐中医用双手固定住湘湘的头,亲着了,湘湘紧咬着牙关。唐中医只有在嘴唇上来回轻咬,上气不接下气地啊哈了几声身子就软了,湘湘马上坐起来下了床,拿过衣服捂在身上说:“大,我就是这么回事了,你别再害了瑶瑶,她才上高中哩,还是个娃么。”唐中医哼一声:“你说的啥话,谁害谁哩?不是我收养你姊妹俩,你两个能过的这么舒服么?吃香的喝辣的,啥时亏待了你两个。一点孝心都没有。”湘湘反对说:“这不是行孝,这是你害我俩哩。我都二十四啦,你硬不让我嫁人,这样子到啥时是个头?”唐中医说:“急的嫁人咋哩,我都说过好多遍啦,结了婚也就是这么回事么,先陪大几年咋就不愿意哩?良心在哪里,一点儿孝心没有么。”湘湘仍站着,带出了哭腔:“大,你放了我和瑶瑶吧。我从十六岁开始陪你到现在,还不够么。你不管给我找个什么男人我都愿意嫁。前一阵子卞三想要我,这样的二杆子我都不嫌么,你就是不愿意,把我的事耽搁完啦。”唐中医骂:“你要脸不要脸,卞三是离过两次婚的人,你都愿意。”湘湘仍坚持自己的意见:“我不要脸,早都不要了。只要有男人要我,我都愿意嫁。我根本没资格挑选男人。”唐中医生气了骂:“睡觉去,等瑶瑶毕业接了你的手,到那时候再说。”湘湘不愿意:“瑶瑶毕业时我就二十六啦。”“三十六咋哩?”唐中医躺下去再不理湘湘。

湘湘回到自己房子,羞辱使她无法忍受,蒙住被子呜呜痛哭。自己很小的时候就被唐中医抱养回来,大概在她六岁的那一年唐中医又抱回了瑶瑶。瑶瑶刚上学时养母程氏得出血热死了。从此,唐中医就挑起了抚养她姊妹俩的担子,一直再没有娶过。她和瑶瑶从小和其他孩子一样是快乐的,初中还没有毕业,唐中医就让她回来帮忙,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出落成了一个漂亮的姑娘。整天和来看病取药的人说说笑笑,她很满足自己所干的事情。当她第一次发现唐中医的让她不安的眼神时,很快就被强奸了。笑容从她脸上褪去的时候她就变得沉默了。每次和唐中医有了这事,她心里负担就特别重,不愿意说话不愿意见人,甚至不愿照镜子。她害怕自己瞧不起自己,她忍受着唐中医的种种要求,就是从没想到过反抗。在她心里唐万方已经不是一个父亲,叫他“大”仅仅是个称呼。心里对他已经有了极度的厌恶。她把羞辱和憎恨深深埋在心里,对唐万方唯一的要求是每天挣钱不挣钱,必须给她二十元。唐万方不在乎这个,因为他有钱,这个药铺子在水流乡街上是唯一的,唐万方的大名就是挣钱的招牌。在水流乡最早搞承包的就是唐万方,这个药铺他早已从地段医院手里买了过来,完全是他私人的了。湘湘唯一看上的就是这个药铺来钱快。

瑶瑶就在水流乡中学上学。中午放学回来时,湘湘已经做好了饭。让瑶瑶洗手,瑶瑶洗过手,湘湘让瑶瑶给唐万方把饭端过去。姊妹俩在小厨房里吃。湘湘没有胃口,看着瑶瑶半天笑了笑,瑶瑶奇怪湘湘的样子问:“看我咋哩?姐。”湘湘说:“瑶瑶,你的同学都在学校住学校吃么?”瑶瑶吃着饭含糊地答:“一部分是。”湘湘说:“那你干脆就别回药铺吃饭了,已经在学校住着了,顺便就吃在学校和同学一块吃住也热闹。”瑶瑶说:“咱大让我回来吃,还说准备腾给我一个房子住。”湘湘被蝎子蜇了一下一样小声惊叫:“不敢回来住,姐知道你也有苦处,你难道不懂么?”瑶瑶眼泪出来,也不想吃了问:“我不回来,咱大就不给我上学的钱,上不成学永远也别想到外面去,回到药铺来还不是和你现在一样。”湘湘沉默了,伸手摸了摸瑶瑶的头说:“你干脆转学到县上去,姐供你上学,咋样?”瑶瑶含着笑点头说:“行。”又问,“你能供得起么?”湘湘也点头:“能。”瑶瑶靠在湘湘身上,心里有一种从未感觉到过的温暖。

瑶瑶要上学去,唐万方却在房子叫她进去,湘湘紧张地出来替瑶瑶说话:“瑶瑶要考试,赶时间哩。”唐万方不高兴地道:“我问她一句话。”瑶瑶不愿意进去,唐万方出来吊着脸:“进来,吓死啦!”湘湘别过脸不看他,瑶瑶刚进去唐万方嘭一声就关了门,立即就有瑶瑶的叫声传出来:“真的考试哩,不敢么。”湘湘眼睛红了,泪水叭嗒叭嗒掉下来。瑶瑶带有哭腔的呻吟更像因伤心而禁不住的抽泣,湘湘听得心里难受,猛喊一声:“瑶瑶!时间到啦!”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